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前世身为九霄天帝,意境达到的层次,已非普通生灵能够触及,碎石片叶都可击毙至强者,这一世他重新来过,拥有自主意识很强,可以说是完整独立的意识。

    当和副魂融合,同时拥有两大心性意境,不骄不躁,洗尽铅华,举手投足皆有大家风范,这就是意境的能力。

    此刻,林浩身形穿梭在崇山峻岭之间,好似和天地融为一体,手邪重剑每次斩出,甚至连虚空都要为之一滞。

    尾猫妖凭借速度和天赋,虽然未遭受致命创伤,但它却对林浩产生一种莫名恐惧,即便有速度的依仗,尾猫妖也不敢硬拼,眨眼间朝远处逃去。

    它身上有不少伤口,都是邪重剑造成,林浩四周有十把漆黑飞刀在半空缓缓转动,形成一个玄奥的空间,将林浩围在了其,每当尾猫妖欲对林浩下手时,护在林浩周身的飞刀,就会像狂龙一般涌出,欲刺穿它的身躯。

    ……

    “想跑?”林浩见尾猫妖化作一道妖风朝远处逃去,他冷哼一声,运行《云风步》速度丝毫不弱给猫妖,立即追了上去。

    尾猫妖无心再战,只能将速度提升极限,想要摆脱林浩的追击。

    只不过,林浩的《云风步》也已修炼到大成境界,并且拥有凌驾在整个黄荒大陆层次的意境,两者本就相差不大,尾猫妖又如何能够在林浩的眼皮下逃跑。

    追风惊云!

    林浩距离尾猫妖大约有丈,一股剑道大势从邪重剑身蔓延,并伴随彻骨冰寒的戾气,让这四周一些蛰伏的高阶野兽惊退。

    唰!

    一道恢弘剑气斩出,像是巨浪,一重盖过一重,直接将尾猫妖卷入其。

    见状,林浩嘴角微微上扬,锵地声,邪重剑重回剑鞘,环绕在周身的十把飞刀也都自主落在林浩腰间。

    此刻,尾妖猫奄奄一息,它怨毒的盯着林浩,好似要将他剥皮抽骨,不到片刻时间,尾猫妖因伤过重,最终一命呜呼。

    林浩走上前去,毫不费力的将尾猫妖扛在肩上。

    两魂相融后,林浩生出一股子神力,远超同阶,并且还修炼了《天罡神诀》,肉身素质强的令人发指,即便是那些专修体魄的武者,也未必敢同林浩争锋。

    将尾猫妖扛在肩上,林浩微微一笑,这普阶精英级凶兽,实力强大无双。

    “吼!”

    忽然,一声射慑天怒吼在方圆百里内炸开,林浩体内气血翻涌沸腾,真气不由自主的窜涌,身躯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林浩定神看去,当即倒吸一口凉气,竟是小规模的兽潮!

    方圆百里,四周八方,数不清的普阶凶兽和野兽疯狂逃窜,其甚至还有阶凶兽的踪迹,规模虽小,但凶兽和野兽的数量只怕达到了万数!哪怕打开了第一道天门‘天灵’高人,遇到这样的兽潮,也得退避舍!

    跑!

    此刻,林浩脑只有一个念头,赶快逃跑,这小规模的受兽潮,仅仅一个照面,便足以将他碾压成碎肉!

    “嘎!”

    猛地,自百里之外,传来一声怪异的呼啸,一只身高大约有数十米的庞然大物,好似捅破了天穹,它形态像鼠,两只耳朵巨大无比,微微一动,能够煽风出可怕的罡风,将一些凶兽镇压成碎末。

    这巨鼠的身躯无比庞大,用遮云蔽日来形容都不为过,他的四肢很长,能够像袋鼠一样跳跃,好似横渡虚空,令所有凶兽胆寒。

    “高阶凶兽……!”林浩大吃一惊,这正是高阶凶兽,一己之力,能够轻易覆灭一些规模不大的世家,踏平县镇易如反掌!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高阶凶兽的出现,才会引发小规模兽潮。

    林浩不敢停留,立刻朝前方逃去。

    奈何,野兽和凶兽越来越多,大地震动,灰尘滚滚,一片狼藉。

    林浩的速度虽快,但也不可能快的过兽潮,这般下去,还不等他逃离天荡山脉,便要被踏成肉泥不可。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林浩的速度再度突破极限,他身形如风似云,肩上还扛着尾猫妖的尸体,舍不得丢弃。

