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宗在场这些高层,神色莫名震撼,本以为是林浩未有十足把握对付那霸武宗主,而然,林浩却说,那霸武宗主,却是他故意放回去的,目的便是为了让霸武宗主将其宗门的太上长老武长河带至仙剑宗。

    其实,林浩此言,并没有任何虚假,霸武宗主的确是他有心放之,与其浪费自己的时间前往霸武宗,倒不如让霸武宗主主动带武长河前来,也省了自己的一番麻烦事。

    “林师弟……如果那霸武宗的太上长老不来如何?”灵儿诧异问道。

    闻声,林浩淡笑,看向远方:“那也未必,不过看霸武宗主对武长河十分有信心,霸武宗吃了如此大的亏,绝不会善罢甘休,可如果正如灵儿师姐所说,霸武宗主和那位太上长老不来,倒也无妨,最多我麻烦一些,亲自登门拜访。”

    林浩言罢,灵儿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未吐出半字,一双灵动的眸子,紧紧盯着林浩,不由心跳加剧,面色顿红。

    看孙女灵儿的神色,太上长老袁尘哈哈一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浩儿,这些霸武宗弟子如何处理?”

    人群,夜北执事走上前,盯着那十数位面色惨白的霸武宗弟子,开口问道。

    “夜北执事觉得应当如何处理。”林浩反问。

    “这……杀了?好似有些不合适……放了吧,却也不对劲。”夜北执事犯了难,毕竟这些霸武宗弟子,现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将他们屠杀掉,反而显得仙剑宗有些过分。

    “先关入地牢,若有诚心想加入仙剑宗的,既往不咎。”灵儿出声道。

    “那若不愿的要如何处置?”方易道。

    “不愿的,那就废掉一身修为,从仙剑宗丢出去。”天命长老冷哼一声道。

    听闻天命长老此言,那些霸武宗弟子吓的一个个瑟瑟抖,被废掉一身修为,还不如死的来的痛快!

    “前辈饶命,我愿意加入仙剑宗,成为仙剑宗弟子!这是我的荣幸!”某位年轻男子,满脸惊慌,立即表明自己的心意。

    只不过,天命长老却不买账,依然是先将这些霸武宗弟子关押进了仙剑宗地牢之,先让他们尝尝苦头,也算给那些曾被霸武宗弟子欺负过的仙剑宗弟子一解心头之恨。

    压根不管那十数位霸武宗弟子的求饶,夜北执事等人直接压着,将他们丢进了地牢。

    这些弟子的实力虽是不俗,完全有能力反杀夜北执事,从而逃脱仙剑宗,而然,他们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心,几位宗门长老级人物,被那位白眸男子瞬间灭杀,连宗主都丢下他们逃回了霸武宗,可见那白眸男子的实力可怕,若要反抗,那必死无疑。

    …………

    “浩儿,咱们要不要准备一番?”见林浩镇定自若,太上长老袁尘却依然有些坐不住。

    半步真君强者,对于袁尘的冲击太大,若不做些什么,总是觉得放不下心来。

    “太上长老不必担忧,半步真君,不足一提。”林浩笑道。

    “不足一提……浩儿如今莫非是真君?”袁尘惊问道。

    对此,林浩却也没有回答,说他是真君倒没错,皇者也偏差不大。

    现如今,且莫要说真君,便是皇者期强者,林浩也丝毫不惧,有信心一战,自然,能否战过,这个暂且不提。

    “除了霸武宗,附近可有别的宗门需要处理。”林浩沉思片刻,开口问道。

    天魔圣殿吞并了不少周边的老牌圣地,流入黄荒圣地的宗门势力也必然不少,若是有,林浩倒打算一并处理了,省的以后麻烦。

    这次离开黄荒圣地之后,连林浩自己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重返,有可能以后进入圣域之后,他再也不会回到天域,也有极大可能,自己会陨落,所以,趁自己还在时,力所能及,要帮助林家和仙剑宗,起码要保他们数百年无碍,否则,林浩心也过不去。

    “林师弟,除了霸武宗之外,还有两处更为强大的宗门,分别是玄心宗和月邪宗,这两宗在小联盟国度范围,算是最为强大的外来宗门势力,只不过,目前两宗正在大战,互相牵制,保了我们一方平安,可若战乱结束……”杨风眉头蹙眉起,一声叹息。

    “浩儿,那两宗你莫要招惹,玄心总也好,月邪宗也罢,实力太过强大,绝不是霸武宗可以相提并论,在那两宗的眼内,霸武宗根本不值一提,和蝼蚁的区别不大。”太上长老袁尘告诫道。

