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天真可爱,本座不想战,你们就算联手,也奈何我不得,等着天魔圣殿的堂主大人前来,你们谁也逃不掉!”月邪宗太上长老,阴笑一声,整个人藏入虚空之,彻底失去了踪影,即便是八方被官宣所封锁,也是难以寻找到月邪宗太上长老的丝毫踪迹。

    “隐匿之术……”

    官宣眉头一蹙,那月邪宗太上长老,所修魔功,有些稀奇古怪,其的隐匿之术,更是能够彻底隐藏自身和气息,即便同等境界之下的强者,也难以发现。

    “可恶,让那老东西给跑了!”方易叹了口气,有些可惜,凭林浩和玄心宗太上长老的实力,击杀他,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许久之后,林浩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笑意,目光看向虚空某处,口淡淡道:“月邪宗太上长老,只怕,你也还未能够弄清楚眼下自身处境。”

    随着林浩一语言罢,意境层次的力量,若海浪潮,铺天盖地朝着四周涌出。

    感受到这股意境层次的力量,官宣顿时一惊,颇为诧异的盯着林浩。

    下一秒,自虚空某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音,原本已失去踪影的月邪宗太上长老,却是忽然重新展现,并从虚空坠落在地。

    这月邪宗太上长老,虽已是皇者之境,但却只是初期修为,进入皇者境,甚至不足两年时光,同央圣地的聂氏皇族比起,也算天地之别,又如何能够抵挡住林浩的意境之力。

    阿魔罗

    意境剥夺!

    林浩甚至不给月邪宗太上长老开口的机会,强行用阿魔罗意境剥夺,灭杀了他的意识神魂,将其变成一具只会听命和杀戮的尸傀。

    “浩儿,你把月邪宗太上长老……变成尸傀了?”

    清尘长老见月邪宗太上长老面色如尸,双眼呆滞无神,便想起昨夜时,林浩将霸武宗太上长老武长河变为尸傀,如今这月邪宗的太上长老,和武长河如出一辙,不是尸傀,又是什么。

    “尸傀?”

    灵儿神色有些疑惑,昨夜她被林浩击昏,并不知晓武长河被变成尸傀一事。

    “灵儿,林师弟可是有着将活人变成尸体的本领!”方易激动到。

    “这……”灵儿神色有些古怪,这样的本领,想来每个人都应该有。

    方易面色尴尬,改口道:“不对……是将活人变成不会死的尸体,只听命于他的尸傀守卫。”

    知晓了方易的意思之后,灵儿也是面色骇变,林浩居然还有这等逆天神通。

    如此可怖的神通,令人畏惧胆寒,更会遭来大敌,甚至是杀身之祸,谁也不想自己变成一具只会听命的尸体。

    此时,月邪宗太上长老,走至林浩身前,静止不动,仿佛是一尊雕塑。

    “林公子……敢问方才,可是意境之力?”白衣女子官宣看着林浩,开口问道。

    见林浩并回答,官宣又道:“据我所知,正统的意境之力,是源自圣域的几处古老氏族,而天域圣地虽说也有意境世家,但却并非正统……难不成,林公子是从圣域……或是天域圣地而来?”

    听闻官宣此言,林浩忍不住多打量此女几眼,她知晓的倒是不少,连圣域的那些古老意境世家也清楚。

    一般而言,像普通圣地,乃至是天域圣地,对圣域的情况,也都十分模糊,毕竟两域之隔,千山万水,十分遥远,需要数个传送大阵,才可到达,而天域之人,很少敢前往圣域一窥究竟,两域的武道明,相差十分之大,天域的巅峰强者,到了圣域,如同蝼蚁,稍有不慎,便或许会陨落在圣域,而且启用传送大阵传送至圣域的消耗,实在是巨大。

    而且,如今从天域到达我圣域的几处传送大阵是否还在,都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若是传送阵消失,想要达到圣域,更加困难。

    自然,这些消息,都是林浩从前世顾长风的记忆之所得,但眼前这位玄心宗太上长老却也知晓,让林浩有些诧异。

    “你怎会知晓圣域之事?”林浩盯着官宣,颇为好奇。

    “我……”

    官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一笑置之,再也未提什么。

    “林公子这般神通,当真可怕。”

    片刻后,官宣盯着已变为尸傀的月邪宗太上长长老,轻声开口。

    能够用意境之力,泯灭人的意识神魂,并让体内生机保存,加以操控,这种手段,官宣也不曾听说过,但在圣域之,却也有幻术氏族能够做到这一步,但和林浩手段不同,是让人永恒沉沦在幻术之内,施术者从而掌控被施术者,和林浩的手段虽然相近,但却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官宣还曾听闻,不死者一道,可将死者复生,属于千大道之一的隐秘大道传承,但不管如何,都和林浩的手段,有着天差地别。

