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村和欧德两人面对面站定。

    欧德把铁棒拄在地上,一副慵懒的样子,而羽村则一脸严肃。

    羽村看了刚才两人比赛,了解了钮尼斯实力,更是不敢小看欧德。羽村是公认的两河村第一高手,这次却也露出一副不敢大意的样子。

    羽村把手探进怀里,掏出五根金羽毛来,像打开扇子一样拿在手中。突然,欧德抡起铁棒冲了过来,一棍从上至下落向羽村头顶。羽村不躲不闪,五根金羽一挡,竟然挡住了这千斤之力。

    周围众弟子发出一阵惊叹,连钮尼斯也想,欧德伯爵这一棍,就怕流沙也挡不住。这馆主仅用五根薄如树叶的金羽毛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挡下来了,这“剑气”不得了啊。

    果然,五根金羽毛上闪着耀眼的蓝色光芒,相较羽洋的蓝光,羽村的蓝光更加深邃。

    就在二人正在僵持时,突然羽村一根金羽上闪耀出耀眼的红光。接着,红光汇聚到羽村头顶,渐渐变为一只鸟的模样,最后,红光变成了一只全身赤红的鸟。

    周围武馆众弟子都很兴奋,说道,出现了,馆主的驭兽红鹳。

    钮尼斯心想,这个馆主会驭兽术啊。这红鸟不就是池塘里的那种鸟吗?看起来也不厉害啊。

    这时,除羽雪外,戴肯、时景安等人都急匆匆跑回来,要看第二场战斗。几个人看到馆主羽村已经祭出驭兽后,都好像错过了一个亿一样,一脸失望的表情。

    羽村喊了一声,“赤炎,上”,接着红鹳赤炎张开翅膀,伸出利爪猛地扑向欧德。欧德不得已,被逼得连连后退。接着,羽村右手汇聚蓝光,打出了一个几乎一人高的蓝光球。然后羽村喊道,“巨.蓝旋球”然后猛地推了过去。如此巨大的蓝光球,推过去的速度居然不比红鹳慢。

    羽村接着吹了一声口哨,红鹳扑翅向上飞起,蓝旋球气势汹汹的扑向欧德。欧德横起铁棍,立在地上,用力顶住蓝旋球。接着,蓝旋球分为两半,蓝光将欧德吞没其中。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都觉得怎么会这么快就结束了。唯独钮尼斯面露微笑,丝毫没有担心的表情。

    很快,红光消散,众人看到一只身材瘦小的猴子挡在欧德面前。

    时景安自然自语的问道,这次又是通灵术吗?

    猴子说,景,我就知道你召唤我没好事。吃桃时怎么不叫上我?

    欧德.景从猴子背后探出头,微微一笑说,灵明,你身体金刚不入,这种攻击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

    灵明无奈的说,怎么不算什么,很疼的好吧,要不然你挡一下试试。

    欧德摆摆手说,不了,我这老身板可扛不住。

    时景安则说,果然是通灵术,我就说嘛。

    灵明问,地上的人,天上的鸟,先解决哪一个。

    欧德说,那天上那只红羽鸟就交给你了。

    羽村听两人一口一个“鸟”的称呼他们家族圣物,很是愤怒,扬手打出一根金羽毛,欧德侧头轻易躲过。

    钮尼斯心想,这一招太逊了吧,我闭着眼也能躲过。接着,钮尼斯就目瞪口呆的看见那根被躲过的金羽毛上,被祭出一只麻雀大小的红鹳。

    这只红鹳凭借着身体优势,悄无声息的扑向欧德后方。同时羽村手里拿着金羽毛冲向欧德,目的是分散欧德注意力。

    欧德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背后的攻击,只是盯着冲过来的羽村。也就在红鹳即将扑向欧德后脑勺时,欧德头也不回,右手向后一抓,将红鹳抓在手心里。

    羽村大吃一惊说,居然被你发现了。

    欧德慈祥的笑了笑说,馆主听说过超感爆发吗?

