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你们仙剑宗若在这里捣乱,就赶快离开,莫要影响了我们竞拍宝物!”

    此时,一处宗门势力弟子,很是不满的喊道。

    星辰羽看向那几位宗门势力弟子,冷哼一声,并不搭理。

    “你们个,去将那小子给我揪出来,然后带他出去,白家拍卖阁我不方便动手。”星辰羽目光落在林修睿和林烟儿等人身上。

    闻声,林烟儿、林彩衣受宠若惊,连连点头,随着林修睿快步走上二楼,连招呼也未打便将包厢房门推开。

    下方,那白发老者眉头皱了又皱,星辰羽也就罢了,那林家几位弟子胆大包天,竟敢擅闯二楼宾客室!

    很快,位年武者从内堂之走出,每一人身上的气势都宛若惊涛拍岸,仅一眼望去,便让人有种五金的压迫感。

    这几位年男子,都已打开第四道地门,实力强大无双,在白家拍卖阁维护秩序,谁人若敢在此处闹事,那当真是自寻死路。

    “混账!”为首之人怒声一喝,让林烟儿和林彩衣等人浑身微颤,当即停在原地,甚至不敢有别的动作。

    “你们几位小辈,胆大包天,竟敢来我白家拍卖阁惹事。”某位年男子目光扫过林修睿等人,厉声喝道。

    林修睿却是摇了摇头,他抱拳恭声道:“前辈,我们并非闹事,二楼包厢内的少年,乃是我们林家弟子,这可算是我们林家的家事吧。”

    林修睿不卑不亢,神色倒还算平常,怎么说林浩也是林家弟子,况且他们还是被星辰羽所授意。

    闻声,为首年男子有有些犹豫,若要是林家自己的事,他们拍卖阁还当真不好插手。

    旋即,几人看向罗峰和拍卖台上的白发老者,似乎想询问那两人的意思。

    未过多久,罗峰和白发老者同时点了点头,并没有让他们动手。

    正如那林修睿所说,二楼包厢内的林浩为林家弟子,说白了是林家自己的事,他们并没有道理去干涉。

    他们白家并非怕了星辰羽那种小辈弟子,就算仙剑宗的宗主来了,他们也没什么好怕的。

    ……

    眼见几位年男子退去,林烟儿心冷笑,如今连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别想保的住林浩,今日或许就林浩死期,他要为自己的嚣张和狂妄付出代价。

    彭地一声,房门被林修睿踹开。

    林浩悠闲的坐在一旁,见林修睿和林烟儿等人不请自来,他一眼扫过几人。

    “哼,林浩,来白家拍卖阁之前便同你说过,让你好自为之,没想到你屡教不改,竟敢如此挑衅星辰羽那种层次的势力弟子。”林彩衣神色厌恶的打量着林浩。

    “彩衣姐说的是,林浩你太目无人了,在林家自大也就算了,如今倒好,竟然连宗门势力的弟子都不放在眼,你实在活腻了,今日莫要说我们林家,就算是一重天势力的林家,也别想保的住你!”林烟儿也开口,冷漠说道。

    闻声,林浩面色不改,什么狗屁剑仙门势力弟子,当年剑仙门的开山老祖见他,不也得毕恭毕敬。

    前世之事,林浩自然不会多做计较,但那星辰羽却是没什么道理,在拍卖阁能者居之,有钱竞拍没钱滚蛋。

    自然,林浩也并非冒失之人,他既然敢同星辰羽去抢夺至尊宝物,那就定然是有所依仗,否则他也不会用这种直接的方式。

    “林浩,你也是林家弟子,所以我并不想动手,你最好主动同我离开。”林修睿盯着满脸淡然的林浩,冷声说道。

    “呵呵……好,我倒想看看,今日在白家之,谁能够将我如何。”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他站起身来,大步朝外走去。

    “狂妄,星辰羽那种层次的势力弟子,也是你能够招惹的,他若是想,一根手指便能将你捏死。”林彩衣神色傲然,就好似和星辰羽关系极好般。

    林浩并未多说什么,人已离开二楼,来到拍卖场大厅。

    此时此刻,数百双眼睛都在打量着林浩,在场势力都想知道,那包厢敢于得罪星辰羽的神秘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头。

    “咦……这少年不就是林家弟子吗……”很快,在场某位青年男子,口发出一声惊疑。

    “林家弟子?哪个林家弟子,你说的应该不会是流云城那个普通世家吧……”又有一位女子道。

    在流云城,只有一个林家,但这个林家却是普通的小世家罢了,仔细想来,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一位普通世家的弟子,敢如此狂妄,能在拍卖阁去挑衅星辰羽?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如此做。

    “好像……就是流云城林家的弟子。”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流云城内的林家可是很普通的世家,家弟子有资格得到拍卖阁上客令牌,坐在二楼上客包厢?”

