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能……他的意境层次……”林修睿心骇然,面对林浩的意境层次,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只需一个念头,便能够将他的战力散去,甚至林修睿有一种错觉,林浩意境层次的强大,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父亲,怕只有长老一辈的高层,才能够和林浩使用意境层次一战。

    “跪下。”此时此刻,林浩面色冷峻,口吐出两个字来。

    话音刚落,只听轰地一声,林修睿脚下地面迅速崩碎,整个人在林浩意境层次之毫无还手之力,身躯好似有万钧之力所压,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眼前的这一幕,让在场所有弟子惊呆,他们林家后辈第一抢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林修睿,今日居然会被一位从外门而来的弟子碾压,仅仅只是意境层次上的冲击,林修睿便已经没了还手之力,实在可怕到了极限!

    林尘长老心诧异万分,林浩的意境层次的确很强,强到离谱,已经不属于自身的境界范畴,而且这股意境层次,多出某种难以估摸的奇特力量,即便林尘长老见多识广,但一时半会也毫无头绪。

    “够了!”忽然,大执事一声怒喝,体表荡出一道无形大势,隐约可见面虚空有涟漪蔓延。

    随着大执事的一语话落,林浩的意境层次被瞬间冲破,多亏大执事,林修睿的神魂才没有受到创伤,否则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林浩和林修睿之前都已签订了协议,只是大执事忽然参与进来,打破林浩的意境威压,于理不合,但在场也无人敢多说什么,毕竟大执事的身份仅次于林尘长老。

    “林浩,你的意境层次已超过自身修为境界,所以就点到为止吧。”大执事看向林浩,轻声说道。

    林浩不以为意,他本来也没打算将林修睿如何,毕竟自己还要在内门山庄度过一段时间,等自己离开林家那时,再好好教训这父子二人。

    林尘长老别有深意的扫了大执事一眼,随后便带着林浩离开,寻到一处优雅的阁院,让林浩暂住其。

    凭林浩目前所展现的实力,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林家后辈第一强者,连林修睿都被林浩一个念头碾压至毫无还手力,整个林家还有谁是林浩的对手。

    甚至,林尘长老自信,莫要说林家,现在流云城另外大世家的后辈弟子,也绝对没有林浩的对手。

    “流云城已经容不下他了,这小子……总是那么出人意料……”林尘长老离开之前,心不由感慨万千。

    不得不说,林浩这位弟子的确给了林家许多惊喜,从第一次搜寻出宝品灵身,进入宗门势力,后来被打断灵根,被圣天宗扫地出门。

    这若说出去,怕都无人会相信,堂堂宝品灵身拥有者,几年时间内,境界却丝毫未升……

    直至最后,林浩破而后立,靠着区区宝品灵身,快速成长到如今的高度,一波折。

    目前而言,林浩还少一个契机,只要打开第道地门,他便可以去更高更远的武道圣世去看上一看,同那些真正的天之骄子们英雄逐鹿。

    若林浩继续留在林家,想来也没什么大的发展,最多等十数年后,老家主退位,林浩接班。

    “希望你能够成功进入仙剑宗,我们林家的血仇耻辱……”林尘长老眼精光一闪,旋即却又叹了口气,他所想的,实在太过遥远,或许,永远不会有任何改变……

    ……

    深夜时分,林浩在百炼山脉之游荡片刻,他心有些不安宁,总能够闻到一些魔物的气息,而且距离这山庄不会太远。

    只是搜寻许久,林浩却也没什么发现,毕竟百炼山脉实在太大,深处恐怖的妖兽,就是在这附近,或许运气不好时也会遇到高阶凶兽,凭林浩现如今的实力,最多也就只能和阶凶兽斗上一斗,哪怕是精英级阶凶兽,也足够林浩喝一壶,遇到王者级,甚至跑都未必能够跑的掉。

    百炼山脉本就危险,山庄周围有特制的护庄大阵,普通凶兽无法进入,但若是出了山庄,离开阵法保护范围,那就不好说了。

    大约半刻钟后,林浩回到了房内,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巩固自身境界,并且朝灵身九重境迈入。

