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怒气滔天,这一株宝草明明就是他先发现,眼见都要采摘到手,谁知洛清秋却仗着自己实力强大,硬生生将宝草抢走,最可气的是还打了自己一掌。

    若换做往日,两大世家绝对不会出现这也的状况,只是宝草的价值连城,甚至在流云城有钱也难购一株,可谓有价无市。

    这种宝草对地门武者的效果不少,甚至于打开第五道地门的武者使用,也能够受益,洛清秋怎会不心动,不惜抢夺。

    王家众人站在一旁,只当个热闹来看。

    “洛清秋,你还讲道理不讲,这宝草是我发现的,你抢走不说,并且还出掌伤人,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林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洛清秋,这女子长相不错,但心肠却怎这般毒辣。

    闻声,洛清秋不屑笑之:“什么叫你的宝草,这东西生长在土,何曾是你林家的,谁有本事谁得,天经地义。”

    洛家不少内门弟子也纷纷点头赞同,生长在土地里面的东西,又不属于个人,谁有本事谁拿走,林本事不如洛清秋,所以活该。

    “你………你们简直欺人太甚了!”林恨不得一口咬死洛清秋。

    “呵呵,林家的,有时间在这里抱怨,还不如继续四周转转,或许又重新找到一株。”一旁,王家内门弟子笑道。

    “说的轻巧,洛清秋将我的宝草抢走,难道这件事就算了不成!”林看向开口的王家弟子,不悦道。

    “你技不如人,被人抢了也是倒霉。”此刻,王禹州笑了笑道,显然是站在洛家这边。

    流云城谁人不知,那王家后辈第一人王禹州对洛清秋有好感,并且正在追求洛清秋,他自然是会为洛清秋说话。

    “你们……真当我林家无人了吗!”林红着眼,扫过洛清秋和王禹州。

    此话一出,两家弟子却是笑出了声,林家后辈第一人是林修睿,那小子无论相比王禹州亦或者洛清秋,火候都还差了一些。

    尤其是王禹州,当初林修睿前往王家挑战,被王禹州十招击败,除了林修睿之外,林家似乎也没什么人才了,倒是那林南宫似乎实力不错,但为人沉默寡言,很少同人交流,我也不会随意出手。

    “林浩兄!”忽然,林望见,林浩一行人终于出现在此,当即喜出望外,开口叫道。

    若是林浩愿意出手为自己讨个公平,王禹州和洛清秋算个什么!

    方才的一幕,林浩也都看在眼,心自有一番计较。

    洛家之人,林浩自然是毫无好感可言,尤其是那洛清秋,和其姐洛颜儿根本就是一个德行,若要自己出手帮忙教训洛清秋,倒也不是不可以。

    林心想,他和林浩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怕让林浩为自己出头,并不容易。

    “林浩兄,洛家之人抢我宝草,这根本就是欺我林家无人,甚至不将你放在眼,林浩兄为我做主!”林用恳求的语气道。

    此话一出,洛清秋和王禹州两人却是不屑一笑,这林若是向林修睿或林南宫寻求帮助,他们还能够理解,但对象是林浩,实在贻笑大方。

    “林浩,哈哈,拥有宝品灵身,真是好厉害。”

    “这你就错了,他的灵根在圣天宗已被打断,据说重塑地门之后,搜寻出了普品灵身,嘿嘿,林你竟向林浩求助,可真有你的。”

    此时,几位洛家弟子嘲笑道。

    话虽如此,但众人心也清楚,林浩身后只怕也还有高人撑腰,否则当初那星辰羽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虽不敢对林浩出手,但是也不会被林浩威胁,这宝草绝对不会交出来。

    “洛清秋,那一株草药是林发现,理所应该是他的,你抢人草药还出手伤人,果然是欺林家无人。”忽然,林浩看向洛清秋,淡然开口,声音若冰。

    “呵呵,林浩,我就是欺林家无人,你能够如何。”洛清秋冷声笑道。

    “我不愿和你废话,将草药交给林,今日便不为难你。”林浩说道。

    “笑话,莫要以为你背后有人撑腰便能威胁到我,你应该清楚,我姐姐洛颜儿如今在圣天宗,已是长老入室亲传弟子,你想威胁我洛家,只怕还嫩了一些,只怕你身后的那位高人,也不敢如此。”洛清秋神色不屑。

