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震修炼的《金圣体》的确很强,似乎已达到第五层修为,普通刀剑根本无法破开他的防御,甚至连一些普通内门弟子,都未必是林震对手。”林修睿目光如炬,落在战台处,沉吟片刻又道:“不过,林天的《无情掌》应该已经修炼到第六层,甚至接近第层,可以破开林震防御,而且两人境界上还有些差距,若不出现意外,林天必胜。”

    闻声,大执事点了点头,林修睿的眼光果然毒辣,和他所想的一模一样,这场龙争虎斗,外门最强弟子,定然还是属于林天。

    “林天,外门第一的宝座,也该让给我了吧。”林震嘿声笑道。

    还不等林天回话,林震却猛然间抬起右臂,一拳朝林天轰了过去。

    虚空,好似有一座巨大的山岳虚影,充满无尽压迫之力,若换成别的精英弟子,只怕会被这一拳的气势震出内伤。

    “哼!”林天一声重重冷哼,身形瞬间朝前方飞跃而去,面对林震一拳,他不退反进,气势上也丝毫不输林震。

    林天的气势和林震截然不同,他是一种极致的冷,深入骨髓,让人怀疑已进入深秋季节,而林震却是拥有泰山之势,随手一个动作,能让人感受到无尽威压。

    独掌无情!

    林天冷哼,以穿过林震的层层大势,和林震轰出的一拳硬撼。

    轰砰!

    拳掌相撞,如同两大陨星撞击,无形气浪席卷而来,衣襟猎猎,狂风呼啸。

    “霸王力掌!”林震不屑,拳招徒变,好似一重又一重的山岳从天而落,要将林天轰趴。

    蹭!

    此刻,林天迅速朝后方逆行而去,林震的身躯好似铜墙铁壁,防御力极强,而且力大无比,若真被他一拳轰实,即便是林天也绝对不会好受。

    无情荡!

    林天足下发力,身形飘然灵逸,右掌在虚空轻轻一翻,凛冽寒光若剑芒,迅速分布到了各处,欲将林震必死。

    “哈哈哈,没用的,外门人能伤到我,等我将《金圣体》修炼至第九重境,我林震将横扫内门,成为最强王者!”林震大笑,神色尽显狂色,整个人若一只史前凶兽,迅速朝林天撞去。

    只见那些细小的寒光碰至林震后,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痕迹,并无法破了他的超强防御。

    林震的本就专修体魄的强者,加上强大的防御性灵身和《金圣体》功法,肉身素质达到一种可怕的程度,所以他才能傲视全场,要和林天争锋。

    “凶虎出笼!”此刻,林震一声怒喝,双拳若撑天巨著轰出,凝聚出数丈白虎虚影。

    白虎张牙舞爪,栩栩如生,林震气势攀升极致,虚空荡漾着火红色的涟漪光芒。

    ……

    “这林震好可怕的攻击力和防御,只怕我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林鹤惊叹。

    不过像林烟儿等人,面色倒是从容一些,方才听林修睿所说,林震敌不过林天,几乎无人质疑林修睿这位内门第一人的眼光。

    战台上气势猛烈碰撞,传来连续的暴响声,几位执事面色凝重,不敢有丝毫分神,这一战已经超乎普通弟子的极限,稍有不慎便可能出现意外。

    “无情翻天掌!”

    林天一跃数米,自虚空爆发出阵阵强烈光泽,只见一道数丈番天印径直落下。

    “无情翻天掌?!他竟领悟出了无情掌的最强杀招!”几位执事面色惊讶,那番天印具有极强的破坏力,抬手间便能将人镇压。

    金光璀璨,宛若小太阳般的光泽闪烁,巨大番天印朝林震压去,让人呼吸急促,血液翻涌。

    林震轰出的白虎虚影怒声咆哮,好似它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迅速朝番天印扑闪。

    两者刚一接触,只听轰地声,白虎虚影子炸成虚无,而数丈的番天印却横扫整个战台,拥有摧枯拉朽之势。

    “金圣体!”林震受到番天印的压迫,身躯微微颤抖,旋即一声怒喝,体表浮现出一层金色薄膜。

    轰隆!

