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若真为雨瑶好,便退了这门婚事,否则有我林浩在一日,谁也别想安宁。”林浩声音冷漠,没有丁点感情。

    “这件事,是我们雨家考虑不周全……罢了,林衍兄对雨家有大恩,我们会仔细斟酌雨瑶的婚事,至于你和林风,我雨家不管。”两位执事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浩,随后便转身离开。

    此刻,林风已彻底昏死,被几位后辈弟子抬去医治,剩下众人打量林浩,目光惊骇。

    “林月,我的回元丹现在是否能还给我了。”林浩看向林月。

    林月犹豫半响,最终从怀掏出一方小盒,其便是当初林浩不便带在身,交给林月保管的回元丹。

    “我们走。”林浩拿到回元丹后一把拉起雨瑶,朝府外走去。

    林府外。

    “你断了林风一条手臂……林家分支,不会善罢甘休的……”

    出了林府之后,雨瑶担忧。

    “放心,哥哥是总部弟子,这一处分支还敢对我如何。”林浩话锋一转:“妹妹,你身上可有些银两,我想去买草药。”

    当务之急,还是恢复自身灵根,炼制丹药则需要不少银两。

    林浩已不想在凤临镇浪费时间,他必须重回林家总部,借着总部的资源重建地门。

    只可惜,林浩不能使用九霄天帝顾长风的身份,不然若去寻他那些个爱徒和子孙……

    自己九霄天帝的身份暂时需要保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泄露,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此刻,林浩身上只剩下二十两白银,但他还缺少二两血青和两灵谷,这些药品的价格可是不便宜。

    堂堂九霄天帝却为了银两而发愁,开口问自己的妹妹索要,这若传了出去,被那些绝代强者所知,必是要笑掉大牙。

    雨瑶也不在乎,林浩若有需要,她即便没有也会想办法相助。

    “哥哥,你需要多少?”雨瑶问道。

    “百两有吗?”林浩估出最低价。

    “百两?!”雨瑶面露为难色。

    这些银两若在总部算不得什么,可在分支却不是小数目。

    “我没那么多,只有五十两,而且都放在房内,我得回雨家取,不过我可以问妹妹借一些,应该可以凑齐。”雨瑶口的妹妹,便是雨家分支家主的亲女雨辛。

    “好,我陪你一起回雨家,这银两我来同雨辛借,不过多久,便会还给她。”林浩点了点头,他和雨辛算也算得上亲梅竹马,两人关系很是亲密。

    “不必,哥哥在这里等我,瑶儿自己回去便可。”雨瑶笑了笑,留下林浩,自己返回雨家。

    ……

    林浩走在闹市,听着小贩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倒也来了兴致,转了几处摊位消磨时间。

    “不死金衣?!”

    林浩站在某处摊位旁,忽然目光一阵炙热。

    这摊位上,竟有一件巴掌大的金色衣物。

    虽然已被悠久的岁月磨去了本该有的光华,但林浩身为九霄天帝,见识超人,自然能够一眼辨出。

    不死金衣属于法器,穿戴之后能拥金刚不坏身,堪比第五道地门灵身的力量!

    只可惜这不死金衣损坏严重,最多还可用一两次便要完全破碎。

    “你这金色的小物件,要如何卖?”林浩看向摊位年男子,开口一笑。

    闻声,年男子顿时热情道:“小兄弟,你眼力可是不俗,这东西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据说对武者极有帮助!”

    “什么祖上传来下来的物件,都破旧成这样了还对武者有什么帮助,我就是想买来玩玩,你给个诚实的价格。”林浩装作毫不在意。

    这件不死金衣哪里会入林浩的法眼,他前世为九霄天帝,这种东西不值一提。

    但就目前自身条件而言,却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宝,哪怕仅能使用一两次,也是如此。

    “小兄弟,我给你个诚心价,一百两银你看如何。”年男子想了想,报出价来。

    “一百两?这小物件哪里值如此高的价钱,五两我要了。”林浩摇头。

    倒非林浩小气,只因囊羞涩。

    “小兄弟,哪有你这样还价的?!”小贩惊呆了,“最少六十两!”

