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在天门之,有着逆天的机遇,但能够得到这些机遇的武者,则是少之又少,其每一件宝物都是各种极品,想要搜寻而出,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林浩打量着那女子手所捧的金碗,顿时眼前一亮,拍卖阁的白发老者并未说谎,金色小碗的确是从第一道天门搜出,但似乎损坏严重,所以不能继续使用,就如同被封印了一般。

    像这种损坏的至尊宝物,没有任何实用性,最多只能作为观赏使用。

    “想要修复这损坏严重的至尊宝物……那就只能重新进行锻炼了……”林浩陷入深思,心思忖。

    在流云城四大世家,想要修复这样的至尊宝物,等同于痴心妄想,只有在宗门的炼器房内,才有可能重新修复,只不过,修复一件至尊宝物的代价也是不小,除非请到大炼器师,但普通宗门,又如何能够请到大炼器师出手。

    此时,拍卖阁内,无论是大世家势力,亦或者宗门势力弟子对这次拍卖的金色小碗都是兴趣缺缺,东西虽好,可惜却无法使用,最多作为观赏性法宝,没有任何实用性。

    这种情况,似乎也在白发老者的预料之,他并不吃惊。

    若这金色小碗可以成功启用,他们白家早已自己花大价钱收购,或许不会拿出来拍卖。

    “金子小碗应该是封印形态,所以并看不出本体,虽然破损严重,但如果请到炼器大师重新对它进行修复的话,还有有很大机会修复成功……诸位现在可以开始参加竞拍,底价为两块品灵石。”白发老者目光扫过全场,随后开口说道。

    此时,拍卖场议论纷纷,并未像以往那般立即出价竞拍,似乎都不太想竞拍这种没有任何实质性宝物。

    ……

    “至尊宝物……的确诱人,但已经损坏严重,莫要说我们圣天宗请不来大炼器师,就算花大代价请来,也未必能够一定将那至尊宝物修补完成……而且,有请大炼器师和修补的材料钱,足以购买一件至尊法宝了,这根本不划算啊……”

    圣天宗某位女子,沉吟片刻,随后开口说道。

    闻声,另外几位圣天宗弟子也点了点头,纷纷赞同女子的言论,两块品灵石去竞拍一件无用的至尊宝物,实在没什么必要,说不准宗门还会责怪。

    一时间,圣天宗门人陷入沉默,他们并不打算参加竞拍。

    仙剑宗和另外一处宗门势力和圣天宗所想一致,也不打算竞拍这等无用之物。

    “呵呵……好歹也是至尊宝物,竞拍回去欣赏,也不是不行……我出两块品灵石。”某位大世家高层,终于出价。

    一见有人开始竞拍,又有一处大世家高层道:“我出块品灵石。”

    “块?你李家千里迢迢来到流云城,莫非就是为了竞拍这被封印了的至尊宝物吗……也罢,让给你们算了。”之前竞拍老者轻声一笑,罢了罢手,不打算继续竞拍,用底价竞拍已经是他的极限,再高一些就没了必要。

    用块品灵石来竞拍这等废宝,这似乎已经算是极限,拍卖场原本打算用底价竞拍的各大势力都陷入沉默。

    此时,拍卖阁的白发老者已经开始报数,若还没有人继续竞拍出价,这被封印的至尊宝物将由场内的大世家直接拍走。

    “我出四块品灵石。”正要尘埃落定时,某位白袍男子冷声开口。

    听闻有人竞拍,众人朝远处望去,那竞拍之人正是之前已经放弃出价的仙剑宗弟子。

    白发老者眼前一亮,四块品灵石,能出到这个价已算是不错。

    几大世家缄默不语,他们继续竞拍,至少需将价格提升到五块品灵石,那被封印的至尊宝物似乎根本不值这个价,再者,竞拍一方乃是宗门势力弟子,谁也不想因为一件无用的至尊宝物而得罪宗门弟子。

    “星师兄,你拍这等废宝作何用,四块品灵石,不是小数目啊,只怕到时候会被宗门责怪……”剑仙宗某位女子看向为首少年。

    这被称为星师兄的冷漠少年,乃是这一次的带队师兄,为仙剑宗一位内门弟子,并且还算内门的核心人物。

    闻声,冷峻少年道:“多虑,这四块灵石乃是属于我个人的,同宗门没有任何关系。”

    此话一出,仙剑宗几位少年男女面面相觑,星师兄在仙剑宗乃是内门弟子,身份尊崇,有几块品灵石不足为奇,但用来拍卖一件无用的废宝,这便有些奢侈了,连他们都为其肉痛。

    “星师兄你再考虑一下吧……毕竟四块品灵石实在太多了,况且那被封印的至尊宝物,至少需要大炼器师来重新锻炼,还得加上不少锻炼材料,总价值已经超过了普通至尊宝物的极限……仅仅不过是从第一道天门搜寻而出,是不是有些不值得?”

