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像天都国这种小地方的少年,又怎么可能知道那些海外之事,他的神魂,更加不简单,已经超出本身境界太多,看起来不是转世重生,便是强者的夺舍重生,否则绝不会在这种境界,拥有如此强大的神魂。

    眼见林浩越走越远,即将消失不见,看样子他似乎真想将女子丢下,并未威胁他们。

    林浩可不傻,绝不会因为那女子真和这些邪教强者对上,自己叶馨又没什么天大的关系,林浩只是觉得她有些面熟,想着和她祖上或许有些渊源罢了,若非如此,哪里需要那四人动手,林浩自己便会趁叶馨伤势爆发,将这无礼的女子斩杀。

    此刻,林浩朝着苍狼县的方向而去,他可不想和那四人走的太近,纸包不住火,假的也成不了真的,乘着那魁梧壮汉对自己有顾虑时,赶紧逃之夭夭为妙。

    谁知,未过多久,魁梧大汉竟主动追了上来,站在林浩身前,满脸笑意道:“君上,之前卑职等人也都比较谨慎,毕竟君上的话有些匪夷所思……这叶馨女子若是君上喜欢,我们自然不敢放肆。”

    魁梧大汉忍着心怒火,满脸笑意,将叶馨轻轻朝林浩推过去。

    今日,他不管这少年说的话是真是假,全当吃亏一次,日后他们这一脉的宗上和长老复活,这少年只要还在黄荒大陆,便能够寻到,他是否真为幽冥天君,到时候便知晓。

    至于叶馨,一旦宗上和长老复苏,天魔殿俯首称臣,甚至能够一统黄荒大陆,还怕找不到这女子?

    如果这小子并未撒谎,他果真是幽冥天君还好,如果不是,此少年和叶馨到时候一个都逃不掉,到时必要将他们的神魂炼成血尸不可!

    当然,这种话魁梧大汉嘴上可不敢说,若少年真是幽冥天君,就算现在奈何不了他,日后还不得掉层皮……

    “算你们识相,此事本君便不计较了,快滚吧。”林浩不耐烦的挥手道。

    “呵呵……天君,我等这就离开……”魁梧壮汉表面恭敬,心却恨不得将林浩撕成碎片,今日的憋屈,他定是要记在心,若等宗上和长老复活之后,若得知这小子不是幽冥天君……!

    等魁梧壮汉几人彻底离开之后,林浩这才松了口气,今日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还好自己急生智,加上魁梧大汉顾虑颇深,这才逃过一劫,否则的话,连他自己也是在劫难逃。

    其实倒也并非魁梧大汉几人胆小,毕竟在林浩年龄,又是出自小地方,却能够知晓诸多的海外之事,的确不可思议。

    ……

    “老大,真就这样走了,我们可莫要被一位小鬼给唬弄了……只不过是地门的蝼蚁而已……”某位男子看向魁梧大汉,似乎有些不甘心。

    “哼!”魁梧大汉一声冷哼:“那小子绝不简单,他的年纪和他的年龄绝不相符,并知晓我们天煞宗如此多的秘密,他为幽冥天君的可能性,超过四成,没必要为那贱人赌上自己的性命,当务之急是恭迎宗上和长老的归来。”

    人若有所思,他们若要杀死那少年的叶馨,现在动手易如反掌,但如果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实在划不来,就算只有四成机会,也算高几率风险。

    很快,几人便消失在百炼山脉之。

    翌日晨初,林浩在树洞内睁开双眼。

    “你醒了。”女子站在林浩身前,看似柔情绝美的面容,但凤眸内却是一片冰寒。

    “你的伤势……!”见状,林浩微惊,这女子的伤势,竟然已被压制住……

    见地面上还有一些银针,林浩心便已经明白,这女子竟也有些医道造诣,自行将伤势短暂压制住了。

    “你说……我该如何感谢你才好。”女子眼寒芒一闪,抬手便将林浩给抓了起来。

    此时,叶馨美到摄魂的脸庞,和林浩贴的很紧,一双美眸内,闪过邪意的光泽。

    “我说,你可不要恩将仇报,昨夜我可是冒死救了你,难道你要对自己的再生父母动手?”林浩忙道。

    闻声,叶馨顿时一怒:“你说什么!”

    “好好好……不是再生父母,救命恩人总归没错。”林浩尴尬笑道。

    他对这女子,的确还有些惧怕和无奈,叶馨的手段林浩亲眼目睹,杀人不眨眼,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即便自己昨夜救了她,叶馨反过来斩了自己,那也不奇怪。

    “呵,幽冥天君,你装的可真似模像样,亏你隐忍在一处小城,未想我叶馨还能见到天君的真身。”叶馨言罢,将林浩抓出了树洞。

    “什么幽冥天君,我昨夜若非如此说,你我二人岂能活命……”林浩感觉自己有些头痛,送走了妖邪,又迎来了魔女。

    “废话少说,有话同我回圣地再说。”叶馨哪里给林浩解释的机会。

    回圣地?!远跨黄荒大陆……!

    林浩不由连连摇头,这叶馨若真将他带去圣地,那可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愿放过一人,自己必然没命回来。

    况且,就凭他现在的修为,只怕连海域都跨不过去,必会被跨域罡风撕成碎片。

    “叶馨,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伤势爆发,我也未乘人之危,最后不顾生死,冒着被天煞宗几人斩杀的危险回来救你……你现在就如此对我?”林浩气不打一处来,这就究竟是怎样的女子,生的一副惊人美貌,偏偏如此无情狠心,说是歹毒也不为过。

    林浩发誓,若再有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叶馨。

    不过仔细想想,这怪也怪林浩自己,早知他当初就不该管叶馨,现在哪里还有这种事情。

    多管闲事,该!

    “前方便是苍狼县,我现在肚子饿,你去给我采摘些果子来,可莫要想逃。”叶馨也未理会林浩,直接将他丢到一旁,冷道。

    闻声,林浩心一动,叶馨特地告诉自己前方便是苍狼县,此刻也未在自己身内打上气息印记,似乎摆明想放他走。

    “呵呵,你还有救。”林浩笑了笑,身形一闪,消失无影。

    “这少年……”见林浩消失的背影,叶馨不知为何,竟有些失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