    片刻后,林浩来到一处山沟,大约百米外,有一处山洞。

    林浩不做任何犹豫,冲入了山洞内,躲避兽潮。

    ……

    山洞内一片漆黑,并且有些潮湿,林浩倒也不在意,只是想着那些凶兽可莫要冲了过来,否则别说山洞,就是这山壑都要被踏平了。

    兽潮还在继续,越来越多的凶兽形成型规模,甚至又出现了另外一只高阶凶兽。

    现在看来,似乎是两大高阶凶兽争夺地盘,让上万野兽和普通凶兽遭受无妄之灾。

    天荡山脉经常会发生规模兽潮,导致这一原因的,无非有高阶凶兽来到外围,甚至妖兽的气息传播导致,每年死在兽潮之下的历练弟子都不知有多少。

    林浩还算幸运,目前并未被兽潮所淹没,他在山洞内呆了几个时辰,心有些焦急,明日便是外门排行赛,也不清楚兽潮何时才会散去。

    一些大规模的兽潮,甚至能够维持数月时间,但这种小规模,运气好了要几个时辰,运气不好几日时间。

    凝视洞外片刻,林浩摇了摇头,朝洞内走去,既然目前无法走出去,还不如趁机修炼,不过他得保证洞内没有任何威胁才可。

    这山洞很大,直径足有百米,越是朝里走去,光线则越暗,不过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

    忽然,林浩眉头蹙起,前方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还有白影。

    原本林浩以为是野兽或凶兽盘踞在洞内,但他越是靠近,发现并非如此,从形态和气息上来分辨,应该是人类才对。

    只是,洞内光线很暗,即便距离数米也看不清楚,林浩只能谨慎的朝那白影走去。

    林浩心想,或许是哪方势力弟子在山脉历练,赶上兽潮,正巧也躲在洞内。

    “林某暂躲兽潮,不知可打扰阁下。”林浩盯着那白色光影,轻声说道。

    按道理来说,若是历练武者,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之下,必然能有所察觉,但没有丝毫声响,白影从头至尾都不曾动弹。

    林浩喊了一声,然然如此,白影不出声,像一座雕塑,动也不动。

    林浩心奇怪,又接近了几分,此刻距离白影差不多有半米距离,徒然之间,那白影体表今冒出一丝白色的光泽,由暗到明,愈发明亮。

    此时此刻,林浩瞳孔一缩,吃惊万分。

    他的正前方,竟是一位长发女子!

    那女子面容像从画上拓出,美到令人惊艳,近乎是一种魅惑,若雪般的发丝散发落至腰间,体表散发某种能够诱惑人心的幽香气息,一眼望去,惊为天人,比之画仙子,还要更加美艳。

    林浩前世,见过不少祸国殃民的美人,但像此女,绝对少见,若分得分个等级出来,只能用极品形容。

    女子身披一层轻薄的白纱,雪白的肌肤像是世间最美好的璞玉,身形曲线好似被顶尖大师精心打磨,没有丝毫的突兀。

    薄纱真的很薄,就像一层透明的纸片,两座雪白诱人的双峰傲立,随着女子呼吸而起伏,直能将人的心魂给勾走。

    清纯而妩媚,是一种极端的美,让人呼吸急促,血液沸腾,若能一亲香泽,必然是这个世上最勾魂的事儿。

    若是换做普通武者,见到此女惊天容貌,怕会瞬间丧失理智,直接扑上去,尤其女子身上的薄纱近乎透明实质,那若隐若现的美妙,实在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甚至连林浩,也有些呼吸急促。

    刹那间,林浩眼闪过一道幽光,将心的乱念斩成虚无,再度恢复了标志性的淡漠神色,仿佛这个世上的一切,都不值得林浩心动。

    前世身为九霄天帝,何等姿色的美人儿不曾见过,况且他志在武道,对男女之情可以说没有任何念想,甚至于,前世打开第五道天门之后,剩下四道天门,几乎都是用命换来的,他的心只有道,武道!

    方才的情迷,是因为这具身躯还很年轻,他既是九霄天帝顾长风,也同样还是林浩,两方的意志都无法摒弃,甚至林浩的意志更加纯粹一些,否则断然不会出现方才那种情况。

    林浩打量此女,目光没有任何邪念。

    “原来如此……”林浩的双眼,仿佛能够看破天地至理,有一种可怕的睿智。

    这女子受伤,躲在山洞内疗伤,怕是内息无法散出,这才将衣物褪下,只留下一件近乎透明的薄纱。

    当下林浩也是有些尴尬,哪怕他心毫无杂念,但毕竟是一位近乎赤身的绝美女子,自己呆在洞内,似乎于理不合。

    林浩不想如此,奈何洞外的兽潮还不曾散去,此刻他要是离开了山洞,保不准就要被兽潮踏成肉泥,他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因所谓的合理或不合理而去冒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