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轰隆一声,像是惊雷炸开的响音,这狂风大作,气浪一重接着一重朝四面八方涌去,若惊涛拍岸。

    此时,林浩身形踉跄,蹭蹭朝后方逆袭而退,体内气血翻涌,甚至连呼吸也变得不如之前均匀。

    见状,斗笠剑客嘴角上扬,面带寒笑:“小子,你还有几柄飞刀。”

    闻声,林浩迅速平稳自己的内息,随后道:“很多。”

    “很多?”斗笠剑客咧嘴:“飞刀绑在你的腰间,现在你腰间早已空空如也,你还有什么本事。”

    莫要说这林家弟子没了飞刀,即便有,他也无惧,之前自己忌惮,也无非是怕大意负伤,这若回去复命,岂不是遭人笑话。

    这一刻,林浩眉头轻蹙,相顾无言,的确没了飞刀。

    斗笠剑客面带戏谑神色,一步一步朝林浩走去。

    他的武道气势正在逐渐攀升,如似龙虎之威,欲慢慢将林浩淹没其,让这不知地厚天高的林家小子感受到恐惧与后悔。

    而然,林浩始终淡漠,深邃的一双眸内古井无波,未曾流露出任何情绪。

    “少年,恐惧吗。”斗笠剑客步子不快也不慢,对他而言,这仅是一场游戏,猫和老鼠之间的游戏。

    林浩未搭声,只是淡漠的盯着斗笠剑客。

    正当斗笠剑客同林浩的距离不足六尺时,只听闻锵地一声,很是清脆,青光剑自剑鞘内飞出,落在林浩手。

    “让我看看你的剑到如何,是否也若飞刀暗器那般出色。”斗笠剑客不以为意,他也是剑道人,倒想知道这林家少年剑道能达几分火候。

    只不过,斗笠剑客话音刚落,神情却是有些恍惚,看这一方天地仿佛徒然倒转,四周有金光闪烁。

    “孽障,还不跪下!”仿佛有雷霆之音自九霄云外投过云层落至,声化炸雷,若开天辟地时的第一道音律。

    闻声,斗笠剑客满脸骇然之色,他双眼呆滞,下意识朝林浩望去。

    嘶!

    当下,斗笠剑客倒吸一口凉气,那林家少年早已消失不见,如今站在此处的竟是仙衣飘羽的无上仙尊,仙体漂于虚空,如似梦幻。

    “是……什么……武道的究极巅峰吗……”斗笠剑客眉头时皱时缓,他额上青筋凸显,内心仿佛在挣扎,理智在极力排斥幻境,要将他拉回现实去。

    ……

    “他如何这般?”白展尘躲在金光阵内,看斗笠剑客忽然满脸呆滞,并手舞足蹈,令他理解不能。

    “小把戏。”林浩青光剑微转,径直朝斗笠刀客斩去,想取他项上人头。

    白展尘终于记起,今日在‘仙食楼’一幕,林浩善变幻法,高深莫测。

    时间紧迫,因青光剑上所用真气攀附的幻粉只剩些许,药效根本不足,若非斗笠剑客放松警惕,自己未必就能成功将其引入这幻境去。

    青光剑无情,疾速划过虚空,寒光闪闪,能取人性命。

    白展尘满脸期待之色,斩了斗笠剑客,他们将会安然无恙的离开天荡山脉,这一劫是算暂且逃过。

    追风燎原!

    当即,林浩使出《追风五剑》的第一剑朝斗笠剑客斩去,有狂风席卷大漠之势,盖过了风速。

    只听唰地一声,剑影寒光在虚空弥漫开来。

    青光剑距斗笠剑客不足四尺时,却听其一声怒喝,若凶兽的咆哮,震慑八方。

    此刻,斗笠剑客自幻术逃脱,刚回过神来,便见眼前寒芒闪烁不停,竟是那林家弟子的长剑已至。

    此情此景令斗笠剑客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立时朝后方疾退而去。

    追风千幻!

    林浩使剑招徒然变换,剑若匹练,也不知斩出多少击,剑芒如幕,可将黑夜照亮。

    斗笠剑客在林浩的逼迫之下神色有些慌乱,额头更加渗出一丝冷汗。

    这青光剑距离他实在太近,方才那小子不知使用了何种手段,令他深陷于幻境,猝不及防便了对方的道。

    如今他若想还击,实在困难,只是本能的朝后方退去,想要先躲避林浩这一波攻势之后,再进行反击。

    嗖!

    突然,林浩身形若似云风,肉眼难以捕捉,只可见有残影在闪烁,还有那破空之音传来。

    手起剑落,林浩迅速斩出两剑,将斗笠剑客的后路封死,让其退无可退。

    追风惊云!

    旋即,林浩快速使出《追风五剑》的第剑,也是充满速度和力道的爆发一击。

    唰!

