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两人近身,林浩气势攀至巅峰,右臂扬起,变拳为掌,若划破天际的流星。

    他早已早《破星掌》修炼至小成境,速力兼备,配合《天罡神诀》,普通六重灵身武者难防!

    嗖!

    见林浩竟是主动出手,其一位武者不屑,当即也是使出一掌,掌法力势沉猛,可轻易劈砍顽石,在他看来,这林家弟子不过区区四重灵身,同他一掌相击不死也要重伤。

    两人右掌划破虚空,掌未至,掌势先达,若龙虎之争,搅的这方圆十数米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轰!

    一声巨响震人耳膜,两掌若陨石撞击在一处,气浪滚滚,竟是将四周的巨木吹至连根拔起,在狂风若一页纸张,飘向了远处。

    轰隆隆!

    空巨树接二连摔下,将泥土地面砸出一道又一道的深坑,气势惊人。

    蹭!

    蹭!

    蹭!

    那黑衣武者胸口发闷,巨力从右掌蔓延全身,四肢百骸都为之一颤,整个人朝后方连退四步。

    至于林浩,寸步未移,仅是气血有些翻涌罢了,比起那黑衣武者好上太多。

    此人稳住身体,看向林浩,目光带着诧异之色。

    虽他刚入六重灵身不久,但这林家小子却明明只有灵身四重之境,与他一掌相击,到头来竟是自己吃了明亏!

    “不好对付,联手战他!”黑衣武者看向另外一人,当即喝道。

    旋即,两人朝林浩一起欺人而去,同时出手。

    “玄风掌!”

    “黑虎劲!”

    两位武者气势惊人,都已下了杀手。

    见状,林浩也不敢怠慢,身后青光剑立时出鞘在手,斩出一道罡风。

    唰!

    人战至一处,以二敌一却也难挡林浩手尺青分,未能占了上风,反而在那青光剑下处处受阻,好似有力也无处使,直叫人心憋屈。

    “千叶掌!”某位黑衣武者怒喝,一掌轰出,竟化作数百掌影,每一道都宛若实质,好似开屏。

    林浩不退反进,施展《云风步》,整个人行踪诡秘,飘忽不定,旁人很难判别林浩人究竟止步何处。

    “黑虎圣体!”另一人双手合十,体表气势荡漾,横扫方圆十数米,将土叶吹飞,衣襟猎猎。

    此人气势迅速转变,煞气滔天,好似真若一尊凶虎出世,只见他朝林浩奔去,迅猛无比,比起之前判若两人。

    林浩未抽身防他,青光剑横扫,斩出一道剑影,将数百掌影击碎,眼见那黑衣武者还欲变招,林浩长剑徒然一挑。

    噗嗤一声,那黑衣武者的有胸处被青光剑划出赫然血口。

    那黑衣武者一声惨叫,鲜血将上半身染红,整个人踉跄朝朝着后方退去,旋即一屁股跌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他看向林浩,又惊又怒,无法理解这林家弟子的剑道造诣怎会如此可怕,自己还未看清他的剑,便已被划,伤口深可见骨。

    与此同时,拥‘黑虎圣体’无上气势的武者已至,想也未想,双拳若自九天而来的巨锤,狠狠朝林浩脑袋砸去。

    听见破空的呼啸之音,林浩手青光剑一抖,横扫出一道剑幕,将自身护在了其。

    轰隆一声,双拳砸在剑幕上,好似连虚空都为之一滞。

    随着剑幕碎裂,林浩冷哼,青光剑斩出,剑光寒影横扫八方,彻底封死了那武者退路。

    唰!

    ‘器灵身’之力开启,青光剑与之共鸣,有清脆的剑吟声响起,死死锁住其人,随后剑若蛟龙狂舞,挑着极其刁钻的角度朝斩去。

    见状,那武者大惊失色,极力想要突破极限,从而挡住林浩这一剑。

    奈何剑斩角度不可琢磨,加之疾快无比,电光石火剑便划过了那人喉咙,被一剑封喉。

    鲜血喷洒,所谓的‘黑虎圣体’完全破碎,他满脸错愕之态,颤抖的双手捂住喉咙,似乎想要让鲜血慢些流淌。

    林浩冷笑,头也不回,朝那之前便被自己所伤的黑衣武者走去。

    林浩步子不徐不疾,那被剑伤的黑衣武者满是骇然之色,这林家弟子竟如此恐怖,像一尊凶兽!

