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此言,白衣女子官宣和那月邪宗太上长长老,都是微微一愣。?

    对于小联盟国境内的大小宗门势力,他们也都有过一些了解,而仙剑宗,正在其内,那仙剑宗,只不过是一处小宗门罢了,流也算不上,这位年轻皇者,竟是让他们加入仙剑宗?!

    白衣女子官宣则是诧异,那仙剑宗,竟会有一位如此年轻的皇者庇佑……

    “桀桀……阁下,你可明白,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让我月邪宗加入仙剑宗……阁下恐怕是搞错了吧。”月邪宗太上长老,一声冷笑。

    他本身便是皇者之境,哪里会惧怕林浩,方才给了林浩几分薄面,不曾想却是顺杆子往上爬,此刻更是说出如此狂妄之言。

    “没搞错,日后月邪宗,加入仙剑宗,若违我意,月邪宗日后,将不复存在。”林浩眼寒芒一闪,丝毫没有开玩笑的味道。

    “阁下,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一些,就凭阁下,也妄想凭一己之力,改变两大顶尖宗门的命运?”月邪宗主冷声道。

    “那你的意思,便是不选择臣服了。”林浩盯着月邪宗太上长老,淡淡道。

    “哈哈哈哈,有些意思,你这个年纪,成为皇者境界,狂妄一些,倒是可以理解,不过,有时候,无知的狂妄,很有可能会遭来大祸。”月邪宗太上长老,冷笑道。

    他的确不惧林浩,不止是因为自己也已达到皇者之境,更因身后的天魔圣殿。

    月邪宗早已投靠天魔圣殿,而同玄心宗开战,也是天魔圣殿的授意,怎会惧怕一位年轻皇者。

    “莫非,你以为有天魔圣殿为你撑腰,你便天地无惧了。”林浩一言道破了月邪宗太上长老的心思。

    听闻林浩此言,方易和清尘长老等人,皆是一愣,月邪宗投靠了天魔圣殿?!

    这种事情,连他们都从未听闻,而林浩第一次接触月邪宗的太上长老,又怎么会知晓。

    “公子……你说,月邪宗投靠了天魔圣殿?”白衣女子官宣的神色微变。

    那天魔圣殿,乃是整个黄荒圣地顶尖势力的公敌,势力极为强大,而他们的的本土圣地,便是被天魔圣殿所吞并,这才导致大量的顶尖宗门势力和世家势力,来到了黄荒圣地。

    林浩并未回答官宣,只是盯着月邪宗太上长老。

    “有意思……小子,如果我所猜不错,你应该是抗魔联盟势力的吧……难道是抗魔联盟得到了消息,知晓月邪宗加入天魔圣殿?”月邪宗太上长老的神色有些古怪,月邪宗投靠天魔圣殿,十分隐蔽,根本不会有任何消息泄露,甚至是宗门之,也只有他一人知晓。

    林浩摇了摇头,道:“先,我并非抗魔联盟成员,其次,也不妨告诉你,当年的天魔圣殿,便是被我覆灭,对于天魔圣殿的气息,我太过了解,你接触过天魔圣殿,逃不过我的眼睛。”

    “什么……?!”

    林浩一语,让众人愣至当场,便是他那一句,当年的天魔圣殿,便是被他所覆灭。

    这件事,起初只有当初黄荒大6最为顶尖的势力知晓,如同当年古清幽所在的玄海宗,便知晓一切。

    而抗魔联盟成立之后,玄海宗也是加入了进去,抗魔联盟,自然是知晓当年的一切,但是抗魔联盟之外的势力,对此便是一无所知。

    “你……你就是那个林浩,当年覆灭了天魔圣殿之人,黄荒大6,也是因为你的关系,运势得到提升,这才成为黄荒圣地……!”月邪宗太上长老,骇然的盯着林浩。

    林浩之名,对于天魔圣殿而言,便是禁忌,天魔圣殿历代老殿主复活之后,曾四处打探林浩的消息,欲将林浩除掉,为天魔殿主报仇,而然林浩却是彻底离开了黄荒大6,根本无迹可寻。

    “林师弟……当年天魔圣殿,居然是你亲手覆灭的?!”方易神色诧异,他如何能够想到,当年在黄荒大6,一手遮天的天魔殿,竟会是被林浩所灭,更令众人未料到的是,黄荒大6之所以能够成为黄荒圣地,全然也是因为林浩一人的关系!

