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不提,就是请凶的酬劳银两,也必然为天价,至少要拿出数十万,甚至百万白银。

    林浩看向白展尘,只怕那些人同他大有关联,是针对白展尘来的。

    “白公子,时候不早,我们也该离去,以后再聚。”林浩轻声一言,带着林鹤便要离开。

    若是白家的事,林浩可不想卷入这趟浑水之,他如今实力薄弱,面对强者,随时都会有陨落之危。

    白展尘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并未阻止林浩离开。

    只不过,林浩走出百米,有意同白展尘等人拉开距离,可依然有武者在暗跟随,杀意更显,似乎不打算放过白展尘身边任何一人离开。

    ……

    “不妙……”林浩连忙带着林鹤调转方向,可武道气势的锁定所没有丝毫松懈。

    “浩兄,到底发生了何事?”林鹤心急如焚,见林浩表情愈发凝重,也跟着紧张。

    “那些武者在暗跟踪,似乎没有放我们离开的打算。”林浩正色道。

    “我怎什么都没看见?”林鹤朝四周望去,结果却一无所获,并未发现有所谓的暗武者。

    林浩摇头:“我说有便是有。”

    此刻,白展尘等人在男女护卫的保护下,朝着后方退去,林浩一挥手,带着林鹤也追上前去。

    白展尘身边两人的实力不俗,若真发生了何事,或还有一战之力,可如果林浩和林鹤两人单独离开,被那些武者追上,后果不堪设想。

    “浩兄,那些人不是找白展尘的吗,怎么还跟着我们?”林鹤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早知如此,今日便不该赴约。

    “斩草除根,我们和白展尘等人一起从‘仙食楼’走出,或是因为这个原因。”林浩小声道。

    林浩一句‘斩草除根’让林鹤脸色变了又变,敢来找白少的麻烦,那实力得达到何种境界,真若是斩草除根,他们如何逃脱。

    当下林鹤有些紧张,他看向林浩,小心翼翼的问道:“浩兄……那些武者很强吗,大概有多强……若是我们和白少等人联手的话,能不能与之对抗?”

    闻声,林浩蹙眉,目前他所发现的暗武者,一共有名之多,其六人的实力大约在第二道地门六重灵身,还有一人已达灵身重巅峰境!

    第二道地门灵身重巅峰,这已经可以和四大世家的内门精英弟子对抗,独自去那天荡山脉,拥有独自秒杀‘鬼脸赤狮’的实力。

    “别想太多,我们只要跟着白展尘,他身边两侍卫的实力都不算弱,若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还能联合一战。”林浩冷静分析道。

    林鹤想了想,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办法,还不如快些朝林家总部赶去,若实在不行,那就原地呼救,引起城人的瞩目,如此一来,或许暗武者便不敢动手。

    林鹤将自己的想法说给林浩听,谁知林浩却当场拒绝。

    既然敢找白家公子的事,那就一定是有过慎密计划,或许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此刻若要呼救,只能让暗武者更早出面,后果不可预料。

    事到如今便只有跟白展尘,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凭他们的速度而言,想要躲过灵身重巅峰强者的追击,天方夜谭。

    林鹤似也知严重性,不再继续多言,只管跟在林浩身后,他心懊悔不已,今日前来赴约是其一,将林浩也拖下水为其二。

    “浩兄……抱歉,是我害了你……”林鹤声音很轻。

    “无妨。”林浩拍了拍林鹤肩膀,若他今日未跟着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此刻,林浩走上前去,盯着白展尘道:“白公子,这些人怕是针对你来的。”

    白展尘倒也并未否认,点头直言:“不错,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暗武者的确是针对我而来,想要取我性命。”

    “想取你性命,为何还要盯着我们不放!”林鹤心有不甘,他和林浩又未做什么,凭什么也要遭到追杀。

    白展尘叹了口气:“那些人以为你和林浩兄弟同我的一起,必是想要斩草除根,不过你们不要太过担心,小青和陈武实力也不弱。”

    男子陈武和女子小青,这两人实力的确不错,联手对付那位灵身重巅峰强者不成问题,可剩下的六人又如何处理?

