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展尘故作镇定,转身看向白家几人,开口道:“我师尊即将亲临,你等都老实一些!”

    此时,老欧和年男子几人,甚至未察觉有何异常,更不知道他们已了林浩亲手炼制的‘飘仙药粉’。

    “为什么压力会越来越大……我的身体好像有大山压着……”几位分支高层,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不止这分支几位高层,即便老妪和年男子两位强者,也是如此。

    ‘重力阵法’只是小阵法,最多五息时间他们便能够发觉阵法石存在,而且对这些开启了第、第四道地门强者而言,‘重力阵法’的作用微乎其微。

    只不过,几人方才了林浩所炼制的‘飘仙药粉’,精神层次陷入梦幻同现实之间,被无限度扩大这种压力。

    若老妪几人承受‘重力阵法’的压力是一,那么此刻加上‘飘仙药粉’在精神层面的干扰后,他们的压力则变成了十,甚至是百!

    举个例子,就好似自主度达到百分之百的梦境,而这种梦境,术者本人根本无从察觉,他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但精神层面传递而来信息却是真实的,除非他们意识到自己身幻术,强行使用武道意志破开幻术,否则的话,便只有等药效消失之后,才能回归现实。

    按照道理而言,像老妪和年男子这种白家总部高层强者,并非庸才,实力绝伦,应该轻易分辨幻境和现实,但可惜,‘飘仙药粉’是林浩炼制而成,他自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故此将药效减轻,并非完全陷入幻境,而是现实连着幻境,现实既幻境,幻境即现实的高深手段。

    而且,林浩的秘术《千音功》更让几人相信有功力深厚的强者在此。

    老欧等人完全陷入被动,因为他们一无所知,更加想不到有林浩这个异数存在。

    忽地,年男子神色一震,只听有雷霆之音自九天炸响,透过层云回荡在山林之内。

    不止年男子,连老妪几人也是如此,他们神色古怪,心莫名升出一丝惧意。

    “尔等小辈,竟敢欺徒儿,还不束手就擒!”那似有若无的雷霆之音转为实质,众人抬头朝虚空望去,方圆十数里蔚蓝天空已变得黑压一片,乌云上肉眼可见,有紫色的雷蛇缠绕,声势甚大。

    眼见老妪几位强者的神色变了又变,林鹤同白展尘也下意识朝虚空看去。

    不过,这两人的头顶上方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还是蔚蓝的长空,万里无云。

    他们和白家那几人,好似深处在两个不同世界,所见所闻都大有不同。

    林鹤、白展尘两人并没有‘飘仙药粉’的道,自然和白家几位所见不一样。

    片刻后,老妪和年男子瞳孔猛然一缩,后方位分支高层更甚,身躯大幅度颤抖,脸色煞白,险些没跪倒在地。

    只见雷云上方,有一条金黄色的邪禽灵兽,在灵兽上方,某位男子负手而立,发丝若雪,飘扬在空,男子体表有骇人的炎光泛出,惊心动魄。

    忽地,一阵火光冲云霄,将山林上空彻底笼罩,那炙热的温度好似能够融化虚空,普通第、第四道地门强者若是靠近,只怕会被瞬间燃成灰烬!

    “是……是‘天灵’强者!”见状,白家几位分支高层,心头恐惧提升极限,这等强者,实在恐怖!

    ‘天灵’之称,那可是脱离了地门,成功打开天门之后才能够获得的武道称谓,武力能够通天彻地,一念可斩断山海,破碎虚空!

    只有大造化大气运者,才有机会踏入天门之流,一如天门深似海,是绝对的无敌强者!

    便拿白家家主而言,脱离地门,打开天门之后,连宗门势力都有些忌惮,分族分支遍布大江南北,足有数十,曾一度和宗门势力分庭抗礼,是这一方天地绝对巨无霸,方圆万里,大大小小的世家,每年都必须上贡,这才能保住平安。

    曾经白家的意志,就如同俯视众生的帝王般,无人敢逆!

    虽说白家家主如今已是古稀之年,寿元即终,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没有世家势力敢正面违背白家,甚至连宗门势力也不愿去招惹,由此可见天门强者的强大无双。

    如今,续白家家主之后,这山林间竟又出现一位开启了天门的无敌强者,夺得武道至高重要称号,‘天灵’强者!

    而且,此人出现,竟引天地异变,烈焰滔天,雷云遍布,好似比白家家主鼎盛时期更加强势!

