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女子的凤眸一睁,正巧和林浩四目相对。

    时间仿佛停止,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而且,林浩和女子的姿势很是暧昧,若旁人来看,定以为是互相深爱的伴侣,欲在山洞内做一些……

    林浩最先回过神来,他刚想开口解释,从女子身上竟散出一股暴强的灵压!

    轰地一声,林浩整个人若断线风筝,险些将山洞撞塌,碎石哗哗从山洞的石壁上落下,林浩先将石壁装出一道凹痕,旋即是又摔在了地面。

    此刻,林浩体内气血翻涌,脸色时而煞白,时而血红,真气也差些溃散,他的嘴角溢出鲜血,身躯承受巨大的痛楚。

    若非《天罡神诀》的霸绝力量让身躯强度大幅度提升,只怕林浩已经四分五裂。

    唰!

    女子起身,红影子闪现,地面散落的华贵红袍,已披在身躯之上,她盯着林浩,绝美面容没有丝毫表情,甚至连凤眸内也是如此,冰冷的不近人情!

    “这女子如此狠毒!”林浩不动声色的用银针封住几处大穴,快速止住伤势。

    林浩虽然解释,但华袍红衣女子依然没有表情,那是一种极致的孤傲,冰冷到了骨子里,甚至连开口说话的**都没有。

    凭林浩现在的意境,还无法看出女子深浅,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女很强,是一种空前强大,只怕流云城四大世家的高层强者其上,也不是女子对手。

    像这样的强者,怎会出现在天荡山脉……并且,受了不轻的伤?

    林浩医道造诣不必多说,眼光非常毒辣,他可以判断这女子受伤不轻,若非自己忽然出现,怕女子也不会如此快速的苏醒,疗伤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不好……”林浩眉头深皱,他分明看见这女子的凤眸内闪过一抹杀机,她对自己动了杀心!

    林浩知道,这样的女子,无比高傲清冷,甚至不屑动口,尤其像他这种只达第二道地门的武者,若平时,或许她连扫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自己方才也算看光了这女子的身子,这种事情根本没法解释,从她眼那一抹杀意而言,林浩便已经清楚,不必浪费口舌了。

    嗖!

    顷刻之间,林浩爆发出体内全部力量,双足踏在地面,整个山洞好似都在摇晃,下方有两道沟壑,都是硬生生被林浩巨大力震出。

    《天罡神诀》和《云风步》同时运行到极限,此刻再看林浩,身法少了灵逸飘然的俊态,多出一份无边的力感,恍惚间望去,就像一尊上古巨人,奔跑在崇山峻岭之间。

    轰隆隆!

    林浩所过之后,地面皆是崩碎,一道道深坑脚印形成。

    “何必要赶尽杀绝,我只不过是因为躲避兽潮才踏入山洞。”林浩感受到身后的风声,清楚那女子已经追了上来,大声喝道。

    红袍女子只字未言,速度尽是林浩的数十倍,近乎眨眼间,红袍女子便已将林浩拦了下来。

    此刻,只见一位比那画仙女还要更加美艳清秀的女子,拦住了某位肩上扛着尾妖猫的少年,这少年满脸稚嫩的神色,看起来最多也就十四岁上下。

    兽潮还在持续,但规模已经比之前小了很多,两大高阶凶兽也都消失不见,剩下的野兽和凶兽,似乎都被女子骇人气势所镇,根本不敢靠近。

    ……

    “大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把我打伤,现在还追杀我?”林浩无路可退,灵机一动,想和此女硬来,那是找死,现在只能玩智商了。

    林浩淡漠的神色和睿智的目光早已没了影,取而代之是稚嫩和童真,还有害怕。

    毕竟,他现在只有十四岁,配合这稚嫩童真,说自己是十二岁,倒也像那么回事。

    见状,红袍女子也游乐一丝疑惑,她首次开口,声音若灵雀歌鸣,动听至极:“你多大。”

    “十二岁!”林浩不假思索道。

    “十二岁,这个年龄……”红袍女子冰雪孤傲的绝美面容,这才有了一些缓和。

    想来也是,在十二岁这个年龄,能有什么邪念,还只不过是个孩子。

    林浩装模作样,用手擦了擦鼻子,像是有鼻涕流出的感觉,他满脸稚嫩童真,一双大眼很是清澈,就像白纸。

    女子脸色有些微红,她之前根本未想太多,重伤之后躲在洞内疗伤,害怕灵气隔着衣物无法宣泄,所以才只穿着薄纱,没想到睁开双眼,却见有男子窥视她的身躯。

    此刻她仔细打量林浩,身上脏兮兮的,满脸纯真和无辜,肩上还扛着凶兽,即便逃命也舍不得将战利品丢弃,若换做成年武者,谁会扛着一只凶兽逃命?除非是天真的孩子。

    “真的只有十二岁?”红袍女子疑惑,她看林浩肩上扛着的尾猫妖,似乎是普阶精英级凶兽,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有如此大本领?

