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林家的长辈,都坐在上方观战台,许多林家外门弟子,都是这些强者的子孙,每个人都希望他们取的好名次,甚至进入内门山庄。

    “天儿,这次的外门排行,奖励比较丰富,有一颗‘境元丹’,或许能助你突破第九重境。”一位白发老者,打量身前林天,开口说道。

    “爷爷,‘境元丹’手到擒来,放眼外门,无人是我对手。”林天开口,傲视全场。

    “嗯,你的实力已迈入灵身八重,不说林家外门,放眼四大世家外门弟子,能够和你并驾齐驱的,也就只有个位数。”老者满脸欣慰,甚至是自豪。

    “有我在林家外门,这第一的宝座,无人撼动。”林天傲然,扫视全场。

    被林天目光扫到的弟子,纷纷低下了头,拥有灵身八重实力的他,的确是天之骄子,罕逢敌手。

    **上身的林震却毫不畏惧林天扫视,林震像是一座大山,充满压迫,他是修炼体质一道的天才弟子,四大世家的外门弟子,在炼体一途,无人能同他媲美。

    林家外门第二,这个名次不是白来,上一届外门排行赛,林震也有惊艳的表现。

    “林震兄也很强势啊,上一届外门排行赛,只输给林天兄半招,而且还是因为比赛时间超出的原因,否则或许能够打成平手也未必!”某位精英级弟子,曾在上一届外门排行赛,目睹林震神威。

    “林萧然也很强,号称‘鬼影无踪’擅长身法和腿法,一脚能将金铁踢碎!”又有一人看向远处闭目养神的林萧然,神色敬畏。

    “这一届外门排行赛,当真是风起云涌,第一人的名头,不知花落谁家,林轩和林飞的实力也都大有进展,分别排行第五和第六,前些日子我们结拜前往山脉历练,林飞一枪就刺穿了普阶王精英级凶兽的脑袋,林轩的寒冰掌也修炼到第层境界……”林乌打量和林萧然并肩的两位少年,满脸崇拜。

    “嘿嘿,林涛兄和林彩衣的实力也不容小视,这一届外门排行赛,比以往精彩的多。”几位弟子神色兴奋,个个摩拳擦掌,好像要大干一场。

    “唉……我只求杀入前十,能够获得奖励就行,爹娘这次可都在台上看着,不能让他们丢脸啊!”

    “哼,我爷爷还在台上看着呢……”

    演武场一片吵杂,各自讨论者心最强弟子。

    外门排行十强弟子,都坐在上座,负责守护一方擂台,考虑到公平性,十强弟子暂不参赛,这也是不想普通弟子和排行前十的弟子过快相遇而产生的规则。

    试想,如果一位排行在游的弟子,刚一登台便是遇到十强,被击败之后,实力就只能垫底,太不公平。

    演武场一共有十大擂台,分别是一号到十号,例如一号擂台,代表着外门第一的林天,二号擂台则代表着外门榜排行第二的林震,以此类推。

    如果有人在一号擂台打遍无敌,这才有资格从十号擂台开始挑战,然后是九号、八号……

    考虑到除十强之外,也有实力强大的弟子存在,所以每人也还有一次针对性的挑战机会,如果有弟子自认为实力凌驾林天,便可像林天发起挑战,若是胜出,暂排内门第一。

    可如果是这样,守护擂台的责任,便要落到获胜弟子身上,这种事,基本没人会做,而且还需要冲击到十强后,才有资格挑战。

    排名靠后的弟子,向拍卖靠前的武者发起挑战,如果胜出,可以取而代之,并且挑战机会不会减少,可如果排名高的弟子向排名低的弟子发起挑战,无论两方谁胜谁负,名次都不会有变化。

    举例说明,如果林浩去挑战林天,胜出后可暂排外门第一,可要是林天自降身份来挑战林浩,无论胜败,他依然是外门第一,名次不会有任何变化。

    而且,这一届外门比试,有人听说,前十强弟子无法挑战前二十强弟子,前二十强弟子无法挑战前十强弟子,这就像是一个阶梯,十强为一个阶梯,只能挑战在同一阶梯内的弟子。

    此刻,人群激昂,好像有着无穷斗志,每一位弟子都想在这个武台大展身手,有些是为了证明自己,有些则是为了父母脸上有光,不论是怎样的考虑,但目的就只有一个,取得好名次!

    此刻,林馨和林乌还有林烟儿等人站在一处,林乌的目光从人群收回,奇怪道:“林鹤都回来了,怎没见到林浩?”

