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现在找我有什么事吗?”

    “学仁,你是不是捉了一条鸡冠蛇啊?我给你说啊,蛇头给我留着。我有个客户,需要鸡冠蛇的蛇冠和蛇毒,委托我给他寻找。现在你捉到一条,我正好用来和他交易。”

    “只要蛇头吗?”

    “对,只要蛇头。其实只要蛇冠、毒牙和毒囊就行,不过蛇头好拿一些。”

    “那就没问题了。”说完,王学仁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老爸,我给你说,这条鸡冠蛇有点不同。它生长在灵穴,是五百年灵芝的守护者。比一般的鸡冠蛇珍贵多了,你和你那个客户说清楚,用的时候也要注意。”

    “行了,我知道了。你说一下你的位置,我这就派人去拿。”

    “老爸,我现在正在深山密林之中呢。不过我明天会到戴家山,你也不用派人了。戴家山那里有邮局,我到了之后,直接给你快递过去就得了。”说着,王学仁就看到了那蛇身上漂亮的蛇皮了,“对了老爸,这条蛇身上的蛇皮,不仅漂亮,还刀枪不入呢。我一块给你快递过去,你给老妈做个包包,剩下的,做几条皮带,绝对上档次。”

    “还有我的礼物?那行,你明天快递过来吧!”

    结束了和老爸的通话,王学仁收好了蛇头,就开始剥蛇皮了。

    虽然蛇皮破不开,不过整条的往下剥也是可以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完整的蛇皮被剥了下来。王学仁稍微处理了一下,就把它也放了起来,准备明天快递给老爸。

    “诸位,蛇皮已经剥下来了,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做全蛇宴了。”

    王学仁找了条小河,将蛇清洗干净。然后一刀剥开蛇腹,取出鸡蛋大小的蛇胆,一口就吞了下去。

    “好家伙,真是大补啊!”王学仁运转秘术,一边感叹着蛇胆里蕴含的灵力和气血,一边对直播间的众人说道“诸位兄弟姐妹,在此我要告诉大家一下。蛇胆这东西,最好是泡酒,不建议生吞的。而且就算是泡酒,也必须是高度酒,还得浸泡一月以上。要不然,杀不死它身上携带的病菌寄生虫。”

    “小道士,你不让我们生吞,可你为什么生吞呢?”

    “是啊小道士,你骗人。”

    ……

    “说真的,小道我不骗人。”听到直播间里的议论,王学仁不得不解释,“小道我是练武之人,而且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你们是不能和我比的。”

    虽然没有完全说实话,可是该解释的他已经解释了,别人不听他也没办法。于是,他不管直播间的议论,开始处理那条蛇。

    “炒个蛇肉片,烤个蛇段,做个蛇肉灵芝汤,齐活了。”一边说着,一边运刀如飞,很快,就把蛇肉处理好了。

    王学仁这里正做着全蛇宴呢,这时,直播间里的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道士,我是XX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听说你捉到了一条鸡冠蛇,不知道能不能卖给我们研究所啊?”

    “XX生物研究所?这不是上次,找我买独角兽和驴头狼的那个研究所吗!不过也无所谓了,和我没多大关系。”想到这里,王学仁开口说道:“那个XX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你说晚了,那条蛇已经被我做了菜了。”

    “艹,这真是暴殄天物!”

    听到王学仁的答复,看着火上烤的,锅里炖的蛇肉。XX生物研究所的所长江涛,不仅爆了粗口,甚至直接把鼠标都砸了。

    “所长啊,这小子不是在暴殄天物,他完全是在犯罪啊!”

    “是啊所长,这是全世界捉到的唯一一条鸡冠蛇,却被他吃了,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珍贵动物是不能随便吃的!”

    “是啊所长!”

    “是啊所长!”

    ……

    上次的独角兽和驴头狼事件,这个研究所的人就记恨上了王学仁了。这次,他竟然又让他们错过了一个出大名的机会,他们哪里还能忍得住,纷纷劝说他们的所长,出手对付王学仁。

    所里的众人生气,江涛更生气。要不然,他也不能又爆粗口又砸鼠标的。现在众人这么一劝,他也顾不得王学仁那“狠辣”手段了,答应了众人出手。

    王学仁不知道,他吃了条蛇,竟然还树了个敌人。他现在是吧唧一口炒蛇片,咕咚一口蛇肉汤,吧嗒一口烤蛇段,吧唧又一口炒蛇片,吃的是满嘴流油。当然,收获更多的,是那滚滚的气血。

    “不错,不愧是生长在灵穴的蛇,不仅好吃,还大补。”王学仁一边赞叹,一边收好了剩下的蛇肉,好留着明天做早餐。然后,他就开始琢磨,“这条鸡冠蛇长了这么大,肯定年数不少了。这么一来,它的住处应该有不少蛇蜕才对啊。以它那个蛇皮宝贵程度,那蛇蜕也是个好东西,我得去找找。”

    既然是好东西,那就不要让太多人看到。于是,王学仁告别了直播间的众人,就关闭了直播。

    “那条蛇的巢穴在哪呢?”王学仁运足了目力,开始到处寻找。

    “在这呢!”

    以五百年灵芝为中心,王学仁一点点的寻找。废了好大的劲,才在一棵几个人都抱不过来大树下面,找到了那条蛇的洞穴。

    “好家伙,还挺会享受!”

    王学仁来到蛇穴跟前,发现在这个巢穴,不仅没有想象中的腥臭味,还带着一股灵芝的清香。而整个洞穴的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草,既干净又舒适。

    “蛇蜕!”

    在洞穴的一个角落处,王学仁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伸手就拿了出来。发现这是六张蛇蜕,颜色和坚韧度,和王学仁手上那条一样一样的。

    “太好了,这么多的蛇蜕,能做多少包包和皮带啊。本来我还头疼,没东西给我那些师兄做礼物呢,现在这么多皮带包包的,一人分一个绝对够了。”

    越想越兴奋的王学仁,干脆也不搭帐篷了,直接就住到了蛇穴里。而这时,王蓉也把今天的直播录像剪辑好,发到了各大视频网站,和王学仁的微博上。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视频刚一上传,传来的不是赞扬声,而是一片的责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