    “是啊。”林浩‘害羞’的笑了笑,眼见女子盯着尾猫妖,他朝着后退了几步:“这是我的!”

    见状,红袍女子心的那一丝疑惑,这才彻底消失不见。

    到了现如今,少年还以为自己要抢他的‘猎物’,不禁哑然。

    红袍女子摇了摇头,她竟对一个孩子出手,实在不该。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冰山般的容颜,罕见的露出一丝柔笑。

    这一颦一笑,直教人魂儿都不见,勾魂的美。

    “我叫林浩,林子大什么鸟都有的林,浩然正气的浩!”林浩并未被这美所摄魂,眼依然纯净一片。

    “林子大……什么鸟都有的林……”女子不禁哑然失笑,这小鬼头倒有些可爱。

    “你之前为何盯着我看。”红袍女子彻底对林浩放下心来,她可以确认,这就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心无欲,更不懂什么是欲,和成年男子大不相同。

    “山洞里黑漆漆的,我还以为是鬼,走近一看才知道是个人,姐姐你长得好看,我还准备多看几眼呢,姐姐你就把我打伤了。”林浩有些‘委屈’。

    红袍女子只认为林浩是童言无忌,她上前准备探一探少年的伤势,谁知林浩却连忙后退:“这凶兽是我的,你要是缺钱我可以分你一些,但你不能抢,不然就算我打不过你也要动手,我爹说过,好男不跟女斗,所以你不要抢。”

    闻声,红袍女我轻灵一笑,到了现在,眼前这位少年,竟然还以为自己要抢他的凶兽。

    “我不要,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红袍女子一脸柔意,甚至对林浩招了招手。

    林浩‘谨慎’的朝女子走去,似乎信了她的话。

    红袍女子的玉手握住林浩脏兮兮的‘爪子’,片刻之后,女子有些神色有些古怪,她即便重伤,气势就算震不死第、第四重地门的武者,但第二道地门必死无疑。

    可是这少年脉象虽然受损,但并无大碍。

    “大姐姐真漂亮。”林浩近乎贴在女子怀,傻呵呵的笑道。

    红袍女子也是微微轻笑,并未将一个孩子的话放在心上。

    “这是姐姐送你的。”女子手凭空多出一颗雪白色的丹药,递给林浩,也算是补偿。

    “回真丹……”林浩一眼认出丹药,‘回真丹’产自宗门世界,起码价值百万两白银,对境界的提升和巩固有巨大好处,当然,只是相对第二、第道地门境界而言,境界若是在高,就只能当做巩固修为的丹药使用。

    “谢谢大姐姐,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林浩也不客气,将丹药收起,现阶段他正缺少这样的宝丹。

    “古清幽。”红袍女子道。

    “古清幽,好冷的名字,不如我的林浩好。”林浩‘得意洋洋’。

    古清幽似笑非笑,打量眼前这个将她全身看光的少年,没有恨意,反而心生出一丝喜爱,这样的少年,未经历过世俗,单纯如同白纸。

    “清幽姐姐,你住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林浩又道。

    “我住在很远的地方。”古清幽摇头。

    “那我可要回家去了,明天还要早起参加比试呢。”林浩将尾猫妖朝肩上凑了凑,不想在此处多留。

    还不等古清幽开口,她的神色忽然微变,朝前方看去。

    便是林浩,也感受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朝此处快速而至。

    嗖!

    一道身形,像是幻影落在此处。

    “妖魔人?”林浩看向来人,像是一具干尸,体内仿佛被抽空,丢在烈阳下暴晒过的干尸。

    “桀桀……仙子,终于又见面了。”干尸首先戒备的盯着古清幽看了半响,发现她依然重伤后,这才阴冷笑道。

    “天魔殿的余孽,就你一人吗。”古清幽绝美的凤眸扫过八方。

    “桀桀桀桀……清幽仙子,你已被舵主重伤,现在的实力,我对付你就足够了。”干尸不以为意,还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发现清幽仙子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少年。

    “不错……有很强的真血,将这少年的血吸干,还能恢复我一些功力。”干石舔了舔嘴,脸上狰狞,看着林浩的目光,就像在看味美大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