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敢的脸色很糟糕,小乔甚至从他身上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姐夫,发生什么事了?”

    小乔没有听见潘璋的悄悄话,只能问刘敢。

    刘敢把事情的经过跟小乔说了一遍,这一次没有压低声音,霍夫人和步练师也把两人的谈话尽收耳中。

    步练师紧紧抱住霍夫人,呜咽道:“娘,老神仙真的是骗子,我们怎么办?”

    霍夫人幽幽叹道:“算了,事到如今我也想开了,生死有命,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练师,你还这么小……”

    小乔咬牙切齿:“姐夫,这种老神棍绝对不能轻饶,他在哪里?我去教训他!”

    突然。

    身后传来一道嬉笑声,紧接着,一群人忽然出现在后殿的门口。

    “你们,是要找老夫吗?”

    说话之人在这一群人之中,正是那仙风道骨的于吉“老神仙”。

    小乔怒瞪于吉,冷声道:“好你个老神棍,正愁不知道怎么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说,为什么要来我庐江招摇撞骗?”

    “你这小姑娘好生无礼,老夫好歹痴长你几十岁,你不叫老夫一声爷爷也就算了,一口一个老神棍,你是叫着舒畅了,可知老夫听了是什么想法?”于吉手持拂尘,面上始终温和如春风。

    “师兄,平日里也没见你有这么多废话,怎么今天像变了个人似的,莫非是看上这小妮子了不成?”说话之人也是一身道士打扮,仔细一瞧,此人正是之前与霍夫人起争执的道士。

    此人是于吉的师弟,大名刘惇。

    “是你!真没想到你俩竟是一路货色,不过也难怪,一个老神棍,一个老不休,你俩待在一块还真挺搭的。”小乔冷笑着嘲讽道。

    “小娃娃这般口无遮拦,不怕贫道掌你嘴么?”刘惇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拂尘,双目一瞪,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姐夫,他想掌我的嘴,我好怕呀,怎么办?”小乔突然倒退一步来到刘敢身边,装作很害怕的样子。

    “不怕,我帮你打光他的牙齿,看他还敢乱说话。”刘敢眯起了眼睛。

    于吉突然放声大笑。

    由于这笑声太过诡谲,一旁的步练师听了被吓得忍不住瑟瑟发抖。

    刘敢往前站了站,大声道:“闭嘴,笑的这么难听,吓坏小孩子了知道吗?”

    于吉冷笑道:“还以为鼎鼎大名的刘无双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刘敢眉头一皱,沉声道:“你认识我?你认识我还敢这么嚣张,谁给你的胆子?”

    于吉没有接话,而是笑意愈发神秘。

    刘敢心头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同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显然是有人来了,而且来人不在少数。

    “姐夫,是你的情敌!”

    小乔率先回头看清了其中的一位不速之客,没办法,那个男人她太熟悉了。

    听到情敌二字,刘敢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转身抬眼望去,一张英俊又有气质的面孔呈现眼前。

    来人一袭黑衣长衫,身材挺拔,相貌堂堂,与刘敢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张口道出:“无双,好久不见。”

    刘敢一脸吃惊,直呼其名:“陆儁!你竟然还没死!”

    陆儁并不生气,淡淡道:“阎罗王跟我说,你会死在我前头,你若不死,阎罗王也不敢收我。”

    小乔拔剑而立,遥指陆儁,冷声道:“陆子明,你要敢动我姐夫一根头发,我一定把你千刀万剐!”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

    陆儁一边鼓掌,一边缓步走到小乔面前,眼神却是望着刘敢,冷然道:“刘敢啊刘敢,是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不怕告诉你,你已经落入我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今日你必死无疑,想躲也没有用!”

    “原来这些都是你的计划,你料定我会来此地?”刘敢暗暗咬牙,目光扫过在场诸人,冷哼道:“就凭这点人,这就是你所谓的天罗地网?可笑至极!”

    “永远不要小看你的对手,这是你教会我的道理。”陆儁阴冷一笑,阳光下,一双深邃的眼眸寒芒大盛:“当年我一念之差,多留了你几天狗命,没想到你这区区一介贱民,竟然咸鱼翻了身!你知不知道,单是冒充宗室高族这一条罪名,就足以让你死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看样子,你还是很想置我于死地。”刘敢笑了。

    “当然,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你在我心里早已是个死人!”陆儁冷笑道。

    “啧啧,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为了陵容,你居然恨我到这种地步,至于吗?你不是太监吗?一个太监对女人对爱情有必要这么执着吗?”刘敢摊开双手,一脸不解。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纷纷侧目望向陆儁,人们关注的焦点只有一个。

    那便是陆儁的双腿之间。

    陆儁当然不是太监,他只是不举,这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隐疾,这是他平生最忌讳的一件事,如今却被刘敢当众戳穿拿来当成了笑柄,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

    陆儁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饶恕刘敢,今日刘敢必死无疑!

    陆儁脸色一沉,怒吼道:“刘敢,今日若不让你身首异处,我便誓不为人!”

    “于吉,阿若,动手!”

    “文珪,拦住他们!”

    陆儁与刘敢一前一后发号施令,双方人马一触即发,喊杀声不断响起。

    后殿的屋顶之上。

    两个身材修长的身影伫立在青瓦之上,这是一男一女,男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大而挺拔,女人双眼紧闭,看不出年纪大小,好像二十多岁,又好像是三十多岁,身材高挑而纤细,这两人皆是身高出众的男女。

    一阵轻风吹过,女子薄如蝉翼的纱裙随风舞动,些许衣带随风吹打在了身边男人的身上,却不见男人有任何不满。

    “他们动手了,师姐,我们何时出手?”

    男人见下方已经开打,率先打破沉默。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一对碧眼呼之而出,只听女子说话声音轻柔犹如深山的溪流:“再等等,现在的人太多了。”

    男人微微一笑,说道:“师姐若不想出手,可由我一人代劳。”

    女子古井无波,脆声道:“我既然来了,便没有作壁上观的理由。”

    男人道:“在我的印象里,师姐不是不喜欢杀人吗?”

    女子道:“谁说我不喜欢杀人,我只是不喜欢沾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