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知道自己同林鹤是林家弟子,若是让他们活着回去被白震知晓,林浩怕不止自己难逃一劫,或许连林家都有一些麻烦。

    林鹤听闻林浩的解释,也如蔫了的黄瓜,不知所措,他也不傻,林浩稍微点指,他便明白其利害。

    “这……可就算你去了又如何,重巅峰武者是你去了就有办法解决的吗?”林鹤实难理解林浩心所想。

    灵身重巅峰境,除非林修睿那种弟子前来,否则就凭林浩,去了也是送死!

    林鹤能考虑到的,林浩又岂能不知,如今他身上还剩下一些幻粉,只要使用得当,足以解决这眼前危机。

    “你先回去林家,我自是有我的想法,照做便是。”林浩正色道。

    见林浩心意已决,林鹤只能选择相信林浩,先林家。

    “记住,忘记今日之事,同任何人也不要提及,白家目前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明白吗。”林浩再叮嘱。

    ……

    待林鹤离开之后,林浩深吸一口气,将剩下的幻粉取出,使用真气凝固在青光剑上,剩下的幻粉药效不足,只能赌上一把。

    随后,林浩朝峡谷深处飞跃而去。

    白少的死活,林浩并不担心,但剩下的两位武者一定不能放离天荡山脉,无论使用怎样手段,都需将那两人长眠在此。

    林浩速度本就极快,加之《云风步》运行极致,其速堪比灵身重武者,不过片刻功夫便已奔至十数里外。

    轰隆隆……

    轰隆隆……

    轰!

    林浩忽闻前方有惊雷炸响之音,当即靠音源小心靠近。

    不过半响,林浩终于看清,白展尘竟是躲在某处金光之,而那斗笠武者却正在挥剑劈砍。

    “金光阵……”林浩心暗忖,这白展尘竟还学习了防御阵法。

    金光阵防御力极强,它将白少保护在其,斗笠剑客一时半会也攻之不破。

    林浩目光飘忽,只见斗笠剑客一人,还有一人未见踪迹,林浩倒也并未在意,心想或是被凶兽所杀也未必。

    此刻,林浩取出两柄飞刀,想也未想,将飞刀射出。

    两柄飞刀一前一后,迅速朝斗笠剑客射杀而去。

    嗖!

    刀破虚空,顿时被斗笠剑客察觉,只见他手长剑轻挑,须臾间斩下一柄飞刀。

    而然。

    嗖!

    又是一声破空音,飞刀重叠,另斗笠剑客防不胜防。

    当发现第二把飞刀时,已近在咫尺,斗笠剑客重重冷哼,体表气势若长河,瞬间将飞刀震落。

    这个结果,倒也还在林浩的意料之,毕竟斗笠剑客身为灵身重巅峰武者,偷袭对他难起作用。

    此时,斗笠剑客阴鸷的目光看向林浩,打量片刻:“我那位手下何在。”

    “死了。”林浩神色不变。

    “死了?”闻声,斗笠剑客冷笑:“你杀的?”

    “既人已死,是谁所杀并不重要。”林浩道。

    “不错……林家的弟子,居然对暗器的使用由此造诣,我那个手下,怕也是被你暗器所杀。”斗笠剑客嘴角微微上扬。

    一旁,白展尘躲在金光阵法之,开口道:“这斗笠剑客乃是白震找来的杀手,不好对付。”

    哪里需要白展尘提醒,林浩也不是傻子,心自然清楚。

    无论林浩对武道造诣有多深,但他目前始终仅为灵身四重境,经过几次冥修,也不过只达到期。

    境界相差太大,林浩若想胜过此人,连一成把握也没有。

    此刻,斗笠剑客饶有兴致道:“既然你斩了我位手下,不如自己补上这个空缺,凭你对暗器的造诣,正适合暗杀,我很喜欢。”

    之前林浩所施展的手段,的确让斗笠剑客重视,仅是在这个年纪,拥四重武道境,却险些让自己也着了道,若能让这林家弟子归顺,日后进行暗杀人物,或许会轻松很多。

    只不过,林浩却是冷漠道:“可我若是说不呢。”

    “呵呵……小子,若是跟从我,保管你以后日进斗金名声显赫,最重要的一点,保管白震大人不再为难你,可你若要不识抬举,天荡山脉便会是你的葬生之处。”斗笠剑客似乎吃定了林浩。

    闻声,林浩冷笑:“想收我入麾,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灵身重巅峰,我倒想试试究竟有多强。”

    言罢,林浩朝前方踏出一步。

    刹那间,罡风乱舞,地面尘土碎石缓缓漂浮升上虚空,体表气势若狂龙一般疯狂咆哮,无形的气势自虚空荡起阵阵涟漪,若水波纹,覆盖这方圆十数米地。

    好似这天地也为之动容,前方群鸟共鸣,惊挥翅逃离,

    见状,藏身在金光阵的白展尘目光露诧异色,明明是灵身四重武者,可这气势竟比那灵身五重的林鹤可怕不知多少。

    斗笠剑客桀桀道:“小子……既然你想找死,天荡山脉便是你的坟墓,死后也要记得感谢我,为你寻了这般大的一片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斗笠剑客身形一纵,整个人若一道极光,迅速朝林浩飞跃而去。

    “天兽掌!”一声怒喝自斗笠剑客口传出,身为剑客剑未出鞘,只是抬手一掌,伴随掌势朝林浩袭去。

    势凝狂兽,徒然攀至虚空,想用掌势将林浩镇杀。

    云风步!

