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爷一声不吭的离开后,时景安继续自己的小日子。除了修习聚散术,时景安经常跑到山里,抓各种各样的动物,参照《烤物志》烤来吃。时景安烤的肉,就连反感肉食的羽洋都不抗拒。当然,时景安最大的烦恼只有一个,就是自己过不了具象术这个坎。

    眼看着羽洋已经练到了“黄”字级别,好强的时景安很是焦虑。不过时景安常常用“羽洋他大我两岁”这个借口来安慰自己。

    已经初秋,整个两河村都忙着收获,也就在这个季节,村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两河村虽然靠近喀克霍尔木海峡,但地理位置偏僻。戴斯山成环抱势,将两河村围在深处。形成了两河村三面环山、依山傍水的世外桃源环境。所以,外人对山里人来说,就像外星人一样稀奇。

    那两个人,一个老者,长着山羊胡子,手里拄着一根铁棒。慢吞吞的走在小路上,慵懒的目光盯着路面。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健壮结实的年轻人,年轻人东张西望,紧紧盯着每一个人,直到将他们的目光顶回去。

    两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不时停下来询问路人些什么。路过村里最显眼的建筑“红羽武馆”时,两人推门走了进去。年轻人看到院子景象,不停赞叹山沟里还有这样精美的建筑。

    进了院子里,毛毛糙糙的年轻人看见了池塘里的红鹳,很是新奇。对旁边的老者兴奋的说,公爵,真稀奇,这鸟一身红。鸟嘴跟我脚下的靴子一模一样,真有意思。

    那公爵淡淡的看了一眼那鸟,说,钮尼斯,赶紧找到这间屋子的主人,问正事。

    钮尼斯自动屏蔽了外界干扰,根本不搭理老者,自顾自吹着口哨逗鸟。池塘里的鸟也高傲的不理他。钮尼斯见鸟不理他,挥手打出一道青光来,正中红鹳旁,溅起半米高的水花。吓得红鹳四处奔逃。

    与此同时,公爵慵懒的眼睛突然睁开,抡起铁棍向钮尼斯头顶打落,又猛地停在他脑袋右侧。

    等到钮尼斯反应过来,已经是冷汗淋漓。若公爵铁棒再向右偏一寸,自己的脑袋就已经成了一滩稀泥。

    钮尼斯说,欧...欧德公爵,刚才真抱歉没听清你说的话,我...我现在就去找这家主人。

    欧德公爵目光如炬,盯着钮尼斯左侧说,我们初入贵地,抱歉打扰了,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突然间下杀手。

    话音刚落,钮尼斯右侧的花园里,一棵芭蕉叶后走出一个人影。钮尼斯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被偷袭了,公爵那一棍是救了自己一命。

    公爵看到那人模样,说,小小年纪就已经会了具象术“黄”字级别,天赋不浅。就是下手太阴毒了。

    此时,羽洋不由得心惊。心想,这老人已经老到脸上生了老人斑,却反应如此快,就像预知我会偷袭一样。

    不过羽洋表面还是面不改色,冷冷的说,你们伤了我们家族的神鸟,犯了亵渎之罪,这就已经足够你下地狱了。

    钮尼斯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赔笑说,兄弟,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而且我刚才是故意打偏的,就想捉弄一下你家的神鸟,我在此郑重的道歉。

    羽洋说,那好,你拜三拜,再献上赎罪物就当赔罪了。

    话音刚落,钮尼斯弯腰就拜。心想,早知道这么简单刚才干嘛要我命一样。拜完后,钮尼斯问,赎罪物是什么?

    这时,正屋门被推开,一群人出现在眼前。为首的孔武有力的男人说,赎罪物就是你刚才犯罪的右手。

    钮尼斯也有意将自己惹是生非的右手砍了。可真到动手了,钮尼斯却无比舍不得自己重要的,恋人般的右手。而且钮尼斯也不怕这些人,毕竟,自己身边实力强大的欧德公爵不会不管。

    钮尼斯悄悄对欧德公爵说,公爵,他们要剁我的右手,怎么办。

    公爵说,剁了也好,改改你的毛病。

    钮尼斯说,这次我真的知错了,你快救救我吧,我这右手还得留着服侍您呐。

    公爵也记不清这时钮尼斯第几次跟自己保证,摇了摇头,挡到钮尼斯前面说,这里是红羽武馆吧,请问馆主是哪一位。

    为首的男人说,我就是红羽武馆馆主,阿卡德.羽村。

    钮尼斯问欧德公爵,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红羽武馆?

    欧德无奈的说,那不是挂着牌子吗?钮尼斯这才发现正门上方四个大字,红羽武馆。钮尼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接着,欧德对羽村说,你不想知道我们来干什么的吗?