    老妪强忍不安心绪,即便面对虚空上的神秘强者,也依然得体,她看向上方,带着一丝敬畏道:“老身白莫,见过‘天灵’前辈。”

    开启天门,得到武道称为的大能,绝对不是他们这种存在能够相提并论,在天门之下,绝对属于无敌强者,而且,能够收下灵兽,雷炎双控,只怕还拥有某种特殊血脉传承,即便巅峰时期的白家家主亲自降临,也未必能够胜过虚空上的神秘强者。

    当下,林鹤同白展尘只见林浩,骑着一根树桩站在前方的座山头上,哪里是什么‘天灵’强者。

    “这林浩的幻术实在可怕,连打开了第、第四道地门的高人强者也能奏效……”白展尘心震惊。

    ……

    “尘儿既是白家公子,你们胆敢行凶,该落何罪!”林浩此时站在某处山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白家几人,声音虽不大,可落在老妪和年男子耳,却似雷霆之音,震慑心魄。

    闻声,年男子脸愈发难看,他连忙抱拳,毕恭毕敬:“回‘天灵’前辈的话,此事当有些误会,我等岂敢谋害公子,昨日围杀白公子的那波人,必然栽赃陷害……”

    如今形势已经明了,这位神秘的天灵大能为白展尘之师,他们即便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继续放肆。

    “混账!”林浩一声冷喝:“还敢狡辩,今日皆让尔等形神俱灭!”

    随着声落,虚空上惊雷爆裂,仿佛凶兽在撕吼咆哮。

    见状,无论是老妪亦或年男子等人,无一不骇,若天灵强者出手,他们会在顷刻之间形神俱灭。

    “天灵前辈留情!我等皆是白家之人,此时的确有天大误会,还请天灵前辈看在白家家主的份上莫要动手!”老妪连忙说道。

    不管怎么说,白家当年也是名声显赫,震慑一方天地,她特意将白家家主搬出来,想让那虚空上的强者看在家主之面莫要动手。

    “哼!想拿白家家主震慑我吗?!”林浩冷哼:“莫说他已老态龙钟年,即便鼎盛时期也不是我的对手!”

    闻声,白家几人心神骇然,白家家主对他们而言如同天神,虽之前也猜想到白家家主鼎盛时期未必是这神秘强者的对手,但从他口道出,依然是震撼无比。

    “公子,快快为我们求情!”几位分支高层,又惊又惧,只能将白展尘当做救命稻草。

    白展尘眼透一股狡黠的光泽,他沉吟片刻,随后点头,朝远处山头上的林浩抱拳道:“师尊大人,他们虽然有错,但也是被我大哥蒙蔽,不如便放他们一条生路,相信日后他们会有所改变。”

    老妪和年男子都未敢多言,毕竟天灵高人在此,若是说错了话,顷刻间命陨天荡。

    所有希望都在白展尘身上,有公子出面,或许还能为他们赢来一线生机。

    此时,林浩神色淡漠,同白展尘演的很逼真:“尘儿,这几人心歹毒,不如让为师替你全部清除,这般岂不是更好,日后也无忧患。”

    “师尊大人,我父亲如今已过古稀,族威风早已跌落百倍,这几人都是白家强者,若全部陨落,只怕白家也会迎来大限……”白展尘看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苦相劝。

    几位分支高层连连点头,对白展尘心充满感激,没想到白展尘当真会为他们求情,这若是换做旁人有如此靠山,只怕会立即取他们性命。

    而老妪的神色则有些古怪,她实在想不通白展尘有何道理为他们求情,难道仅仅是为了白家?这些年白展尘如此隐忍,可见心性惊人,按照他的性格,应该让那天灵高人斩杀白震,清除一切威胁,高登白家之主……

    这老妪虽心有惑,但也不敢多言,毕竟虚空上方那天灵强者货真价实,她能感受到自己气血翻涌,是一种莫名恐惧。

    经过白展尘再‘求情’,虚空上那位‘天灵强者’终于妥协,答应放过白家这几人,但言出,若有下次,必让他们魂飞魄散。

    “滚!”林浩怒声一喝,老妪和年男子等如蒙大赦,一个个抱着双全,身子快速朝后方退去,很快便没了踪影。

    等确定白家几人彻底离开之后,白展尘对树上的林鹤使了个眼色,两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没了踪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