    林鹤自不必多言,不过五重灵身境,至于那白少,甚至连林鹤都不是对手。

    明刀明枪,林浩自认最多只能对付两位灵身六重,若是六人一起上,他也不是对手。

    “现在我们怎么办,要去何处?”林鹤眼见一直朝城外走去,连忙询问。

    若留在城,那些躲在暗的武者未必敢动手,可要是出了城……

    “几条路全被堵死,只能先出城再说……”这次是白展尘开口。

    “那现在我们究竟要去何处!”林鹤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并非怕死,只是不想死的莫名其妙。

    “先出城,然后我们分头逃跑。”陈武道。

    “不能逃,这样只会被他们逐个击破,我们聚在一起,相互也有个照应。”女子小青并不赞同陈武的想法。

    白展尘附耳林浩:“林浩兄弟,你之前变的那个戏法能否排的上用场?”

    “暂时用不上。”林浩摇了摇头,幻粉虽还剩下一些,但却也不多,只剩一人分量,他未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也并未准备太多。

    白展尘神色有些失望,得知林浩的小把戏派不上用场后,加快速度朝前方跑去。

    只可惜林浩的身躯目前还无法承受‘不死金衣’,否则穿戴后拥第五重地门之力,能短暂让林浩近乎无敌。

    未过多久,几人便离开了流云城,并同暗那些武者拉开一些距离。

    “白公子,究竟是谁要杀你?!你白家无人了吗!”眼见不再想之前那般紧迫,林鹤问道。

    “可能是我大哥白震。”白展尘道。

    “你大哥白震?!”林鹤满脸不可思议,白震是白家老大,也为长子,怎会残害自己的弟?!

    林浩并未言语,打量白展尘几眼,心若有所思。

    白家为一重天势力,掌管诸多城镇,倒也算得上大世家,家嫡系仅有两位男子,这一人是白震,另一人则是白展尘,而日后世家的传承,也必是要从白震和白展尘两人之选出。

    “白公子整沾花惹草,这浪浪纨绔,怕是做给其兄所看,不知我猜错没有。”忽然,林浩看向白展尘,开口言道。

    此话一出,白展尘神色微变,打量林浩几眼,也未有所答应。

    林浩笑了笑,之前他只是猜测,如今才得以确定,白展尘此人,的确有些城府。

    只怕白展尘约林鹤前往仙食楼这般热闹的地方,也是想借旁人之口道出他的纨绔之性,一切都是算计好的,林鹤不过是误打误撞的旗子罢了。

    据说白展尘自小聪慧过人,灵根也在宝品之上,曾有几大宗门有收下白展尘之意,不过那时白家家主看白展尘,想用自己的资源培养,所以拒绝了宗门。

    可白展尘如今却不修武道,整日沉迷在酒色之,这本身就是一件怪事。

    如今想来,不仅不怪,反而更加证明白展尘极为聪慧,他这般做,无非是想求个活路,躲这一劫。

    白震为白家长子,岁年也已不小,临近四旬,白家家主之位定是不会传给另外两位嫡系小姐,这般一来,白展尘则成为了强有力的竞争者。

    如今谁人不知,白家家主已入古稀之年,武道一直未有突破,要到了那寿终正寝时,不久后怕就要从白震和白展尘之挑选白家家主的传人,只要除掉白展尘,家主之位当是白震。

    白展尘嘴角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神色却是忽然一震,目光看向后方,道:“来了。”

    “公子你们先走!我和小青断后!”陈武上前一步,神色决绝。

    话音刚落,陈武首级却是冲天而起,无头身躯左摇右晃。

    小青手提着一把沾满鲜血的长剑,一脚将陈武踉跄的身躯踢飞。

    “小青,你做什么!”见状,白展尘大惊失色,小青竟斩了陈武!

    林鹤脸色吓至煞白,连忙护住了林浩,生怕这女子再对林浩下手。

    不等小青开口,白展尘却瞬间明悟,盯着女子:“原来如此……你是白震的人,跟在我身边是为了监视我。”

    闻声,小青点头:“白震对我有再生之恩。”

    “再生之恩……”白展尘自嘲笑之:“我岁时你便跟在我身边,我待你如亲,未料你视我如尸。”

    “公子……”小青持剑的右拳紧握,神色变了又变,“白震公子对我大恩大德,恩不能不还……”

    “如此,今日你是想杀了我,前去邀功。”白展尘眼精光一闪。

    “白震公子对我……大恩大德……”小青重复道。

    “我对你如何。”白展尘冷笑。

    “公子对我……”小青不敢与之直视,她十岁跟在白展尘身边,如今已有个年头,若非白震对她恩德深重,断然不会出卖白展。

    “我不求你给我生路,我不愿见你为难,如今我白展尘就在此处,只要你开心,我便随你去领死。”白展尘轻声道。

    此刻,林浩不由多打量白展尘几眼,此人城府果然极深,这小青未必能玩的过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