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不动声色的控制着飞刀,未让干尸察觉。

    他本不想管这档子闲事,可若要干尸得逞,保不齐要吸收自己体内精血,还不如进行反扑,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起码能够缓解古清幽的压力。

    ……

    十步

    八步

    ……

    五步!

    嗖!

    嗖!

    嗖!

    当干尸距离清幽仙子不到五步时,围在清幽仙子身旁的五把飞刀,如同洪水猛兽,瞬间朝干尸飞斩而去。

    飞刀所掠之处,皆有血电浮现,这是快到了极致而产生的异变。

    当干尸回过神时,飞刀已近在咫尺,他根本猝不及防,自从吹奏魔笛开始,他便未在注意过林浩,区区第二道地门的蝼蚁,遭到魔笛的干扰之后,神魂必然会被撕裂,成为行尸走肉。

    干尸压根就没想林浩竟然还能够控制飞刀。

    飞刀角度刁钻,目标是干尸的双眼,也是身躯最脆弱的部分。

    干尸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他防御力无比强大,即便同阶强也不容易破了他的强悍防御,只不过,妖魔道修者,双眼相对而言比较脆弱,虽说那飞刀无法威胁到自己,但眼睛保不住会有一些损伤。

    干尸气的想要将林浩撕碎,不过他当下还得吹奏魔笛,不能分心。

    从他体表荡起一阵阵惊悚的血煞之力,这气势已接近实质,能够在物理层面上展开攻击,譬如能将普通的重地门强者,碾压成为碎片。

    见状,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他的计划,得逞了一半。

    之前的飞刀,只不过是威慑,林浩心也清楚,不可能会对干尸造成威胁,即便正面刺干尸的双眼,应该只会让他的双眼有一些损伤罢了,微不足道。

    可干尸是怎样的修为?面对清幽仙子或许只是蝼蚁,不足一提,但和林浩比起来,不知要高出他多少层次,岂能容许自己被一只蝼蚁所伤?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伤,那也不行!

    喝!

    此刻,林浩张口一喝,神魂顿时暴涨,将自己护在其。

    干尸虽然强大,但只是动用一丝气势,在干尸想来,区区两重地门的蝼蚁,仅有一丝气势,也能瞬间镇杀。

    但是,他失算了,林浩前世为九霄天帝,曾打开过第九道天门,等同于高高在上的真神,融合两魂后,神魂何其强大,抵挡这一丝威压,问题也不算大。

    干尸见状,微微诧异,未想此子竟能抵挡自己一丝气势上的攻杀。

    唰!

    唰!

    唰!

    正当干尸分心之时,几把飞刀已近在眼前。

    干尸心冷笑,视若无物,继续专心吹奏魔笛,蝼蚁的攻击,不足为患,飞刀接近时,他微微闭上双眼,不认为那飞刀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创伤。

    此刻,林浩眼露出一丝狡黠之色。

    五把飞刀,纵横虚空,本是朝着干尸双眼射去,徒然之间角度奇妙转变,纷纷朝下调转,改变了方向,目标正是干尸手的魂阶魔笛!

    砰砰砰砰砰!

    五把飞刀,及其精准,几乎同时轰在魂阶魔笛之上。

    一曲魔音,戛然而止,弥漫在虚空的血色涟漪也淡了许多。

    “小杂种,你找死!”干尸猝不及防,魂阶魔帝掉落在地。

    “丑鬼。”林浩骂了一声,根本不惧干尸的怒视。

    嗡!

