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力波动和这声惨叫也惊动了天乌峰大阵,这里开始混乱起来…

    一道道乌网凭空出现,两道人影再也隐藏不住,渐渐现出身来,正是凤尊凌云轩和冉梓。

    远处三道人影急速掠来,正是三足乌族长乌天问,以及两名族中女长老乌淑慎和乌惠然。

    “轩尊?冉尊?”乌天问一见两人,惊愕叫道。

    他没有想到闯入天乌峰大阵的居然是两位凤尊,而且看起来还是本体出动,这绝对是非同小可之事!

    要知道,灵界的尊者是极少本体出动的,若是如此行事的话,必有大事发生。

    乌淑慎和乌惠然两人也是惊愕得瞪大双眼,看了又看。

    凤尊凌云轩美名在外,这两人早已倾慕日久,没有想到竟在此时见到其本人,不禁激动得娇躯微颤,眉目传情起来…

    就算是一旁的冉梓,也是魅力无穷,惹得这两名女长老芳心乱颤,魂不守舍。

    “哈哈,乌兄,别来无恙乎?”凌云轩笑道。

    “两位尊者,怎不先通知在下,也好出来迎接啊?”乌天问大声道。

    “怎敢劳动乌兄?我们只是顺路经过,还有要事在身,必须离去了!”

    “等等!”乌天问急道。

    “乌兄还有何事?”

    “两位兄台,在下发现你们似乎对本族弟子火莽做了什么,不知能否将他交还给在下?”乌天问大声道,目露狐疑之色,紧紧地盯着两人。

    他的长相颇似火莽,让人心中不免暗暗猜测两人之间的关系。

    “火莽?乌兄是说…他吗?”

    凌云轩手中金光一闪,从中拎出一团金光,细看之下,里面却有一团黑色浓雾,若隐若现…

    “这…”

    乌天问紧盯着这团黑雾,脸色变幻不定起来。

    以他尊者之大能,自然立刻就可以判断出这团黑雾其实是一名魂族,而且其修为还达到魂帅级别,以魂族之诡异,其战力简直可以比拟王者,端的是厉害无比!

    但他碰上两名凤族尊者,还是没有什么抵抗之力,乖乖就擒。

    “乌兄,此人已经夺舍了火莽,本尊已为你将其擒住,难道你不说声感谢吗?”

    “什么?!他…他夺舍了火莽?!!!”乌天问脸色剧变,浑身颤抖。

    “不错!此人名叫图克,乃是魂界大魂尊图克的一缕分魂,他已夺舍火莽有一段时间,而且…”

    “而且什么?!”乌天问急道。

    “他还在三足乌族中大肆投放虫蛊,现在,估计所有三足乌族人都已中了他的虫蛊!”

    “什么?!!!”

    乌天问、乌淑慎和乌惠然都惊叫起来,脸色大变,感觉不好了!

    “乌兄,此事你们最好还是先保密,否则,极易引起族人的恐慌,而且,还会影响到那些被人收为小奴的族人受宠…”

    “轩尊言之有理!不知轩尊能否将此事详细告之在下?另外,火莽的躯体能否交还在下?”乌天问急道,心情无比激动。

    “既然如此,乌兄不如带我们到火莽住处搜查,方可见证我所说之事!”

    “没问题!”

    五人立刻来到火莽所住宫殿,仔细搜查起来,果然发现不少与魂族有关的物品,有魂力修炼功法、传信信符、虫蛊研究记录、传播进度等。

    而且,从火莽的躯体中,还搜出了不少魂族物品,这样一来,乌天问三人已完全确认了凌云轩和冉梓两人所说之事,不禁大惊失色!

    “轩尊大人,这可如何是好?难道我们都中了图克的虫蛊不成?!”乌淑慎贴着凌云轩问道。

    “恐怕必是如此!从火莽的虫蛊记录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现在虫蛊还处在潜伏繁衍期,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后果?会有什么后果?!”乌淑慎惊问,妙目睁得圆圆的。

    “后果嘛,就是与我凤族的凤蛐是一个情况,而且,一旦大魂尊图克到来,只怕所有人都要被其控制…”

    “哇!”

    乌淑慎三人惊叫一声,差点软昏在地。

    “完了,完了!!!”乌天问口中喃喃,几乎已快站不稳。

    想不到三足乌神兽一族居然也被这个图克瞄上,遭此大难,只怕以后的日子将会无比悲催。

    “咦?”

    他忽然轻呼一声,反应过来,抓住凌云轩急问:“轩尊,我儿火莽被人夺舍连我都看不出来,你是如何得知此事?”