    “林公子,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处,前往抗魔联盟。”此时,官宣对林浩发出了邀请。

    “你是抗魔联盟的人。”林浩看着官宣,开口问道。

    “不瞒林公子,前些日子,正是加入了抗魔联盟。”官宣对林浩也未隐瞒,直接说了实话。

    对抗魔联盟,林浩并不排斥,返回黄荒圣地,想要彻底将天魔殿覆灭,还是需要借助抗魔联盟的力量。

    “林公子的名气,响彻黄荒圣地,对于抗魔联盟而言,也是史诗级的英雄人物。”官宣轻语笑道。

    如今,站在黄荒圣地最巅峰,覆灭了周边数大老牌圣地的天魔圣殿,曾经便是被林浩只手覆灭,说林浩是黄荒圣地的传说级人物,也并没有丝毫夸张,毕竟,黄荒的格局是被林浩改变,而小小的大陆域,升华至今时今日接近等圣地的黄荒,几乎也是因为林浩的关系所致。

    “高子云,应该是林公子的徒儿吧。”官宣见林浩沉默,话锋一转。

    “高子云?!”

    听闻官宣提及高子云,方易和清尘长老,皆是一愣。

    高子云之名,他们也是十分清楚,玄海宗如今的最强者,拥有极其特殊的武道血脉,并且也是千大道传承者,是现如今黄荒圣地公认最有潜力的后辈王者,其武道一途,无可限量。

    “高子云吗……”

    林浩沉思片刻,旋即点了点头,他离开黄荒圣地之前,的确收了一位徒儿,正是玄海宗的高子云。

    “没想到,高子云所说,果然是真的,林公子怕是不知,高子云拥有比较特殊的武道血脉,并且同时是千大道的传承者,潜力不可限量,现在也效力抗魔联盟。”官宣笑道。

    早先在抗魔联盟,那高子云口口声声自己是林浩的徒儿,起初无人相信,之后玄海宗太上长老为高子云作证,这才让部分人相信。

    “林师弟,高子云竟是你的徒儿……”方易有些诧异。

    莫要说方易,清尘长老和灵儿两人,也是如此,那高子云未来,必成大能。

    “离开黄荒圣地之前,他拜我为师。”林浩点头道。

    “既然如此,浩儿,我们不妨去抗魔联盟看上一看……”清尘长老说道。

    那抗魔联盟,几乎融汇了周边老牌圣地的所有顶尖强者,像仙剑宗,以往哪里有资格能够前往抗魔联盟,这次有机会去观看一番,自然是不想放弃,当然,这也得林浩同意才行。

    林浩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嘴角却是忽然上扬,目光看向远方。

    “哈哈哈哈……你们今日,哪里也去不了!”

    随着一声狂笑,战场上的玄心宗和月邪宗势力,皆是身躯一震,面带骇然之色。

    “天魔圣殿!”

    官宣眼寒芒一闪,看向远处。

    眨眼之间,几道铺天盖地的伟力,死死将这方天地镇压。

    只见某位红袍年男子,带着一男一女,来到此处。

    那红袍男子一眼扫过四周,旋即看向已变成尸傀的月邪宗太上长老,道:“月无忧,你做的很好!”

    而然,月无忧却依然是站在林浩身前,对红袍男子之言,没有丝毫表示。

    此情此景,让红袍男子眉头皱起,自方才开始,天道血契变的有些虚无缥缈,无法继续心灵感应,红袍男子便已觉得有些奇怪,此刻看月无忧的模样,更加古怪,面色苍白如尸,眼眸呆滞无神,就像是一具干尸。

    “月无忧!”

    红袍男子又道一声,只不过,让他诧异的是,那月无忧依然面无表情,仿佛雕塑。

    “堂主,事有古怪,那月邪宗的太上长老,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乱了心智,失去了意识。”红袍男子身前的年轻女子,观望片刻,开口说道。

    “堂主,事有古怪。”青衫男子提醒道。

    正在此时,某位月邪宗高层,迅速赶至此处。

    早在之前,月无忧承认月邪宗投靠天魔圣殿,战场,月邪宗的高层,也都听的一清二楚,发生了何事,他们也是心有数,亲眼所见。

    “天魔圣殿的堂主大人,太上长老,被那个林浩,变成了尸傀,已经没有了意识和神魂,如今被他们所操控,还请堂主大人,为太上长老报仇啊!”月邪宗高层怒道。

    “哦?”

    红袍男子来了兴趣,盯着官宣和林浩等人打量了数眼,这几人,气势最为强大的,便是那位白眸男子,但红袍男子却也无法确定,究竟谁人才是林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