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叮”的清脆的一声响。众人惊讶的看到了接下来一幕。

    羽洋的长剑断为两节,上半段飞了出去,插到土里。羽洋还来不及惊讶,就被钮尼斯一脚踹飞。羽洋爬起来,心想,不可能,我这一剑,除非这家伙和合术的“真气”级别达到“断金皇”级别。否则不可能正面扛了我一剑,毫发未损而且震断了剑。

    就在羽洋错愕时,时景安喊道,他身上趴着一只乌龟,.....不对,是乌龟怪,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怪物。

    钮尼斯身上的“怪物”,身高有半人高,背上背着乌龟壳。最奇特的是,怪物长着一个人头,而且是一个秃顶的人头。头顶向下凹陷,凹陷处里面盛着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怪物”居然开口说话。怪物说道,钮尼斯,臭小子,这时候把我召唤出来,那一剑差点劈裂了本大爷的壳。

    钮尼斯赔笑说,流沙,本来不想麻烦你的,这次碰见强敌不得已叫你出来帮忙,我刚才就差点被劈死了。嘿嘿...。

    流沙一脸鄙夷的看着钮尼斯。同时转过头,冲时景安喊,你说谁是乌龟怪!信不信本大爷咬死你!龇牙咧嘴的样子叫时景安有些发怵。

    羽洋看着一人一兽,心想,这就是通灵术啊,通灵出来的怪物比父亲的驭兽有趣多了。

    而就连羽村也在心里暗暗赞叹,这就是通灵神兽.河童吗?这个钮尼斯不简单啊。

    同时,时景安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拍脑门说,我知道了,这就是驭术吗?就像馆主那样的。

    戴肯摇摇头说,不,不是驭术,而是另一种召唤术,通灵术。通灵术是以精神为媒介,从灵界净土和地狱秽土通灵出灵兽或者恶兽。通灵兽有独立思想,会用语言与人类沟通。与驭兽有极大不同。

    时景安点点头心想,不过通灵兽有独立意识反而麻烦,比如这只架子非常大的通灵兽。

    时景安接着问戴肯,通灵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怎么样才能学会通灵术?戴肯老师。

    戴肯微微一笑说,通过做梦。

    时景安问,做梦,什么意思啊?

    可此时戴肯已经被接下来的战斗吸引,不再答话。时景安没办法,接着乖乖看二人战斗。

    通灵兽.流沙一出,局势瞬间反转。可羽洋丝毫不惧,长剑横在胸前,摆好防御姿势。

    接着,流沙对着瀑布抬起右爪,瀑布落下的水就像**纵一般,汇聚到流沙头顶,逐渐变成一个巨大的水球。接着,流沙大喊一声,“水旋弹”。水球接到命令一般,径直砸向羽洋。

    时景安大吃一惊说,不得了,这流什么沙居然会魔法。不过没人理会时景安,也不接他的话。

    空气尴尬了一会儿后,羽村开口说,小安,那不是魔法。而是仙术。通灵兽分两种,一种是灵兽,灵兽会仙术。另一种是妖兽,其能力则是是妖术。仙术和妖术是通灵兽天生的能力,人只能靠清煞果才能获得这神赐的力量。就比如对手的那只河童,是水系灵兽,能力是操纵水。

    时景安听的两眼放光,很是佩服那只“乌龟怪”。

    而羽村替儿子捏把汗同时也很兴奋,他心里清楚,这次比试对于儿子来说是一次绝佳的锻炼。

    巨大的水旋弹袭来,羽洋不躲不闪,直挺挺的站着。羽洋认为,水球不过是纸老虎,就像从高出跳到水里,摔不痛一样。不过羽洋还是施展了“真气附体”以防万一。

    然后,水旋弹击中了羽洋,如预料般,羽洋安然无恙。

    也就在那一瞬间,流沙喊道,停!接着,羽洋就被裹在了水球之中。

    流沙哈哈大笑说,小子,你上当了,我这一招不是“水旋弹”,而是“水牢笼”。

    羽洋心中一惊,心中不禁后悔自己轻敌了。

    接着,流沙化为一道水,覆盖在“水牢笼上”,将“水牢笼”牢牢封住。

    这下,一向淡定冷静的羽洋也慌了,屏住呼吸拔剑就砍。剑轻而易举的斩断流水,可羽洋一个手指头都伸不出去。

    欧德在一旁笑道,抽刀断水,毫无用处,人根本出不去。

    羽洋接着手握成拳,击打水膜,可水膜弹性极好,根本无处着力。

    眼看羽洋就要溺水,围观的红羽武馆众人有几个按耐不住,就要上前帮忙。可羽村大喊道,出手相助者,逐出武馆。

    此话一出,没人敢再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羽洋的脸逐渐发白,剑上光也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溺水身亡。

