对于霸武宗这番蛮不讲理的说辞,太上长老袁尘等人虽是心气愤,但却又无计可施。

    霸武宗虽和顶尖宗门势力无比相比,但对于他们而言,却已算十分强大,仙剑宗压根无法同霸武宗相提并论,无论是从各个层面而言,也皆是如此。

    “明明是席世辛等人先对我们动手……”习伊月双拳紧握,神色无比愤怒。

    而然,一旁的长老却是瞥了习伊月一眼,让她莫要继续开口。

    即便如习伊月所言那般,乃是霸武宗先动的手,但以霸武宗的强势,完全不会在乎,这次霸武宗前来,居心叵测,。

    只不过,若真确有其事,仙剑宗一些高层也十分困惑,习伊月的实力虽然还算不错,但也仅仅相对仙剑宗而言,同霸武宗的席世辛比起,还是有着不小差距,而习伊月是如何能够将席世辛等人打伤……

    “伊月,真是你将霸武宗的席世辛等人打伤了?”天阳宗主盯着习伊月,神色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这种事情,完全不会发生,就算是被打伤,也应当是习伊月等人被席世辛打伤才是。

    “这……”习伊月沉思片刻,旋即摇了摇头,道:“并非是弟子将席世辛等人打伤的。”

    “那是?”

    天阳宗主等人更加疑惑,不是习伊月,莫非还有旁人出手?可这次外出历练的这一批弟子,习伊月的实力为最强。

    “笑话,就凭他,难不成还能够伤我分毫?”席世辛满脸不屑,就算十个习伊月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真正将他和那些宗门师弟打伤的,乃是一位忽然出现在山脉的白眸男子。

    此时,某位霸武宗弟子目光一扫,正巧落在人群的林浩身上,连忙大步上前,在席世辛耳边轻声说道:“席师兄,你快看,山脉的那个白眸男子!”

    听闻此言,席世辛的目光顺着扫去,当发现林浩时,面色顿时一变,眼怒火燃烧,不是那白发男子,还能有谁!

    最让席世辛无法接受的是,在山脉之后,他甚至不知晓自己是如何被打伤,只觉得无尽压力袭来,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现在想想,那白眸男子身上,定然有着强力法宝。

    “宗主大人,并非是习伊月将我们打伤,而是那个人!”席世辛满面怒色,指着人群之的林浩,怒声喝道。

    “哦?”

    听闻席世辛此言,在场众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林浩身上。

    “那人是……天啊,我没看错吧?”

    “咱们仙剑宗的荣耀雕像复活了?这怎么可能!”

    “傻子!荣耀雕像是以他为原型好吗,他就是仙剑宗的传说级人物,林浩!”

    “林……林师兄!”

    “居然是林师兄,怎么会……林师弟失踪了太久,宗门不都说他已经陨落了吗!”

    当下,一些仙剑宗老牌弟子,见到林浩时,仔细打量片刻,终是认出了林浩的身份。

    当年,仙剑宗的灭顶危机,便是林浩一手打破,解救了仙剑宗,否则的话,现如今,黄荒之上,再无仙剑宗。

    “哈哈哈哈,难怪,难怪了!原来是林师兄,我就说,习伊月怎么可能会是席世辛的对手,可若是林浩师兄的话,想他十个席世辛,也未必会是林浩师兄的对手!”

    某位老牌弟子,脸上的疑惑一扫而光,神色无比激动。

    “林浩师兄?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些新人弟子,对于林浩的名字,实是有些陌生,虽然知晓仙剑宗荣耀雕像的存在,而然却不知其含义。

    “哼,你们这些新人,不知晓林浩师兄,不足为奇,当年以步之势斩杀星辰羽,后成为黄荒大陆第一妖孽奇才,控兽和精神秘法一途,也是整个黄荒第一人,无人可与之相比!”

    “林浩师兄当年黄荒的控兽比斗,仿佛历历在目,傲视整个黄荒,而其精神幻术秘法一途,更是连那些老牌宗门的宗主级人物也为之胆寒!”

    听闻那些老牌宗门弟子之言,在场新人弟子面面相觑,有些难以想象,仙剑宗还出现过如此恐怖的人物?

    更多的新人弟子,则是未能全信,心所想,若真如那些老牌弟子所言,林浩又怎么会还是一个宗门弟子……?