    白衣女子官宣,知晓此事后,不由深深打量林浩数眼,没想到,眼前这位白眸男子,便是黄荒圣地传说的那位男子,一位大6域少年,却是凭着自身,彻底改变了整个大6的格局,甚至让一处普通大6域,升华成为圣地,并无限接近等圣地……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没想到,今日却是让我撞了这个大运……若是将你交给天魔圣殿的话……”月邪宗太上长老脸上的惊讶之色逐渐被狂喜取而代之,他加入天魔圣殿还未有多久时间,若是能够将这位天魔圣殿的大敌交上去,天魔圣殿定然会更加重视月邪宗,他们月邪宗日后再黄荒圣地的地位,将会水涨船高!

    “哼,月无忧,你投靠天魔圣殿,罪大恶极。”白衣女子官宣盯着月邪宗太上长老,一声冷哼。

    “罪大恶极?”月邪宗太上长老阴声一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天魔圣殿为黄荒圣地最强势力,便是善,便是公理,你们敢反对天魔圣殿,才是罪大恶极。”

    “狡辩。”官宣眸子泛出一些不屑和厌恶之色。

    玄心宗和月邪宗虽是开战,但在官宣看来,却是因为宗门的利益之争,而月邪宗投靠天魔圣殿,意义则是彻底不同,那天魔圣殿,覆灭多少周边圣地,穷凶极恶,罪责当诛,与之为伍,同畜生无异。

    “林公子,今日切莫将此人放走,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官宣转身看着林浩,提醒道。

    一旦月邪宗太上长老离开,那消息势必会放出去,到了那时,天魔圣殿必然会对林浩出手。

    “桀桀……”月邪宗太上长老,一声阴笑:“可惜啊,已经晚了,我同天魔圣殿联系,仅需要一念之间。”

    听闻此言,官宣眉头微蹙,盯着月邪宗太上长老:“你和天魔圣殿,签订了天道血契……”

    “你倒是聪明。”月邪宗太上长老,没有丝毫掩饰,直接开口承认。

    两方签订天道血契,的确可以通过神念上的感应来互相联系,前提是双方必须都已达到皇者之境,而月邪宗太上长老,如今是皇者初期,所以能够办到。

    “林浩,今日你必死无疑……天魔圣殿的堂主,正在赶往,就凭你,绝对无法逃脱,我看你还是怪怪束手就擒,也免得受苦,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也未必。”月邪宗太上长老,阴森道。

    林浩倒是波澜不惊,天魔圣殿势力前来,那是最好不过,趁机,多消耗一些天魔圣殿的实力,还算不错。

    “怎么了,林浩,你之前的狂妄和嚣张,哪里去了?”月邪宗太上长老,盯着林浩,满脸兴致。

    “林师弟,莫要同此人废话,我们还是先离开!”

    方易神色有些焦急,如今的天魔圣殿,早已并非往昔能够相提并论,站在黄荒圣地的最顶端,实力何其强大,更是覆灭了周边的一些老牌圣地,那些老牌圣地,在天魔圣殿面前,压根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对于天魔圣殿,方易和清尘长老等人,有着本能的畏惧之心,即便是林浩如何强悍,即便他已是皇者,也绝对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和天魔圣殿对抗!

    想那抗魔联盟,有多少皇者?可那又如何,在天魔圣殿面前,却还是太过弱小,前段时间,才有几位抗魔联盟的高层皇者,陨落在了天魔圣殿的手!

    “林公子,你们先离开此地,前往抗魔联盟,就算是天魔圣殿的护法,也不敢擅闯抗魔联盟。”白衣女子官宣,看向林浩,正色道。

    “官宣,你加入抗魔联盟了?”

    听官宣之言,月邪宗太上长老一愣。

    “这和你,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官宣淡漠道。

    她前些日子,的确加入了抗魔联盟,但却不必要同月邪宗太上长老说个清楚。

    此时,林浩忽然一笑:“月邪宗太上长老,在此之前,只怕你的性命,难以保全了。”

    “老东西,就算我们有事,现在天魔圣殿还未来到,看谁能够庇佑的了你!”方易恶狠狠道。

    这一边,有林浩和玄心宗太上长老两位皇者,对付一位月邪宗太上长老,绰绰有余,在天魔圣殿还未来到之前,先将此人斩杀,还能以解心头之恨!

    闻声,月邪宗太上长老却也无惧,冷笑道:“你们两人联手对付我,的确绰绰有余,可我也不会傻到同你们一战,我若不战,你们能奈我何?!”

    虽说,月邪宗太上长老敌不过两位皇者联手,但他心却闻声有数,只要自己一心逃跑,林浩和官宣两人,也奈何不了他,到时候,等天魔圣殿的堂主来到此处,便是他们的死期!

    “那你不如试试,给你片刻机会。”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邪魅笑意。

    “休要多言!”官宣已经率先出手,一道神念,将八方封锁,不打算让月邪宗太上长老逃离此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