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洛岳,甚至于林、洛两家弟子都是如此想法,连林天和林震都无法看破洛岳所施展的《天机步》,仅凭林浩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林浩运气不错,方才能够躲开洛岳哥的一击,八成是运气所导致。”此刻,洛家某位女弟子开口说道。

    闻声,洛家众人点头,在他们心,洛岳在流云城四大世家的外门弟子,绝对是属于无敌存在,即便去了内门,只怕不要两年时间,洛岳便能够排进精英之列。

    此时,洛岳第二招已使出,整个人穿梭在竹苑之,宛若镜花水月,梦幻的不像真实存在,即便林震也面色大变,洛岳身法实在诡异,就算是凭借这种身法,或许便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林浩即便实力不错,但想对付洛岳,只怕还差了不止一丝火候。

    天机掌!

    忽然之间,掌影纵横,看似虚无缥缈,但掌势却让人心压抑,就好像无处不在,任你逃至何处,也绝对无法逃脱洛岳这一掌之击。

    林家一些精英级弟子陷入沉默,林飞面色凝重,不免为林浩所担忧,那洛岳如今所使的,正是《天机掌》,这掌法和《天机步》乃是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两者施展,威力成倍叠加。

    林月的身法和掌法相辅相成,处处充满玄妙之感,洛家众人相视一笑,心知大局已定,凭林浩的实力而言,很难躲的过洛岳这一击。

    碎石飞溅,漫天灰尘,只见洛岳好似鬼影无踪,却又如影随形,尤其他那一掌,看似缓慢,但却快到极限。

    洛岳如今身为流云城四大世家的外门王者,自然有自己的骄傲,他需要最最快的速度将林浩击败,就像击败林天和林震一样。

    只可惜,洛岳这一次却不能够如心所愿,他的《天机步》和《天机掌》两大功法叠加,依然被林浩轻松躲过。

    这两门武学,若换做普通武者,绝对算得上神技,杀伤力极大,不在世俗的范畴之,但可惜,林浩的眼光何其毒辣,类似这种普通武者称之为神技的功法,在林浩看来,却依然能够找出不少破绽,更何况,他的意境层次完全超出洛岳几倍,所以想要靠宗门的黄阶功法取胜林浩,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云风步!

    刹那间,林浩身形一纵,若似云风,在洛岳一掌击出之前,他便已施展身法,迅速朝后方退去。

    此情此景,让林、洛两家弟子愣至当场,有些难以接受。

    “这是……云风步?”洛岳看见林浩所施展的身法,不由大吃一惊。

    《云风步》只对应第道地门,在宗门的武学阁算是最低级的武学功法,完全无法同他的《天机步》相相提并论,可林浩所施展出的《云风步》却别有一番意境,好似比之《天机步》更加玄奥莫测。

    “这已经是第二招了,后生,你好好发挥,莫要让我失望。”林浩飘至后方,距离洛岳十数米,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闻声,洛岳神色变得阴霾,他眼有寒光乍现,锵地声清脆之音,身后长剑顿时出鞘在。

    洛岳手长剑表面有一种诡异的纹理,似乎像是一种图腾,材质不凡,能够轻易切隔金铁,乃是黄阶普品宝剑。

    “林浩,你的身法还算比起林天和林震两人层次高了许多,既然如此那我便不继续保留。”洛岳眼惊色很快敛去,他嘴角高高扬起,手持有剑,睥睨天下。

    天机斩!

    顿时,洛岳的长剑一声轻鸣之音传出,长剑从上至此下横斩而出,漫天剑影,虚虚实实绝难分辨。

    这一剑,好似无形无质,像从梦而至,显得极不真实,若巨蟒般游动,虚空荡起阵阵涟漪剑光,早已将林浩锁死。

    见状,林浩不以为意,立时操控《云风步》朝四周躲去,这剑法虽然不弱,奈何洛岳的实力完全跟不上,所以导致破绽极多,旁人或许无法躲避,但对林浩而言,却并非难事。

    轰地声,洛岳黄阶长剑斩落,斩虚无,凌厉的剑气将地面斩出一道数丈裂痕。

    林、洛两人弟子不由目瞪口呆,洛岳斩出的这一剑极其强大,即便是金铁只怕也能够斩杀碎,更不提血肉之躯的武者,甚至威力超越一些普通的内门弟子。

    只可惜,再厉害的功法亦或剑法,若是击不对手,那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这……怎会……”洛岳失色,他近乎已没有什么保留,按照道理而言,即便是林浩挡住他这一剑,也必然是要受伤不轻……

