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林浩打开房门,正见雨辛和一位黑衣老仆在外等候。

    “辛儿,怎去了一夜?”林浩看向雨辛,开口问道。

    “父亲不在城内,所以迟了一些,不过都已经安排妥当,我和马叔送你离开。”雨辛解释。

    林浩点头,跟着雨辛和黑衣老仆走出雨府外。

    此刻,已有马车在外等候。

    林浩坐上马车,有雨辛和黑衣老仆驾车,林家分支的黑甲军只怕也不敢阻拦。

    很快,马车朝前方飞奔而去。

    ………

    “这是出城的方向吗。”许久之后,林浩忽然将车帘掀开,淡漠若冰的双眸,扫过四周。

    在记忆,这个方向根本不是出城,而是林家分支祭坛处。

    “林浩,看你往哪跑!”

    “哼,自作聪明,以为去了雨家便能得到庇佑吗?!”

    “真是蠢蛋,雨辛小姐和林童公子不久后便会订婚,你以为她会帮你?!笑话!”

    此时,雨辛和那黑衣老仆早已消失不见,驾马而行的,变成林家分支几位执事。

    林浩不傻,瞬间明白了什么。

    “雨辛……竟连你也背叛了我……”林浩嘴角扬起,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难怪当日自己去分支内殿时,见雨、林两处分支的人在商讨所谓大事,林童还将自己赶了出去。

    那时必然是在商量林童和雨辛的婚事,或许还顺便讨论要如何转移自己灵根……

    “林浩,你已无路可逃!”

    马车四周涌出数十位林家分支弟子,跟在几位执事身旁,满脸冷笑。

    “我为何要逃。”林浩站起身来,目如苍鹰,扫过几位执事。

    “带去祭坛!”某位执事大手一挥,林浩便被几位林家分支弟子压着,前往祭坛处。

    林浩也不反抗,任由自己被押走。

    他倒要看看,林家分支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凤临镇,祭坛。

    一镇武者,近乎全部赶至,甚至可见几大本土世家的踪迹。

    足有数百人,散在各处。

    祭坛顶端,有若小太阳般的光泽闪烁,可取人根骨。

    林家分支两位长老和家主,全部坐在祭坛上方。

    “可惜了,林家总部的林浩,灵根不错,可却在宗门被人打碎,如今落得剥夺的下场。”

    “话也不能这般说,他灵根已碎,留在体内根本无用,还不如取出交给分支的天才,也能壮大分支一脉。”

    “唉……本是同根生,如此做法实有些残忍,也不知那林浩怎会答应这般过分的要求……”

    在场众人,交头接耳,言语不同。

    “哼,那个废躯,不俗的灵根留在他体内也是浪费。”

    此刻,雨家的黑衣老奴也在此处,看向身前的身着薄纱的雨辛,开口道。

    闻声,雨辛犹豫:“可林浩,始终对我不错……”

    “小姐,一位被断去根骨的武者,无法沟通五地十天,就只是一个废躯,你同他在一起将来一定悲惨!林童是林家分支家主的亲子,这次就是林童要接收林浩的灵根,你可以考虑考虑林童。”老者急忙道。

    “而且老爷也说了,只要林童成功接收林浩的根骨,便将你许配给他。”见雨辛有些犹豫,老者又道。

    “林浩一点希望都没了吗?”女子看向老者。

    “没有!一点都没有!”老者点头。

    “好……我懂了……反正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雨辛最终妥协。

    ……

    “人情凉薄,那林浩曾相助雨辛多次,而然此刻她却选择林童……世态炎凉啊。”

    “人都如此,若换是我,我也不愿意继续喜欢林浩。”

    “这些世家本就如此,利益永远摆在第一位,像林浩曾经为救雨辛,损失近乎一半真血,否则在宗门又哪里会被轻易打断灵根,唉……

    祭坛上方。

    某位青衫少年正站在林家分支家主身前,眉宇之间,似乎有些不耐烦,开口道:“父亲,林浩怎还未至。”

    这少年神色冷峻,眼有傲然之色,正是林童。

    林浩即将被剥夺的灵根,正是要转移给他。

    “童儿莫急,你大伯既让人押林浩来到分支,此事便不会有任何意外,安心罢。”分支家主林战冷笑,“那小子以为自己躲在雨家便万事大吉,实在天真的可怜。”

    当初林战得知林浩灵根破碎,急忙联系林家总部大执事,两人串通一气用各种手段终将林浩压来,目的就是给儿子林童换灵根。

    林童灵根不错,若在接收了林浩的灵根,实力将会一飞冲天,或许能够将林家总部的天才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林战的面容上,挂着阵阵笑意。

