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浩那懒洋洋的神色,林烟儿和林彩衣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林浩,你虽是林家外门第一人,但随我们一起去白家一年一度拍卖盛典,这路上就必须要听我的,否则我有权收回你的参观资格。”此时,让林彩衣和林烟儿欣喜的是,林修睿竟是为了她们出头,主动给林浩一个下马威。

    闻声,林浩轻轻看了林修睿一眼,和之前般也并未多说什么。

    这白家和自己的关系千丝万缕,即便没有林家所谓的参观资格权,林浩在拍卖阁也能够出入自由,并被奉为上宾,哪里需要受到林修睿的管制。

    可以说,林浩这次去白家的拍卖盛会,和林家一丝一毫关系都不存在。

    “你们若是嫌麻烦,大可不必带着我一起。”林浩沉吟半响,和林修睿争锋相对,开口说道。

    林修睿乃是大执事亲子,和凤临镇林家分支都属于一脉关系,当初正是因为大执事的关系,凤临镇分支这才胆大包天,想取林浩的灵根,这件事后来被林浩捅破,那分支虽然得到应有的惩罚,但大执事在林家位高权重,只是象征性的挨了几句骂而已,导致大执事一脉众人对林浩恨之入骨。

    虽说这表面上没有明确的针对,但暗地里谁也说不清楚,尤其是林修睿今日,摆明是要好好敲打林浩一番,众人自然也不傻,都看的清清楚楚,既然如此,那林浩也不会逆来顺受。

    林浩这一句话,让在场几位外门精英弟子微微一惊,林修睿算是他们的领队,有权收回参观权的资格,林浩如此强硬,必是给林修睿抓住把柄。

    白家一年一度的拍卖盛会的并不简单,尤其像他们这种小世家,甚至参观权的资格也来之不易,像白家那种一重天势力举办的拍卖盛会,绝不是普通世家能够随意出入。

    若林修睿将林浩这次参观权的机会收回,那才叫可惜。

    林馨和林乌等人,都为林浩担忧,但在林修睿面前,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林浩。”此时,林修睿停下身形,打量林浩数眼,道:“你这是想要和我作对吗。”

    闻声,林浩面色不变,淡漠开口:“我说了,你若嫌麻烦,大可不必带我去一起。”

    “好,你很有胆量。”林修睿点了点头:“仅是在林家外门取得第一,便敢如此狂妄,怕是你进入白家拍卖阁之后,必要惹出一些事端,本着为你安全着想,我将收回你这次白家拍卖盛会的参观权,我想你也没什么意见吧。”

    此话一出,林烟儿和林彩衣两人相视一笑,这林浩如此不识抬举,竟敢当着众人的面和林修睿作对,被收回白家盛会的参观券也是他活该。

    若林飞和林馨等人,心有些焦急,林浩和他们的关系尚算不错,比起林天等人要好的太多,自然不想林浩错失这一次宝贵机会,本是想为林浩说情,但想起林浩和大执事一脉本就有莫大矛盾,即便是说,想来也自讨没趣,最终几人叹了口气,心满是可惜。

    唯独林天等人,冷笑不已,就凭林浩这种不懂隐忍的性格,吃大亏是必然的。

    此时,林浩也不答话,继续跟着林修睿等人朝白家拍卖阁方向走去,似乎对林修睿的话当做从未听见。

    见状,林修睿剑眉一挑,看向林浩:“林浩,你已被收回参观权资格,还不回去林家,继续跟着我们做什么。”

    还不等林浩开口,林修睿又道:“自然,若你现在肯对烟儿和彩衣诚恳认错,或许我会网开一面,不剥夺你的参观权。”

    林彩衣和林烟儿看了林修睿一眼,神色感激,林修睿这是特意为两人出头,她们又怎会不懂。

    林彩衣和林烟儿看向林浩,神色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们两人可不相信,林浩真会舍弃这次白家拍卖盛会的参观资格权,定然会向他们认错。

    只不过,林浩满脸淡漠,似乎并未将林修睿的话放在心,他懒洋洋开口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路也不是你林修睿的,怎说我跟着你们,莫非我林浩便不能走这条路吗。”

    林浩压根不在乎参观资格权,莫要说他现在身上有拍卖阁的上客令牌,退一万步而言,即便没有上客令牌,凭白展尘的关系,林浩也算是足够有分量的贵客。

    林浩身上有什么,林修睿和林彩衣等人并不知道,只是认为林浩狂妄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哪怕参观资格被收回的情况下,依然敢挑衅林修睿……