    几位仙剑宗弟子出声劝道。

    “呵呵……我的世家,便有位巅峰普通炼器师,足以抵得上一位大炼器师,所以用四块品灵石竞拍而得,稳赚不赔。”冷峻少年嘴角上扬,一眼若鹰般扫过全场,他倒不信有人敢同争夺竞拍。

    “没想到星师兄的世家内还有位巅峰级的普通炼器师……”

    几位仙剑宗弟子微微一愣,若真是这般,那用四块品灵石拍得一件被封印的残破至尊法宝,倒也不亏,位巅峰级炼器师同时出手来重新淬炼至尊法宝,就算不如大炼器师,但也有很大希望淬炼成功,只需一些淬炼材料便足以。

    此刻,白发老者已经开始报数,他也看得出,在场之人,没几处势力敢和我仙剑宗门人争夺这件至尊宝物,而且四块品灵石的价,能让大部分势力望而却步,毕竟只是一件无用之品。

    “我出五块品灵石。”突然,自第二层阁楼之上,传来一位少年的声音。

    这一声宛若平地起炸雷,拍卖场顿时议论不已,并且目光全部落在第二楼层,只是可惜,他们并看不见包厢内的竞价之人,只能听出是一位少年的声音。

    拍卖场各大势力无比诧异,那第二层楼阁包厢内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和仙剑宗弟子作对,为了一件无用废宝,真的值得?

    那被称为星师兄的冷峻少年,眉头微蹙,开口道:“六块品灵石。”

    话音刚落,自第二层楼阁包厢内,少年的声音再次传出:“我出块品灵石。”

    当下,拍卖场内彻底炸开了锅,许多大世家势力纷纷猜测,包厢的少年究竟为何方神圣,竟明目张胆和仙剑宗弟子作对。

    众人之所以认为那少年故意和剑仙宗弟子作对,也是有着原因,试想一件被封印破损的至尊宝物,哪里值块灵石,若非故意想敲打一下剑仙宗弟子,又怎会出到块品灵石,相信平白无故的,谁也不会做这等蠢事。

    那位星师兄,此时冷峻的面容稍显阴霾,他开口冷冰冰道:“八块品灵石,这被封印的至尊宝物星某人志在必得,还请楼上的兄弟给星某人一些薄面,权当交了个朋友如何。”

    言罢,冷峻少年有意无意的看向第二楼层的包厢。

    “我出九块灵石。”二楼包厢内,少年的竞价声音继续传出,似乎压根没听见仙剑宗那位星师兄的话。

    ……

    “九块灵石……好大的手笔,好大的魄力,这仙剑宗的星辰羽身后的世家,也是一重天武道势力,虽然无法和宗门相提并论,但比起那些大世家强了不知多少档次……竟然有人敢如此和星辰羽作对,完全不将仙剑宗和星辰家放在眼。”

    “为了一件无用的至尊宝物,能出到九块灵石,只怕此子身份也不简单,兴许就是专门针对星辰羽的……”

    此时,拍卖场众人纷纷议论二层包厢内少年的身份,只有林家弟子听出,声音的主人竟然是林浩。

    罗峰略有所思,他以往所得到的情报,那林浩可自主完成炼制丹药,并且成品率达到了百分之百,据说是炼丹天才,在这个年纪能够完成自主炼丹,身份必然不似表面上那般简单。

    而且,他们之后还得到消息,这林浩前一阵子和白展尘走的很近,而白展尘的身后似乎有位有位‘天灵’级别的高人撑腰,而且实力要比巅峰时期的白家家主还要强势太多……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一丝不同寻常,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背后,主要是一位实力极其高强的‘天灵’高人,而林浩是否和这位‘天灵’高人有着关系,这其便让罗峰不敢深想了。

    罗峰只敢确定一件事,林浩身后若有一位‘天灵’高人撑腰,根本不足为奇。

    试想,一位普通世家的少年,竟能随手甩出原本秘籍,并且完成自主炼丹,成品率百分之百,而且根本不在乎身旁是否有人观望!

    需知,普通世家的少年,身后势力并不算大,对白家而言如同蝼蚁,若当初白家有心将林浩抓走当成药奴为白家炼丹,他身后的林家可敢说一个不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