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等小青开口,白展尘又道:“白震生性多疑,绝不会让这消息泄露,我死之后,你务必离开白家,否则你也未必善终。”

    言罢,白展尘双手一伸:“你可以动手了。”

    “你傻啊!”此刻,林鹤被忍住,惊骂道:“她欲取你性命,你还这般待她,世上怎会有你这般的傻子?!”

    话虽如此,但在林浩看来却并非这般,白展尘不仅不傻,反而聪明的很。

    他深知小青对他还有情,如今所作所为,正是在扩大这份情谊以求生路,而且即便小青若真动手,白展尘也未必没办法保全自身。

    “公子……你走吧……”小青持剑右臂垂落。

    “你放我生路,白震处如何交代。”白展尘问道。

    “随天命。”小青摇了摇头,她发现自己竟下不去手。

    “好……保重!”白展尘给林浩使了个眼色,几人当即朝前方逃去。

    ……

    “白公子果然有一套,知人心,晓其弱,出手既胜。”半途,林浩不由称赞一句。

    那小青是个重情女子,否则断不会将白震大恩与她放在嘴边,白展尘也正是抓其薄弱处,一击得逞。

    白展尘看向林浩:“白家明争暗斗多年,势力错综复杂,白震得势,若我不隐忍只有死路一条,可让我离开白家,我却心有不甘,白震在我身边安插眼线实未预到,今日险些连累两位,抱歉。”

    “敢情你都是装的?”林鹤后知后觉,他怎没看出这纨绔公子有这般城府。

    闻声,白展尘摇了摇头,这并非是装,而为自我保护。

    “林浩兄弟也不简单。”白展尘回了一句,他的伪装竟能被林浩一眼识破,匪夷所思。

    对此,林浩没有多言,反而问道:“你好歹是白家公子,难道没有发展自己的势力,白震怎敢叫人追杀你。”

    闻声,白少摇头,这些年他曾想过暗发展自身势力,可惜家几位长老都已站在白震身后,唯独一位执事支持他,但作用却是不大。

    “父亲已进年迈,曾几度闭关冲击新的境界,结果却以失败告终,怕是不久之后便会寿终正寝,白家势力几乎有一半都站在白震身后,剩下的那些,也都站在我二姐和四妹那边。”白展尘摇了摇头,或许自最开始他便走错了一步棋,不该隐忍,谁人也不信,否则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话虽如此,但林浩却不这般认为,若白展尘未隐忍至今,或许他已被白震暗害。

    怪只怪白震生性多疑,很早之前便安插小青在白展尘身边,逐渐发现白展尘隐忍的事实,否则今日也不会遭遇大杀劫。

    此刻,几人已逃至几十里开外,而白震所派来的人手却又逐渐接近,气势并未消散,一直都在锁定他们几人。

    “不知那小青如何了……”林鹤开口道。

    “她杀了陈武,死不足惜,这种人只能是个祸害。”白展尘冷哼一声。

    对此,林鹤倒也赞同,若不是那小青,他和林浩也不至于遭这无妄之灾,陪着白展尘逃命,实在太冤。

    “去天荡山脉!”林浩开口提醒,此处已是天荡山脉的入口处,若不进入天荡山脉,前方便是一望无垠的平原地区,到时连个躲藏之处也没有。

    闻声,白展尘也点头同意,天荡山脉内有许多遮掩处,并且还有高阶凶兽甚至妖兽的存在,固然危险,但对白震派来的武者而言,也是同样的。

    人身形一纵,瞬间闪进天荡山脉之内。

    此处属于山脉外围,普阶凶兽不少,若遇到普阶王者级凶兽,只怕他们几人都难以活命,要是遇见阶凶兽出没,白震派来的位武者,也必会死无葬身地。

    无论对谁都极其危险,林浩也不敢太过进入深处,目前只能在最外围活动。

    “分开走。”林浩忽然转过身来,看向白展尘和林鹤。

    分开?!

    闻声,林鹤却是一愣,如今这个时候,人在一起才是最安全,若分头逃跑,岂不是很快便会被逐个击破?!