    忽然间,坠落在地的魔笛被飞刀击出一道缺口,正是在那缺口,传来阵阵刺耳之音。

    淡淡血煞涟漪,变得无比浓烈,缺口更像是一个宣泄口,将魔帝魂阶神兵法宝的力量,全部释放。

    林浩距离魔笛最远,但却是第一个发现不妙,当即运转‘云风步’,快速朝后方退去,脱离了血煞波纹弥漫的地区。

    清幽仙子随后逃出,可身上却沾染了些许血煞气息,原本就重伤在身,如今更是被魔笛的本源力量沾上,口齿间喷出一道血箭,原本便是雪白的面容白上加白。

    至于干尸,最后逃离,全身上下似乎都是诅咒的气息。

    “混账……小杂种,我要食你的骨肉,吸光你的精血!”干尸气急败坏,阴戾的盯着林浩。

    那魂阶魔笛,炼制材料比较脆弱,但可吸收血煞和诅咒之气,干扰神魂,而林浩方才一击却弄巧成拙,轻易将魔笛打出一个缺口,魔笛多年来吸收的血煞和诅咒气息,疯狂宣泄而出。

    这种近乎力量,是魂阶神兵法宝的所有精华,凝聚在一点,倾泻而出,何其恐怖。

    哪怕只沾上一丁点,都有性命之危。

    林浩这罪魁祸首,发现及时,逃的比较快,而且距离魔笛较远,可清幽仙子和干尸两人距离魔笛不足一丈距离,都被血煞、诅咒的气息缠绕。

    清幽仙子本就重伤在身,此时雪上加霜,必须调用全身灵力来阻止血煞和诅咒力量的入侵,根本无力再战。

    至于干尸更惨,被诅咒之力缠身,实力掉落到第二道地门的境界,除非他能将诅咒之力清除,否则日后永远莫想在武道上有所提升。

    原本气急败坏的干尸,忽然一愣,他发现,自己甚至还要感谢那小兔崽子。

    如今,清幽仙子必须对抗诅咒之力,伤势颇为严重,能看出已经无力再战,至于那小兔崽子,也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

    “我虽然被诅咒之力缠身,实力掉落在第二道地门境界,但日后回分舵去,便能够将诅咒之力清除,实力也能恢复……清幽仙子无力再战,手到擒来,至于那小兔崽子,实力不过也在第二道地门,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就是可惜了魔笛,但如果我能将清幽仙子活捉回去,舵主一定不会怪罪我损毁魔笛……嘿嘿嘿!”干尸面容上,浮现出一丝阴怪笑意。

    ……

    “快……带我离开这里……”清幽仙子嘴角溢出鲜血,脸色煞白,更显柔弱之美,很少有男子能够抗拒这种魅力。

    林浩看了清幽仙子一眼,并未开口,随后打量着血尸,心也有自己的打算。

    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朗,清幽仙子暂时失去战力,即便是林浩,也能将她擒住,而干尸虽遭受诅咒之力,实力掉落在第二道地门层次,但本身的意境层次却无比强大。

    毕竟,干尸巅峰实力无比接近‘天灵’,就算境界滑落,也足以主宰当下局势。

    这么想,似乎没错,但清幽仙子却不知道,她面前的少年又岂能是凡人,前世打开第九道天门,在黄荒大陆,前所未有,只怕堪称真神层次。

    林浩的意境,如同一座巍峨山峦,而干尸最多算是一粒尘沙,这两者岂能混为一谈?!

    此刻,干尸看向林浩,阴毒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不停:“小杂种,我还要谢谢你。”

    林浩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打量干尸,目前实力最多在第二道地门的灵身六重,和他处于同一境界,想要杀他,只在抬手之间。

    “小杂毛。”林浩冷不丁的回了一句。

    闻声,干尸顿时暴怒,他虽然实力大跌,但拥有堪比第五道地门的意境层次,这小子竟浑然无惧,还敢骂自己?!

    清幽仙子黛眉微蹙,她伤势已经达到极致,尤其是之前被诅咒和血煞之力缠身,全身灵力都必须调用镇压伤势,等同失去战力,目前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林浩身上,可谁知林浩却完全不买账,同干尸争锋相对。

    轰!

    林浩将尾猫妖从肩上丢落在地面,十把飞刀被他重新收回,重邪剑也未出鞘。

    “来。”林浩淡漠的看向干尸,朝他勾了勾手指,无形的嘲讽。

    挑衅,**裸的挑衅!

    狂妄,无比的狂妄!

    干尸和清幽仙子都有些惊讶,这孩子哪里来的自信?!

    “桀桀……我要吸干你的精血!”干尸阴笑一声,身形如同鬼魅朝林浩飘去。

    他自持意境层次强大,对付这小兔崽子一招便能致胜!

    见状,林浩站在原地动也未动,若墨染的长发随风飘扬,脸上尽是冷冽之意,与他的实际年龄,不成正比,这种神态,倒像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

    “死!”干尸一声怒喝,尸爪浮现一层黑色的光泽,欲将林浩精血抽干。

    “对付你这种货色。”林浩冷笑:“一根手指就够了。”

    唰!

    随着话落,林浩一指点出,指破虚空,竟呼啸的罡风和肃杀之气!

    冷冽寒风吹袭,衣襟猎猎作响,这一指无招无式,就像随意点出的一指,可这种无形的意境,早已不限于普通层次,达到干尸无法触及高度。

    他不经意间对上林浩漆黑的双眸,瞳孔顿时一缩,干尸竟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威压,这种威压不限于局域性,很难言明,是意境层次上的威压,好似来自九天之上。

    干尸觉得自己被那少年看了一个透彻,从头到脚,身上每一处破绽,都在此子眼无所遁形,他胸口有些发闷,自身意境层次竟不自然的颤抖。

    还不等干尸深思,眼前指影微微闪烁,仅是一个瞬间的失神,便让他陷入险境。

    砰啪!

    林浩一指点在干尸的额头上,巨大力道若洪流爆发,将干尸震飞出去。

    轰地一声,干尸撞在远处地面,尘土飞扬,将地面脱出一道划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