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男子沉思片刻,旋即盯着林浩,似笑非笑,让抗魔联盟的许长老亲自前来见他,真是贻笑大方。

    抗魔联盟的长老,那是何等层次的人物,等同于站在黄荒圣地的武道巅峰,能够同天魔圣殿抗衡一二,乃是精英级皇者。

    在这年轻男子看来,林浩当初虽是覆灭过抗魔联盟的前身天魔殿,但话说回来,天魔圣殿是如何的强大,属于圣殿巅峰势力,没有之一,而天魔天魔圣殿的前身,只不过是大6域巅峰势力罢了,两者如何能够同日而语。

    这林浩当初虽是凭一己之力覆灭了天魔殿,但等同只是覆灭了一处大6域巅峰势力,这如何能够同天魔圣殿相提并论。

    “呵呵,林浩兄弟,许长老乃是抗魔联盟长老级人物,位高权重,不用多说……林浩兄弟让许长老这样的人物亲自来见,只怕有些不太合适吧。”年轻年轻看着林浩,眼轻蔑之色没有丝毫掩饰,只不过,不管如何,林浩毕竟是抗魔联盟的客人,在话语之上,年轻男子自然还是有些分寸,不会太过。

    而且,林浩之名,在抗魔联盟也不算小,年轻男子也不打算和林浩撕破脸皮,倒是希望林浩能够听懂自己这番话,莫要以为当初覆灭了黄荒圣地的一处巅峰势力,便能够在他们抗魔联盟之内耀武扬威,还得看清自己,分清身份。

    “方才已是说过,既然许长老要见我,便让他亲自来此,若无事,你先出去吧。”林浩看也不看那年轻男子一眼,挥了挥手道。

    “你……!”

    听闻林浩此言,年轻男子顿时一怒,眼寒芒闪烁,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狂妄自大,不识抬举之人。

    “林浩兄弟,你当初覆灭天魔殿,这件事,抗魔联盟的确十分钦佩,只不过,天魔殿毕竟只是大6域巅峰势力罢了,不可能同现在的天魔圣殿相提并论,我这番话,不知林浩兄弟可明白其意思。”年轻男子将心怒火憋住,语气却是多了一些锋利和强硬的味道。

    林浩摇了摇头,懒得继续搭理此人。

    那许长老要见自己,就必须亲自来此,他来到抗魔联盟的目的,乃是借用抗魔联盟的战力去耗损天魔圣殿,绝不是让抗魔联盟利用自己来对付天魔圣殿,在这段时间,他必须要让天魔联盟弄清状况,否则对自己十分不利。

    眼见林浩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年轻男子面色顿时冷,道:“林浩,你还真将自己当成黄荒圣地的英雄了……也罢,既然你强烈要求,我便如实禀告给许长老,至于许长老会不会来见你,你还得做好心理准备。”

    年轻男子言罢,一声冷哼,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林浩的房内。

    …………

    林浩压根未听清那年轻男子说些什么,心暗暗想着,如今的自己,若是但对抗天魔圣殿,胜率有着几成。

    沉思良久,林浩摇了摇头,若天魔圣殿有着皇者级后期强者,自己至少需要将自身的实力修为,提升至半步皇者,甚至是皇者之境,目前而言,似有些不切实际。

    即便是皇者期巅峰,凭他目前的武道的底蕴,想要战胜,只怕也十分不易,毕竟那些被复活的历代天魔殿主,武道底蕴绝对不弱,倘若真的一战,只怕会两败俱伤,而且,林浩目前并不清楚,天魔圣殿究竟有多少位皇者。

    面对种种未知,按照林浩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轻易冒险,这种行为,便等同一场豪赌,若赌赢了,天魔圣殿或许会再一次被他所覆灭,可若输了,自己将会万劫不复,按照林浩的猜想,最有可能生的情况,他和天魔圣殿应当会两败俱伤。

    “林浩小子,你这是怕了?”