    “浩儿,是你将席世辛等人打伤的?”太上长老袁尘,看向林浩道。

    “不错,之前路过眸山脉,正巧见仙剑宗的求助信号,只不过懒得同这些后辈计较,只是小小惩戒而已。”林浩从人群走出,点了点头,大方承认。

    “你说什么?!”席世辛眼仿佛要喷出火焰,此刻恨不得将林浩碎尸万段。

    如今,席世辛也算明白,那位白眸男子,不过只是仙剑宗的一位弟子罢了,之前他和霸武宗的师弟被其所伤,定然是他身上持有法宝,再加上他们毫无防备,猝不及防之下,正了那白眸男子的下怀!席世辛绝不会相信,一个刚刚从大陆域升华至圣地没多久的宗门弟子,能够靠着自身武道修为伤到自己,这种事情,想都不用去想,绝无可能!

    “袁尘,我来问你,此人可是你仙剑宗弟子。”霸武宗宗主看向太上长老袁尘,淡淡说道。

    “不错。”袁尘干脆承认,林浩的确是他仙剑宗弟子,这点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好,你承认便最好不过,既然是你宗弟子将我霸武宗弟子打伤,你应该明白如何去做,就先让此人自我了断了吧。”霸武宗主满不在乎道。

    “什么?!”

    “让林浩师兄自我了断,开什么玩笑!”

    “霸武宗……实在欺人太甚了一些!”

    “明明是霸武宗弟子先动手,难道不准我们还手吗,站在远处静立不动任凭你们打杀?这是何道理?自宗弟子技不如人,现在却还恬不知耻的来仙剑宗找说法!”

    一些仙剑宗弟子,心气恼,小声嘀咕,也不敢大声喧哗,毕竟霸武宗的势力,不是现在的仙剑宗能够相提并论。

    “霸武宗主……这件事,只不过是弟子之间的小矛盾罢了,我想没必要如此,便算我宗不对,仙剑宗必然会对贵宗有所补偿,如何?”太上长老袁尘盯着霸武宗主,放缓了语调,让林浩自我了断,这种事情,他绝对不可能答应。

    “小矛盾?”

    霸武宗宗主满脸不屑,冷声一笑,道:“袁尘,你认为是小矛盾,可本座却认为,这是你仙剑宗弟子对我霸武宗的大不敬,本座也已是善心,未诛灭他的九族,只是让他自我了断,这算是极小的惩罚……至于补偿,那自然也得是有的,日后,你仙剑宗便并入我霸武宗分堂,宗内所有资源充公。”

    “什么?!”

    听闻霸武宗主之言后,天阳宗主和灵儿等人,面色皆是大变,这霸武宗,平日里嚣张跋扈,不将黄荒本土宗门势力放在眼,随意欺压,那也就罢了,他们可以忍受,但今日,这霸武宗主,实在太过,已是忍无可忍!

    “呵呵……仙剑宗自然也可以反抗,不过,本座敢保证,一旦仙剑宗反抗,你们的下场,比并入霸武宗凄惨千百倍,霸武宗会让你仙剑宗,鸡犬不留,全部杀光。”霸武宗主眼蔑视之色,毫无掩饰。

    “当真毫无商量的余地?”太上长老袁尘问道。

    “这已是本座最大的让步了。”霸武宗主笑道。

    当下,太上长老袁尘眼寒光一闪,还不等说些什么,林浩却是主动站了出来,轻声道:“太上长老不必为难,这件事以我而起,便以我结束。”

    “浩儿……你这是?”

    对于林浩言的含义,袁尘并非十分明白。

    此时,林浩雪白的眸子,落在那席世辛身上,摇了摇头道:“本念你年幼无知,仅施以小惩,不曾想你却不知悔改,既然如此,今日便赐你死罪。”

    “你说什么,赐我死罪?!”席世辛当即愣在原地,有些茫然的看向身旁那些霸武宗弟子,旋即捧腹大笑:“小子,你是恐惧的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吗?”

    席世辛不傻,若眼前这位白眸男子,当真强悍至极,如他所表现的姿态那般,仙剑宗如今又何必放低自身姿态?

    “席世辛,你便给他这个机会,亲自去试试他的实力如何。”霸武宗主淡漠道,他也想看看,仙剑宗能够培养出什么样的弟子,敢如此狂言。

    “宗主……此人身上,怕是有至尊法宝,之前我和师弟们,应该便是被他的法宝所伤……”席世辛面色有些犹豫,那白眸男子,他倒没有丝毫畏惧,只不过,却是怕他身上的至法宝。

    那法宝必然不俗,否则的话,之前在山脉之,他和师弟们,绝不可能会昏迷当场。

    “有本座在此,任他何种法宝,却也使不出来。”霸武宗主道。

    霸武宗主既让宗门弟子前去迎战,那自然不会看着旁人对宗内弟子使出法宝,有他在此,任何法宝,皆可以无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