    “好好好……”林修睿冷笑不已,连道个‘好’字,他当初不理解,区区一个外门弟子,何来的胆量敢于状告大执事,敢于和他们这一脉结仇,但如今一见,这林浩果然自大狂妄,想来就没有不敢做的事,但越是这般,在林修睿眼看来,便越是白痴。

    “林浩,这条路你自然可以走,但白家拍卖阁,你莫想进入。”林修睿冷视林浩一眼,随后便不再多言,带着众人朝前方走去。

    林浩耸了耸肩,并不同林修睿废话。

    林家喜众人心所想不已,反是林南宫,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未说,坚毅的面庞若似冰山,好似活在自己的时间,不理会他人。

    半个时辰后,众人来到白家拍卖阁外,这四周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林修睿等人呆在一旁,这拍卖盛会自然是贵宾先请,像他们这种普通的世家弟子,只能排行后方。

    ……

    “白家这一年一度的拍卖盛会,所拍卖的物品都很是不凡,即便是次品,若能拍来一两件,对咱们普通世家的帮助都算不小。”

    “不错,我们特地从流月城赶来,就是想拍来一件玄阶上等神兵,若这次能够得手,日后我们世家在流月城的地位,将不可同日而语。”

    “呵呵,即便是玄阶上等神兵,这价格也是高的离谱,起步都是要有灵石来拍卖,只怕你们世家也拿不出来。”

    此时,一些世家弟子站在后方,纷纷开口。

    像这些普通世家,就只有资格竞拍次品拍卖物,但放在普通世家,那绝对属于不可多得的宝贝,否则也不会有这般多的普通世家趋之若鹜赶往此地。

    林浩看向四周,流云城除了林家之外,像王家、洛家,还有雨家弟子,也都能够看得到身影,尤其是带队之人,都算得上内门顶尖人物,甚至有些弟子的实力明显超越林修睿。

    “圣天门人到!”忽然,自远处传来一声轻喝,众人望去,只见一队男女朝此处走来,一个个傲然冷面,似乎天生便凌驾普通人一等。

    看到宗门势力弟子,不少普通世家弟子面带敬畏,纷纷朝四周靠去,给这些宗门弟子让出一条道来。

    “看,那就是宗门世家的弟子……天呐,仅仅只是外门弟子,实力最少都已经迈入第道地门……还有第四道地门强者的领队!”

    “这些宗门弟子好可怕,有些年龄比起普通世家弟子还要小上一些,但实力却有质差别,宗门势力果然算得上武道圣地,能够凌驾在世俗之上,并不是没有道理。”

    “圣天宗……这个宗门势力也属于一重天势力,按理说和白家是一个档次,但若真的比较起来,底蕴不知比白家强了多少……”

    “的确如此,也不知圣天宗的弟子,为何会来到白家拍卖盛会……”

    “这你们便有所不知了,白家这一重天势力,主要经营各种商业,若论财富,即便圣天宗也未必比的上,这一年一度的拍卖盛会更加了得,就算宗门势力也会有兴趣。”

    一些等势力见圣天宗来人,议论纷纷。

    “你们便是洛颜儿师姐的族人?”忽然,圣天宗一方人走至洛家众人面前,某位弟子开口道。

    闻声,洛家弟子受宠若惊,连连点头称是,像这种宗门势力弟子,在他们看来,那都是高高在上的强大人物,此刻竟主动攀谈。

    “嗯,洛颜儿师姐当初在外门对我们也很是照顾……”圣天宗某弟子微微一笑,和洛家人交谈片刻,随后便进入拍卖阁内。

    “仙剑门人到!”

    圣天宗门人刚刚进入拍卖阁,前方再次传出宗门势力亲临的消息。

    只见前方大约有八位白袍男女并肩而行,胸前绣着一柄仙雾缭绕的神兵小剑,那正是仙剑宗独属标志。

    “剑仙宗弟子……这是圣天宗的死对头啊……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来了……”

    眼见圣天宗弟子亲临,不少世家之人惊呼道。

    不得不说,像白家这种主要经营商业的一重天势力世家,面子的确很大,这还没多一会便有两大宗门势力亲临,若换成别的拍卖阁,这根本想都不敢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