    羽村皱着眉头说,感知术里非常奇特的一种,只凭借第六感感知到危险。这种感知术与生俱来,没想到你居然会。

    欧德笑着说,没想到被小看了啊。

    羽村手里五根金羽毛,是阿卡德家族祖辈传下来的。每一根里都寄附有一只红鹳,而且每一只的能力形态都不同。但以羽村实力,最多只能祭出三只。现在两只已经祭出,羽村仍然占下风。

    另一边,灵明对战赤炎,赤炎不时的俯冲扑下来。灵明只能靠俯冲这一瞬间攻击,可每一次都叫赤炎逃掉,自己还被啄了两下。

    灵明大怒,冲到空地中央的白杨树下,迅速的爬了上去。爬到最高的一棵树顶后,灵明猛地扑向空中的赤炎。可即使如此,赤炎凭借优势轻而易举的躲过攻击。

    就在众弟子在心里暗骂“傻猴子”时,灵明突然口中喷出一股火焰,击中了赤炎。灵明则在下坠中抓住一根树枝,爬回了树上。

    戴肯说,唉,忘了,每一只通灵术都有仙术或妖术的。看来这一只通灵兽是火系通灵兽。

    赤炎努力想要挣扎,最后还是径直落在了地上。

    羽村两只驭兽,一只被欧德捏的昏了过去。赤炎更惨,羽毛都被烧焦。欧德将两只鸟收回金羽里,祭出他最后的王牌出来。

    羽村将五根羽毛里最大的一根握在手里,然后,一道巨大的红光出现在羽村身后。这只驭兽,除戴肯这样的,资历“老”的弟子。大部分弟子都没见过馆主羽村的这一只驭兽。

    此驭兽一出,就连钮尼斯也惊讶的张大了嘴。

    羽村轻描淡写的说道,血色闪电,好久没出来过了吧。

    只见这只名为“血色闪电”的红鹳,足足有三人高,俨然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

    血色闪电扑闪着翅膀,飞到空中,卷起一阵大风。吹的众人睁不开眼睛。

    欧德和灵明对视一眼,一同冲向羽村。他俩都知道,打败了羽村,这只红鹳就不足为惧。

    灵明边跑边喷出脑袋大的火球,却被羽村一拳一个打成了火星。

    欧德说,这种攻击不行,他的真气级别至少是小周天。

    和合术里,将聚散物覆盖在在身体外部,增强防御力的被称为“真气附体”。共分为七层。

    第一层,筑基者;第二层,集炁仙;第三层,小周天。第四层,大周天;第五层,断金皇;第六层,铁躯神;第七层,盘古尊。

    “真气附体”每跨一层都极其困难。而练到第七层的人如同传说一般的存在。羽村的真气附体最低第三层小周天就已经很不易了。

    灵明见攻击无效,大喊道,“烈日红焰”,然后深吸一口气,喷出一个一人高的火球。羽村不敢托大,就要躲避,却被天上的“血色闪电”一翅膀拍的灭了一半。再也没了威力。

    这强大的攻击力,叫欧德和灵明都大吃一惊。

    可欧德灵明都没有停顿,接着冲向羽村。灵明用爪子狂抓羽村上三路,欧德则用铁棒横扫羽村下三路。一人一猴配合的天衣无缝,羽村被打的节节后退。这时,血色闪电扑下来,一翅膀将欧德灵明打翻在地。可抬起翅膀后,灵明却不见了。

    然后,众人就发现灵明已经趴在血色闪电背上,狂喷火焰。

    血色闪电在空中飞腾,向下盘旋,要把灵明甩下来。

    欧德和羽村都清楚,此时通灵兽和驭兽陷入焦着,有可能灵明先被甩下来,也有可能血色闪电坚持不住先掉下来。所以在猴鸟分出胜负前,打到对方才是第一要务。

    羽村的小周天“真气附体”不敢硬接欧德的铁棒。加上欧德棍术精妙,尽管欧德真气附体只是第一层,筑基者。欧德仍旧处于攻势。

    羽村紧握金羽,瞅准了机会射出。连射三根,却被欧德的超感爆发预知躲过。

    接着,欧德左手撑住铁棒,右手向前推出铁棒。羽村将真气附体提升到大周天,决定硬抗这一击,然后射出金羽,这时即使欧德能预知也躲不过。

    欧德的铁棒也发出黄光,重重的击中了羽村右胸。羽村的剩余两根金羽一同射出。欧德躲闪不及,两根金羽都打在右肩上。

    羽村受了这一击,却依然强撑着站着,却在三秒钟后轰然倒地。

    接着,灵明从天而降,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欧德轻轻的把灵明抱在怀里说,灵明,你就先回灵果山养伤吧。话音刚落,灵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在天空中挣扎的血色闪电也回到了羽毛里。

    第二战,欧德胜。红羽武馆所有人都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

    踢馆成功就意味着一件事,红羽武馆的招牌就在对方手中,只要胜者一句话,红羽武馆就必须关门大吉。

    众人都不清楚,这两人会怎么处置红羽武馆。心中纷纷做了最坏的打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