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目光扫过八方,一道伟力镇压天穹,自口传出一声轻喝:“月邪宗和玄心宗高层前来见我,否则两宗之人,皆杀无赦。  ≈”

    林浩这一声,回荡在虚空之,蔓延至方圆百里,久久不曾散去。

    而听闻林浩此声,玄心宗和霸武宗两宗高层,皆是心神一震,面色惨白,这道骇人威压令这战场上的两宗高层,心神骇然,伟力之下,竟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

    “这是……何方强者!”

    某位宫装女子身躯微微一颤,眸内泛出惊诧之色,看向远方,不敢有丝毫停滞,立即朝着那股伟力方向飞去。

    而另一方,一位枯瘦如柴,面色阴沉的黑衣老者,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迅前往。

    仅是这股伟力的笼罩,两宗高层心便十分清楚,来人绝对不是他们可以相提并论,更不说抗衡,若是惹那位强者不悦,或许正会如他所说那般,将玄心宗和月邪宗屠杀殆尽!

    此时,站在林浩身前,欲出手的那位番执事,面色早已惨白如尸,他距离林浩只有一步之遥,自然清楚感受到了这股伟力,只怕,至少是皇者层次才能够达到的武道气势!

    方易和清尘长老两人,满脸不可置信之色,藏身在远处的灵儿,更是如此,远远看向林浩,目光充满了陌生感。

    皇者之境,即便是放在那些老牌圣地之,也属于最为顶尖巅峰的无敌力量,在黄荒还只是大6时,何人能够见到传说的皇者,皇者层次,对于大6域而言,已经算得上真正的神明,一念之间,可主宰一方生死,是永不可企及的传说境界。

    方易和清尘长老两人,原本认为,林浩能够达到真君之境,那便已是极限的极限,而皇者,更是从来未曾想过的事。

    其实,方易和清尘长老两人的猜想,并没有丝毫偏差,现如今的林浩,其实远远还未达到皇者之境,武道境界,仅是处于真君期修为罢了,可林浩的实力修为,却远不是普通的皇者能够相提并论,一身武道之势,更普通皇者太多。

    “前……前辈饶命……小人无知,前辈饶命啊!”番执事满身冷汗,完全想象不出,方才自己竟是冒犯了一位皇者!

    林浩看也未看番执事半眼,微微闭目,等着玄心宗和月邪宗两宗高层前来。

    “瞎了你的狗眼!”

    这时,方易忽然来了脾气,盯着那番执事,怒声喝道。

    “是是是……小人并不知晓皇者驾临此地,万分歉意,一切都是小人有眼无珠!”番执事连连点头认错,虽说眼前这位皇者身后的两人,境界修为十分弱小,但却是跟着皇者一同前来,必和皇者有着关系,如今哪里敢得罪丝毫。

    方易心暗爽,他做梦也料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竟能对一位真君强者,大声呵斥,对方却还只能连连赔罪,不敢有丝毫情绪。

    清尘长老盯着眼前这一幕,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一言未。

    未过多久,两道光影闪过,一位宫装女子和一位枯瘦如柴的老者,来到此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难道是此人……”

    宫装女子暗暗打量林浩,神色有些惊奇,眼前那位长如雪的男子,实在是有些年轻,如此年纪,竟已会成为皇者之境了吗……

    而然,那道伟力威压,却是从他身上散而出,不会有丝毫虚假。

    莫说那位宫装女子,稍迟半步的老者,也同样诧异,不曾想,那位皇者人物,竟如此的年轻。

    “晚辈玄心宗长鹄菁,见过皇者前辈!”宫装女子大步走至林浩身前,神色恭敬道。

    “晚辈月邪宗长老厉正,见过皇者前辈!”骨瘦如柴的老者,也恭声开口。

    眼前之人,无论年纪如此,能够散出这股惊人的武道伟力,境界实力,绝对不会低于皇者,两人心都是有数。

    闻声,林浩睁开双眼,一对雪白的眸子,落在宫装女子和骨瘦如柴的老者身上。

    同林浩那一对白眸对视的那一刻,宫装女子和那位骨瘦如柴的老者,皆是心神一颤,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威压,心十分不安。

    厉正和宫装女子鹄菁,被林浩盯着,大气也不敢出,两人心十分疑惑,此处是玄心宗和月邪宗的战场,怎会有一位皇者亲临……

    而且,对于这位年轻皇者的前来的目的,两人也是一无所知。

    “玄心宗和月邪宗,不必再战。”林浩打量鹄菁和厉正,片刻之后,缓缓开口说道。

    “什么……’