    一道剑芒从天而落,伴随剑幕残影和呼啸而至的剑风大势。

    斗笠剑客眼见退无可退,心又惊又骇,竟不想自己被一位小小的四重武者给逼到如此地步。

    林浩的剑招对他而言,并无可怕之处,但之前他陷入玄幻之内,回过神后,青光剑已近在咫尺,并且不知为何,林家弟子手的青光剑每次斩出,便让他心神有些荡漾。

    青光剑上沾有幻粉,虽已不足让人陷入幻术去,但却还是可以起到迷惑心神的作用。

    一旦心神被迷惑,必是要露出破绽,如今那斗笠剑客便在此种状态,破绽不说百出,但也不少。

    很快,青光剑落下,好似伴随了雷鸣音,斗笠剑客本想提剑护身,奈何为时已晚。

    电光石火见,斗笠剑客的身躯朝右侧微微一斜,避过致命处,青光剑只在他胸前划出一条大约有五尺的血口。

    林浩暗道不妙,一击未能将其斩杀,若在想取斗笠剑客的命,怕是难如登天。

    之后,林浩的剑势突破极限,想一鼓作气取了斗笠剑客的脑袋。

    而然,剑伤巨痛使斗笠剑客比之前清醒百倍,他忍住上半身的痛楚,挥剑反击。

    两剑相撞,是金铁交击之音,飞溅出星火一片。

    林浩见势不妙,立即收剑而回,朝后方飘去。

    此刻,斗笠剑客的上半身早已被剑伤的鲜血染成红色,脸色煞白,大口喘息,阴鸷的目光看向林浩充满杀意。

    想他连进入第道地门的强者都暗杀过,如今却是险些栽在了一位四重灵身小子手,如何能够不怒。

    “好……小子,你很好!”斗笠剑客自怀取出一颗黑色药丸,可暂止伤势。

    身为杀手,这种疗伤药必备,许多危机关头都可救己一命。

    白展尘在金光阵连连摇头,林浩错过斩杀斗笠剑客的好机会,如今大势已去,在想取他的性命,难如登天。

    只不过,林浩身为四重灵身武者,能够做到这一步,已在白展尘意料之外,便是连斗笠剑客也觉不可思议。

    “你快跑吧!”白展尘看向林浩,忽然张口喝道。

    斗笠剑客境界太高,两者差距实在太大,已不是武道造诣能够弥补,若继续战下去,林浩不出几回合便会被斩杀在天荡山脉。

    不用白展尘多言,林浩也知道大事不妙。

    旋即,林浩身形调转,立刻朝着天荡山脉深处飞奔而去。

    见状,斗笠剑客又岂能将林浩放跑,飞快疾追,只是还未跑开数步,斗笠剑客又原路返回,盯着金光阵的白展尘冷笑:“好你个心机深沉的小子,想让我去追那林家小子,然后自己趁机逃跑,难怪连白震大人都对你如此忌惮,岂能如你心意!”

    闻声,白展尘冷笑:“既然如此,你便在此处守着我便是。”

    “你想的倒是美。”斗笠剑客嘴角微微上扬,手掌心内忽然凝出一把青色的小钟来。

    此钟是他在第二道地门因机缘巧合所寻到,可以称为至宝,自己一体共生。

    见状,白展尘面色微微一变。

    “你这金光阵我暂时破不开,但我的手下已回去通知白震大人,小子,你以为你躲在阵法就能安然无恙?”斗笠剑客夸张一笑,手青钟朝白展尘抛去。

    青塔划破虚空,见风便涨,不多时便已有了丈许高,轰地声,青钟落地,将白展尘封在其。

    随后,斗笠剑客身化残影,瞬间消失不见,朝林浩追击而去。

    如今林浩早已逃至千米之外,已进入天荡山脉的层区,前些日子的鬼脸赤狮就在此处被斩杀。

    未过多久,林浩眉头微挑,那斗笠剑客已追了上来,并且速度极快,距离逐步被拉近。

    这般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便会被斗笠剑客拦住,凭他现如今的实力,想从斗笠剑客手下逃生,非常困难。

    《云风步》运行极致,似云凝聚,又若风般难以捕捉,林浩身形灵逸飘然,眨眼便没了踪影,朝天荡山脉的深处跑去。

    他将自身气息屏蔽至最低,成功避过了一些凶兽的鼻耳,他若被凶兽拦了下来,那可凶险万分。

    ……

    吼!

    忽然,一声怒吼之音响彻八方,震的巨树碎裂,让林浩心神一震。

    这方圆数十里内的凶兽,落荒而逃,其竟还存在普阶精英级和王者级凶兽,还好此处凶兽并不是太多,否则必要形成兽潮。

    林浩身躯不自主的有些颤抖,这是身躯下意识的恐惧,好似不被林浩所支配。

    感受到自己的异常,林浩重重一声冷哼,将这种恐惧驱散。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轰鸣,未过多久,一只巨大的蜘蛛从山脉深快速而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