    只见金光一闪而过,林震朝着虚空上方轰出数拳,加之《金圣体》,到头来依然难以抗衡林天的《无情翻天掌》,整个人被炸飞出战台。

    林震体内血液翻涌,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整个人摇摇晃晃,险些坠地。

    此时此刻,全场沸腾,林天的实力超乎想象,连林震也敌之不过,当之无愧的外门第一人。

    林烟儿和林彩衣等人目露崇拜之色,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举手投足都有无限神威,很难想象,若林修睿和林无心这样的精英内门弟子,如今强到了怎样的地步。

    “林天胜,最后一场林浩对林天,半个时辰后开始。”执事宣布道。

    如今,只剩下林浩和林天还未交手,这将会是外门的最后一战。

    “这还有什么好比的,真是多此一举,还不如直接结束算了。”

    “就是啊,林天是当之无愧的外门第一人,林家外门无敌,就算比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连林震兄都败了,根本没什么悬念。”

    “林浩兄能闯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但若对手是林天的话,这只怕……”

    “嘿嘿,不得不说,林浩运气当真不错,原本他的对手应该是林震兄,只可惜林震兄受伤不轻,短时间内已经失去战力,这才捡了个便宜,能直接和林天兄交手,即便败了也不丢人,甚至日后还有了吹嘘的资本。”

    当下,众人议论纷纷,并不看好林浩。

    林震已被执事送去疗伤,无法继续参加比试,原本下一场应该是林浩和林震的对战,无奈之下只能对上林天。

    此刻,林浩坐在席间,不言不语,仿佛和外界隔绝般,他双眼紧闭,加快对‘回真丹’的吸收。

    其实,在林浩看来,继续比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他对外门第一人的位置没有任何兴趣,只要能排进前五,拥有挑战内门弟子的资格便可。

    但既然他和林天这一战无法避免,林浩也没有输的习惯,只能尽力取胜。

    之前的林天和林震的比试,林浩也看的一清二楚,无论林震亦或者林天,比起当日那斗笠剑客都要强出数倍,如果面对面的一战,连斗笠剑客也敌不过两人。

    当然,像那种杀手,当然也有自己的一套,据说斗笠剑客连第道地门的强者都围杀过,否则白震也不会请他出手围杀白展尘。

    ……

    “回真丹的效果不错,起码对第二道地门境界来说,都犹如神助。”不久后,林浩睁开双眼,暗自思忖。

    现如今,他的实力已达到第六重巅峰境,但早在前几日,林浩便封住了自己的一重境界,想要达到境界大圆满的效果,换句话来说,他目前能够展现的实力,就只有五重巅峰。

    “单凭五重巅峰对付林天,似乎有些吃力,但若实在敌之不过,就只能解除一重境界的封印。”林浩沉吟片刻,心已有打算,他的意境层次,已经觉醒亿万分这二,是之前的两倍,或者仅靠五重巅峰境界便能完败林天,这样最好,不需要解除自身封印境界。

    第二道地门是最重要的武道根基,若能将第二道地门的境界提升到大圆满层次,便是日后迈入天门境界,也能有很大好处。

    当然,若实在不敌林天,林浩也会解除境界封印,既然战,那就没有败的道理。

    演武场四周,很多双眼睛都在有意无意的打量这林浩,本以为能从他脸上看见惊慌失措,谁曾想林浩却一直闭着眼,显得云淡风轻,就好似马上要同林天一战的人并非他,而是别人。

    “哼,那小子……之前用灵身之力克制我的‘暴雨梨花’,否则早就被我重伤击败,他有什么资格和林天哥哥交手!”林彩衣脸色阴冷,恨不得将林浩撕成碎片。

    林彩衣的拳脚功夫甚至比不上林轩、林涛等人,但胜在她的‘暴雨梨花针’,上一届能够排进第四,也正是因为暗器造诣不俗,但今日却被林浩死死克制,心岂能不憋屈。

    “姐姐莫气,就算林浩不战,林天哥哥也会主动找他麻烦。”林烟儿神色冷漠而不屑,她倒期待着林浩尽快和林天交手,让林浩认清自己的位置,也叫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强者。

    “林浩兄弟没你们想的这般简单,我觉得即便他败,也是百招之后的事,平手和获胜都有可能。”林飞开口说道。

    “平手?获胜?”林彩衣冷笑不已:“林飞,你莫不是败在林浩手,故意夸大他,这间接还给你自己带了高帽,和林天哥哥打成平手,甚至获胜,你是在做梦呢?”

    林彩衣出声,有不少精英级外门弟子赞同,就算如今的林浩实力很强,但至多能够排进第,连林震都可以轻松完虐他,更不提林天。

    “是吗,那我们赌一把。”林飞似笑非笑。

    “赌就赌,你想送钱来,我们又岂有拒绝的道理。”林烟儿嗤之以鼻。

    “我就和你赌五十万白银,我赌林浩兄最少坚持百招以上。”林飞倒是阔气,张口五十万白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