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外出刚回到族内的精英弟子好奇无比,莫非林浩又得到了宝品灵身?他们好奇、疑惑。

    “难道又是宝品?!”

    “莫非,宝品之上?!”

    众人惊疑不定。

    “嘿嘿……是普品灵身。”那少年大声笑了出来,不屑之意重了几分。

    闻声,许多精英弟子哑然,随后也不屑冷笑。

    想林浩灵根未碎之前,曾在第二道天门搜寻出宝品灵身,让林家高层大为震动,甚至不惜大代价送林浩去了宗门世界。

    可结果又是什么?林浩没有给林家带来丝毫好处,浪费大量资源不说,反而让林家在圣天宗那里落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这日后,林家弟子若是想要今日圣天宗门,只怕是难上加难。

    而一切罪魁祸首就是林浩。

    不过,林家弟子对宗门的概念并不算强,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入宗门世界,例如像林家内门让人惊艳的林修睿和林无心两人,也未必有资格能去宗门。

    只是,即便如此,一些精英弟子心任然是多有不爽,都认为林浩扼杀了他们去圣天宗的资格。

    “哼,那个废物倒霉鬼,当初就应该死在宗门,怎还有脸回到林家来。”一些精英弟子,故意看向林浩,并有挑衅的神色。

    林浩站在远处,宠辱不惊,他前世所接触的,都是一代天骄,即便少年时代,也同那些逆天妖孽同台逐鹿,自然不会将林家这些人的话放在心,因为他们还没强到让林浩瞩目。

    即便是争锋,林浩所希望的,也是这个时代的天之骄子们,如同黄荒大陆‘北玄境’的四大公子,亦或者‘东玄境’、‘西玄境’、‘南玄境’的那些金字塔顶端的少年天骄争锋,绝不会在林家,乃至流云城这种弹丸之地。

    林浩淡漠的神色,令一些精英级弟子大为恼怒,他们之间,有灵身五重的强者,甚至于灵身第六重境界的强者,在林家,在整个流云城都有一些名气,大名说出去,很多老一辈武者都知道。

    很快,某位灵身五重少年双眼盯着林浩,目光若剑般锋利,好似能够隔空摄魂。

    林浩面无表情,甚至连看他一眼的**都没有,他来到演武场,可并不是为了和谁切磋斗狠,而是今日林尘长老会现身此处,交代明日排行赛的细节事宜。

    眼见林浩无视自己,那灵身五重少年刚想怒声呵斥,自后山方向,便有十多位少年男女大步走来。

    见状,众人心头都是微微一惊。

    为首之人身着白袍,手有一把折扇,气息悠长,正是外门第一人的林天!

    林家四周,还有还有还有几位外门强者。

    “林震,外门排行第二,达到灵身重强度,是林家外门的体质强者,炼体多年,举手投足都能震碎顽石,凭重巅峰境,甚至可同林天一战!”

    有弟子看见不远处的一位赤膀男子,诧异道。

    他的体魄极其强大,上半身裸露在外,结实的胸膛,像凸起的巨大石块,整个人如同钢浇铁铸,充满爆发力感。

    林震一出现,强大的气魄让不少精英弟子都是微颤。

    “那是……林萧然,外门第,号称鬼影无踪,擅长身法和腿法!”

    “林彩衣,善用暗器……外门第四……”

    看着外门精英前十人陆续登场,不少精英弟子动容,他们都能感受到前十人的强大,想要击败他们成为新一代前十,谈何容易……

    “林涛也晋升六重巅峰了?”有人感受到林涛的气势,竟无比接近第重境,这‘断魂公子’的名号也是非常响亮,在外门属于佼佼者。

    此刻,林涛的目光,有意无意看向林浩,嘴角挂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前些日子,林涛在林家发放俸禄时便打算好好教训林浩,可却被林夜那候选长老打断,今日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林涛的神色态度,落在大部分弟子眼,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隐隐为林浩担心,知道两人前些日子有过节,好似是因为林浩将林涛的弟弟给打了一顿。

    不过仔细想来,那林浩连大执事都敢状告,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打林宽一顿又算什么……

    林烟儿带着有若有无的不屑笑意,他深知林涛的强势,并非洛风五重灵身的实力可以相提并论,林涛实力已经提升到六重巅峰,无比接近第重修为,五六个洛风联手,也未必是林涛一战之将。