    境界的提升,林浩并不担心,百炼山脉内的灵气浓郁程度是外界数倍不止,修炼并没有瓶颈,而且‘回真丹’的药效还未完全吸收,一旦吸收,轻松便能够提升至九重境。

    打开第道地门,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不需要太久,最多半月便足以。

    在地门阶段,各种丹药资源必不可少,若生真正的大世家,即便门下弟子是个百年难遇的废物,靠着丹药资源都能够堆成强者,不说能攀升‘天灵’层次,但打开第五道地门,没有任何问题。

    像一些真正的武道大陆,存在重天势力,甚至是四重天势力,门下弟子起步也是‘天灵境’,远远不是这个时代能够相提并论。

    整个黄荒大陆的武道一途都算无比落后,其一是武道化和传承极少,就像原始部落较为落后,其二这方天地的灵气浓郁程度也十分微薄,无法和其他武道大陆相提并论。

    不过,对于林浩而言,这倒也算是一个比较好开始,毕竟在前生,第九道天门已是瓶颈,甚至于‘九霄天帝’顾长风是靠着莫大的传承机遇才冲刺进入第九道天门,根基实在薄弱,比起另外八位老牌的天帝,不知要弱了多少。

    随着实力越来越强,境界越来越高,眼见也就更加宽阔,如果说以往是井底之蛙,可跳出井底之后,深感震撼的同时,还会更加清晰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若前世顾长风幼年时是井底之蛙,那么当他打开第九道天门之后才发现,自己不过只是跳出了井底而已,在朝上,还有更加神秘辉煌的武道盛世,九大天帝与之相比,也算不上什么。

    黄荒大陆虽然落后,但却能够更好的巩固自身修为,一步一个脚印稳打稳扎,如此在配合林浩的心境,日后说不定能够打破前世桎梏。

    此时,大执事房,林修睿满脸阴霾不甘,今日和林浩一战,本以为能够摧枯拉朽,万万没想到,他竟被林浩一个意境层次的碾压,惨败当场,并且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若非父亲出手,只怕自己的神魂都要被林浩所创。

    “修睿,当时在白家拍卖阁,星辰羽那种层次的弟子,纠结为何不敢对林浩出手。”大执事看向林修睿,开口询问。

    “父亲,当时林浩从怀取出一块临牌,从他们的交谈来看,林浩取出的令牌,或许正仙剑宗高层令牌……”林修睿沉吟片刻,随后回道。

    “仙剑宗高层……”大执事陷入沉思,他不明白,林浩为何会和仙剑宗的高层有什么关系。

    那种层次的武者,岂能是林浩这种小世家弟子能够接触到的。

    “此子绝不能够留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大执事眼凶光闪烁,恶狠狠的道。

    闻声,林修睿神色一震:“父亲,你的意思是……暗杀了那小子?”

    “他不能留,但也不能杀。”大执事摇了摇头。

    “既不能留也不能杀?父亲,这是为什么?”林修睿不解。

    “林浩身后到底还有怎么样的关系,我们并不知道,若真是碰了他,万一泄露出去,只怕我们父子二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就抛去这个顾虑不说,林浩若被人杀死在内门山庄,不用多说,那些高层也能够猜到是我们做的。”大执事叹了口气。

    林浩杀不得,自然有其道理,他们父子和林浩的矛盾,哪个不知道,林浩要是被人所杀,不用多想,矛头定然指向他们。

    可若留下林浩,却也不行,还是因为两方的矛盾不小,若让林浩发展起来,无论是他留在林浩,亦或者去了宗门世界,到时候他和林修睿都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当初是他让人将林浩送去凤临阵,根骨险些被取,这说成血海深仇都不为过,林浩若是发展起来,又怎么会放过他们。

    “父亲,我们定然是不能够动手,但却可以请杀手取那小子的命!”林修睿冷笑道。

    “不行。”闻声,大执事摇头。

    林浩若是要死,那必须要死的合情合理,莫名其妙被人取走性命,还没什么理由,傻子都知道是他们父子所为,林家这边或许还好说,可万一林浩身后真有宗门强者撑腰,那还了得?!

    “那……该怎么做才好?”林修睿百思不得其解,始终不明白父亲的想法。

    关于这点,大执事心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开口道:“这不着急,林浩目前还在内门之,机会和办法都会有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