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洋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父亲他....赢了吧。

    守在羽洋身边一整天的羽雪看着羽洋,沉默的摇了摇头。

    气氛有些凝重,羽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羽洋问,打败父亲的是那个老头吗?

    羽雪依然不说话,点了点头。

    羽洋只觉得胸口剧烈的疼痛起来。从小到大,在羽洋看来,父亲落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见过太多挑战者,以各种方式败在父亲手下。可如今,羽洋没想到,父亲会败给一个垂暮老人。羽洋接着问道,然后呢,那两个人提了什么要求?

    而羽村醒来就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几乎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门口那人听见动静,急匆匆跑了进来。

    那人急忙扶起羽村说,师傅,你醒了啊。

    羽村一看,原来是二弟子德诺.劳。

    羽村平静的问,德诺,我败了后,发生了什么?

    德诺说,师傅,他们就提了一个要求,还有一个问题。

    羽村面无表情的说,他们提的什么要求和问题?此时羽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德诺说,那两人提的要求是,饶恕他们的亵渎之罪。

    羽村皱着眉头问,就这些?

    德诺说,就这一个要求。

    羽村不敢放心,接着问,那他们提的什么问题?

    德诺说,他们就是想找一个人,问问我们见过没有。

    羽村不想再问下去,武馆虽然保住了,可失败的挫败依旧存在。羽村摆摆手,打发德诺出去了。

    另一边,羽洋问,什么?!他们就是为了找人,然后才来到红羽武馆的?

    羽雪说,我也没想到,不过他们就是为了打听一个人。

    羽洋问,咱们武馆里有没有人帮上他们。

    羽雪说,那两个人找的人,小安哥哥见过,然后小安哥哥就把他们带去了自己的木屋。

    羽洋奇怪的问,为什么他们要去时景安的木屋?

    羽雪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

    昨日,羽村落败,被扶走后,众弟子死死盯着欧德和钮尼斯两人。

    欧德问,现在武馆里谁做主?

    一个人站了出来说,我是羽洋师傅二徒弟,名叫德诺.劳。现在师傅和大师兄都不在,你有什么要求和我说。

    欧德说,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们饶恕我这随从的亵渎罪。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居然就这么简单。

    然后,钮尼斯迈了一步说,我还想向大家打听一个人。

    德诺说,你们且问,我们知无不言。

    钮尼斯认认真真的说,是一个老人,一个举止绅士优雅的老人。嗯....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戴着礼帽,穿着礼服。年纪和我身边这位差不多。

    说完后,德诺为众弟子重复了一遍。然后,就看见各种摇头。

    欧德期盼的眼神也慢慢暗了下去。转身就要走。

    钮尼斯也正要告辞,突然看见一个神采奕奕的少年,大声说道,你说的绅士老爷爷,我见过。

    那一瞬间,欧德变得僵硬不动,钮尼斯则是一脸惊喜。

    钮尼斯兴奋的问,少年,你在哪见到的,什么时候见到的,现在能不能找到他。

    时景安说,算起来,应该有五年了吧,那时候我才十岁。

    听完这话,钮尼斯和欧德的希望又渺茫了下去。

    钮尼斯叹口气说,唉,你一个十岁的小孩,那时候能知道什么,是不是记错了。

    时景安有些不乐意,生气的说,你不信,他还送过我一本《烤物志》!

    只见欧德,一个一直慵懒的老人,此时激动的几乎都要流泪。大声的对时景安说,孩子,能不能带我看看那本书?

    时景安见老人这样,不禁有些心软,点点头说,不过,那本书在我家里,我要回去取。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欧德立即拄起铁棒说,孩子,我和你一块去取。然后一老一少出了武馆大门。留下目瞪口呆的众弟子,还有一头雾水的钮尼斯。

    钮尼斯心想,《烤物志》是什么东西?怎么伯爵一听就相信了那个少年?

    然后钮尼斯口中默念了一段咒,通灵出了通灵兽流沙。

    流沙一出,德诺等人问,怎么,你这是什么意思,还要打吗?

    钮尼斯说,快点,你们别问为什么了,拿个碗来,我赶时间。

    流沙环顾一周,问,你小子怎么又叫我出来!?

    钮尼斯谄媚的笑着说,那个流沙,你的甘露之水能不能给我一碗?

    流沙说,不行,你知道我的甘露之水多么珍贵不知道?我在莲池,天天三更起来,就只能收集几滴。还有一群河童跟我抢,你一口气就要我一碗!不行!

    钮尼斯端着武馆弟子送来的碗,缠着流沙,可求来求去就是不给。

    钮尼斯说,你知不知道,刚才我看见一片菜地,里面种满了黄瓜、番茄还有南瓜,你要是给我一碗,我就带你去。

    流沙一听见有黄光番茄,两眼放光说,一言为定,一碗就一碗。但是,你要是骗我的话......。

    钮尼斯说,我哪骗过您啊。再说,我也不敢啊。

    然后,流沙低下头,钮尼斯用碗小心翼翼的接着。

    戴肯等人很吃惊,刚才战斗中,无论怎么颠簸。流沙头上凹槽里的水一滴未漏,现在却轻而易举的倒出来了。

    钮尼斯把一碗甘露之水端给德诺说,这是甘露之水,疗伤、治病都有奇效,给你们馆主和少爷疗伤吧。

    流沙最后说了一句,别忘了我的黄瓜。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众弟子面面相觑,看着钮尼斯走出大门。

    德诺端着一碗甘露之水问,咱们村里面,有种黄瓜的吗?众弟子都摇了摇头。

    时景安带着欧德和钮尼斯,走在山路上。钮尼斯不停地东张西望,希望找到黄瓜或者番茄。可半点影子都没看见。

    路上,时景安说,我叫时景安,叫我小安就行。老爷爷你们两个是谁?

    钮尼斯看着欧德,不知道能不能告诉他,欧德则对着钮尼斯点了点头。

    钮尼斯说,我叫欧德.钮尼斯,他叫欧德.景。

    欧德问,你是怎么遇见陛....,那位老人的?

    时景安说,我就是进山里打猎,发现他昏倒在山里,就把他带回来了。说完这话,时景安大叫不好。

    钮尼斯问时景安,怎么了?

    时景安说,我的乌龟,估计都烤过时了。然后带着两个人加快了脚步。

    欧德问,不过,你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时景安说,我也问过,不过他没有告诉我,说知道他的名字会给我带来厄运。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所以他在我家住了一个月,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欧德伤感的想,陛下啊,你就是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不愿意拖累别人。

    钮尼斯看见路边山林景象,心中生疑,问,你这是把我们往哪里领?你家不会住山里吧。

    时景安翻了个白眼说,你这家伙真臭屁,这不就到了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