    闻声,有弟子嘲笑道:“怕是不敢来了,他得罪了林涛兄,昨日装模作样的报名参赛,今日连人都不敢出现。”

    “嘿嘿,这很正常,他把林宽给揍了,还是当着林涛兄的面,说不定就会在演武台上遇见林涛兄,他自然也能考虑的到,如今哪里还敢出现。”不少和林涛等人关系不错的外门弟子,幸灾乐祸。

    在这外门排行赛,林涛身为精英第八强,自然是要守在一方擂台,但也未必不会和林浩相遇,到时定要狠狠羞辱于他,毕竟两人有些仇怨。

    未过多久,一股庞大的气势将演武台笼罩,所有弟子面带崇敬,朝某位白袍老者看去。

    林家总部两大长老之一的林尘,今日特来主持外门排行赛的大局。

    便算是林家老一辈的武者,也都纷纷从高台起身,对林尘行礼。

    林尘长老乃是林家总部大顶尖战力之一,开启第道地门,实力更达大成之境,只差半步便是巅峰修为,有生之年或能突破第四道地门。

    随着长老林尘到来,全场鸦雀无声,他一眼扫过这些目带尊崇的外门弟子,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唉……”最后,林尘叹了口气,希冀的光芒消失不见。

    林家弟子,整体比起同为流云城四大世家之一的王家,或许是要强上一些,准确来说,也是不分伯仲,可若比起雨家、洛家,这两大世家,则显得逊色不少。

    就拿雨家来说,外门弟子已有灵身九重的小辈弟子,并且天赋强大,即便外门最强林天,怕也撑不过几招,而内门更加如此,山庄虽有叶修睿和叶无心等几位天才,比起那两家,依然输了一头。

    弟子,乃是世家的根基,世家弟子强弱,很大程度影响了世家的地位高低,甚至带动世家气运。

    “如若当年,我林家分支没有从那处地域脱离,或许不会沦落至此。”林尘心暗道,神色有些暗淡。

    很快林尘面色如初,看向十大战台:“外门十强先行比试,初筛出前十强。”

    此话一出,演武场无比沸腾。

    以往来说,林家前十强都是延续上一届的排行结果,除非途有人挑战十强,胜者取代,这样才会有一些变数,到了下一届排行赛开始,十强各镇守一方擂台,只留最后十人参加决赛,如此才才能迎来新的排行变化。

    可没想到,林尘长老却要打破常规,首先就想看看镇守擂台的外门前十强比试。

    “恐怕……这一次林尘长老对十强以下的弟子并没有太大期待,所以才想初筛出十强。”有老一辈武者看出点眉目来,不禁叹息。

    的确,外门弟子在这一年内,实力出奇的保持着某种平衡,没有大的变动,凭林尘的眼力见,又如何能够看不出来,相比于、洛、雨两大世家,还是稍差一筹。

    “可惜,几日后便是四大世家决选流云城外门王者的日子,今年我们林家依然下了很大赌注,只怕又是无法回本了。”

    “那也没办法,即便弟子整体实力不足,但是不能不参与洛家发起的外门王者大比,否则不是说我林家胆怯,不敢一战吗。”

    老一辈的武者坐在上台,摇头叹息。

    四大世家,洛家相对比较强势,不久前外门前几人才去了内门,所以像洛风那种五重期弟子,才有机会荣登外门第九的资格。

    “林尘长老迫切的想要让十大外门弟子重新初筛,也是想要深一步的看看他们实力如何,林天和林震两人不错,但和洛家外门第一的洛岳亦或者雨家第一的雨青臣相比,都还不够。”

    在场几位协助林尘长老主持排行赛的执事,也都暗道。

    他们林家在流云城,弟子整体实力,终究不如洛、雨两家,外门都难以取得好成绩,更不用说那些内门的核心弟子。

    ……

    此时此刻,林浩悠闲的在流云城走动,尾猫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竟卖出了八万两白银价格,这倒让林浩有些惊喜。

    目前,林浩对丹药的需求不是很大,他从清幽仙子那获得一枚‘回真丹’价值连城,仅是这一颗丹药,或许便能让他突破到灵身八重,甚至是九重修为。

    在第二道地门,仅仅是基础修为的巩固提升,对丹药需求并不是太大,如果想要淬炼体魄,那自另当别论。

    林浩了一趟雨瑶住处,丢下两万白银后便返回林家,今日是外门排行赛,也是进入内门核心的关键。

    半个时辰后,林浩神不知鬼莫觉的来到演武场,此刻擂台上方传来一阵阵令人悸动的真气波动,伴随震耳欲聋的隆隆之音。

    “暴雨梨花针!”林彩衣一声娇叱,真气提升到极限,虚空有密密麻麻的白色银针出现。

    轰隆!

    一位男子身形突闪,最终被逼下擂台。

    “我输了。”男自摇了摇头,林彩衣的‘暴雨梨花针’实在恐怖,若不认输,那是自讨苦吃。

    闻声,林彩衣嘴角上扬,满面自傲,纵身跃下战台。

    林鹤站在林浩身前,将目前的形势说了一遍。

    “十强初筛……”林浩若有所思,这样也好,借此机会,他正好看看外门十强的实力如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