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一百块下品灵石……但求……止住伤势!”年男子许下重诺。

    闻声,几位医师面色惊讶,能出的起下品灵石,张口便百块,可见此人身份绝不一般!

    可这伤势过重,施针数遍,却乏天无术。

    当下,林浩也围了过去,眼见几位老医师施针,摇了摇头,此人不止受伤,并身烈毒,在场之人竟无一看出。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方才那马尾女子,眼角扫过林浩,竟发现他面带冷笑,似是不屑的神色。

    “你们医不了,不出两个时辰他就会死。”林浩客观道。

    此话一出,百草庐众人,下至学徒杂工,上至医师掌柜,顿时大怒。

    “哪里来的黄口小儿,居然在我百草庐大言不惭,滚出去!”

    “你一位少年,懂什么!”

    年管事和马尾女子,怒声呵斥。

    这若换是以往,林浩必然掉头便走,哪会管如此闲事。

    但他乃天剑宗之人,自己和其祖师关系不浅,若见死不救,似乎有些难说。

    林浩也不理会,径直走至华袍男子身边,轻声道:“前辈,若你信我,不如让我来为你医治。”

    “你……?”华袍男子抬头打量林浩一眼,不禁皱眉。

    年约十四岁,还是少年郎,怕是连那医术都读不全,谈何为医?

    “少年,你懂何为医?莫要在此信口开河,否则后果自负!”百草庐首席医师看向林浩,脸色顿黑。

    “你们保证医的活他吗。”林浩反问。

    闻声,首席医师冷笑:“这世间哪有什么一定的事,尽力便可。”

    林浩也不搭理,看向华袍男子:“这伤,有两日了。”

    “笑话!这显然是新伤,何来两日!”马尾女子当即反驳。

    可华袍男子却是闻声一震:“你……你怎知……我这伤,的确是两日前……”

    林浩前世为九霄天帝,医道天下无双,眼光也毒辣的很,华袍男子此伤,致命的并非为伤势,而是体内剧毒,此毒为慢性,两日后才会毒发,林浩自然知道。

    “前辈,你若信我,不妨让我来为你医治,若医不好我当为你陪葬,但一百块下品灵石,难请我出手。”林浩道。

    闻声,百草庐管事当即暴怒,从后堂召来一些武者,便要将林浩丢出去。

    “且……且慢!”忽然,华袍男子开口,止住那些武者。

    “便让这……小兄弟试上一试……”华袍男子艰难坐起身来,既然百草庐这些医师束手无策,那也不妨搏一把。

    他虽不愿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位少年手,但自身伤势没人比他还要清楚,至多两个时辰后,必死无疑,左右逃不过一死,既有希望便不该放弃,让少年一试又何妨。

    虽说在这个年纪,很难让人相信林浩有真材实料。

    但华袍男子知道自己的伤势坚持不了多久,只将林浩当做救命稻草,死马当作活马医。

    听华袍男子发话,几位医师纷纷开口相劝,莫让他拿性命开玩笑。

    “一块上品灵石才能请我出手救你性命,不知前辈是否同意。”林浩哪管那些医师和管事,开口要价。

    一块上品灵石堪比十块品灵石,相当于整整一千块下品灵石,也只有那些大世家才能拿得起。

    “你若真能……救我……上品灵石……当给!”华袍男子倒也爽快,于性命相比,一块上品灵石又能算什么。

    “不知能否借我针一用。”林浩看向年管事。

    “好!我就借你针,你们两厢情愿,若出了事,可不怨我百草庐。”年男子将金针递给林浩。

    “银针即可。”林浩不要金针,反要银针。

    “哼……不知死活。”马尾女子嘲讽,将银针递给林浩。

    接过银针,林浩手抚华袍男子天灵盖上的几处大穴,还不等众人回过神,便一针炸了上去。

    “噗!”

    当即,华袍男子喷出一口黑血。

    “小子!你敢害人命!”

    见状,百草庐众人纷纷大惊,这少年,竟敢在人脑袋上动针!

    脑袋属人灵根本,穴位错综复杂,是禁忌区域,就算那些大成医者,谁又敢在人脑袋上施针?!

    “小子,你……!”华袍男子面带骇色,本想反抗,可却全身无力。

    须臾间,林浩又连施八针,全扎在华袍男子几处天灵大穴。

    “哇……!”这一刻,华袍男子连喷几大口黑血。

    “毒已逼出大部分,你这几日莫要运功,不会有大碍,修养一些时日,剩下的毒自行逼出即可。”林浩变色平淡,右掌一挥,便将华袍男子脑袋上密密麻麻的银针全收了回来。

    “天大的笑话,你这胡乱一通扎,便能医伤?!此人口喷的黑血,乃是体内真血,小子你闯大祸了!”马尾女子冷声喝道。

    “无知,那是毒血。”林浩将银针擦净,仿佛银盒,漫不经心的回道。

    “我无知?!你简直狗屁不通,他未毒,怎会有毒血!”