    羽村说,我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要先留下那小子的右手。

    欧德掷地有声的说,我们是来踢馆的!此话一出,整个大院顿时寂静。

    欧德说,踢馆的规矩,如果踢馆胜利,踢馆者无论做了什么都不会被追究,对吧,阿卡德馆主。

    羽村愣了一下,接口说,那你也得知道,如果踢馆失败的话,那就要把性命留在这里,你应该做好了失败的觉悟了吧。

    钮尼斯不禁越来越自责,自己顽皮之举现在闹得越来越大。

    羽村说,按规矩来,你们只有两个人,我们也派两个人。轮番上阵,最后还站着的那一方胜利。

    然后,由羽村带着,一群人去了院子东侧,绕过一片竹林后,一大块空地出现在面前。空地上,散落几块巨石,足有一人高。正中央,还有几棵叶未落尽的白杨。此外,东侧还有一个五米高的瀑布,溪水环绕空地,流到竹林另一侧。钮尼斯感叹说,真是一处战斗的好地方。

    上场的除了羽村,另一个还未定。武馆众人争先恐后的要上场,尤其是实力强劲的戴肯等人。

    就在众人吵吵嚷嚷时,羽村大声说,都别争了,就派羽洋打头阵。这次比试,不仅关系到红羽武馆颜面。而且牵扯到阿卡德家族的尊严,由羽洋上是最合适的。

    云淡风轻,秋风飒爽。可对面的羽村羽洋父子却充满了杀气。

    钮尼斯心想,不必吧,他们是真想玩命啊。看样子必须认真了。

    头一阵,钮尼斯对羽洋。

    钮尼斯已经见识过羽洋手段,所以不敢掉以轻心,一脸凝重的表情。

    二人面对面站定,羽洋用力一跳,出手如电,在空中抬手连打出三发光球。钮尼斯也不示弱,一一避过。羽洋第一发青光,打到地上,磨破了地皮。第二发橙光,却在地上打出一个小坑。第三发黄光打中了岩石,将岩石打出明显的裂纹。

    聚散术基本能力就是提升人的攻防和速度,具象术则是其中最炫酷的一种。将精神力具象打出,攻击对方。其威力和难度基本上以其颜色和大小划分。颜色等级分别为青,橙,黄,蓝,紫,红,灰,黑八个级别,威力逐渐提升。

    具象术有一大特点,就是对天赋要求极高。具象术是聚散术修习者的分水岭,有些天才可能顷刻间学会,而有些人会停滞几十年。所以欧德看到羽洋年纪轻轻,就已经练到具象术.青旋弹的境界,很替钮尼斯捏把汗。

    接着,羽洋逼近钮尼斯,右手拔出背上的剑,左手不停地打出“青旋弹”。羽洋来势汹汹,钮尼斯反而不退,喝道,“具象术.斜月三星”。一挥手,打出黄色球形光,球形光飞出去后,立即分为四部分。最前面的是月牙形,后面紧随三个五角星形状的黄光。第一道月牙形黄光劈开两发“黄旋弹”后,与第三发“同归于尽”。接着,其后三道五角星形黄光直逼羽洋面门。

    羽洋侧头避过一发,横剑挡住剩余两发。

    这一回合,双方都有些惊讶。钮尼斯惊讶于羽洋挡住自己的“斜月三星”剑却没断。羽洋则惊讶对方对具象术形状的巧妙应用,深感自己小觑了对手。

    具象术形状,球形是最容易打出来的。而要控制其形状,就要花时间在体内塑形。时间在争分夺秒的战斗中极其宝贵,所以很多人往往不重视具象术形状这一方面。

    羽洋挥舞长剑,使出“红羽剑法”,将钮尼斯逼到巨石前。羽洋斜劈下去,钮尼斯一屁股坐在地上躲过。耳边传来长剑划破石头的声音。

    钮尼斯抬头一看,吓得不轻,看见长剑已经深深嵌入石块中,羽洋又十分轻松的把剑拔出。

    钮尼斯看着剑身的蓝色光芒,心想,我滴乖乖,这就是剑气啊,真厉害,我当初也真应该找一件兵器练练。

    将精神力附着在物体上,就是聚散术里的和合术。羽洋这种附在在兵器上的和合术称为“剑气”。剑气使得普通兵刃有了无坚不摧的力量,当然,和具象术一样,颜色就是它的级别。

    两人斗的正酣,围观众人里突然有人喊道“加油,羽洋,第一场一定拿下!”这激情的呐喊,逗逼的声音,羽洋不用看就知道是时景安。

    时景安今天原本不打算来武馆,但幸运的是他在河边抓了一只乌龟。时景安兴奋的参照《烤物志》里“河鲜”篇尝试烤乌龟。离烤熟还有半小时,所以时景安打算叫上羽洋羽雪两个一块尝尝。来了后却发现羽洋在和人对打。在羽雪跟时景安讲清原因后,时景安虽然觉得小题大做,但还是希望羽洋胜利。同时叹息自己来晚了。

    战况很是焦灼,羽洋想要速战速决,伸出左手拔出背上另一把剑,双剑齐出,剑法使得水泄不通。逼的钮尼斯节节败退。突然,钮尼斯被身后一小块石头绊倒。羽洋把握住机会,左手剑插入地上,破土砍向钮尼斯。钮尼斯将精神力附着在右手,紧紧握住长剑。

    羽洋心想,这家伙和合术“真气附体”挺厉害的。不过,下一招,你挡得住吗?

    羽洋抬起右手,挥剑劈了下去。剑上闪着蓝色光芒,伴随着死神的声音劈下。羽洋这一剑,有剑气加成,足以断石。这一剑下去,围观一些胆小的人,都吓得闭上了眼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