    闻声,众人心头微惊,没想到洛颜儿已进入圣天宗内门,并且还成为了长老的入室弟子。

    “废话少说,草药你交不交。”林浩眉头微蹙,他已经没了什么耐心。

    “林浩,你以为我真不敢对你如何吗,不伤你性命,但教训你一顿,我还能做得到。”洛清秋神色也冷了下来。

    洛清秋话音刚落,林浩彻底失去耐心,意境层次的力量若是洪流倾泻而出,化作无形的滔天巨兽,瞬间便将洛清秋笼罩其。

    “这………怎么会………”当即,洛清秋神色一震,身躯好似突然被一座可怖的山岳所压,那种玄妙无比的意境层次,骇人到了极限。

    只听轰地一声,洛清秋脚下地面忽然崩裂,整个人身躯弯曲,似乎正在极力挣扎。

    “跪下。”林浩神色冷峻道。

    随着林浩一语,洛清秋再也承受不住这股可怕到了极限的意境力量,双膝跪在大坑之,额头上的冷汗若断线珍珠般滴落。

    眼见这一幕,彻底让洛、王两家弟子愣至当场,无人清楚纠结发生了何事,更不知道洛清秋为何会忽然跪倒,看样子似乎还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洛、王两家弟子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林家众人的心,却和明镜似的。

    眼前这一幕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当初林浩和林修睿一战,林修睿的情况和洛清秋如出一辙,林浩的意境层次实在可怕,流云城四大世家的后辈弟子们,如今甚至连林浩的一个意境冲锋也无法承受,甚至于,林浩只需要一个念头,便能将四大世家的后辈弟子碾压。

    “林浩,你对清秋做了何事!”王禹州冰冷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洛清秋是他的梦仙女,岂能让林浩在自己面前如此羞辱洛清秋!

    谁知,林浩根本连看也不看王禹州一眼,朝林说道:“你去将草药取来吧。”

    闻声,林神色狂喜,当即点头,迅速朝着洛清秋走去。

    “好你个洛清秋,给脸不要脸,还真以为我林家无人,忘了告诉你,前两日林修睿也败在了林浩兄的手,如今四大世家的后辈弟子谁能承受林浩兄一个意境冲击?!不识抬举!”林走至洛清秋身前,冷哼一声,准备取走洛清秋手的草药。

    当下,洛清秋被林浩的意境力量所干扰,全身无力,即便林想要取走她的姓名,洛清秋也无法反抗。

    “你们找死!”

    见状,王禹州一声怒喝,这林家弟子竟敢如此欺辱洛清秋,他哪里能够忍受。

    当即,王禹州身形闪烁,若一阵清风,迅速朝林飞跃而去。

    “林浩兄!”眼见王禹州攻来,林吓了一跳,王禹州的实力,比起洛清秋还高了一筹,连林修睿在王禹州手下都无法抵挡十招,林哪里会是王禹州的对手,下意识便看向林浩求助。

    “你也跪下。”林浩一眼扫过王禹州,最多半息功夫,只听‘扑通’一声,王禹州和洛清秋一般,瞬间跪倒在地,脸色煞白,满身的冷汗。

    “这是………意境………层次………”王禹州骇然失色,林修睿的意境层次便已算很高,可若和林浩的意境层次相比,那完全就是水滴和大海的区别,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此情此景,让洛、王两家内门弟子彻底傻了眼,回过神后,看向林浩的目光充满敬畏。

    “天呐………那林浩还是人吗,从开始到结束,甚至连动都没动过一下,洛、王两家的后辈第一人,就已经全败在了他的手!”

    “这林浩,真是当年流云城的那个林浩吗,不敢相信,根本不像一个人啊,太可怕了!”

    “如今的林浩根本就是个怪物,不用动手,仅仅是一个念头,便能让流云城的后辈王者们全部跪下!”

    流云城两大世家的内门弟子,心震惊到无以复加,这哪里还是人,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尤其是林震和林彩衣两人,双眼瞪的老大,虽说之前已经见识过林浩的神威,但再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依然心发毛。

    ………

    “哼,不识好歹,如今的林浩兄,也是你们能够抗衡的吗?”林瞥了一眼洛清秋和王禹州,冷笑不已。

    言罢,林右臂一扬,将洛清秋还死死拽在手的草药给一把夺了回来。

    此时,林家不少内门弟子都狂喜不已,心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自豪感,王家第一人又如何,洛家第一人又如何,在他们林家第一人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仅仅只用一个念头,便将这些后辈王者跪在他们面前!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