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然林浩就是敢在丹药阁当着白家小姐白秋和一位炼丹师的面现场炼丹,他若身后没有丝毫依仗,敢做出这等傻事?!

    旁人看不明白的事,在罗峰这种老江湖眼,却能轻易抓住细节,并且分析的头头是道。

    尤其经过今日林浩敢和星辰羽较劲来看,他的猜测只怕九成九便为事实!

    在罗峰深思的同时,星辰羽阴霾的脸庞甚至能够滴出水来,他心头暴怒,那二楼包厢内的少年,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不给星辰价面子,甚至连仙剑宗都未放在眼!

    尽数在场各大势力,除了极个别的宗门势力弟子之外,谁敢这般赤果果的挑衅他?!

    “楼上的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若这般穷追猛打,只怕对你我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不知兄弟觉得星某人此话是否有理……我星辰家有位顶级炼器师,拍得这件至尊宝物才有用处。”星辰羽目光落在二楼包厢,直接将星辰家搬了出来,希望包厢的神秘少年知难而退。

    闻声,林浩眉头微微一皱,仙剑宗这位弟子实在烦不胜烦,拍卖阁竞拍能者居之,他拍至尊宝物并非是星辰羽作对,这件至尊宝物对林浩也有极大用处,他本身的炼器造诣便是不低,莫要说普通的顶级炼器师,就算是炼器大师在林浩眼也不过只是学徒级别,那件至尊宝物只有在林浩手,才能够用最小的代价淬炼出最高品质,林浩又岂能放弃。

    “你家有顶级炼器师,莫非我家就没资深炼器大师?”二楼包厢之内,林浩的声音传出。

    此话刚落便一石激起千层浪,那包厢内的神秘少年,竟称自己家有资深的炼器大师!

    炼器大师也有六九等之分,像星辰羽背后的世家,只有位普通的顶级炼器师,这和炼器大师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而普通的炼器大师,和资深炼器大师又差了一个档次。

    如果普通炼器大师要花一百块品修复至尊宝物,那么资深的炼器大师最多只需要花费十块品灵石,甚至更少,并且从淬炼的材质上,要远远高过普通炼器大师,若是算来,星辰家位普通炼器师于之比起,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呵呵……你家有资深炼器大师……小兄弟,据我说知,整个天都国也没有一位炼器大师,你却说你家有资深的炼器大师?!”星辰羽怒极反笑:“我出十块品灵石,若谁人继续出价便是不识抬举,和我星辰家,乃至整个仙剑宗作对!”

    “有钱竞拍,没钱滚蛋,我出十一块品灵石。”林浩面不改色,今天定然要将那被封印的至尊宝物拍到手。

    他此刻出价,已达到十一块品灵石,无论白家是否有意见,林浩也不能退缩,实在不行,他便自己掏腰包,最多先欠个账,很快便还上。

    此时,林浩的一句‘有钱竞拍,没钱滚蛋。’让拍卖场陷入短暂沉默,只有少数的宗门势力暗笑不语。

    林修睿等人额头渗出一丝冷汗,那林浩到底是谁给他的胆量,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得罪宗门弟子!

    而且像星辰羽还并非普通弟子,是仙剑宗内门核心人物,自身也出自一重天势力世家,连一般的宗门弟子都不愿招惹他……

    “修睿兄……我们要不要将林浩抓出来,让他给那宗门弟子磕头赔罪?不然我怕到时候林浩会连累我们……”林彩衣眉头深皱,对林浩恨之入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畜生,竟张狂到敢挑衅星辰羽!

    闻声,林烟儿摇了摇头:“只怕这已不是磕头赔罪的事……林浩如此胆大包天,必须交给星辰羽,否则他若动了怒火,仅凭个人的武力,便能够将我们林家连根拔起……林浩可真是会作死,就凭他还有十一块品灵石,真是笑死人了。”

    林烟儿倒没有说谎,星辰羽的实力惊天,林家的高层全上,只怕也无法战过他一人,而且星辰羽还带着许多师弟师妹,仅这股可怕的力量,甚至能将流云城夷为平地。

    “不急……”林修睿嘴角微微上扬,他心已有计策,将林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抓下来交给星辰羽,不但自己等人不会遭受星辰羽的怒火,或许还能够同星辰羽那种人物攀上关系,有了这一层关系,到时若星辰羽替自己引荐一下,他林修睿有很大机会进入宗门!