    “就是,我也觉得不太可能。”

    几位大世家高层争论了起来。

    “那小子就是流云城林家弟子,名叫林浩,当年曾入过我们圣天宗门,因为偷盗沟通地门的法典,被打断了灵根,逐出宗门。”忽然,圣天宗一位少女站起身来,神色极其厌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无比错愕,这敢于和星辰羽较劲的少年,竟曾是生天宗门弟子……只是看样子似乎品行怎么好,最后被逐出了宗门。

    “呵呵……我道是谁,原来是林家的跳梁小丑……林浩,你还真的是狂妄到无法无天,当年垂涎洛家小姐的美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圣天宗被打断灵根逐出宗门后,竟还不悔过自新,今日又敢在白家拍卖阁挑衅星辰羽……只怕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

    一处偏僻角落,某位相貌姣好的女子,神色冷艳,出声说道。

    这女子的相貌同洛颜儿有几分相似,她便是洛家第一后辈王者‘洛清秋’,也正是洛颜儿同父异母的妹妹。

    林浩此时仿佛成为众矢之的,圣天宗对他不屑一顾,仙剑宗弟子则虎视眈眈,连几处本土世家也言语嘲讥。

    林浩面色不变,甚至面对星辰羽也毫无惧意,反而显得无比从容。

    “小子,至尊法宝你让出来,我们仙剑宗也不为难你。”忽然,剑仙宗某位少女轻声开口。

    他们和林浩无冤无仇,没必要去为难一位普通世家的弟子,再说,这拍卖阁本来就是靠实力来说话,有钱竞拍,没钱滚开,星辰羽的作为,的确欠妥。

    今日有大世家和不少普通世家势力在次,还有少数的两处宗门势力,众目睽睽之下,若真为难林浩,到时候传了出去,只能说他们仙剑宗欺人,名声可不好听。

    星辰羽看了女子一眼,欲言又止,他本想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普通世家弟子掌毙,但既然有同宗师妹这般说了,他也不能继续开口。

    “小子,今日算你运气好,我师妹既然维护你,那我也不会继续为难你,将至尊宝物让给我。”星辰羽脸上恢复笑意。

    “呵呵……你纠结是让我双手奉上的送给你,还是让我开价卖给你,说清楚了比较好。”林浩冷笑道。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星辰羽身上,都在等他回答。

    此刻,星辰羽眉头微微一挑,他身为仙剑宗弟子,并且出自一重天势力世家,自然不能厚脸皮要普通世家弟子将至尊宝物双手奉上,不然岂不是我被人唾笑……

    “好,你开个价,将至尊宝物卖给我。”星辰羽强忍心怒意,他一定要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付出惨烈代价。

    “送给你是不可能,但若是卖给你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两百块品灵石,我将这至尊宝物卖给你。”林浩淡然道。

    两百块品灵石?!

    听了林浩的价格之后,莫要说星辰羽,便是在场大大小小的世家势力都无比错愕,这小子简直狮子大开口!

    他自己不过只用十一块品灵石竞拍而来,转手就要卖出两百的价格,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就是在耍星辰羽。

    星辰羽若真要有两百块品灵石,大可一直竞拍下去就好,何必在这浪费时间。

    “小子……你是在耍我吗。”星辰羽盯着林浩,眼凶光一闪即逝。

    “呵呵,两百块品灵石,你若肯付,至尊宝物拿去。”林浩耸了耸肩,星辰羽以为自己在耍他,其实林浩还觉得自己卖便宜了。

    “这般说来,你果然是在耍我。”星辰羽眼的杀意毫不掩饰,似乎要将林浩洞穿不可。

    远处,罗峰和白发老者对视一眼,两人若有所思,林浩敢和星辰羽对面对这般较劲,若说他没有任何依仗,无论是白发老者还是罗峰,他们都不会相信。

    “这里是白家的拍卖阁,我星辰羽不会在这里找事……”星辰羽看向林烟儿和林修睿等人道:“不如你们将此人带出去,我们详谈片刻如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