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将法典收入怀,随后熟练的避开阵法区域,身形一闪,整个人若似云风影,刹那间消失不见。

    ……

    半个时辰之后,林浩离开山林之内,到达层地带,径直而行,准备离开天荡山脉。

    本想今日是一场大杀劫,可却没料到会引来野灵身,并且正巧圣天门弟子带来宗门法典,并将野灵身封印,这一切都落入林浩手,是极其珍贵的机遇和财富。

    “林浩兄弟!”

    忽然,有人自后方轻声一唤,林浩停住脚步,转身望去,竟是白展尘。

    此刻,白展尘正藏身在后方某处隐蔽的山洞之内。

    林浩走至山洞,疑惑道:“你自那钟内逃了出?”

    白展尘道:“那青钟竟自然破碎,我趁机逃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闻声,林浩若有所思,本也就该是如此,青钟是斗笠剑客从第二道地门因机缘寻来的法器,同神念共存,斗笠剑客被人面巨蛛生吃,神魂消散,青钟也自然破碎。

    “那斗笠剑客死了?”白展尘略有诧异。

    林浩为灵身四重巅峰,是如何在重巅峰境的斗笠剑客手下生还?而且青钟的破碎,更让白展尘疑惑。

    林浩直言道:“他的运气不好,追杀我时遇到了阶凶兽,最终丧生在凶兽口。”

    “竟还有这等事……不过天荡山脉深处本就危险,据说有高阶凶兽甚至妖兽的存在。”白展尘若有所思。

    按照林浩所言,那他们当真有着大运气,今日如何看都是必死之局,未料却来了峰回路转,白震派来的杀手近乎全军覆灭,连那重巅峰强者都死在阶凶兽口。

    “林浩兄弟,方才我使金光阵时,那斗笠剑客无法突破,最后让另外一位武者离开山脉,去给白震报信,我怕此刻白震的人已来到天荡山脉,你此刻离开不是明智之举。”白展尘道。

    听似如此,但林浩沉思片刻,最终道:“我们在山脉内躲到深夜时分,然后离开。”

    方才离开的黑衣武者,也见过林浩面貌,若此刻遇上,他的下场不会有好结果,可若到深夜时分则不同,天荡山脉则是凶兽的天堂,甚至会有高阶凶兽甚至妖兽出现。

    一旦如此,必要形成小波兽潮,虽然对林浩也极其危险,但他就不信白震的人敢留在天荡山脉。

    此刻,林浩和白展尘躲在山洞内,心并没有特别担心,毕竟天荡山脉广阔无垠,想要在其找人,无异大海捞针。

    这几个时辰内山洞四周也有不规整的脚步声响起,伴随树叶的沙沙音,也不知是有历练武者路过,或是白震势力在寻找他们。

    林浩和白展尘神色还算正常,这山洞较为隐蔽,很难发现。

    到了深夜时分,凶兽吼声此起彼伏,颇为震慑人心,到了深夜,很少有武者敢踏入天荡山脉,若不巧遇见大型兽潮,可能连天门强者要退避舍,即便小型兽潮也算是一场灾难。

    林浩和白展尘顾不了许多,两人确定山洞外还算平静便走了出来,同时朝着天荡山脉外围走去。

    他们的速度很慢,不敢使用轻功武学,因为是夜晚,凶兽频繁出没,可能会被引起注意,到时候两人都有大麻烦。

    林浩一直沉默不语,在山洞躲避时他正朝着灵身五重冲击,最多两日时间便可真正迈入第五重境。

    出了山洞,准备离开天荡山脉后,林浩则有些心事。

    白震派来的位武者,有一人离开山脉,必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没有斩草除根,很有可能面临极大威胁。

    他倒不担心林家,因林家在流云城也为大世家,况且此时的白震并未真正成为白家之主,不可能会有大的行动。

    但日后林浩的日子可能便不会如何好过,很有可能时时刻刻都要面临威胁,被人惦记的滋味可不好受。

    事到如今,也仅有两个法子,一是斩杀了白震,这样所有的隐患都会荡然无存,白家会回到白展尘手。

    其次则是让白震忌惮,不敢擅自妄为,甚至不敢对自己有任何不轨的想法……

    他沉思许久,心已有详细的计划。

    “白公子,你可想让白震日后不敢对你打任何念头?”忽然,林浩看向白展尘。

    此话一处,白展尘面露惊色,当即点头:“这是自然,莫非林浩兄弟有办法不成?”

