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就是白展尘受林浩之意,和白震所约地段,人烟稀少,较为偏僻,很少有世家武者会来到此处历练,一来没有凶兽存在,二来也没有生长任何灵草。

    “其实没必要大费周折,白公子直接回白家总部,状告白震不就是了?”林鹤显得有些疑惑。

    闻声,白展尘摇头,道:“若真能如此,我又岂会浪费精力,追杀我的武者,都是白震请来的杀手,根本查不出和白震有任何关系,我没有证据,若同父亲状告白震,只会被白震抓到把柄,说我诬陷于他。”

    林鹤细想,白展尘之言也有道理,白家家主寿元无几,家主之位要从白震和白展尘两人挑选,若无证据,白展尘状告白震,谁也不会相信,反而适得其反。

    白家家主一旦陨落,白家也会从一重天势力除名,或导致势力格局的莫大影响,所以这家主继承人尤为重要。

    对白家的事,林浩并不关心,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想让自己和林鹤卷入这漩涡而已。

    “差不多可以准备了。”林浩开口道。

    “白震能来吗?”林鹤面色古怪,就一封信罢了,真能让白震出动?

    “白震未必会来,但一定会派人前来赴约。”白展尘倒是笃定,凭他对白震的了解而言必然如此。

    半个时辰后,林鹤躲在前方某棵大树顶端,身形能够完美隐藏,极难发现。

    唯有白展尘还留在此处,林浩也消失不见。

    此刻,白展尘目光扫过远方,同白震约定的时间已经接近。

    这次不成功便成仁,不是他们人被抓走,便是白震等人落荒而逃。

    很快,白家一队人马正朝此处赶来,一位老妪和几人年男子,都为白家高层。

    和白展尘猜测的一样,白震并未亲自前来,只是派了自己一方的几位高层,白震生性多疑,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不会轻易出面。

    白震一方共有五人,其总部高层,均已开启第四道地门,自身气势强悍,一眼望去,好似不可撼动的高山。

    另外人则是分支高层,也已开启了第道地门。

    此刻,老妪和身旁年男子对视一眼,他们手还有一张白展尘托人送去的地图,显示位置正在此地。

    “公子可否出面相见,随我们前往分支,大公子甚为挂念,知公子在这凶险山脉,特让我等前来迎接。”老欧开口说道。

    半响未见有所回应,几位分支高层面面相觑,莫非白展尘根本不在山脉?

    “我那大哥倒还真会关心人。”忽然,白展尘自暗走出,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笑意。

    见白展尘出现,老妪和年男子都是一惊,未曾想公子真敢出现在此。

    位分支高层神色一震,尤其年男子和老妪,总觉得事有蹊跷,白展尘到底有何依仗,敢独身出现在山脉,即便死在这里也无人会知晓。

    “呵呵……公子在这天荡山脉作何,妖兽出没,凶兽纵横,很是危险,莫不怕出现一些意外?”年男子打量白展尘,面带笑意。

    闻声,白展尘也回话,反而负手而立,令人心古怪不已。

    “公子今日是一人来的?”老妪总觉得哪里不对,公子在白家隐忍这些年,可见对大公子白震忌惮很深,而今日却主动约见他们前来天荡山脉,处处透着诡异,莫非真如他信上所言,有位师尊替他撑腰?

    这事原本便怪异,普天之下,谁人会傻到主动送死?除非有所依仗,浑然不惧,再者他疯了。

    ……

    “一人?”白展尘嘴角上扬,露出一副可笑至极的神色,看向老妪几人:“信上分明已说,是白某师尊约见白震,可白震今日未敢前来,只怕会让我师尊震怒,到时……”

    “呵呵,公子严重了,大公子他事务繁忙,无法抽身,所以让我们来会见公子的师尊,不知那前辈高人又在何处?”年男子开口,目光有意无意朝四周望去。

    他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也没发现有旁人的身影,万籁寂静,八方无音。

    在老妪和年男子看来,极有可能是白展尘故弄玄虚。

    年男子沉吟片刻,道:“公子,你师尊究竟在何处,若不出现,就请公子随我们回分支,大公子还在等你。”

    “等我?”白展尘笑了笑:“是等着取我性命吧。”

    闻声,几人神色均是一变。

    “我师尊何等身份,岂会亲临来见你们……”白展尘一挥手:“随我走,师尊他老人家正在前方。”

    言罢,白展尘视若无人的朝前方走去。

    见状,年男子眼有凶光浮现,滔天气势激起浮尘,他已经失去了耐性。

    老妪也是如此心思,白展尘很聪明,从他隐忍这些年便能看出一二,岂能任由他牵着鼻子走,或许前方有何陷阱也未必,倒不如在此处行动。

    “尔等小辈!谁敢放肆!”而然,年男子正欲动手之时,一声重重冷哼好似自九霄之上透过层层云雾,若惊雷般在耳畔炸开!