    “后生,这是第招了。”林浩站在远处,负手而立,自始至终,洛岳甚至连他的衣角都未曾碰到,可见林浩的《云风步》造诣极深。

    洛岳脸上无光,林浩每躲过一招便要开口提示,并一口一个‘后生’叫着,让洛岳心愤恨难当。

    林家弟子神色狂喜,看林浩的身法速度,即便实力不如洛岳强悍,但也绝对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反倒是洛家众人,一个个神色难看至极,未想到林浩的身法如此之快,连洛岳的《天机步》也奈何他不得。

    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洛岳又是几剑斩下,只是每次都被林浩轻易躲过。

    “第五招……”

    “第九招。”

    ……

    “十招已过,后生,该我了。”林浩躲过洛岳的第十剑,看向满脸阴霾的洛岳,淡漠道。

    “林浩,仅是靠着身法速度,躲过我几招又如何。”洛岳阴沉不已,速度提升到极致,手黄阶宝剑横斩而过,一道道剑影蔓延在虚空,凌厉的剑势让林、洛两家弟子骇然失色。

    与此同时,林浩运行《天罡神诀》,将所有力道凝聚在指尖。

    随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林浩右臂扬起,用两根手指截住落下的长剑。

    砰地一声,好似金铁交击之音传遍全场,林浩的双指强度甚至连金铁也无法相比。

    此情此景让林、洛两人弟子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幕如此不真实,流云城四大世家的外门弟子,竟有人能用双指截住洛岳的剑击!

    “怎么可能!”洛岳不可置信,用尽全力抽动黄阶宝剑,但他手的宝剑却是纹丝不动,被极大的力道所束缚,没有丝毫动摇。

    “洛岳,你跑来林家挑衅,今日便给你一些惩戒,若有再犯,定不轻饶。”林浩言罢,抬腿扫在洛岳的腹部。

    砰地声,洛岳冲天而起,在空划过一道弧痕,随后重重摔在地面。

    “洛岳哥!”

    “洛岳哥怎么会败给林浩……这怎么可能!”

    洛家众人看向林浩,神色畏惧,当年那奇葩,如今居然已这般强悍,连流云城的外门王者都败在他手,而且看林浩似乎并不费力……

    林震打量林浩,神色无比骇然,他本以为凭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将林浩击败,可谁曾想他和林浩的差距竟如此之大,若方才挑战林浩的是自己,下场必是和洛岳一样。

    “方才有人说若接洛岳招便磕头赔罪,今日便罢了,快滚。”林浩目光如鹰,扫过洛家众人。

    闻声,竟无人敢反驳林浩,架起洛岳逃似的离开了林家。

    随后,林浩转身走入房,全力朝灵身八重境冲刺,有‘回真丹’的药力,境界的提升也是事成功倍。

    再过一些日子,他将会前往内门山庄,并且挑战内门弟子,林家内门弟子都是精英的精英,并非外门弟子能够相提并论,若大执事有意针对,挑选一位精英内门弟子迎战,林浩也会有莫大压力,唯有将境界提升才是王道。

    数日后,林浩的实力又有所提升,已至重巅峰,距离八重境也已不远。

    这一日白家一年一度的买拍盛会开启,四大世家一共只有八个名额,平均两个名额。

    白家作为一重天势力,旗下管理数大城池,流云城池不过只是其之一,若非四大世家每年给白家的供奉不少,只怕连这两个名额都无法拿到。

    这两个名额,一般都只针对于各大世家最顶尖的弟子,还有十个参观名额,但参观名额无法参与拍卖。

    今日林家热闹非凡,家主和两位长老齐齐出现,给林家弟子传授一些拍卖阁经验,毕竟像白家那种势力,不能出一丝差错。

    这次林家两个名额给了林修睿和一位叫做林南宫的内门精英弟子,其参观的十位名额大部分发放给了内门弟子,而外门的林烟儿和林彩衣也因为林无心的关系分到两个名额。

    林家某位执事专程找到林浩,并分给林浩一个参观名额,林浩作为林家外门第一人,理所应当能够分到参观名额。

    其实这次的名额对林浩而言,可有可无,他本就有拍卖阁的上客令牌,远远不是参观弟子,甚至于名额弟子能够相提并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