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进了院子,感觉到一股家的气息飘来。时景安冲到火堆前,拿起棍子,手忙脚乱的挑出乌龟。然后把欧德和钮尼斯招呼过来,三个人席地而坐,围住火堆。

    时景安用木棒,小心翼翼的敲开碳化的龟壳,然后用刀将乌龟肉刮到盘子里,并且去掉内脏。

    时景安一边忙,嘴里一边说,这种龟叫甜甜圈龟,是我在格底里斯河抓的。一刀毙命,不是我残忍,这样才是最人道的做法。杀死乌龟后,再连壳一块,放到炭火上烤一个小时就这样了。

    接着,时景安从屋里端出一碟酱汁说,这是吃烤肉最好的酱汁,工艺复杂我就不多说了,吃吧。

    然后,钮尼斯就吃到了这辈子最难忘的美食。乌龟肉细嫩,有鸡肉的味道。尤其酱汁,完全配合了乌龟肉的口感。钮尼斯已经感觉自己完全沉醉在美食里。

    可对于欧德而言,他品尝过相似的味道。这勾起了欧德的回忆。过去,自己随着国王外出打猎。很幸运,一位骑士抓了一只巨大的乌龟。然后艾伊斯国第一大厨,林贵尼侯爵亲手烤了那只乌龟。方法和时景安一样,就连酱汁的味道也一样。

    吃完了乌龟,欧德似乎还没有回到现实,细细的品味乌龟肉,一边回忆着过去。

    而时景安则回到屋里,爬到床下,拿出一个小匣子。他接着打开匣子,取出《烤物志》。走出屋外,小心翼翼的捧给欧德。然后紧紧地盯着欧德的动作,生怕他弄坏了书。

    欧德翻开书,第一页是林贵尼亲笔签名。目录后,第一章是食材篇,而食材篇的第一句话就是。“美食,从新鲜的食材开始。而获取新鲜的食材,第一步就是杀生。杀生不可避免,所以,必须用最快的方法,杀掉生灵。”

    欧德记的很清楚,林贵尼曾经和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有一次欧德去拜访伯爵林贵尼,刚好那时候他在厨房削土豆。欧德看着林贵尼飞速运转的两只手,惊讶的说,伯爵,你干嘛削这么快?又不是炫技,小心你宝贵的双手别被划伤了。

    林贵尼说,人类剥夺动物的生命,本就不义。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减缓它们的痛苦,以最快的速度,杀掉它们。

    欧德说,可你手里不过是一只马铃薯而已啊。

    林贵尼说,马铃薯也会疼的。削它们的皮,他们其实在尖叫。只不过,你听不见而已。

    欧德不再接话,“心想,这厨师还真是矫情,马铃薯怎么可能会尖叫。”

    而此时,欧德还在静静的看着,眼泪却不自觉流了出来。时景安和钮尼斯惊讶的看着欧德。钮尼斯是第一次看到欧德公爵老泪纵横的样子。而时景安,一方面是不知其故。另一方面,担心他的眼泪别弄脏了书。

    欧德合上书,递给时景安问,没想到陛下会送给你这本书。

    时景安一头雾水,心想,陛下?什么陛下?你认识那个绅士老爷爷吗?他是国王!?

    欧德问,孩子,你父母呢?

    时景安平静的讲述了自己的过去。

    欧德慈祥的看着时景安,时景安看着欧德的眼神,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位绅士老爷爷看自己的眼神。

    欧德一把把时景安抱在怀里说,你是个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时景安不知所措,回头用眼神求助钮尼斯。钮尼斯摆摆手,表示爱莫能助。

    然后欧德问,我能去你屋里看看吗?

    时景安说,当然可以啦,你应该去屋里坐坐的。

    然后进了屋,时景安把书放好,而欧德则注意到墙上架子上的剑。欧德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欧德说,孩子,我能看看你的剑吗?

    时景安现在想安抚欧德,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

    时景安取下剑,交给欧德。欧德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钮尼斯看着欧德公爵的表情,预感到要出大事。

    欧德合上剑,问时景安,为什么你会有这把剑?

    时景安回答说,这是我父亲的剑,也是母亲最心爱的东西。

    欧德问,你父亲和母亲叫什么名字?