    “呵呵,林浩,你就是我的向上爬的阶梯……希望你继续狂妄下去。”林修睿满脸冷,林浩的一切谎言,他都可以瞬间揭穿,什么家有资深炼器大师,都是放屁,那林浩最多是何罗峰有些交情罢了,可招惹到星辰羽,罗峰这种角色别想保的住他!

    林烟儿和林彩衣等人神色微微有些兴奋,她们已猜到林修睿的想法,若这般以来,甚至连她们两人都有机会接触星辰羽那种层次的强者!

    林南宫和林修睿、林烟儿等人坐在一处,他们的谈话林南宫听的一清二楚,不仅皱了皱眉头。

    ……

    此刻,星辰羽的神色变了又变,在这种小地方,竟有人敢如此挑衅自己,让他抬不起头来,十块品灵石已是星辰羽的极限,继续喊价则要动用宗门的资金,这是万万不能的。

    “呵呵,我放弃……”最终,星辰羽冷声一笑,主动放弃对至尊宝物的拍卖,他看向二楼包厢:“上面的小子,为何躲在包厢里不敢露面,众人都坐在下方,莫是你的身份比人高了一等吗,不如下来见上一见。”

    星辰羽出自大世家,即便对二楼包厢内的神秘少年恨之入骨,但也不会莽撞行事,那少年敢如此同自己叫板,出言不逊,甚至不将星辰家放在眼,定然有些依仗,普通世家弟子绝对没有这般大的胆量,或许,那神秘少年是星辰家的敌对势力也未必……

    白发老者意味深长的看向二楼包厢,他自然知道其是何人,他们白家对对林浩的名字并不陌生,尤其是四小姐白晓晓和二小姐白秋,对此子都有很高评价,两位小姐都层说过,看不透林浩。

    或许,那少年真不似看到的这般简单,身后或许有‘天灵’高人。

    ……

    林浩坐在包厢之,并未理会星辰羽,心正想着要如何同罗峰去说,毕竟十一块品灵石不是小数目,他的《风雷掌》原本不也只卖出了一块品灵石,再加上免费拍卖一件物品的价格,最多值块品灵石,目前至少超标八块品灵石……

    正当林浩深思时,林南宫却是不请自来。

    当下,林浩打量林南宫数眼,不懂他什么意思。

    “林浩,我劝你快些离开,林修睿和林烟儿等人,欲将你交给星辰羽。”林南宫有条不紊的开口说道。

    闻声,林浩神色顿时冷了下来,那几人竟想如此!

    言罢,还不等林浩开口,林南宫转身离开。

    “小子,既然至尊宝物已被你抢去,不如下来见上一面,或许你我还是相识,你若不下来,那在下便只能冒昧去打扰阁下。”星辰羽话透着冰冷的凉意,他此刻还未爆发,只因为心有些顾虑,毕竟这里是白家拍卖阁,他不能做的太过火,而且那包厢内少年的身份还未得到确认,不能贸然行事。

    “星辰兄,久仰大名……”忽然,星辰羽身前出现一男两女,为首男子开口说道。

    闻声,星辰羽微微一愣,打量这人,似乎是流云城本土世家的弟子。

    “你们是谁,找我何事。”星辰羽不咸不淡的开口问道。

    “星辰兄……抱歉,在二楼包厢和你作对的,乃是我林家弟子,那畜生向来张狂,我在这里先给星辰兄赔个不是……”林修睿神色恭敬,小心翼翼开口,像星辰羽这种层次的强者弟子,比他们高了何止一个层次,举手投足甚至能将整个林家覆灭。

    “你……说什么……”星辰羽一眼扫过林修睿和林烟儿等人,阴声道。

    被星辰羽这一眼扫视,人如坠冰窟,那种精神上的威压,让林修睿等人脸色变了又变,好似被滔天巨兽吞没,令人心悸。

    甚至于林修睿有一种感觉,星辰羽仅用一根手指,便能将他捏死。

    “星辰哥哥实在抱歉……我们会将那畜生全给星辰哥哥,全凭星辰哥哥去处置!”林烟儿脸色苍白,声音有些颤抖。

    听闻此言,星辰羽的神色这才好上不少,这里是白家的拍卖阁,他无法在此处招惹事端,可若林家之人自己将那小子给揪出来交给自己,那就和他无关了。

    星辰羽有着自己的算盘,一处普通世家的弟子,竟敢在这里装神弄鬼挑衅自己,若不严惩,心岂能平息怒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