    “十五两。”林浩满脸认真。

    “算你狠,成交!”小贩撇了撇嘴,数落了林浩一顿,无非是说他怎这般吝啬。

    其实这件小玩意只是他从家翻出来的无用之物,没想到还真就卖了出去,十五两白银对他而言也是一笔高价,小贩表面不满,心却在窃喜。

    林浩取出十五两白银,购得不死金衣。

    见小贩暗自窃喜,这让林浩很是无奈,说起来是自己占了大便宜。

    不死金衣也算极品法器,哪怕即将毁坏,也无法用世俗的银两来估价购买。

    林浩将不死金衣装入怀,并未多言,转身朝前方医馆走去。

    前世,九霄天帝炼丹造诣无双,在医术之上的成就同样艳冠天下。

    如今林浩体内灵根破碎,身体会逐渐虚弱,需配合特殊手法的针灸才能止住隐患。

    等筹得银两,加上成功炼丹,则还需要一些时日,所以林浩需先用医术稳固自身。

    此间医馆名为百草庐,在凤临镇大大小小十数医馆可算顶尖,据说是有一些名医坐诊,很有名望。

    ……

    百草庐内病患不可为少,大多是顽疾或负伤,前来诊治。

    林浩刚踏入其,便有一位身着朴素的年管事上前。

    男子先是打量林浩数眼,随后笑道:“小兄弟,身体哪里不适?”

    林浩摇了摇头:“并非医病,而是想买一些针。”

    “买针?”

    闻声,管事看向林浩,目光有些诧异。

    凡来百草庐,十之八为治病疗伤,还剩那二,也不过是来携礼拜访,而然这位少年竟来买针,当真是有些意思。

    “少年,你买针何用。”年男子轻笑问道。

    “自然是治病疗伤,武者在外,时刻有陨落之危,总不能将百草庐带在身边。”林浩理所当然。

    “治病疗伤?”年男子眉头蹙眉,神色有些古怪。

    小小少年郎,不过十四岁的年龄,竟说懂得疗伤救人,口气未免太大。

    成医者,哪个不得饱读医术,至少得几十年来研究穴位。

    骨骼、内体脉络、五脏、六腑,这都只算其一,仅拿脉络来说,便已包括十二正经,筋八脉,连通体内五脏六腑,常深而不见。

    人体脉络纵横交错,把人体脏腑、器官、孔窍、以及皮肉禁锢等组织连接成一个整体,这其学问若是说起,几十年能够理解个大概,已算医道奇才。

    所以常言,医越老越有道,深浅从行医者的年龄便可判断,尤其用针医治,更要懂得各处穴位,稍有不慎,兴许了出了人命。

    百草庐内几位老医师看向林浩,都深皱起眉,不知何处来的黄口小儿,口气大到无边。

    “我这有金针,应该适合小兄弟。”很快,年男子走至柜台,取出金盒,盒内放着金针。

    毕竟,百草庐开门做生意,总不会将人拒之门外。

    “金针不用,银针即可。”林浩摇头。

    金针有特殊圣力加持过于昂贵,少说也需数百两白银,林浩此刻付不起。

    “你要银针?”年男子脸上挂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冷笑。

    能使银针者,起码在医道上有小成境界,虽然价格便宜,但不是普通人伸手便能用的。

    “小兄弟,你用金针已算勉强,这银针可是使不得,否则不是疗伤而成了自杀。”年男子看似好言相劝,但声音,却是透着鄙夷和藐视的味道。

    “何叔,哪里还的无知小子,他若要买银针你卖给他便是,他便要寻死又何必阻拦。”忽然,自后堂走出一位素衣女子,面容秀美,将墨染的长发束成马尾。

    女子打量一眼林浩,看似在看那无知小儿。

    “成,银针倒是便宜,五十两白银。”年男子点头,将银针推给林浩。

    “五十……”闻声,林浩蹙眉,银针哪值此价,五两还差不多。

    见林浩神情,年男子冷笑:“小子,你莫不是身上没钱吧,就这般也敢跑我百草庐买针。”

    林浩刚想开口,忽自百草庐外,某位华袍男子身形踉跄,直接撞进了百草庐。

    华袍男子大约五旬上下,看穿着倒是不凡,但气若游丝脸色煞白,嘴角话挂着一丝血迹,显然是被人重伤。

    这是……天剑宗的?

    林浩观打量华袍男子,发现其胸口处,绣着一柄小剑,为天剑宗的标志。

    前世,林浩为九霄天帝,同天剑宗开宗老祖还有一些交情。

    天剑宗属于宗门世界,竟有宗门强者在外界被人打伤,并来到百草庐求救,倒也属怪事。

    ……

    “来人……!”男子声音低沉,就好似一头落难凶兽。

    眼见此人重伤,百草庐几位医师纷纷朝华衣男子围了过去。

    “这伤是被武力镇压的!”

    “几处大穴受损,甚至伤了天幽穴……”

    “拿金针来!”

    ……

    这几位老医师,医术尚且说得过去,但面对重伤男子施针半响,却不见好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