    他两年前曾在另外一处山脉遇见林家几位内门武者,其一人做林修睿,在他印象,那才是林家弟子的顶尖高手。

    而然今日见到林浩,却丝毫不输给两年前他所见的林修睿……

    “等等……等等……”黑衣武者眼见林浩步步逼近,惊恐不已,身子连忙朝后方全力挪去,想同林浩拉开距离。

    “兄弟……我知你们林家外门弟子贫困,我有百万两白银藏在一处山脉,只要你不杀我……我全部给你……兄弟我……”这黑衣武者话还未说完,便感受到剑风吹袭。

    唰地一声,林浩手起剑落,斩下此人首级,旋即人若云似风,眨眼间消失在此处,只留下具尸体在此。

    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此处,林浩担忧林鹤的安慰,凭林鹤灵身五重境,定挡不住灵身六重武者,至于那白少,林浩并不担心。

    因为和他没什么关系,白展尘死或不死,林浩压根不在乎,这白家的事,他更是懒得卷进来。

    之前记下林鹤逃跑的方向,林浩速度提升极致,快速追了上去。

    他只希望林鹤可多坚持片刻,按照时间算来,林鹤目前应该还未同那些武者正面相遇。

    凡事总有意外,若真有了最坏结果,林浩也只能找白震为林鹤报仇。

    他当真尽了力,白震派出的武者太多,若他将林鹤带在身边,追杀的武者数量怕是要增加一倍,林浩和林鹤两人也必死无疑。

    只有分头行动,自己和林鹤生存的希望才会增加。

    ……

    “嗯……”路至半途,林浩神色微变,此处竟有两位黑衣武者的尸体,并且已经残破不堪,肉眼看不出全尸来。

    林浩下意识躲在身前一颗巨树后方,目光警惕戒备,朝四周打量而去。

    那两位被撕碎的武者,正是白震之人,林浩方才观望一番,发现并非人伤,而是凶兽所为。

    能够撕碎两位灵身六重境的武者,实力至少达到普阶王者级凶兽,甚至是更可怖的阶凶兽。

    类似这种凶兽,林浩目前一个也得罪不起,只能先观望片刻,确定四周平安后才敢出面。

    许久之后,周围并无动静,只是两只野兽从此地路过,惊喜的发现那两位武者残破的身躯,一番美餐后朝前方行去。

    片刻,林浩从暗走出,眉头逐渐舒缓开了,林鹤并未在这里,而两位武者必是追杀林鹤时,惊动了实力强大的凶兽,落得如此下场。

    如此也好,倒省下林浩一番功夫,之前同那两位黑衣武者激战,自身真气也有不小损耗。

    快步离开,不敢过多停留。

    一刻钟后,林浩来到某处峡谷,左侧是一条清澈的溪泉,林浩走至溪泉边,蹲下喝了口水。

    刚想起身,却见前方十米开外有人躲在溪泉之内。

    溪泉清澈见底,林浩仔细望去,躲在其之人,竟正是林鹤!

    不知他从何处得到一根空心竹管,人躲在水,竹管放在口露出水面,借此呼吸。

    “林鹤,还不快出来!”林浩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林浩喊了一声,可林鹤却不为所动,只目光贼溜溜的朝此处看来。

    哗!

    见是林浩,林鹤瞬间从溪泉纵身飞跃而出,溅起一阵水浪。

    “若要真出事,你定是最后一个死的。”林浩罕见苦笑,为林鹤竖起大拇指来。

    躲在溪泉,用空心的竹管呼吸,这种办法也想得出来,真就不怕有高阶凶兽从此路过,若渴时喝口水,必是要发现林鹤在藏在溪泉内。

    “浩兄,你没事!”林鹤像是见了亲人般。

    “运气尚算不错,未曾出事,倒是你,怎躲在这里。”林浩奇怪问道。

    “我也不知运气是好是不好。”林鹤满脸后怕:“分头行动后便有两位武者追我,谁知跳出一只阶凶兽来,一爪子就给两人拍成碎片,你没看见……太可怕了。”

    闻声,林浩点头,这和他所猜测的倒也十分吻合,就该有阶凶兽出没,否则两位六重灵身武者倒也不至于死的这般惨烈。

    “那你是如何逃脱的。”林浩奇怪,开口询问。

    “我?”林鹤一愣,旋即理所当然:“我逃的快,阶凶兽未出现时我便在逃,出现时我依然在逃,压根停都未停过。”

    林浩也就这般一听,怕是那阶凶兽未将林鹤放在眼,否则他岂能逃的脱。

    “对了。”林鹤神色一震:“方才我躲在溪泉之,好像见白展尘被另外两位武者追杀,如今应该逃进峡谷深处。”

    闻声,林浩沉吟,随后道:“你先回去林家。”

    “你不走?!”林鹤顿惊:“莫要说你打算去救那白展尘,可知有位灵身重巅峰强者!”

    林浩又岂能不知,但他却有自己的顾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