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能够控制金银铁钢之类的灵身,林彩衣遇到克星,败了也算她倒霉。”某执事叹了口气。

    闻声,众人面面相觑,这林浩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些,拥有这等灵身,轻易翻转局势,成为最后赢家。

    林彩衣心怒火燃烧,面色更加怨毒,这对她烟儿根本就是奇耻大辱,竟被林浩操控她的‘暴雨梨花针’反败为胜!

    “彩衣莫要气馁,这个仇我会替你报。”林天轻声开口,随后一道莫名威压,将林浩笼罩,源头正是来自林天针对性的凝视。

    “林浩胜,暂排行第四。”执事宣布本场比试胜负。

    ……

    “那林浩也太不要脸了,竟然利用灵身的力量反败为胜,若不是克制彩衣姐的‘暴雨梨花针’,林浩怎么会反败为胜!”有弟子愤愤不平。

    林彩衣的败,实在出乎意料,让人无语至极。

    “有意思,灵身难道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吗……难道还要囚禁灵身的力量不成。”也有人为林浩打抱不平。

    “不错,灵身的确是实力的一部分,但自家弟子比试,基本不会使用灵身力量,否则容易失手杀人,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林浩这样做,有些过分。”

    “的确,以往的外门比试,大多都不使用灵身,这林浩太狡猾了!”

    “呵呵,既然没有明规定,又何来狡猾一说,谁人都可用灵身,你不用还不准被人用?天下哪里有这般霸道的规矩,于理不合。”

    林浩的强势表现,成为这一届外门比试最大的黑马,自然也赢来了许多拥簇者,尤其是那些刚进入林家总部没多久的新人弟子,看向林浩的眼神,还有一丝崇拜。

    谁说弱者会一直弱下去?谁说底层弟子永远都没有出头的机会?!

    林浩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一路走来,从外门九十多人杀入第四人,一时风头无两,成为全场焦点。

    坐在观众席最上层的林家长辈们,摇头叹息,这一届外门比试,他们的子孙有许多被林浩击败,实在让人气恼,这咸鱼竟也有翻身日。

    林浩做到座位席,情绪上没有任何波动,他闭上双眼,运行体内真气之力,缓缓吸收‘回真丹’的药力,实力也在不知不觉提升,让体内真气更加纯粹、浓郁。

    接下来,他的对手更加强悍,虽有《天罡神诀》护身,但境界上的差距也是不小。

    之后的比试,林浩都未继续关注,除非是林天亦或者林震出手,才他会瞄上几眼。

    目前保持在第四位,已经有资格挑战内门弟子,只要一结束,要不了多久,他便可以前往内门山庄。

    “林浩,林飞!”执事扫过两人,开口道。

    闻声,林飞提着黑枪走上擂台,面对林浩,神色少年的浮出一丝凝重。

    他的意志力强大,但看向林浩时,心神却会不自主的动摇。

    “这是意境层面的威压……整个流云城,应该不可能有胜过我的意境,我在百炼山脉无意获取的机遇,难道还敌不过林浩的意境吗……”林飞心暗道。

    眼见林浩走上战台,林飞主动道:“林浩,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与我一战。”

    此话一出,演武场上上下下惊诧无比,听林飞的意思,这林浩似乎还未拿出真正实力一战?这又怎么可能!

    旁人看不出,但林飞却能一眼识破,林浩身后的剑,一直都未出鞘过……

    “此子进步的确不小,而且他身后的那柄剑,似乎也没出鞘过,难道有所保留……”林尘长老若有所思。

    林浩的异军突起,的确出乎这些执事的意料,甚至连林尘长老都有些吃惊,可若面对林飞这样意志力极强的弟子,又要如何一战,除非他真的有所保留。

    “如你所愿。”林浩右臂一样,身后邪重剑瞬间出鞘在手。

    “对你,我不会有任何留手,你我一击定胜负。”林飞面色凝重,没有任何轻视,不知为何,眼前的少年,让他有些兴奋和,甚至一丝惧意。

    林飞和林浩的气势,正在逐步攀升,一时间,罡风阵阵,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偌大的战台,被惊人的气势所覆盖,衣襟猎猎作响,两人稳若磐石。

    这一刻,众人神色变了又变,那林浩的气势,竟如此可怕,意境层面的威压,仿佛滔天巨兽,又如同决堤洪流,是一种无形且隐晦的威压!

    “这两个小子……!”

