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她和林白、林浩,同一时间来到林家总部,相处融洽,关系不错,甚至于,林烟曾对那刚入林家的俊冷少年产生一丝好感,但随着时间推移,几人的差距却越来越大,她认识了更多的实力强悍的弟子,也懂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心对强者无比向往,逐渐,她和林浩形同陌路,好似两个天地……

    林烟儿以为,林浩永远会生活在最底层……

    她看向缓缓起身,满脸不甘的林涛,心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林浩当年无法驾驭宝灵身,重获普灵身后,底蕴爆发,能击败林涛,不是没有道理。”此时,林震不咸不淡的开口。

    闻声,林烟儿若有所思,林震说的在理,但林浩天赋普通,区区普品灵身,日后也必没什么大的发展,和林无心、林修睿那种弟子,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甚至连比不过自己的天赋!

    想到这里,林烟儿的神色略有缓解,林浩的强,很大程度是因为他数年未突破的底蕴,这种爆发,绝对不是持续性,或许,这已经是林浩的极限。

    “没错,就算他能击败林涛,这也已经是极限,林浩永远不可能和内门弟子相比,甚至无法和林震、林天相提并论,凭他的实力,有可能会一辈子留在外门,而我则很快会成为内门弟子!”林烟儿心笃定,看向林浩,恢复了以往的漠视,甚至不屑。

    此刻,林涛很不甘心,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被林浩一招击败,对他而言,奇耻大辱!

    “呵呵……”林天嘴角微微上扬:“或许,这样才有些意思,捧得越高,摔的越痛。”

    ……

    林浩成为外门第八,一时间无人挑战,而林涛的排行则下降一位,成为第九人,满脸怨怒。

    片刻后,林鹤异军突起,将第十人击败,取而代之,随后,各大战台霸主纷纷朝前十人冲击,从林鹤开始,一直到林浩,被擂台霸主挑战了数次。

    林鹤前几日外出历练,倒也有些机遇,实力提升至灵身第六重境期,一时间也无人能撼动他的位置。

    至于林涛更不用说,实力在六重巅峰,除了林浩挑战成功外,其余挑战者纷纷落败,而那些擂台霸主见识过林涛的实力后,心更加震惊,那林浩竟能一招将其击败!

    大执事所带来的内门弟子足有十数人,大部分只是普通外门弟子,等外门比试结束之后,需要接受前五人的挑战,一旦他们落败,胜者便有进入内门的资格。

    这些内门弟子,都是浑不在意,除了林天和林震比较难对付之外,其他人不堪一击。

    但凡能够进入内门的天才,无一不是往年外门前五,都是精英的精英,实力至少灵身重后期境界起步,八重、九重也比较普遍,和外门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林浩陷入深思,他暂排第八,这个排行还没资格挑战内门弟子,除非能够打进前五,自己之前将林涛击败,所以挑战名额不变,还可以继续挑战一次。

    “如今的第五人是林飞,但若是挑战他,不如挑战排行第四的林彩衣。”林浩思忖,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将会用这次的挑战名额去挑战林彩衣,能杀进前五即可。

    半个时辰之后,十强尘埃落定。

    第一:林天

    第二:林震

    第:林萧然

    第四:林彩衣

    第五:林飞

    第六:林轩

    第:林逸

    第八:林浩

    第九:林涛

    第十:林鹤

    接下来便是十强争夺战!

    休息一个时辰后,十位执事分别守在一号擂台旁,估算十强弟子的实力,并为他们挑选出对手。

    “林鹤、林涛!”其一位白袍执事喊道。

    闻声,林鹤苦着一张脸,缓缓做座位起身,让他对战林涛,根本没什么机会,不过仔细想想,林涛以上的弟子,一个个更加变态……

    “哼!”林涛一声冷哼,人已走上战台。

    ……

    轰地一声,不过十数招,林鹤身形一横,被林涛轰下战台。

    “林涛胜,排行不变!”执事宣布结果。

    随后,排行弟的林逸对排行第六的林轩。

    “寒冰爆破!”林轩一声怒喝,将阴寒之力提升至极限,双拳挥出,空气弥漫着慑人寒光。

    “天荒劲!”

    林逸不甘示弱,全身爆发出一道可怖气劲,同那林轩撞在一处。

    两人交战近乎百招,最后林轩险胜一招。

    “林浩、林彩衣!”忽然,执事看向两人。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如今正好,林彩衣本来也是他的目标。

    不少弟子的目光,汇聚到林浩和林彩衣两人身上,林彩衣排行第四,善用暗器,尤其那‘暴雨梨花针’,攻击力一等一,而且很难防御。

    “嘿嘿,林浩遇到林彩衣,胜算估计不大,虽是女流之辈,但毕竟排行第四位。”

    “执事倒还真看得起林浩,竟让他和林彩衣一战,我敢说林浩必败!”