    一些少年男子,虽然分散在四周,但目光却集在这一处,林涛明显想要动手,就不知林浩要如何做。

    此时,林涛一步踏出,体表真气之势在空荡起涟漪,若水纹朝四周扩散,一些实力低位的外门弟子,都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下意识朝后方退去。

    林涛的可怕,他们有目共睹,仅是一个招式的余波,都能将普通四重境弟子震飞。

    面对林涛惊人的气势,林浩这位当事人却显得无比平静,他眯着看扫过林涛,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林涛心冷笑,说这林浩狂妄,果然不假,自以为胜过洛天便敢目无人,这已不是狂妄,而成了一种无知,五六个洛天联手,他也能从容取胜。

    林涛欲对林浩出手的原因有,第一,林浩状告大执事,他身在外门,自然要为林无心和林修睿两人出口气,第二,林浩将打了他弟弟林宽,第,林浩狂妄自大,目无人,连林天提出的精英历练体系也敢不买账,若不给予严惩,又怎能说的过去!

    “林浩,可敢一战。”林涛张口,一股强大的气势慑人,笼罩在林浩四周。

    闻声,林浩这才看向林涛,林涛对自己发出挑战,在他的料想之内,只不过,对林浩来说,不存在敢不敢,而是愿意或不愿意。

    ……

    “林涛身为外门第八,竟对林浩发出挑战?!”

    “这岂不是降低身份,就凭林浩,随便让一位四、五重灵身弟子,都能轻易拿下!”

    “四五重弟子?这恐怕不行,前两日洛家的的洛风来找林浩麻烦,却被林浩打跑,他似乎有些机遇……”

    “即便如此,也不该林涛兄亲自挑战啊,有失脸面……”

    一些外门弟子,纷纷开口说道。

    林馨和林乌两人,也在注意着林涛等人的动向,心不免有些许担忧,虽说林浩最近大反常态,灵身境界提升速度很快,可如果对手的林涛的话,他未必能接下招。

    而且,林浩前些日子将林宽给揍了,得罪大执事一脉势力,又丝毫不给林天面子,他要是排行前五的精英级弟子那还好说,可惜他不是。

    “我们帮不上忙……”林乌摇头,他的实力只达到灵身五重,林馨前些日子得到一颗‘聚元丹’实力也不过提升到第六重,面对林涛,一回合不到就要出局。

    况且,他们也没必要因为林浩去得罪林涛等人,根本划不来。

    “林浩,你可敢同我一战。”眼见林浩沉默未言,林涛一声冷喝,无尽的压力朝四周递进。

    “这还用说吗……林浩当然不敢一战,嘿嘿。”

    “不错,林涛兄的实力在灵身六重巅峰,林浩最多是五重境界,他哪里敢一战。”

    “哼,这你们可就说错了,林浩的胆量可是超乎想象,不止敢当林涛兄的面揍了林宽,甚至敢在长老处状告大执事,我想林涛兄的挑战,林浩定是轻轻松松接下来,他不会是孬种。”

    一些和林涛等人关系相近的外门弟子,纷纷开口嘲笑道。

    只不过,无论这些少年男女如何嘲讽,林浩就是不为所动,从头至尾,他的神色不曾变过,好似这些人说的不是他,是别人……

    “呸,孬种!”

    “呵呵,就算他不敢,明日排行赛开启,林浩依然跑不掉,除非他不参赛。”

    “嘿嘿,有林涛兄在,怕就怕林浩连参赛的勇气都没有。”

    眼看林浩压根不出声,也没有任何回应,众人以为他根本不敢一战。

    林烟儿瞥了林浩一眼,神色不屑蔑视,带着厌恶。

    林馨和林乌,乃至林白,都松了口气,林浩不战,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否则定要在林涛手吃大亏。

    未过多久,一些执事相续到场,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明日便是外门的排行赛事开启,今日外门弟子需要完成报名,这些必须的事物本该早就完成,但许多精英弟子都结伴外出历练,未曾赶回来,所以才拖到了最后期限。

    一刻钟后,极少在林家总部露面的长老林尘也亲临此地,长老出现,伴随着强大威压,让在场弟子面露骇然之色。

    林尘长老已打开第道地门,并是大成境界,属于第道地门的强者,实力异常强大,弹指间便能镇杀普通的阶凶兽。

    许多精英级弟子纷纷参见,连林浩也不能例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