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同雨瑶许久前因林浩便有过矛盾,今日是要落井下石。

    “嘿嘿,林浩那废躯,自从昨日被林风兄羞辱之后便一直没敢露面,胆小如鼠。”

    “那小子已经失去武道根基,不敢露面也是人之常情。”

    一些分支弟子,想起昨日林浩被辱的情景便笑个不停。

    听众人说起昨日之事,雨瑶浑身一颤,声音有委屈怒意:“你们,你们为何要欺我林浩哥哥!”

    “你都已被许配给林风哥哥,竟还如此不自重,一口一个林浩哥哥叫着,果然水性杨花。”林月嗤之以鼻。

    “你……你混账!”雨瑶委屈的想流泪,心怒火也迅速攀升。

    幼年时,他的养父便是林浩之父白衍,自己身份尊贵,和长子林浩也情同兄妹,后白衍一族发生动荡,不得已才将她托付给雨家。

    这些年她忍气吞声,即便有些委屈也绝不声张,就是怕白衍和林浩担忧。

    可此时,见他们如此羞辱自己和林浩,雨瑶却再也忍不住。

    啪!

    忽然,林风飞跃下演武台,一巴掌抽在雨瑶脸上:“你这贱人,林月是我心爱女子,你竟敢骂她!”

    此时此刻,一些林家后辈弟子纷纷停止了练习,像是长舌妇般窃窃私语,别人家的热闹最好看。

    至于雨家那两位执事,竟装作没看见,并没有为雨瑶出头的念想。

    雨瑶被林风一耳光抽,强忍着眼泪水却没有吭声,她不能丢了林浩哥哥的面子!

    “若我林浩哥哥在,你们还敢如此对我!”雨瑶倔着骨,面对林风的武力也绝不屈服。

    “林浩?”

    林风撇嘴:“他来了,我便当着你的面,好好羞辱他一番,就像昨日那般。”

    ……

    “看,林浩那小子竟然又来了。”

    有弟子眼角扫见林浩的身影,他自远处走来,步子不徐不疾。

    “哈哈,莫不是昨日没尝够皮肉之苦,心不甘,还被林风兄教训一顿不成。”

    几位少年弟子,大声开口嘲讽。

    林浩倒毫不在意,径直朝雨瑶方向走去。

    “雨瑶,方才林风用的哪只手打你。”林浩看向雨瑶。

    眼见林浩出现,雨瑶显得有些慌乱,连连摇头:“没有……”

    雨瑶心若明镜,林浩灵根在宗门世界被人打碎,灵身也破灭,连第一道地门都无法创立,既失了武道根本,自然和废人无异。

    此刻告诉林浩,只怕他会情急之下找林风算账,又会被林风羞辱。

    “我再问你一遍,哪只手打的。”林浩的目光很冷,像一柄出鞘利剑。

    被林浩这般瞪着,雨瑶顿时打了个哆嗦。

    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在白国‘天战侯府’时。

    那时林浩,尊为‘天战侯府’继承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走到何处都像一块瑰丽的翡玉,熠熠生辉。

    何人敢得罪林浩?!当真是霸道进入骨子里,天地都不怕,只有他欺人,怎见人欺他。

    自从白氏一族发生祸乱后,林浩的性格却变了。

    那份霸道消失不见,甚至多了一丝软弱。

    可此刻再看林浩,那对眸子透出的寒意,冷的让人不敢直视,一语发出,雨瑶丝毫不敢反驳。

    “是右……手……”雨瑶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她自小可没少被林浩教训,对林浩是怕进了骨子里,尤其是现在的林浩。

    ……

    “我打他又如何,这贱人是我未婚妻子,就算我杀了她,又干你这失去了武道根本的废身何事,嗯?!”林风在一旁冷笑。

    “林浩,林风已经是我雨家的姑爷,这是姑爷的家事,你万不要格插手。”某位雨家执事,冷漠开口。

    谁知,林浩却看也不执事一眼:“林风,自断了右臂,我不取你性命,只给你应有惩戒。”

    自断右臂,给林风惩戒?!

    在场众人仿佛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先是面面相觑,随后捧腹大笑。

    林风已在第一道地门,融合了‘天鹰身’,再过不久便可闯第二道地门,实力何其强大,至于林浩,如今连第一道地门的灵身也无法融合,根本就是废人躯,想挑战林风?

    不自量力!

    面对众人讽笑,林浩不以为意,又看向林月:“至于你,将我的回元丹拿来。”

    如今,林浩口气强硬,于昨日相比,判若两人。

    “我昨日已说,没见过。”林月蹙眉,眼厌恶的神色并未掩饰。

    “林浩,我看你是缺教训!”林风也开口。

    林浩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林风,声若冰山:“你来试试。”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

    “林浩,你说什么。”林风额头青筋凸显,眼有凶光闪烁。

    一些后辈弟子,有些吃惊。

    林浩今日是吃错了什么药,竟如此强势,反观昨日大不同。

    “林风兄,这小子不识抬举,不如让小弟替你出手教训,如何?”忽然,某位黑衣少年纵身一跃,自演武台面上飞下,朝着林风说道。

    “好!”林风点头同意,自己若是出手伤了总部的弟子,传出去对他不利,有人请战自是最妙。

    天蚕身!