    此声一出,老妪同年男子几人神色大变,迅速朝四周望去。

    “千里传音?!”分支位高层眼红浮出一丝惊惧,人不见,音先至,这好似传说的千里传音!

    强者功力深厚,音声能传至千里外,传说在上古时代,甚至有强者身处大陆东方能同天人沟通,那正是千里传音!

    在他们的印象之,连白家家主那种武力通天彻地的强者,也无法达到这种层次!

    “怎么,你们走是不走。”白展尘转身看向五人,露出自信且狂妄的神色。

    老妪和年男子几人,互相对视一眼,最终妥协,跟着白展尘朝前方走去。

    数里之外,林鹤躲在大树之上,封住了口鼻耳,正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林鹤似乎有些紧张,身躯下意识朝后方挪了挪,深怕将自身行踪暴露,导致全盘计划失败。

    “一定要成功!”林鹤全力稳住心神,但毕竟是白家那些强者,心多少还是有些恐惧。

    沙沙沙。

    不多久,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林鹤缓慢移动身躯,朝后方望去。

    白展尘走在最前方,他身后跟着五人,都是白家强者。

    此刻,林鹤屏住了呼吸,打量白家五人一举一动,目光不移,计算距离。

    眼见几人越来越近,他的手心渗出一丝汗水。

    “尔等止步!”

    正当老妪和年男子等人来到巨树下方时,又一声传音响起。

    闻声,几人不敢继续前进,身形停在了原地。

    ……

    “怎么回事?!”忽然,老妪和年男子等人,徒然一惊,随着传音之声的来临,几人身躯变得沉重,好似有隔天之山,重重的压在他们身上,气血沸腾,本能的反抗这种力道。

    其实,早在几个时辰之前,林浩便在白家等人身处的特定位置布置了重力阵法石,他们刚一踏入此处,阵法石便会被触动,随之启动‘重力阵法’

    至于白展尘,也在阵法范围之内,但他心知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表面上不懂声色,装作毫无察觉,让老妪和年男子等人认为,是自己那位神秘师尊的威压,让他们身躯承受莫大压力。

    只不过,这‘重力阵法’只能算是一些小把戏,还是林浩找到雨瑶,让雨瑶炼制的阵法石。

    雨瑶自小便喜爱阵法,并多有涉猎,虽说武道一途没什么成就,但绝对是阵法一途的天才,只可惜,无论凤临镇亦或流云城,都算是‘荒芜’的小地方,并没有客观资源供给,更加没有一些传承阵法知识,否则雨瑶定有一番成就。

    从雨瑶自学阵法,并且能够造出‘重力阵法’上,林浩便能看出个大概来。

    ‘重力阵法’启动之后,早已藏在远处一座山头上的林浩,目光看向远处林鹤。

    这次计划的成败,都在林鹤身上,必须要在白家几人看破这‘重力阵法’之前,完成主宰命运的一步!

    林鹤不敢怠慢,深吸一口气,立即将早已准备好的粉末,徐徐从大树之上倒下,白色的粉末无色无味,很难察觉。

    而且,如今老妪五人心之想,皆是那震慑人心的神秘之音,而且身躯压力徒增,更加让他们未主意大树上方有何异动。

    林鹤手近乎透明的粉末,乃是林浩在流云城外黑市的炼丹房亲手所炼的幻粉。

    像是普通幻粉的配方,已经非常珍稀,只有在宗门势力才会有少量出现,而且价格不菲,但往往陷入这种幻粉的幻境后,武者本身的武道意志会有察觉,并且自主反抗,能够被人轻易察觉陷入幻术。

    用那种幻粉用来对付白家这些人,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很有可能让林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是考虑到了这点,林浩才花了大代价,用了白展尘将近八万两白银购买许多珍稀材料炼制而成。

    这一次的幻粉,比之上一次,药效轻了分之二,不容易让武道意志察觉,介于梦境和现实之间,即便药效消失之后,白家几人也绝对察觉不到他们曾陷入幻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