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林浩自怀取出一道法典,这法典来自圣天宗,其封印着一尊野灵身,如果将野灵身从法典释放而出,的确能够给女子造成一丝麻烦。

    只不过,这野灵身的实力虽然强悍,但也只怕最多能够承受女子一击,如果要用野灵身和女子一战,显然不切实际。

    林浩心也没有多少把握,如果自己释放野灵身后逃跑不成,反被女子抓住,那后果可不堪设想,保不准女子一怒之下便斩了自己。

    “不管了……进也是死,退也是死,还不如搏上一搏。”林浩眼闪过一丝寒光,随后涌出一道意境,开始解开法典。

    可惜的是,这道野灵身还是林浩收获的第一个野灵身,日后等他势力提升到某种层次时,便能够驯服野灵身,但目前而言,林浩也只能选择牺牲这样的战力。

    法典被林浩鬼鬼祟祟的丢在溶洞口,心暗算着解开法典封印的时间,他需要在野灵身彻底解开封印的前几秒逃离,否则的话,林浩自己或许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候不用女子动手,野灵身的一个冲击,便会将林浩碾压成碎片。

    “五”

    “四”

    “”

    ……

    “一”

    逃!

    当林浩心默数到一时,整个人若一只灵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漆黑的前方逃去。

    这一秒,《云风步》到达极境,虚空残影交错重叠,却不见本尊在何处。

    很快,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怒吼之音从后方传来,野灵身破困而出,血红的双眼朝四周望去,暴戾的气息似乎要将这天地撕成碎片。

    随后,野灵身的目光看向溶洞,当即那若撑天之柱的右臂,狠狠轰在溶洞口。

    轰轰轰!

    溶洞在野灵身的轰击之下,彻底崩塌,将一切都埋了起来。

    ……

    林浩头也不回,野灵身的冲击实在太大,若速度慢上一慢,很有可能被余威所伤。

    他心也清楚,即便溶洞塌陷,那女子也不会有任何损伤。

    果不其然,最多几个呼吸的功夫,后方野灵身一声嘶吼,若山岳般的身躯,忽然炸成了碎片。

    闻声,林浩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野灵身会被女子斩杀,但没想到会如此之快。

    十几息后,林浩逃到一处峡谷之内。

    空山寂寂,冷月若钩,寒星散布深空,似若棋子,月光透过云层,将光辉散落在谷。

    四周有许多溪泉,巨木若林,若无凶兽或妖兽的存在,倒也可以称为世外桃源。

    “那女子之前所说,她神魂受损……”林浩嘴角微微扬起,这般说来,自己等同于安全了,女子寻人必须得靠肉眼,无法用神魂窥视,她又哪里能够寻到自己。

    只是林浩依然没有掉以轻心,速度不减,朝前方跑去。

    半途,不知从何处窜出两只普通阶凶兽,林浩一个意念镇杀,顺手解决了两只凶兽。

    这山谷之内,凶兽相对而言并不算多,也未对林浩的速度造成影响,直至半颗钟后,林浩来到山谷心地带,一处小溪泉旁。

    夜晚是凶兽和妖兽的频繁活动时间,林浩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若是一不小心撞见妖兽,那可是比女子还要恐怖。

    林浩坐在小溪泉旁,喝了一些泉水,目光戒备的朝着四面八方望去。

    “应该不会追来了。”林浩松了口气,百炼山脉广阔无边,那女子不用神魂窥视,气势也未锁定自己,她仅凭肉眼,上哪能够找到他?

    林浩打算,在这山脉度过一夜,翌日晨初再作打算,如果不回流云城,便前往苍狼县,毕竟深夜是妖兽和凶兽的活动时间,他实力不足,一旦碰上,难以活命。

    正当林浩准备找一处栖身之所时,一道动人的柔音却在他耳畔响起。

    “你胆量当真不小。”

    闻声,林浩如坠冰窟,这正是那女子的声音!

    此刻,女子距离林浩大约数十米,步履轻盈,朝林浩走去。

    见到女子,林浩脑袋都快炸开,心更加无比诧异,她究竟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如果不靠神魂窥视和气势锁定,仅靠肉眼要在广阔无边的山脉找寻到一人,不下于海内捞针,

    林浩闻到一股幽香,女子已至身前。

    “你说,我要如何处置你。”女子并未动手,一双灵动至极的美眸打量着林浩。

    林浩思绪飞转,半响后,他作出一副无辜状,开口道:“姐姐,这也能怪我?在你熟睡时,忽然有野灵身攻击,我若不逃,肯定会被砸死。”

    “还要狡辩。”女子眼寒光一闪,将法典丢在林浩脚边:“是你将野灵身放出,还敢欺我。”

    林浩暗道不妙,这不起眼的法典竟也被女子看破,这下当真是百口莫辩了。

    看林浩闭口不言,女子冷笑:“承认了?”