    不知何时,贱鸟从妖灵珠内飞出,落在林浩的肩上。

    打量贱鸟,全身乌黑一片,若是在黑夜之,仅凭肉眼,根本难以现。

    现如今,贱鸟的个头,大约有几个巴掌大小,更像是一只巨鹰。

    “你到底……是个什么物种。”林浩打量贱鸟片刻,神色略微有些好奇。

    对于贱鸟,林浩从开始到现在,皆是一无所知,仅是知道,贱鸟拥有将一切元素力量变为实质化的神通,至于贱鸟的来历,便凭着前世九霄天帝顾长风的认知,林浩却也难以分辨。

    “嘿嘿,小子,你怎么对我的身份如此好奇,只是怕,若我要说出来,会吓坏了你。”贱鸟轻笑道。

    对此,林浩有些无奈,在他看来,这贱鸟的牛皮,吹的倒是不错。

    贱鸟的来历,虽是神秘,当年在青芒圣地的专属地门之,被林浩所现,只不过,林浩却并不相信,贱鸟当真是地宫的产物罢了,可若硬要说,贱鸟的来头有多大,林浩却也是不信。

    真正恐怖的兽类,无非是那些太古莽兽的后裔,而然林浩观察贱鸟,绝不会是那些太古莽兽后裔。

    “难不成,你是太古莽兽的后代。”林浩忍不住笑道。

    “呸,老子就是太古莽兽。”贱鸟不屑。

    听闻贱鸟此言,林浩顿时翻了个白眼,林浩绝不会忘记,当年这贱鸟在青芒圣地专属地门之抢夺自己那些微弱的天地灵气,若贱鸟真是太古莽兽,岂能做出那种事来。

    “小子,我说了你又不信,既然如此,你老问我的身份做什么。”见林浩鄙夷的眼神,贱鸟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你说别的我或许会信,说自己是太古莽兽,有些调皮。”林浩淡淡道。

    “哼,无知的小辈,老子可是玄阴鸦,你看不出来吗。”贱鸟对林浩的态度,颇为不爽。

    “玄阴鸦?”

    听闻贱鸟此言,林浩顿时乐了,玄阴鸦幼年时,便有媲美天帝级的武道实力,成年之后,战力根本无法想象,只是一些较为久远的史书上有着记载,玄阴鸦,在太古莽兽之,也属于顶尖之流,成年的玄阴鸦,体有万丈,开口之间,可吞噬亿万生灵。

    林浩盯着贱鸟,实没有瞧出,这东西究竟哪里像传说的玄阴鸦。

    “我看你不是玄阴鸦,是蠢鸦。”林浩摇了摇头,将贱鸟之言,完全当成鬼话,哪里会相信丝毫。

    “还有,太古莽兽,早已绝迹在玄天世界,最多是一些太古莽兽的后裔,偶有出没,而活动区域,一般也都是在圣域,不曾听说过,哪个太古莽兽的后裔,会被困在地门之内。”林浩打击贱鸟道。

    “哼,无知,太过无知了,玄天世界不过只是一个试炼之地罢了,你个小子,连皮毛都不懂,却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贱鸟有些怒意。

    试炼之地?

    林浩眉头一蹙,看着贱鸟,神色有些诧异。

    对于贱鸟口的试炼之地,林浩倒是被触动一些,前世时,顾长风也曾有过诸如此类的猜想。

    玄天世界,野传承的出现,从来不曾被人所考虑过,野传承为何出现,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是天道定律,亦或者是当年诸神的一个玩笑?

    如果在青芒圣地时,林浩所进入的喜乐传承,传承世界,林浩绝不认为,那些人是被喜乐之主用神通大能所创造出的生命体,如果说,喜乐传承的世界,根本就是一个真实的位面呢?

    而林浩的这些想法,则是源自于前世的顾长风,顾长风进入过野传承的次数并不少,并且从野传承之,得到过极大的机缘,之后成狗成为天帝级人物,和野传承内获得的机缘,密不可分。

    当时的顾长风便已猜想,天玄世界,又是否会是其一个试炼之地?一个野传承之地?

    许多年之前,天玄世界倒也出现过一些逆天大能的强者,像是有着通天的本领,而不等人们去追究他们的身份,却又谜一般的消失,这是否会是外界的强者,将天玄世界当成试炼之地而进入,完成任务之后离开,陷入一个反复的循环。

    思及此处,林浩不由惊出一身的冷汗来,难道说,天玄世界,也仅仅执事一个试炼之地,一个外界强者眼的野传承?!

    “你都知道什么?”林浩盯着贱鸟,忍不住开口问道。

    见林浩这一副神态,林浩这才心满意足,冷笑一声,道:“小子,说你无知,你却还不信,始终为井底之蛙罢了,这太古仙界,你可知晓。”

    “太古仙界我当然知道,只不过,这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林浩连连点头,太古仙界他如何能够不清楚,那是所有武道强者,梦寐以求进入的究极武道至尊圣地,一切武道的起源,皆在太古仙界!

    “嘿嘿,林浩小子,你也太天真了,从天玄世界初始一来,直至这个时代,有谁真正进入过太古仙界?我倒想看看,你能否给我说出个一两位来。”贱鸟笑道。

    听闻此言,林浩陷入沉思之,圣域之,也有许多巅峰天帝级强者失踪,世人皆是认为,那些强者,破碎虚空,进入了太古仙界,便是当初的顾长风,也对此深信不疑,而贱鸟的这番话,却是让林浩有些疑惑,难不成,那些巅峰天帝强者,并非进入太古仙界不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