    数位执事动容,这股气势的确骇人,并且伴随某种不可言说的意境层次,仅刚一展现,便伴随无尽的威压,能对人心灵造成莫大冲击!

    林飞自是不用说,敢挑战林无心,甚至在林无心手坚持了招才落败,而这林浩,之前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来,一直有所保留!

    整个林家外门,只怕除了林天和林震外,林浩和林飞这两人,再无敌手可言!

    “怎么会……这怎么会!”林烟儿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林浩的意境层次,让她骇然,自身神魂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巨掌握住,难以言说。

    如今,林浩的意境层面,只不过觉醒亿万分之一,若在巅峰状态,一个意念,可以将流云城覆灭,成为无人死城。

    仅仅是这亿万分之一的意境也无比强悍,能让普通武者心魂失守,无力一战。

    之前的比试,林浩之所以保留,只是不想太过惊世骇俗,否则一个意境碾压,便能让同境武者失去战力。

    即便这一次和林飞的比试,他依然未将意境层面开放,何时该低调,何时该高调,林浩心有数。

    “天下无敌!”

    忽然,林飞一声怒喝,无敌的意志力仿佛让这天地黯然失色,一人一枪,睥睨天下,无敌于世,就像一尊盖世战神。

    唰!

    黑枪出击,所掠之处,磅礴枪势倾泻而出,如同海惊涛,一叠盖过一叠,累加到让人无法心惊的地步。

    此时,林浩被林飞的黑枪大势笼罩,好似深海的一叶孤舟。

    下方弟子惊诧不已,林飞全力一击,竟如此可怕,这一枪,或许连林震都要暂避锋芒。

    “追风燎原!”

    林浩在大势之任显从容,邪重剑斩出一道虚影,血煞之气蔓延开来,如同能够腐蚀世间万物。

    这一剑快到极致,只能听见凛冽的寒风吹过,剑影闪烁不停,可照亮黑夜。

    随着邪重剑斩出,林浩同时施展《云风步》,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嗖地声,黑枪若长虹贯日,将‘林浩’洞穿,消失不见。

    “嗯?!”林飞微惊,这一枪洞穿林浩,毫无着力感,好似刺空一般。

    忽然,林飞额头渗出冷汗,感受到背部冰寒,铺天盖地的剑势席卷而至,顷刻间将他拖进万丈深渊。

    “你输了。”林浩从林飞身后现身,邪重剑轻放在他脖上,只要林浩愿意,立刻能让林飞人头落地。

    “这……怎么会……”林飞转身,愕然的盯着林浩,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林浩依然未出全力,有一定保留。

    “我输了。”半响后,林飞接受事实,随后跳下战台。

    “林浩胜。”执事宣布。

    林浩朝席位走去,众人目光相迎,一片震惊。

    虽然林飞的实力在灵身六重巅峰,但凭借强大的意志,普通重强者也能被他击败,到头来却被林浩轻易获胜。

    如今,林浩的实力也逐步靠近六重巅峰,这外门弟子,唯独林震和林天两人,才能对他造成威胁。

    但随着体内真气越发磅礴和壮大,境界上也在缓缓靠近,若真相遇,林浩倒也无惧。

    “林天,林震。”半刻钟后,执事喊道。

    随着外门第一人和第二人走上战台,全场鸦雀无声,外门最强弟子,不知会花落谁家。

    目前形势已经很明朗,林天和林震两人,在外门弟子绝对处于金字塔顶端,尤其林天,蝉联数届第一,从未败北。

    就算强如林震,也未曾真正胜过林天。

    “嘿嘿……”林震看向林天,舔了舔嘴角,眼炙热无比,战意沸腾蔓延,整个人如同一座无法撼动的山岳,附近弟子都感受到了极强的压迫感,仅仅是这股压迫感,便让他们骇然失色。

    林震的实力,已达到灵身重巅峰,再加上外门弟子最强体魄,几乎无敌,同境弟子,很难在他手上坚持几招。

    “好可怕的压迫感,只怕《金圣体》已被林震修炼至第五重境,或许,他真的能够逆转局势,击败林天,成为外门第一人……”

    “是啊,上一届林震兄修炼的《金圣体》也不过只是初入第四重境罢了,在那个层次,普通刀剑都已经很难对他造成威胁……”

    “林天兄也很强大,上一届胜利了林震半招,今日不知要如何取胜。”

    此刻,许多外门精英弟子,纷纷开口,甚至连那些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都饶有兴致,林天和林震的比试,似乎才是他们所看重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