    “我取他骨是给他脸面,如此,雨家那边也好交代,唯我才配同雨辛成婚,当初雨伯还想将雨辛许给林浩,不知所谓!”林童面无表情,跳下祭坛。

    走至雨辛身前,一把将其拥入怀。

    此情此景,让凤临镇不少武者皱眉。

    这林战父子,实在有些不地道,不止要夺林浩的根骨,还抢自小便暗恋林浩的雨辛。

    “我父亲说了,只要得到林浩根骨便将我许配与你。”雨辛看向林童,声音听不出情愿或是不情愿的味道。

    闻声,林童道:“林浩根骨手到擒来,待我接纳后,亲去你府迎娶。”

    “好好好,你们两位小辈,日后联手,壮大分支不成问题。”见状,林战喜逐颜开,连两位长老也是连连点头。

    ……

    “快看!林浩来了!”

    人群,不知谁发出一声惊喝,众人纷纷转身朝后方望去。

    此刻,林浩正被林家分支诸多弟子压着,随位执事的脚步,朝祭坛处前来。

    “唉……这林家总部的弟子,到头来却落个如此下场,可悲可叹……”

    “我若是林浩,一死百了!”

    “林浩怕已寒了心,林家这次的行为,的确欠妥当。”

    “哼……你们知道什么,林战是林家总部大执事的亲弟弟,极有权势,弄来一位碎裂灵根的林浩,还不是轻而易举?只怕这件事,也是瞒天过海,等林战根骨被换走之后谁还会追究!”

    “这就是林家啊……唉……林浩这孩子,实在可怜……”

    眼见林浩被压来,不少老一辈的武者纷纷叹息。

    林战轻声一笑,目光看向逐渐走近的林浩:“童儿,你的灵根来了。”

    闻声,林童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他要收林浩的灵根,林浩以往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他的。

    林童自认丝毫不弱于林浩,甚至比他还要更加强大!

    今日,接收了林浩的灵根后,那些总部的天才,或许都能被自己踩在脚下!

    他要成就林家后辈第一人,让林童的名字,让每个人都知晓。

    此刻,林童握着雨辛的玉手,居高临下看向被压来的林浩,神色冷傲到了极致,他才是王者,即将君临天下!

    至于雨辛,则有些愧疚,不知要如何面对林浩。

    “辛儿,你这样做没有任何错,要怪就只能怪这林浩不识抬举。”分支家主林战,开口说道。

    闻声,雨辛点了点头:“林战伯伯说的不错,林浩是忤逆子,敢在分支行凶,我这样做也是为林浩着想,不愿意他一直错下去。”

    ……

    “到时候我取了林浩的灵根,便分给他几处小镇上的产业,如此他也是吃喝不愁,平稳的度过一生,武道一途,不适合林浩。”林童漠然开口。

    以往的林浩,性格极为温和,若说的直接一些,便是软弱。

    即便灵根资质很好,但软弱的性格却导致林浩时常被欺,从他在宗门世界,被人打断根骨,便能看出一二。

    若非林浩性格软弱,林家总部大执事也未必敢派人将林浩带来分支,就是看林浩软弱可欺。

    可谁也料想不到,以往那软弱的林浩早已消失。

    此刻的林浩,早已经同九霄天帝神魂合一。

    有些人软弱可欺。

    可有些人,谁若欺他,将会迎来毁灭性的报复打击!

    现在的林浩,就属后者。

    此刻,不少围观的武者看着林浩一步一步走来,纷纷摇头。

    有人怜悯他,也有人幸灾乐祸,等看好戏。

    林浩被几位执事压着,一步一步走上祭坛处,眼见万无一失,这才放开了手,给林浩自由。

    四周有数十黑甲军守护,分支的两位长老和家主都在这里,哪怕林浩长了翅膀,也逃不掉!

    当下,林浩无视祭坛上的林家众人,反而看向雨辛道:“你……很好,做的很漂亮。”

    闻声,雨辛朝林童怀靠了靠:“林浩哥哥……灵根在你身上已经毫无用处,可对林童却有大用……转移灵根,既是总部大执事的命令……你又岂能反抗……”

    起初,雨辛的眼神有些躲闪,可说至最后,目光却越来越坚定,看向林浩甚至有一些厌恶的神色。

    林浩摇了摇头,也不打算和雨辛继续废话,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这要怪就怪他自己粗心大意,因父亲对雨家有过大恩,所以林浩并未觉得雨家会出卖自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