    林浩看向女子,说:“我只是好奇,你神魂受损,无法神魂窥视,气势也未曾将我锁定,你到底是如何找到我的。”

    “你的身上,留有我一道印记,千里之内,印记不会失效。”出奇的,女子竟为林浩解释。

    气势印记……

    林浩摇了摇头,自己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气势印记,这次怕是他要在阴沟内翻船,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不逃。

    “既然你喜欢跑,那便断了你的双腿,看你还要如何逃。”女子冰冷的目光落在林浩的双腿处,挥手便劈去。

    见状,林浩想也不想,瞬间跳入溪泉之。

    等死可不是林浩的风格,即便真的无法逃脱,那也得搏上一搏。

    “还想逃。”女子玉臂微扬,正朝溪泉深处游去的林浩,忽然被某种无形力量所控,整个人好似被看不见的巨掌抓住,从溪泉脱离,漂浮在半空之上。

    “小鬼,留你在身边也是祸害。”女子眼寒光乍现,似乎动了杀心。

    “谁让你将我留在身边了。”林浩看向女子,竟毫无惧意。

    反正现在也无法逃脱,命已不在自己手,既然怕也是死,不怕也是死,那他又何必恐惧着去死?

    “牙尖嘴利,你真不怕死。”女子冷声道。

    “死我当然怕,可我为何要怕你一个女子。”林浩冷笑,几乎是撕破了脸皮。

    “我暂留你一命,先断去你的双腿。”女子说话同时,嘴角忽然溢出鲜血,身形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将林浩束缚的无形力量,顿时散去。

    林浩落地之后,看向女子,她伤势很重,体内并且还有剧毒,加上过度的力量消耗,伤势已经开始爆发。

    女子凤眸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她身躯微微蜷缩,看起来像是那娇弱无骨的绝色仙女。

    “怎么,不杀我了。”林浩忍不住开怀大笑,在这个节骨眼上,女子偏偏伤势爆发,只怕现在连抬手之力都没有,随便出现一只凶兽,都能将她吞掉。

    有仇不报非君子,林浩本同她无冤无仇,可这女子却将自己百般虐待,这大好时机,若不报仇雪恨,他就不是林浩。

    此刻,林浩走至女子身前,面带冷笑,趴伏在女子身上,两人四目相对,近在迟尺,可以感受到各自的呼吸。女子诱人体香,

    “我就在此处,你来杀我。”林浩故意在女子胸前闻了闻那诱人的体香,随后挑衅道。

    女子朱唇轻启,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又溢出不少鲜血。

    “我可是给了你机会,如果你现在不杀我,我可要动手杀你。”林浩摸了摸女子白嫩的脸颊,目带邪光。

    “你……要……做什……么……”女子呼吸急促,原本压抑已久的伤势,忽然爆发,令她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做什么?”林浩邪笑:“你如此折腾我,现在是否该补偿补偿我了。”

    闻声,女子神色微变,这种目光,她看过太多次,但像此刻这般无法动作的境地,却是第一次。

    很快,林浩的目光游至女子美不胜收的上半身,随后目光转移,朝下方望去。

    “你……敢……”女子咬着唇,恨不得将眼前这少年撕成碎片。

    她何曾受到过如此羞辱,被陌生的男子趴伏在身上,目光赤果果的打量敏感处。

    “不敢?”林浩撇了撇嘴:“我有什么不敢的,等会儿我享受过后,便杀了你,你能如何。”

    话音刚落,林浩的右掌便朝着女子胸前抓去,可即将得逞时,林浩却又停了下来,盯着女子冷笑道:“只是可惜,我对你没什么兴趣……看你有些面熟,我今日便不杀你,将你丢在此处,若是被那凶兽给吞了,你也咎由自取。”

    闻声,女子又羞又怒,他趴在自己身上,竟说对自己毫无兴趣!

    随后,林浩起身,道:“你叫何名,祖上又是谁。”

    林浩自一开始看见女子,便发现她有些面熟,或许自己同她的祖上相熟也未必。

    只是,女子并不开口,没有回答林浩的意思。

    林浩也不强求,说:“你的运气也算不错,或许我同你祖上有些渊源,否则你今日落在我手,难以活命。”

    言罢,一个转身,林浩消失不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