    “什么?火莽是你儿子?”凌云轩一怔。

    “不错!此事在族中也是绝密之事,现在莽儿已经殒落,我也不在乎说出来了…”乌天问悲痛说道。

    一旁的乌淑慎和乌惠然听得无比惊愕,心头怦怦直跳,没想到火莽竟然是族长之子,但现在又已殒落,真是世事无常!

    “这…乌兄放心,火莽还有一缕主魂逃亡在下界,我这次来,本就是想取他的躯体到下界去安放主魂,让他复活的!”凌云轩叹道。

    “什么?!这…这是真的?!”乌天问惊喜大叫,浑身剧抖。

    在片刻之间,他就经历了大悲大喜,这种经历,若非是他尊者的修为,还真是没有几人能够承受下来。

    一旁的乌淑慎和乌惠然也是转悲为喜,忍不住泪珠盈盈,滚滚而下。

    “千真万确!乌兄要是不信,不如与我同去如何?”

    “当然,当然!二位相救之恩,在下没齿难忘,必有重谢!在下马上与二位前去!”乌天问立刻说道。

    “族长,本族遭此大难,可要想办法来制住虫蛊,正需要你来主持此事。不如由我替你过去如何?”乌淑慎娇声说道。

    “是啊是啊,族长放心,既然轩尊已经说了火莽无事,就必定是无事,不如就由我们替你前去,族长就在此安心主持消灭虫蛊之事吧!”一旁的乌惠然立刻附和道。

    “这样…也好!那你二人就与二位尊者前去,务必把我儿安全带回!”乌天问点头道。

    “族长放心!”

    二女娇声应道,立刻贴向两位凤尊,带着他们往峰外而去…

    乌天问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心中自然明白这二女是看上了两位极品凤尊,这才自告奋勇去下界帮着带回火莽。

    否则,以她们平时的个性和表现,才懒得如此行事!

    重重叹了一声,调匀呼吸,想起虫蛊一事,顿感心痛起来。

    三足乌族遭此无妄之灾,凌云轩言之有理,为免引起全族恐慌情绪,现在还必须封锁消息,暗中寻找解决途径,他连忙发出族令,召集族中各个主要长老,商讨此事。

    这些人闻讯,顿感有如晴天霹雳,个个大惊失色,纷纷查看自己的躯体,果然发现都有些异常状况,看来,真的是如假火莽的传播记录中所言,都被虫蛊传播到了。

    族中医道之人紧急研究,发现对这种虫蛊简直是无药可治,无法可施,无可奈何之下,他们想到的就是去回春神域寻访名医,而第一个想到之人,自然就是治疗凤族凤蛐之祸的黄乙邈。

    乌天问立刻带上几名族中长老,向黄大仙域而去…

    ……

    漫茶角空间中,火漫天盘坐几天,疯狂地吸收着延寿丹的药力,感觉无论如何吸收,似乎都无法吸尽,整个人有如置身于暖洋洋的温泉之中,舒畅无比!

    他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勃发,整个人发热异变,收都收不住,简直如枯树发新根一般,一条鞭儿被激发得不成样子,把自己绕了无数圈都没绕完,好在现在没有龙酮之祸的威胁,否则早就要发狂了…

    随着天道认可的逐渐加深,他已对李运产生了无限崇敬之情,与刚来时的状态已完全不同。

    他记得自己年轻时也尝试过变身,那已是无限久远之前的事了,自从修为进入龙将之后,就很难再变身,一直到龙尊,自己的修为似乎已经到顶,再难寸进,若是无法变身改造体质,此生必定就是这样了。

    先不提龙族的咒语限制,以这样的修为,想要进入仙界,根本不可能!

    另外,他先前的变身并非是完全变身,而是很不彻底,有时只变换了容颜,有时只变换了四肢,最好时变换出了几对柔荑…而每一次变身都无法将鞭儿给变换掉,这样的变身大法简直令他无语,心情是无比悲催!!!

    但是,第一天见李运时,他就尝试到了一次完美的变身,彻彻底底地变身,让他欣喜若狂!

    这次变身,让他感到躯体有如被甘霖洗刷过一般,雌性因子大增,体内环境稳定了不少,孤阳难长,有了这些雌性因子之后,他立刻能觉察出自己的修炼资质有了提升。

    可以说,这也是他的首次真正变身,可惜时间太短,因为李运很快就把他挪到此处,并赠给他这颗丹丸。

    服下此丹之后,他立刻感到又不淡定了,因为,此丹竟然如此神奇,给他带来了磅礴的生命力,让他现在全身激发得不成样子,而且根本无法控制,仍然在继续增长。

    “大人!大人!!!”火漫天实在受不了,大声叫道。

    “小漫漫,何事?”李运的声音传来。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