    时景安说,父亲的名字我不知道,不过我的母亲名叫安娜。

    这个名字说出来后,欧德虔诚的对时景安拜了一拜。

    一旁的钮尼斯一头雾水。他看的出来,欧德的礼节,是只有皇室成员才能受的礼,可为什么欧德会向时景安行大礼?钮尼斯正发着呆,突然听见欧德呵斥自己对时景安行礼。

    时景安受宠若惊,一脸懵逼。心想这老头不会是在刚才战斗中脑袋被打坏了吧。

    拜完后,钮尼斯问,公爵,这位少年是什么人啊?

    欧德说,你听说过狮子公爵吗?

    钮尼斯说,就是和您同为五大公爵之一的迪奈瑞.耶提公爵吗?

    对,就是他。这位时景安就是狮子公爵的孩子。

    钮尼斯说,耶提公爵的夫人是安娜公主,那时景安他就是......王孙!!可是,公爵,你怎么确定他就是狮子公爵的儿子?

    欧德说,这把剑,是耶提的佩剑。两面的靠近剑柄的剑身处都刻了一只狮头像。而且,先皇赐剑给耶提时,我就在场。十五年前,库伯发动宫廷政变。耶提带着已经安娜公主,两个人逃到莱奥国躲避追杀。那个时候安娜公主就已经怀孕了。没想到,那个孩子居然被我们找到了。

    时景安似乎有些听懂同时又不敢相信,那个绅士老爷爷居然是自己的亲外公。

    时景安对欧德说,欧德伯爵,您能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吗?什么政变?我的父母究竟是谁?那位绅士老爷爷,他又是谁?

    欧德长叹了一口气,开始了过去的回忆。

    欧德说,小王孙,您是艾伊斯国国王的外孙,本来不应该有这样的命运。而这命运的转折,源头是一场名为“里维拉政变”的大事件。

    五洲年九九七年,和我同为五大公爵的安思博润特.库伯,在里维拉宫发动政变。夺取了贝格尔陛下的王位。这位贝格尔陛下,就是您的外公。库伯篡权后,我负责护卫陛下安全,逃往盟国搬救兵。却因为碰到了追兵与陛下走失。我犯了没能保护好陛下的大罪,本该以死谢罪。只因为不知陛下下落,所以现在还苟活于世。

    时景安目瞪口呆,没想到那个绅士老爷爷,就是自己的外公。同时时景安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名字。为什么自己要跟他一起走时他如此反对。又为什么,他要一声不吭的离开。原来,他是怕连累自己。

    时景安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泪眼汪汪的问,欧德伯爵,为什么外公会被赶出他的国家。他...不是个好国王吗?

    欧德说,不,劳斯莱六世陛下是一个爱好和平,受百姓爱戴的好国王。我们莱奥国是神通洲三大国之一,于是陛下就和神通洲其他两大国家签署了和平协议。甚至远赴兰德洲,到东盛岛参加“千岛联盟”的和平大会。为了五大洲的和平费心费力,小王孙,你说贝格尔陛下是不是一位称职的国王。

    时景安笑着点了点头。

    欧德接着说,贝格尔陛下他,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戴上自己的绅士礼帽,身上一尘不染。而且他举止彬彬有礼,说话温和,极有风度。所以,他是五大洲都很敬仰的绅士国王。

    时景安听的津津有味,两眼放光,心中充满了自豪。

    “里维拉政变”,对钮尼斯来说,记忆深刻,因为他就是其中的亲历者。那年,钮尼斯六岁,是一个被欧德收养的孤儿,和欧德一起住在里维拉宫。那一天,是十分平静的一天。那天中午,五大公爵和国王开了一场艾伊斯国最高会议。钮尼斯还小,就在会议室门口玩耍,然后就听见会议室里传来了争吵的声音。钮尼斯可以听出来是公爵库伯和国王的声音,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这次会议,就是里维拉政变的导火索。当晚,库伯发动政变,并将五大公爵里的“啤酒肚”库尔凡公爵杀害。随后,消息传到欧德耳朵里。接着,自己就被欧德带着,和公主安娜,国王贝格尔、王子彼得逃出里维拉宫。在郊外和耶提公爵还有时雨公爵两人汇合。然后,一行人就就开始了逃亡之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