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林浩和女子的路都被几人堵死,而且,凭他们两人如今的速度,想要从四位血煞宗强者手逃脱,等同于痴人说梦。

    林浩也未想到那几人会如此迅速追上来,一时间头大如斗,若不想个对策,今日他和女子都难以活命。

    “叶馨,今日本座倒要看看,你还想朝哪里去逃。”魁梧壮汉淫邪的目光打量女子,嘴角微微上扬。

    闻声,女子眉头微蹙,自从她被虚空降临重创之后,已经逃了数日,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这四人追了上来。

    当下,林浩的神色逐渐舒缓,他一眼扫过四人,冷笑道:“你们四个狗奴才,敢坏本君的好事。”

    林浩这突兀的一句,让叶馨和血煞宗四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他身上。

    魁梧壮汉面无表情,在黑夜之更显阴霾。

    “一群蠢材,本君重生还未多久,便遇到你们,当真晦气。”言罢,林浩的神魂演化成滔天巨兽,将四人笼罩其。

    “这小子的神魂,果然有怪异……”魁梧大汉随手一挥,将林浩的神魂震退。

    他打量林浩,好似只才打开第二道地门,但神魂的强度,已经达到天灵程度,完全无法解释。

    方才,魁梧大汉几人以为,那叶馨找到一位天灵高人相助,到现在才发现,所谓的天灵高人,竟是一位实力在第二道地门的小子。

    众所周知,第二道地门,神魂还未成形,这小子是如何办到的?

    “小小蝼蚁,敢自称本君,你好大的胆量!”其一位黑袍老者,冷声一喝。

    另外几人也是觉得好笑,这小子莫吓傻了不成,在他们面前自称本君。

    闻声,林浩嘴角微扬,眼透着一股邪意,他阴阳怪气道:“奈何时过境迁,你们这些奴才连自己的主子都认之不出。”

    “装神弄鬼,斩了他。”魁梧大汉冷声道。

    “本君身上有总部‘天煞印记’我看你等谁敢放肆!”林浩急喝道。

    天煞印记?!

    此话一出,傀魁梧汉忽然微愣,连忙挥手:“且慢动手!”

    “老大,怎么了?”黑袍老者不解,为何听到‘天煞印记’后,魁梧壮汉会神色大变。

    “小子,你究竟是何人,怎知我天煞总部最高机密‘天煞印记’!”魁梧壮汉怒声喝道。

    ‘天煞印记’一般而言,只在总部核心人物的身上出现,每一位核心人物,神魂上都会被印上天煞气息,一旦肉身被斩,天煞印记则会缠绕杀人者一生,并且会被总部知晓,发动‘天煞追杀令’,无论你逃至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天煞追杀令’的阴影。

    而眼下,一位小小少年,竟说他体内有‘天煞印记’!

    “本君数十年前死在顾长风一位徒儿手,幸得宗主伟力,将我神魂保存,得以投胎转世。”林浩眼沧桑,好似历经沧海桑田的老者。

    这种沧桑神色,绝对不是一位十四岁的孩子能够拥有。

    “你说的九霄天帝顾长风?!”黑袍老者顿时一惊。

    九霄天帝打开第九道天门,站在域的最顶端,是九大天帝之一,他的徒儿每一位都是当世至尊强者!

    “不错,正是那老鬼。”林浩点头。

    “不知,你是被他哪位徒儿所杀?”魁梧大汉故意问道。

    “醉天君。”林浩满脸恨意,咬牙切齿。

    闻声,魁梧大汉几人当即暗惊,当年正是醉天君斩了他们血煞宗不少分支宗主和长老,这件事并未外传,属于血煞宗最高机密,而这小子却能一口道出……

    “你……究竟是谁!”魁梧大汉心骇然,自称本君,实力明明在第二道地门,却拥有天灵级的神魂强度,并且知道他们血煞宗‘血煞印记’和醉天君等人两大最高机密,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幽冥。”林浩冷声道。

    幽冥!

    魁梧大汉和另外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幽冥其人,位列血煞宗总部,号称‘幽冥天君’,十大护宗天君之一!

    眼前这小小少年,竟说自己为死去了数十年的‘幽冥天君’!