    就在羽洋眼睛逐渐闭上,即将合上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睛突然猛地睁开,回光返照一般。羽洋挣扎着握住长剑,向下猛地一扎,剑穿过水球,扎进泥土里。接着羽洋脚踩剑柄,用力一登,借力冲出水牢笼。死里逃生后,羽洋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羽洋这个反转,包括欧德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不禁赞叹。只有羽村和时景安两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好像意料之中一般。

    接着,水膜汇为一处,变回了流沙的模样。流沙说,没想到你能破解了我的“水牢笼”。下一招看你如何应对。

    随即,水球开始分散为数个小水球,每一个水球都变为一把匕首的样子,无数把“水匕首”刺向羽洋。

    羽洋手中没有兵器,也躲闪不及,全身上下都中了“水匕首”。“水匕首”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水猛烈的拍在身上还是很不好受。

    羽洋被拍的有点晕,踉踉跄跄跑到剑旁边,拔出地上的剑,冲向钮尼斯和流沙。

    时景安看的无比揪心,都这处境了,没想到羽洋还要主动进攻。

    钮尼斯看羽洋冲过来,不敢大意。大拇指和中指相扣,做弹石子模样。然后喊道,“具象术,弹丸”。接着,一个个橙色的小光球被弹出,速度极快的打向羽洋。

    羽洋躲闪侧头一一避过,每一发都擦着他的脸颊飞过,看起来凶险无比。可羽洋却面无表情,毫无惧色。

    羽雪一脸迷妹表情说,哥哥真的好帅啊。

    时景安笑笑说,羽雪妹妹,我来告诉你。羽洋这一招是感知术里的“声闻”,挺高五感和反应力,躲过这种速度的攻击,自然小菜一碟。

    时景安终于讲解一次,很是沾沾自喜。

    很快,羽洋冲到钮尼斯面前,拔剑就砍。流沙则缩进壳里,完美的为钮尼斯防御了攻击。钮尼斯趁间隙不断反击,却被羽洋一一躲过。

    只听见流沙说了一句,臭小子,平时真白陪你练体术了。然后,流沙踩在钮尼斯两肩,口中喊道,“河童拳法”,然后打出一套环环相扣的拳。这下,羽洋再也躲不过,胸口和脑袋上各中一拳。羽洋后退两步,扶住胸口,皱着眉头吐出口血出来。

    羽洋嘴唇上的血都没抹,右手剑柄一转,反手握住剑。然后就见剑上蓝光越来越强,羽洋猛地一挥剑,一道月牙形蓝光打出。

    流沙立即缩进壳里,趴在钮尼斯胸前,抵挡这一击。没想到这一击攻击力极强,推着钮尼斯和流沙足足后退了三米远。

    钮尼斯心想,这小子居然能在战斗中变强,将具象术提高到“蓝”字级别,而且用兵器将具象术打出,真是难缠。

    随即,钮尼斯对流沙说,用那一招吧。

    流沙犹豫的说,那一招咱们还没练好,你确定要用?

    钮尼斯坚定的说,现在,除了那一招,没办法打败这家伙。

    流沙也不再冷嘲热讽钮尼斯,眼神也坚定了起来。右爪一抬,无数个拳头大的水球悬浮在流沙和钮尼斯头顶。然后右爪一挥,这些水球击向羽洋。与此同时,钮尼斯向飞奔的水球打出具象术。光球与水球融合,水球变成了“青、橙、黄”三种颜色的光水球。

    流沙和钮尼斯同时喊道,千佛流光。然后水球纷纷砸到目瞪口呆的羽洋身上。

    一阵水花四溅后,羽洋昏倒在地,人事不省。

    流沙见羽洋昏倒,打了个哈欠说,哎呀,没想到这次居然成功了。你小子终于能靠谱回了。我先回莲塘睡觉去喽。流沙说完这些,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战,给众人带来不少惊喜和赞叹。虽然胜负已分,是钮尼斯胜了。不过下一战才是重头戏。

    很快,羽洋被羽雪、时景安、戴肯和其他两名弟子陪同,带回卧室,好生休养。而钮尼斯回到欧德公爵身边,得意洋洋地看着欧德公爵。

    欧德说,小子,不错,这一战打的很精彩。

    钮尼斯说,那公爵下一场你可得赢啊,不然我的女朋友,呸......,右手可保不住了。

    欧德笑了笑,走到羽村三米外,二人面对面站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