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跟我们走一趟。”某位少年趾高气昂道。

    闻声,林浩莫名其妙,这几人开口便让自己同他们走,不知是何意。

    “去哪。”林浩问道。

    “林天兄要见你。”那少年有些厌烦。

    林天?

    闻声,林浩微微一愣,那林天是公认的外门强者弟子,外门排行榜第一人,实力足达灵身八重境,他怎会无缘无故要见自己。

    “找我何事。”林浩道。

    “呵呵,林浩兄弟,这是林天兄的意思,至于何事我们也不清楚,不如你去问问便是。”那少年冷声一笑,认为林浩不识抬举,林天叫他,竟还问东问西。

    “林天有事要见我,那便让他自己来。”林浩淡然道。

    又不是他找林天,反而林天有事找他,还让自己跑过去,若是以往的林浩倒也罢了,可惜,如今不可能。

    此刻,几位外门弟子的脸色都不甚好看,这林浩竟如此狂妄,林天叫他,林浩不止不去,反而让林天亲自登门。

    对林天,林浩也没什么好印象,他和林童、林修睿几人都是堂兄弟,自己废了林童,重创分支家主林战,并且连大执事都告了一状,那林天找自己,又能有什么好事。

    “呵呵……林浩,我劝你莫要得寸进尺,林天兄是外门第一人,我若是你,定乖乖前去拜见。”某位少年冷声笑道。

    只不过,林浩却不为所动,重复道:“林天要见我,就让他亲自过来。”

    说完,砰地一声,房门被林浩重重关上,只留下几位满脸阴郁的外门弟子。

    几人吃了个闭门羹,心实在不爽,但他们还要回去复命,不敢让林天久等。

    此刻,林浩在房内,不一会功夫便陷入了冥想之,他的神魂早已翱翔九霄,远遁不知何处。

    脑海深处的记忆和感悟,若洪流一般肆意涌出,回想起九霄天帝的少年时代。

    少年时,他算不上盖世天骄,但曾在另外一域的大舞台登场,他的同伴和敌人,有可敬,亦有可恨,但无一不是令整个大陆都瞩目的超级天才。

    他曾败给很多人,最终也胜了许多人,那是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虽无法同上古仙神时代相提并论,但依然令人向往。

    如果那些天才未曾夭折,林浩想来,许多人起码都应打开了第四、第五道天门,甚至问鼎第九、第十道天门的无上强者,也会出现那么几位。

    只可惜,他重生一世,等于从头再来,无法同那些人在一个时代时代的竞技舞台相遇。

    不过,像黄荒大陆,一样有这样的盛事舞台,或许这些年大陆格局的改变,让黄荒大陆多了许多气运,会造就不少盖世无敌的少年天骄。

    或许,他这一世重头来过,会和那些近乎传说的盖世无敌天骄少年们接触,争锋。

    按理说,林浩前世身为九霄天帝,对这些早已看淡,心不会荡起丝毫涟漪,但他依然是林浩,凭空多了一份少年心性,也多出一丝期待。

    ……

    后山。

    林天面色阴郁,他之前派去的几位外门弟子,并未将林浩带来,而然让自己去请林浩。

    林烟儿等人站在后方,都未多言,心只觉得林浩太不识抬举,胆大包天到违逆林天的意志。

    片刻后,林天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他不来那便算了,但外门的规矩不可破,但凡精英弟子外出历练的收益分配,无人能够改变。”

    闻声,林烟儿主动请缨:“林天哥哥,不如让我去传达你的意思。”

    林白看了林烟儿一眼,始终没有开口,和林天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看林浩的态度,只怕这次他要付出代价,若让林烟儿传达林天的意思,林浩能够妥协,或许林天不再计较。

    林家一共有二十位精英弟子,这是外门排行榜上的名次,未入排行榜的精英弟子也大有人在,少说也有五六十人。

    一旦达到精英境界,外出的历练则不可随意而为,需要请示林天,并由林天分配各精英弟子的人数分配,自然,历练时获得的所有利益,也需由林天进行分配。

    这算是一套比较完整的体系,精英弟子历练体系。

    例如精英弟子结伴外出历练,获得百万两白银,林天会抽走二十万两,其余八十万还需他来分配个结伴而行的历练弟子。

    在林白看来,林天之所以不进入内门,是因为他早已和林修睿商量好,他在外门能够获得巨大利润,有这些庞大利润支持,可方便他和林修睿的丹药供给。

    许多外门弟子都明白这些,但却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林天的名声极大,又是外门第一人,而且上交五分之一的利润,一切历练地点、人数由林天决定,倒也还算方便,故而无人质疑。