    林浩点头,他的确有一个好办法,只不过需要下一番功夫,若是成功,皆大欢喜,日后白家绝不敢找自己的麻烦,可如果失败,他和白展尘两人,谁也别想活。

    “你听着……”林浩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白展尘。

    ……

    “这……林浩兄弟,这行得通吗?若是失败,莫要说我,连你也不会有活路,很有可能当场陨落。”听完林浩的计划,白展尘心暗惊。

    白展尘承认,这的确是极好的办法,让人惊艳,如果成功,甚至白家的高层有部分会转移阵脚,站在自己这边。

    可,林浩真的能够做到?一个林家外门弟子,哪里会有这般神通手段?!

    其实,林浩的计划,连他自己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能够成功,但最起码有六成把握,超过五成,林浩便敢一拼。

    他前世能够成为九霄天帝,自然不可能是无胆之辈,若连这些魄力和胆识也没有,前世又如何能够走到那一步。

    最终,白展尘点头同意,现在也没了更好的办法,只能一拼。

    未过多久,两人来到天荡山脉的最外层,前方便是出口。

    林浩身轻如燕,去前方打探片刻,和他所料想的一样,并没有白家强者在出口守株待兔。

    因天荡山脉的出口实在太多,并且连通诸多大城小县,他们哪有精力去一一把守。

    离开天荡山脉之后,林浩并未返回林家而是找了一处清幽之地,全力朝灵身五重冲刺。

    至于白展尘更没有在流云城露面,第二日清晨时分,白展尘写了一封信,找了一位小童,并将亲笔信件让小童送往白家开设在流云城的分支。

    白家分支府邸。

    一位年男子手持信件,重重冷哼:“我那弟弟胆量倒是不俗,约我明日在天荡山脉见面。”

    闻声,男子身后某位老妪不解:“大公子,此事怕有诈,他不回总部寻求庇佑,反而约你在山脉见面,有何依仗?”

    年男子嘴角微微上扬,将信件丢给身后老妪道:“你自己看。”

    老妪接过信件,扫过几眼后神色微变,这欣信上所写,并非是白展尘要约见白震,而是白展尘信上的师尊。

    这信上所说,白震不念兄弟之情,竟在流云城派对他展开追杀,白展尘愤恨难当,并将此事上报给了自己的师尊,师尊闻之大怒要让白震去天荡山脉见他。

    “师尊……奇怪,公子何有过师尊,莫非是当年的宗门……”老欧惊疑不定,十数年前曾有宗门势力的强者看上白展尘,欲带白展尘去宗门修炼。

    只不过那时白家家主婉言谢绝,之后便没了下。

    那时的白家,身为一重天势力,白家家主身为绝代天才,突破地门,开启第一道天门,凌驾在众人凡体之上,拥有了武道称谓,‘天灵’强者!

    地门和天门,乃是一道绝对无法跨越的天谴鸿沟,是质的区别,正所谓地门天门,一字之别,天地相差!

    身为‘天灵’强者,白家统治一方天地,是名副其实的超级霸主,武力通天彻地,无所不能,比起宗门世界的高层强者,绝对不弱,又岂会将天赋极好亲子白展尘交给宗门。

    只可惜,怕是连白家家主自己都未料到,一入天门深似海,这十数年的时间,他再也未有丝毫突破,没有任何进展。

    几次冲关突破均已失败告终,证明他大限将至,一代‘天灵’强者即将陨落。

    白家除家主之外,最强战力不过仅在第四、五道地门,比起宗门世界,根本若似蝼蚁,若白展尘真的拜了当初那位宗门强者为师,那可大事不妙。

    白震却冷笑不已,他根本不会相信白展尘真有什么师尊亲临,宗门高层强者当年被父亲拒绝,又怎可能再有收白展尘为徒之心,强者的自尊,毋庸置疑。

    他身后老妪沉吟片刻,也觉得事有蹊跷,按理而言,宗门强者被家主拒绝之后,也不可能会厚着脸皮收白展尘为徒,这有关宗门的尊严,并非小事。

    所以说,白展尘所谓的师尊,很有可能是在虚张声势,只怕他们真若去了天荡山脉,连白展尘的人影都不会看见。

    “既然如此,我看还是别去了,其实公子隐忍这些年,主要还是怕了大公子你,家主之位,相信公子也未必觊觎家主之位。”老妪道。

    白震并未多言,心自有一番想法,这家主之事,并未他可左右,如今家主依然在位,大权在总部,流云城不过仅是一处分支。

    “去准备一番,岂能让我的好弟弟看轻。”白震嘴角微微上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