    听闻林浩此言,鹄菁和厉正两人,皆是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看这位皇者,似乎并非是玄心宗和月邪宗之人,既是如此,两宗的战争,似乎同他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让你们两宗的太上长老,前来见我。”林浩开口说道。

    这两人,虽是玄心宗和月邪宗的高层,但却不可能决定宗门大事,林浩也自然懒得同他们废话。

    “这……”

    厉正眉头一蹙,有些犹豫,虽想知道这位皇者究竟有何目的,但却也不敢多问什么。

    在身前这位皇者的眼,他们两位真君,根本如同蝼蚁,一念之间,便能够取走他们的性命,哪里敢多说什么。

    “晚辈冒昧,敢问皇者前辈要见两宗太上长老,有什么要紧的事吗……”鹄菁沉思片刻,最终鼓起勇气问道。

    “我说,你做。”林浩淡漠说道。

    “好,前辈之言,晚辈明白了。”

    鹄菁道一声,旋即离开此处。

    那厉正也点了点头,告辞之后,返回月邪宗。

    这一刻,月邪宗和玄心宗的战争,没有继续,厉正和鹄菁倒是让宗门停了手,毕竟是皇者方才的要求,也不敢马虎。

    此时,两宗强者,只看远远的朝着林浩所处的方位打量,一位皇者亲临两宗战场,的确有些骇人。

    自然,玄心宗和月邪宗的主战场在北方的部落地,这里仅仅是遭遇的小战场罢了。

    …………

    “林师弟……”

    很快,灵儿走来,看向林浩,一双灵动的眸内,竟是崇拜和爱慕之色,美人爱强者,恒古不变的真理。

    “浩儿,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清尘长老不给灵儿继续说话的继续,开口问道。

    “什么都不必做,等玄心宗和月邪宗能做主之人来此便可。”林浩沉思片刻,道。

    林浩已经打定了主意,让玄心宗和月邪宗,归顺仙剑宗,而日后,青芒宗也会被他留在黄荒大6,并入仙剑宗内,起码让仙剑宗成为黄荒一流宗门势力,这般,百年之内,仙剑宗可高枕无忧。

    央圣地的聂世皇朝已被林浩所灭,气数燃尽,不如以往,青芒宗众人来到黄荒圣地之后,也曾对林浩表示过,想留在黄荒的想法,庇护仙剑宗,正好不过。

    “浩儿,来了!!”

    忽然,清尘长老的目光朝着虚空某处看去,连忙朝着林浩说道。

    哪里需要清尘长老的提醒,林浩早已知晓。

    不过片刻,一位白衣女子和黄衫老者来到此处。

    这两人的气势,都十分不俗,皆是是皇者初期修为。

    白衣女子的相貌美艳,还有着一丝出尘之姿,而黄衫老者则是面色阴沉,死气沉沉。

    白衣女子盯着林浩打量一番,一对若星的美眸,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来,方才听鹄菁所言,那位皇者有些年轻,但不曾想,却是这般年轻,一些鼎盛的老牌圣地,也从未出现过如此年轻的皇者,即便是等圣地,也十分少见。

    “幸会阁下,我是月邪宗太上长老,不知道阁下为何干涉月邪宗和玄心宗之间的宗门战争。”月邪宗太上长老,盯着林浩,神色阴沉,对于林浩,他倒是丝毫不惧,本身,自己也已达到皇者修为,只不过,目前时期有些敏感,月邪宗正和玄心宗开战,若是被玄心宗捡了个空子,联合这位年轻皇者一起对付月邪宗,则有些不太妙。

    “这位公子,我是玄心宗太上长老官宣,也想知晓阁下的目的。”白衣女子轻声说道。

    “倒是不错。”林浩打量白衣女子数眼,连连点头,此女的年纪,也不算大,如今已是皇者之境,武道天赋罕见,而且一身气势若寒霜,林浩猜测,此女很有可能拥有特殊血脉之力,亦或者是千大道的传承修炼者。

    月邪宗和玄心宗开战,并非是明智之举,玄心宗的实力,本就不弱月邪宗,加上这位年轻的太上长老潜力巨大,假以时日,月邪宗必是要自食其果,若林浩是月邪宗太上长老,绝对不会做出这等愚蠢之事来,只会和玄心宗交好,不可能开战。

    “好美的女子……”方易目光落在官宣身上,不由惊叹一声,肌肤如雪,好似吹弹可破,绝佳的面容,当世少见。

    “玄心宗和月邪宗的战争,就此止住,日后,加入仙剑宗。”林浩也懒得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