    白展尘道:“也好……我们人一起容易惊动凶兽,不如就先行分开,一时半会他们还无法奈何我。”

    “白公子,你连我都不是对手,还说这种话?”林鹤神色不悦。

    “他拥有宝品灵身,若使用灵身力量,威力的确不俗……我单独行动,只需拖延一个时辰便可。”林浩看了两人一眼,他有自己的打算。

    并非如白展尘所说,人多容易引出凶兽,林浩所想,也是打算将那些武者逐个击破。

    人若聚在一起,林浩根本无力一战,尤其白展尘的护卫陈虎已死,小青叛变,眼前形式更加危险。

    这是唯一的希望所在,林浩必须这样做。

    “走。”林浩挥手,人朝着不同的方向逃去。

    数里之外,位黑衣武者忽然停下身形,为首之人一身黑袍,头带黑色斗笠,身后背着一把黑剑,仿佛同黑暗融为一体。

    “大人,白少和那两个小子都已分头逃离,我们怎么办?”某位黑衣武者上前询问。

    “哼,那贱人竟敢背叛白震大人,否则岂如此办法……”斗笠剑客目露凶光:“白震大人说了,任何同白展尘有关之人,一个都不能放过,那两位林家弟子自然也要死,分头追!”

    一声冷哼,人瞬间化作残影,朝不同的方向追击而去。

    ……

    此刻,林浩在这山脉穿梭,身形灵逸飘然,将《云风步》运行至极限,他的速度,甚至比的上第二道地门六重灵身武者!

    不久后,林浩纵身一跃,飞至某棵巨树之上,把自身气息屏蔽至最小。

    很快,前方一阵响动,是飞跃的脚步之音。

    “咦……那小子的气息怎么没了?!”某位黑衣武者惊咦一声。

    “奇怪,之前还有的,怎么到这里之后便失去了踪迹,用的是什么把戏!”

    “哼,不过区区四重灵身,速度绝不可能那么快,定是藏了起来,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段屏蔽了武道气息!”

    人虽面带黑纱,看不出是何表情,但眸内的杀意却无比明显。

    不管如何,他们都一定要将白展尘和其身边的两位林家弟子诛杀在这天荡山脉之内,否则这件事传了出去,白震不会放过他们。

    这位黑衣武者知事有蹊跷,也未着急离开,反而在这附近搜索林浩的踪迹。

    林浩屏气凝神,藏身在大树顶端一动未动,下方一共有位灵身六重武者,若现身一战,他仅有成把握能够战个平手。

    他身上还剩下些幻粉,但绝不能够浪费在这些人身上,还有其他作用。

    此刻,他自腰间取出一柄飞刀,林浩的眼神若潜伏在暗的凶狼,欲将扑食。

    林浩采取偷袭,定要一击必杀,这把飞刀使出,必然会将自己行踪暴露,若无法斩杀一人,接下来林浩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为此,林浩不惜动用了器灵身的力量,飞上之上熠熠闪闪,寒光乍现,他用神念控制飞刀,并锁其一位黑衣武者。

    与此同时,某位黑衣武者忽然转过身来,面色顿时惊变,只觉一股庞大神念锁自身,像蛰伏野兽。

    杀!

    嗖!

    飞刀疾速飞闪,若长虹贯日,虚空被划过一溜血电,刀势好似化作狂龙,四周狂风呼啸,荡起阵阵寒光涟漪。

    直至此刻,那黑衣武者这才回过神来,飞刀快到极致,肉眼根本难辨,只能见有白色的光影闪烁。

    他心惊恐,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扰乱心神,本能朝后方退去。

    他退,可飞刀径直前行,两者速度又岂能在同一层次!

    黑衣武者等寒光近在咫尺时终于看清,竟是一把寒光闪闪的飞刀!

    他瞳孔猛缩,身躯倾斜,看似欲朝左侧闪去,可始终未能快飞刀一步。

    只听噗地一声,飞刀刺入黑衣武者眉心处,随后便穿透了他的脑袋。

    说是迟则那时快,一切仅在弹指间完成,另外两位武者回过神来,想要出手相助,却卫为时已晚。

    黑衣武者的身躯左右摇晃,眉心处被开了一道大口,还来不及有血液喷出,人便若烂泥一般横尸当场,气绝人亡。

    见一击得逞,林浩这才松了口气,至于还剩下的两位黑衣武者,自己也有办法可以对抗。

    ……

    “混账,找死!”其一人看向前方巨树,怒声猛喝,身形暴闪,整个人一跃数米高,一掌便朝着巨树拍去。

    轰地一声巨响,若那惊雷劈下,巨树被一掌劈碎,木屑落叶飘散在虚空,若月飞雪。

    林浩身形轻盈,似云若风,缓缓从虚空飘至地面,他扫过两位黑衣武者,神色不变。

    “林家的小子,暗器造诣竟如此高深?!”

    两人心诧异万分,仅是有着第二道地门四重灵身境,却使用暗器击杀六重灵身高手!

    自然,他们心也是清楚,这和林家小子的偷袭脱不开干系,方才被杀那黑衣武者完全未有任何防备,被杀的措手不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