    在林家外门,出现了一位异数,那就是林浩,他独来独往,历练也从来只是一个人,不需要有人结伴,当初林馨儿等找他,也被林浩拒绝。

    而且,让林浩上交利润,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别人上交给他还差不多。

    非要形容,林浩就算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他可以得到别人的好处,但旁人休想得到他的好处,尤其是那个什么林天,想都别想。

    到头来,林烟儿还是高估了自己,她站在林浩院外,甚至林浩连门都不开。

    林烟儿心虽有怒火,但却强忍,站在门外将林天的精英体系大声的告诉给了林浩。

    她心清楚,林浩必然已经知晓,可如何做那就是林浩的事了,若他不识抬举,番两次同林天亦或者林修睿作对,自己必要遭受雷霆之灾。

    “林浩,你莫要不识抬举,若非看在儿时情分,就凭你这种层次,我也不会亲临。”林烟儿冷哼,声音透着不屑,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去。

    林浩在屋内听的真切,什么狗屁精英历练体系,简直无稽之谈,自己爱去哪里历练便去哪里历练,和旁人没有丝毫关系,还想要自己上交利益,开玩笑呢?

    次日,林浩又去了一次天荡山脉,得到数万两收益,这件事被林天等人知晓,特地派人前去收账,结果依然吃了闭门羹。

    这一次,林浩的所作所为终惹怒林天,他面色阴郁,眼时有凶光展现,但碍于身份地位,林天不可能亲自去找林浩。

    ……

    眨眼便是的数日之后,外门排行赛即将开启,而林浩的修为进展也受到一丝阻碍。

    《天罡神诀》和《云风步》等武学功法,进展缓慢,并未有显著提升,反而是《破星掌》、《追风五剑》这两门武学,让林浩提升至大成巅峰境界。

    这一届外门排行赛,林浩志在必得,进入内门的契机,他不能错过。

    林浩整理一番,精神抖擞,随后走出竹苑。

    如今的他,像是一柄盖世神兵,但却入了剑鞘,虽不展锋芒,但也绝不寻常。

    片刻之后,林浩来到演武场,今日倒是热闹非凡,许多外出的林家弟子,都已经回族,毕竟明日便是外门排行赛,能否鲤鱼跃龙门,就看这一战。

    林浩站在远处,一眼扫过全场,有几位男女的的气息悠长,体内真气更加磅礴精纯,让林浩隐隐有些压力。

    ……

    “林浩?!”有人认出了林浩,神色有些古怪。

    “那小子怎么又回到了族内,不是说他在宗门世界铸就大错,被打断灵根,贬到分支去了吗?”

    “奇怪,莫非林家网开一面,又让他回来了?可他灵根已断,和废人又有什么区别,林家高层的想法,让人估摸不透。”

    一些刚从外历练回族的精英级弟子,看见林浩后,都是微愣,有些不解。

    按理说,像林浩这种外门排行九十多位的小角色,这些精英弟子本不该认识他,但林浩却有些另类,能从地门搜寻出宝品灵身,还通过宗门世界的考核……

    说出去是好听,整个流云城都没有这样的天才,若按照常理,拥宝品灵石,入宗门世界修行,实力必然如斯强大,

    但林浩的实力却没有丝毫进展,甚至连林家精英级都排不上,否则像宗门那种比较注重天赋的势力,就算林浩犯错也不可能遭受大的惩罚。

    天才弟子都有一定特权,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没有宗门势力会扼杀自己家的天才,可惜林浩就是一个另类,有强大的宝品灵身,但实力得不到丝毫进展,反而浪费了宗门许多丹药资源,留他又有什么用?

    “嘿嘿,你们不知道,那小子的灵根重塑了。”有位外门少年噗笑道。

    “灵根重塑?莫非是林家高层为一个排行只在九十几位的弟子,请来了‘灵根重塑丹’?这代价可不算小!”

    “不错,林浩何德何能,高层竟如此看他,要说内门天才,那还差不多!”

    也有几位精英弟子面带质疑的神色,他们不相信林家高层会如此的糊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