    “那也不一定,或许林浩是这一届外门排行赛最大的黑马也未必,连灵身六重巅峰的林涛都被他一招击败,什么事都说不准。”

    眼见林浩和林彩衣上台,不少外门弟子纷纷开口。

    “小子,我不会手下留情。”一号战台上,林彩衣盯着林浩,满脸冷傲之色。

    “请。”林浩淡然。

    随着话落,唰地声,林彩衣施展出轻功术,若飘飘起舞的彩蝶儿。

    “碧水蓝天!”

    林彩衣一掌轰出,打出一道碧蓝涟漪,形态似水,突破虚空桎梏,袭向林浩。

    下方众人纷纷议论,林彩衣很显然未将林浩放在眼,只是用拳脚上的功夫对敌,连暗器也未使出,说白了,就是瞧不起林浩。

    “嘿嘿,彩衣妹子的掌法也是不弱,比那林涛还要更强几分,起码在意境之上要高出不少。”林震舔了舔嘴角。

    面对林彩蝶一掌发之击,林浩显得从容不迫,他右掌一挥,瞬间破去林彩衣的意境,那碧蓝涟漪化作淡影,消失不见。

    “星月梭云手!”林彩衣招式徒变,强大的掌势威压朝林浩逼近,风声猎猎,空气流动着某种掌力大势,像无形的巨浪。

    破星掌!

    林浩不徐不疾,面对林彩衣的掌法大势,也轰出一掌。

    两股掌势互相撕扯,好似龙凤之争。

    林浩的《破星掌》已修炼至大成境,虽说这门掌法比较普通,但随着林浩的施展,意境层面完全不同,隐隐将这套掌法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甚至于,林浩故意放水,并未施展出《天罡神诀》,否则这一掌的力道,只怕能瞬间将林彩衣轰飞,甚至重伤!

    轰地一声,两掌相击杀,整座擂台都在颤动。

    林彩衣脸色稍白,体内血液翻涌,好似这一掌和山岳相撞,倩影逆退,不敢持续相击。

    至此,林彩蝶这才明白,林浩能够一招击败林涛,绝非侥幸,他的确有这个实力!

    既然如此,林彩衣也收起了轻视之心,全力以赴。

    “暴雨梨花针!”眼见林浩愈战愈勇,林彩衣一声冷笑,玉臂挥动,真气提升到极限,虚空有密密麻麻的白色银针出现。

    这些银针,每一根都被真气渲染,拥有强大的破坏力,甚至于连林家体魄最为强大的林震,也不敢硬接。

    眼见林彩衣的杀招使出,众人都知,胜负已定,除了林天和林震两人外,林家没人能躲的过‘暴雨梨花针’。

    甚至于,上一届排行第的林萧然,也是趁着林彩衣未使出此招之前,凭借极快的速度将她击败,否则,外门第轮不到林萧然。

    暴雨梨花针的速度极快,在虚空震动的频率也是骇人,密密麻麻,无孔不入,覆盖整个擂台,就算林浩的速度再快,也绝无法逃避,除非他跳下战台,但这样做等同于认输。

    此刻,林浩动也未动,嘴角甚至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林浩和林彩衣这一战,已经没了任何悬念,前者必败无疑。

    “呵呵……”林浩淡笑,在众人惊诧和目光,数百根暴雨梨花针,竟停滞在虚空!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林浩一挥手,形式瞬变,被林彩蝶使出的暴雨梨花针,竟原路返回,朝着她自己射杀而去。

    “什么!”林彩衣大惊失色,懵在原地,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唰地一声,寒光点点,暴雨梨花针像是雨滴,威力足以瞬间将林彩衣洞穿,不存在丝毫的侥幸。

    “啊!”林彩衣被数道银针贯穿右臂,痛的直呼。

    见状,两位执事迅速飞跃至战台上,将林彩衣带出‘暴雨梨花针’的攻击范围。

    林彩衣右臂上的伤口很细,但却痛的钻心,若非执事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这小子……怎么做到的?”十位执事面带疑惑,他竟在最后关头控制的暴雨梨花针,如果不是这样,林彩衣绝对不会落败。

    “莫非,是某种灵身的力量?”一些精英弟子猜测。

    可是,又有哪种灵身的力量,能够控制暴雨梨花针?起码,这些弟子未听说过。

    “的确为灵身之力。”林尘长老缓缓开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