    如今,林浩为仙剑宗做了如此之多,他已十分感激,但绝不能因为以后才会存在的威胁,让林浩去送死。

    “太上长老不必太过担心。”林浩也知晓袁尘对自己的心意,笑了笑道。

    ………

    等了许久,却也未见霸武宗宗主带着那武长河前来,这倒让林浩有些失望。

    当晚,林浩便住在了仙剑宗内,林家那边,有厉天河坐镇,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一轮弯月悬挂高空,透过云层,将光辉播撒。

    林浩还是住在当年的别苑之内,也顺便和一些还算熟悉的老牌弟子小聚片刻,如当年林浩在仙剑宗外门结识的岳高兰,还有弟子宗青等人。

    原本,岳高兰和宗青等一些和林浩当年十分熟悉的老牌弟子,面对此刻的林浩,却还是有些敬畏之心,可没等聊上片刻,众人却又放松了不少,林浩还是当年的林浩,本性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位林师兄。

    而提及当年在仙剑宗时的各种,包括林浩在内,皆是嘘唏不已。

    等众人离去之后,林浩陷入沉思之,天绝王的传送大阵,近期应该便要开启,而当初那封魔谷的地图位置消息,却也是一变再变,相信不久之后也会开启,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先将天魔圣殿解决,还给黄荒圣地一些太平。

    “谁。”

    忽然,林浩目光一凝,看向门外。

    “林……师弟……”

    一声悦耳之音传至,灵儿从推门而入。

    见是灵儿恰来,林浩有些奇怪,开口问道:“灵儿师姐,这么晚,有何事吗?”

    随着林浩话音刚落,却见灵儿较弱的身躯一扑,竟是到了林浩的怀。

    “灵儿师姐?”

    随着灵儿诱人的体香飘出,林浩微微一愣,这让他有些意料之外。

    “林师弟……我喜欢你……”

    灵儿双掌勾出林浩的脖子,眸内一片涟漪闪烁,面色微红,呼吸也愈急促。

    灵儿精致的面容,加上此刻的神态模样,想来任何男人也难以拒绝。

    下一秒,灵儿身上的一层白纱脱落半截,半遮半掩之间,更是足以令男儿血脉膨胀,无法抗拒。

    “林师弟……要了我……可以吗……”灵儿的呼吸愈急促,娇嫩的身躯紧紧贴着林浩,甚至林浩能够明显感受到灵儿饱满的双峰。

    “哼,装神弄鬼,霸武宗,就这点小伎俩吗。”

    当下,林浩自口传出一声怒喝。

    这一喝,竟是震动了整座仙剑宗。

    在林浩这一声怒喝之,灵儿的眸子忽然无比呆滞,仿佛方才心神被人操控。

    未过多久,太上长老袁尘和天阳宗主等人,纷纷赶至。

    天阳宗主是最先闯入了林浩的房内,而然看到这一幕之后,老脸却是一红,连忙退出门外,竟还将林浩的房门给关了上,并且阻止旁人入内。

    “等……你……误会了啊!”

    林浩面色有些尴尬,方才灵儿,显然是被迷失了心智,被人用幻术所操控。

    林浩并未及时唤醒灵儿,生怕灵儿难以接受,只是将她击昏,并将灵儿的衣物穿好,随后走了出去。

    “这么快?!”

    一见林浩现身,天阳宗主颇为诧异道。

    “莫要误会,方才灵儿被人操控了心智。”林浩赶忙解释。

    “被操控心智?!”

    听闻林浩的解释,天阳宗主等人皆是一愣。

    虽不清楚林浩房何事,但看天阳宗主的模样,再加上灵儿身处林浩房内,众人多少也都能够猜到一些。

    “林师弟,你行啊,咱们当年的小联盟国第一人美人儿,就这样被你给采摘啦?”方易盯着林浩,眼神暧昧。

    太上长老袁尘也也似笑非笑,并没有什么表态,若灵儿和林浩能成,那对他而言,乃是天大的喜事,在袁尘看来,也只有林浩能够配得上灵儿。

    “莫要胡说。”林浩瞥了方易一眼,这种话说出来,当真是辱了灵儿的清白。

    还不等方易继续开口,林浩的目光,落在仙剑宗外某处,冷哼喝道:“出来。”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自仙剑宗内传来一阵阵阴笑。

    “没想到啊,果然是高手,竟如此轻易破了我的幻音迷治。”

    只见一位干瘦如柴的黑衣老者,在虚空上静立,身后则是那位霸武宗主。

    那位干瘦如柴的黑衣老者,不用多想,必是霸武宗的太上长老,武长河。

    黑衣老者原本是打算操控灵儿,同林浩进行男女之事,等林浩最为松懈之时,便能一举击杀,不曾想,却是被识破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