    在马尾女子怒骂时,华袍男子紧皱的眉头却忽然舒缓开来,面容也不似之前煞白,恢复一丝血气。

    几个呼吸功夫,华袍男子站起身来看向林浩,面带惊容:“小兄弟……好高深的医术,佩服!”

    此话一出,马尾女子和年管事,顿时愣在当场。

    “还请前辈遵守承诺,一块上品灵石。”林浩笑了笑,只要一块上品灵石,他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这……”华袍男子有些尴尬,“小兄弟,我外出办事,灵石的确没带在身上。”

    说话间,男子自怀掏出一块令牌,放进林浩手,附耳轻声道:“我乃‘天剑宗’人,这块令牌小兄弟必须好好保管,切不可展现人前,日后靠此信物来‘天剑宗’找我,必然十倍偿还。”

    林浩看了一眼令牌,随后装入怀,倒不怕此人赖账。

    “小兄弟大恩,我一定铭记在心!今日我还有事,实不便久留,小兄弟保重,记得我方才同你说的话!”华袍男子言罢,原地还留下一道未消散的残影,人却消失不见。

    “亏本买卖……”林浩叹气。

    此时此刻,百草庐管事和马尾女子几人,目瞪口呆,满脸不可置信。

    这少年,仅在十息不到的功夫,将那重伤垂死之人救活!

    而且,用的正是银针!

    林浩也没兴趣多待,转身便离开。

    “等……等等!小兄弟且慢!”忽然,年管事拦在林浩身前,满脸震撼之色。

    “还有事吗。”林浩问道。

    “小兄弟!在下何风,乃是这百草庐管事,不知小兄弟亲临,实在有失远迎,方才那些都是误会!”年管事急忙道。

    “然后呢?”林浩又道。

    “还不去将小姐请来!”年管事转身看向身后的马尾女子,急言一声。

    马尾女子木纳点头,飞快朝后堂跑去。

    ……

    林浩蹙眉,百草庐几人想干什么?

    “小兄弟,你年纪轻轻竟对医道如此了解,方才何某人看走了眼,对小兄弟多有不敬,还请小兄弟原谅!”

    打量林浩,年管事眼,尽是惊艳。

    年龄不过十四岁,比起百草庐首席医师还要强了不知多少。

    此时此刻,百草庐几位医师目光震撼,甚至无法置信。

    “小姐来了!”不过多久,马尾女子重返此处,身后多了一位身着白纱且面容清秀的女子。

    女子年约二十出头,面带若春风般的笑意。

    “小女名忆清,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忆清方才在后堂,听马尾女子阐述了林浩用银针救人之事,颇为震撼。

    “林浩。”林浩淡然回道。

    “原来是林公子,不知林公子光临我这百草庐,实在怠慢,还望林公子莫要见怪。”忆清春风一笑,并不因林浩年幼而轻视。

    连百草庐首席医师也束手无策的病患,却被这林浩十息之间医好,可见此的确属医道奇才。

    “有事吗。”林浩并不想在百草庐浪费时间,既然自己所带的银两不够,那便改日再来购买银针。

    “呵呵,林公子为我百草庐医好病患,这金针银针算是对公子的一些薄礼。”说话间,忆清从管事手接过金盒银盒,递给林浩。

    见状,林浩也不客气,接过银盒道:“金针就不必了,银针即可。”

    言罢,林浩转身便要离开。

    “林公子且慢!”忆清身形一跃,拦在林浩前方:“林公子对医道的造诣令人吃惊,不知林公子有无兴趣去那医道联盟会担任个职位?”

    显然,这女子对林浩起了拉拢之意。

    “医道联盟会……”林浩沉思,前世他还是九霄天帝时,自己的一位爱徒便是医道联盟会的大长老。

    “不必,我志在武道。”林浩摇头,直言拒绝。

    他可没工夫去医道联盟会浪费时间,当务之急还是得重塑灵根,有朝一日去圣天宗报仇雪恨。

    忆清似乎有些不甘心,相劝数句,奈何林浩就是不买账。

    此人不过十四岁的年龄,便懂得使用银针救人,并且听说施针部位乃是天灵盖的禁忌之区!

    在这样年纪达到如此医道造诣的奇才,‘天域’虽有存在,但数量却极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