    林浩当即施展出《云风步》身形灵逸飘然,似云若风,观之若在梦,虚虚实实难以分辨。

    破星掌!

    施展身法的同时,林浩使出《破星掌》,疾如风,若流云划破虚空,轰在那用气势凝聚的狂兽之上。

    刹那间,狂兽破灭,林浩飘然落地。

    斗笠剑客眼闪出一抹异色,区区四重灵身,竟可化解他的一掌之击……

    很快,斗笠剑客身形微闪,好似整个人横渡虚空,变掌为爪,想将林浩锁喉。

    林浩不敢大意,毕竟两人境界悬殊太大,连连朝后方退去。

    正当斗笠剑客距离林浩不足尺时,林浩快速抽出腰间飞刀。

    嗖!

    嗖!

    嗖!

    把飞刀若长虹穿日,寒光闪烁不停,像是上古大杀器,能让人瞬间坠至深渊。

    见林浩使出飞刀,斗笠剑客竟是不愿触其锋芒,招式徒然变换,轰出一掌,使掌风将迎面而至的第一柄飞刀震落在地。

    旋即都斗笠剑客借着空掌之击朝后方退去,逆行步之后打落第二柄飞刀,第十四步后击落第柄飞刀。

    他心有怒火攀升,明明就只是最普通的器具飞刀,但在那林家弟子手,却成为致命大杀器,让他畏手畏脚。

    ……

    “小子,你暗器造诣的确不错,若归顺与我,日后必是好生培养,钱财美色手到擒来,比你在林家逍遥快活千百倍。”斗笠剑客开口道,也不知是他忌惮林浩手的飞刀,亦或者是惜才。

    见林浩神色不变,斗笠剑客冷笑,指着金光阵的白展尘:“为了他得罪白震公子,舍弃富贵美人儿,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林浩看也不看白展尘,他这次前来岂能是为了这白家小子,白展尘是死是活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白震生性多疑,况且这几位杀手已得知了他的身份,若让他们活着走出山脉,白震知晓后又岂能放过自己。

    林浩可不喜欢被人惦记,尤其是白震在白家已经得势。

    林浩未出声,用器灵身的力量控制飞刀,朝斗笠剑客射杀。

    嗖!

    飞刀破空,斩出一溜血色电光,刁钻的角度令人望而生畏。

    斗笠剑客勃然大怒,手长剑横斩而下,朝飞刀落去。

    刹那间,刀剑相撞,有金铁交击之音响起。

    飞刀锵锵坠地,斗笠剑客也是身躯一震,自他手长剑上用巨力侵体,当即用真气化解。

    “小畜生……!”斗笠刀客目光阴鸷,显然起了杀心。

    “老畜生。”林浩回道。

    “小畜生,你莫逞口舌之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斗笠刀客冷静了下来,未打算突然袭击。

    “老畜生。”林浩又道。

    “独尊一剑!”斗笠剑客鼻子险被林浩气歪,双手持剑,真气上升浊气下沉,剑体熠熠生辉,剑势滔天。

    唰!

    剑芒径直斩出,剑势将地面切碎,划出一条数米裂缝,散落在地的巨大十块被震成碎末,若白雪般飘荡在虚空。

    见状,林浩压力猛增,不说灵身四重,便是为灵身六重武者,若被剑芒斩,也绝难有命能活。

    当即,《云风步》运行至极限,林浩脚点虚空,若纵云成梯,像风般扶摇直上,迅速朝后方退去。

    他自腰间抽出柄飞刀,整个人后退的同时,屏息凝神,找寻斗笠剑客这一剑的破绽所在。

    只要为武学招式,便必有破绽可寻,不说旁人,连林浩也不能例外。

    大约一个呼吸的功夫,林浩眼精光微闪,柄飞刀同时朝剑芒疾射而去。

    唰!

    唰!

    ……

    唰!

    把飞刀分别从处角度飞击而去,没入剑芒后,竟是将剑芒切割成为四份,其道剑芒残光被飞刀切成虚无,而最后一道不完整的残破剑芒,却已近在咫尺。

    林浩不敢有任何松懈,即便剑芒威力大减,依然如斯可怕,能够轻易将普阶凶兽斩成肉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