    少年面对林浩,身躯迅闪,速度极快。

    此人进入‘五大地门’的第一道地门,并成功搜寻到‘天蚕身’,属于灵敏型灵身,速度很快。

    而然,林浩却是负手而立,看也不看一眼。

    “林浩!你找……”

    轰!

    少年最后一个‘死’字还未说出口,眼前便有拳影纵横,随后被一拳轰面门,人若断线风筝,横飞出十数米,重重摔在地面。

    ……

    “一拳!”

    “这不可能!”

    此情此景,让众人难以接受。

    林浩出拳的速度,实在快到极致,甚至有些弟子压根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的手。

    自昨日同顾长风的神魂融合后,林浩的肉身力量,暴涨数十倍不止,甚至比起那些闯过第二道地门的武者还要更强!

    “我再说一遍,将我的回元丹拿过来。”林浩有些不耐烦,似乎要失去耐心。

    “呵呵,林浩,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林风怒极反笑,眼的凶光也变成歹意。

    “自断右臂,并退了瑶儿这门婚事。”林浩神色不变。

    “哈哈……真是笑话,那贱人是我的未婚妻,我想如何蹂躏便如何蹂躏,让她生便生,要她死便死。”林风嘴角划出一道弧度,看向雨瑶道:“雨瑶,马上给我滚过来,不然我将林浩毙了!就算到时总部斩了我,我也无惧,老子一个分支弟子,毙了一位总部弟子,传出去也是颂我林风凶名!”

    闻声,雨瑶浑身颤抖,她绝不能容忍林浩在她面前受到丝毫伤害。

    “你敢去!”林浩眼见雨瑶动摇,皱眉道。

    “我不去……”雨瑶此刻,哪敢违林浩的意。

    “林浩,你欲作死!”听闻此言,林风瞬落地面,锵地声,身后长剑出鞘在手。

    长剑自虚空划过,舞出一道漂亮的剑影,随后朝林浩横斩而去。

    眼见林风出手,众人面带惊诧之色,林风动了真格,林浩怕是要被其重创!

    好歹林浩是总部弟子,这林风若羞辱他一顿也就算了,可若真动手杀伤了他,定是要遭总部怒惩!

    “林风兄!不值!”

    “风兄快快住手!”

    见状,数位弟子急忙开口制止,但却为时已晚。

    长剑落下,剑影纵横,八方寒光略过,气势绝顶。

    雨瑶内心无法平静,脸色被林风的凶狠吓至煞白。

    嗖!

    剑破虚空,横斩而下,欲重创林浩。

    忽然,林浩身形却是微微一晃,也不知是动了亦或错觉,但林风斩下的一剑,却落了个空。

    ……

    “嗯?!”

    林风微愣,林浩速度竟如此之快,能逃过自己一剑斩击?

    林浩早已融合九霄天帝顾长风一切,林风这一剑虽然不俗,可在林浩眼却破绽百出,不值一提。

    随后,林风在半息功夫斩出了十数剑不止,却都被林浩从容避过,甚至站在原地寸步未移。

    众人大惊,对眼前这一幕实难以接受。

    “林浩,你就只会躲吗,你躲一剑,我日后便让雨瑶的身上多一道伤疤!”林风目光凶狠,恶声道。

    话音刚落,有金铁交击之音传来。

    林风一剑横斩而出,却被林浩用两根手指截在指尖。

    “你,刚才说什么?”截下剑尖,林浩稳如泰山。

    “我……”

    林风望见林浩那双震慑人心的双眸,充满不可反抗的霸道,仿佛就是上位者独有威严,话至嘴边,竟没勇气吐出。

    叮!

    林浩双指用力,居然将林浩的长剑,断做两截。

    “我的剑!”林风骇然失色。

    “剑能重造,手臂不行!”林浩一喝,手持林风的一截断剑,顿时划破虚空,斩出呼啸的剑风。

    “不好!”林风胆寒,这一斩既快又狠,像是一阵风,他防不了!

    唰!

    一条手臂冲天而起,带着骇人的血光,自空划过一条弧度。

    林风惨嚎,痛至全身痉挛,他脸色煞白,右臂竟被林浩生生斩下!

    随后,林浩一脚将林风踢飞十数开外,撞进人群。

    某些林家后辈,遭无妄之灾,被林风撞翻。

    ……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弟子静若寒蝉,目瞪口呆。

    尤其那林月,更是呆若木鸡,不可置信。

    “哥……你的灵根莫非重塑了?”雨瑶第一个回过神来,惊诧道。

    随之,雨家两位执事,立即窥视,不过却发现,灵根未被修复。

    “这小子,没想到是天生神力!”雨家两位执事,有些吃惊。

    “姑爷!”

    两位执事飞身而过,看着已经昏死的林风,脸色顿黑。

    “林浩,雨瑶是我雨家小姐,你竟多管闲事,胆大妄为斩了我雨家姑爷的一条手臂!”一位年执事怒道。

    “雨瑶是我妹妹,我如今就替父亲接回雨瑶,你们哪个敢不从?都忘记自己的性命当初是谁救的?”林浩丝毫无惧两位执事的目光,口气更加咄咄逼人。

    “林衍兄……这……”听林浩提起父亲,两位执事有些犹豫。

    当初雨家落难,便是白衍出手相救,否则上到雨家总部,下至雨家分支,谁能活命。

    “亏你们还知道林衍,当年将雨瑶托付给雨家,你们却如此对她,若我父亲知道岂能饶了你们,忘恩负义。”林浩面无表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