    “你是‘幽冥天君’!这不可能!你如何能够证明!”魁梧大汉瞳孔一缩,顿时问道。

    “我懒得和你们这群奴才废话,若是不信,不妨用一次虚空降临,把你们这一脉的宗主亡魂请出来,我想他应该认识本君。”林浩漫不经心道。

    “这……”

    魁梧大汉几人心无奈,虚空降临这种秘术,需要特殊符箓,之前对付叶馨,符箓都已用完,无法完成第二次虚空降临。

    魁梧大汉并未全信了林浩的话,虽然他能够说出血煞宗一些机密,但也无法证明他就是‘幽冥天君’。

    “你若所说属实,真为天君,为何会斩杀天魔殿势力?”某位老者怀疑道。

    “怎么,本君斩杀一些碍眼的小喽啰,你们莫非有什么意见不成。”林浩压根不去解释。

    不管自己所说的身份,几人会不会全信,但起码会有所顾虑,绝不敢对他动手,只要如此,林浩的目的便算达到了。

    “既然如此,天君便请和我们前去相见总部高层,目前另外一位天君也来到了黄荒大陆。”魁梧壮汉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哦,是哪位天君亲临,快带本君去。”林浩一把将拉起叶馨的玉掌。

    “天君当真要去?”魁梧大汉自然也看见了林浩心的神色,他本以为,这少年听说要见另外一位天君时,应该会露出些破绽,但显然没有,并且还满脸欣喜。

    “废话,本君自然相见。”林浩不耐烦道。

    其实,方才魁梧壮汉只是故意一说,想要唬林浩罢了,总部天君都远在海外,又怎么可能会来到黄荒大陆。

    “哦……我之前才想起,另一位天君之前已经离开黄荒大陆,若你真是‘幽冥天君’,便请随我们前往总部,相信主上会很高兴‘幽冥天君’能够归来。”魁梧大汉转移话题。

    “无知小辈们,本君有主上之令,留在黄荒大陆自有任务,你们速速离开,不要与我废话。”林浩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等等……”眼见林浩带着叶馨离开,魁梧大汉立即将两人拦下:“你可以离开,但是这女子不行!”

    魁梧大汉口气强硬,竟没有丝毫商量的口吻。

    他本就不全信这少年真是所谓的‘幽冥天君’,但心却还有一丝顾虑,所以不敢动手,但这女子则不同。

    闻声,林浩点头,松开了叶馨的手,他满脸冷笑:“好好好,你们这群奴才,欺我目前修为不如意,敢抢我的女人,很好,今日我便将她给你们,可待日后……”

    言罢,林浩眼泛出一丝可怕的森然寒光,丢下叶馨,转身便离去。

    见状,魁梧大汉几人也都是一愣,方才林浩那眼赤果果的杀意,可不似在开玩笑。

    “老大,万万不能放他离开……若他真是天君,亦或者和海外总部真的有关系,日后我们可都要遭殃啊!”

    “不错,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两人全部斩了,反正他说他是天君,又没什么强硬的证据,仅仅知道一些机密,我们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

    “对,杀了那小子,这女子等我我们快活受用之后,也将其除掉!”

    此刻,魁梧大汉身后几人开口说道。

    魁梧大汉思索良久,最终摇了摇头:“就是怕万一,若他身上真有血煞印记,我们谁都别想活命,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总部的‘血煞追杀令’,当年那醉天君都被‘血煞追杀令’逼的毁了阳身……”

    魁梧大汉不傻,虽然他不是那么相信林浩的话,但心顾虑却无法消除,而且那小子偏偏知道醉天君和‘天煞印记’,并且知晓‘幽冥天君’的名头,万一,他若为幽冥天君,今日可算是彻底得罪了,日后如何才好?

    人是一定不能杀,如果他身上有‘血煞印记’,后果不堪设想,可方才林浩眼那可怕的杀意,却让魁梧大汉心发寒。

    “我有办法,不如打断他的四肢,再将他丢入妖兽口,这样一来,就算他体内真有‘血煞印记’,也不是我们亲自动手所杀!”黑袍老者自认为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

    就算他是幽冥天君又如何,目前修为等于全无,想杀他和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不行……”魁梧大汉叹息摇头:“那人的神魂已经成形,如果阳身被我们毁去,神魂却还会存在,完全可以利用神魂将‘血煞印记’打入我们的体内,到时候……”

    “那岂不是毫无办法?”人目瞪口呆。

    的确是一丝一毫的办法也没有,这就是个死局,他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了女子,选择不得罪这个真假未知的天君。

    第二,杀了女子,得罪那小子,但若真是幽冥天君,日后他们绝对也没命可活……

    “混账!简直此有此理!”魁梧大汉怒不打一处来,他还从未如此憋屈过,被一个不知来头的小子给唬了住,偏偏他还顾虑颇重,不敢得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