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德和钮尼斯两人在木屋住了一夜,打算第二天中午离开。

    告别时,欧德对时景安说,小王孙,刻苦修行,你一定是复国必不可少的一份力量。而且,接下来我会留意公主和驸马的下落。

    时景安乖乖的听着,不时点点头。

    突然,屋外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笑声忽远忽近,飘忽不定。时景安打个寒颤说,公爵,你觉不觉得这笑声很诡异啊。

    欧德脸色一变对时景安说,小王孙,你先躲在屋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也别出来。然后,欧德就跑出去,紧紧的带上了门。

    时景安看欧德表情就知道有危险,时景安胆小自然不会出去。可要不叫他看,那对时景安来说根本不可能。时景安推开一条门缝,在门后悄悄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突然,时景安看到一个人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到院子里,并收回了背后的双翼。时景安看清那个“人”的样貌后,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见那个人长着鸟脚爪。光着上半身,背后生有一对巨大的双翼,就像蝙蝠的双翼一般。而且他的相貌可怖,脸上一直带着令人憎恶的笑。从他张开的大嘴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四颗獠牙。

    时景安紧紧地关上门,不敢再看。而是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声音。

    那个怪物说,公爵,没想到你逃得这么快,昨天我还看见你在武馆里和别人打斗。所以我还顺便帮了你一把。

    欧德脸色变了,说,梅里米,难道我们打斗的时候你就在天上?

    梅里米说,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的灵明会掉下来。我只不过在天空中推了一把而已。

    欧德说,你还是这么多管闲事啊。怎么,萨瑞拉没和你在一起吗?

    梅里米说,他在红羽武馆等我消息,顺便替你把那个武馆灭了。

    时景安听见这句话,浑身上下都绷了起来。

    欧德说,那这么说,现在就你一个人了,没想到你居然敢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梅里米轻蔑地说,老头子,别硬撑了。昨天那场战斗消耗了你不少体力吧。而且,你的通灵兽现在也没办法战斗。

    话音刚落,就听见钮尼斯的声音。“梅里米,你好像忘了我还在这儿呢。”

    梅里米说,你放心,我不会忘记。取了欧德性命后,下一个就是你。然后双翼一张,腾飞到空中。

    钮尼斯二话不说,通灵出了流沙。

    流沙一出来就问,怎么了?

    钮尼斯说,有敌人。

    流沙东张西望问,哪呢?

    钮尼斯说,在天上。流沙抬头说,天上这鸟......,这人.......,这鸟人怎么又来了。

    梅里米停在半空中大喊,我乃七魔使之一的天魔使。奉国王之命,取叛国者欧德以及钮尼斯二人首级。

    钮尼斯说,你不就是怪物一族的后代吗?长一对翅膀就能上天了啊。

    梅里米听到怪物两个字,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话明显戳到了他的痛处。梅里米出生在黑特洲,是史莱特一族的族人。史莱特一族,因为居住在黑特洲最高的山,力马扎罗山山峰之间,与世隔绝。所以进化出双翼和鸟脚。后来,随着人类和史莱特一族活动范围扩大,两个种族产生了交集。

    史莱特一族生**好。可人类却憎恶他们的样貌,堂而皇之给他们取名为“怪物一族”。后来,史莱特一族不忍歧视,频繁攻击人类。于是,五洲年619年,黑特洲和阿伊斯洲各国,联手进攻史莱特一族,屠杀其族人。使得史莱特一族几乎消失殆尽,只剩下力马扎罗山,也就是史莱特的发源地还有残余。

    梅里米的愿望就是环游世界,可在一路上受尽了屈辱和歧视。于是梅里米干脆变成一个人类眼中的怪物,一个真正的恶魔。梅里米开始杀害所有歧视自己的人,每一个对他出言不逊的人,他都会残忍的报复,直到各国将他列为S级危险分子。后来,梅里米投靠了库伯,在他的手下,冠冕堂皇的进行着自己的“复仇”。

    梅里米说,小子,你相信我,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流沙笑着对钮尼斯说,小子,你倒霉了,他盯上你了。

    接着,梅里米在空中,两翼发出黄光,然后,无数个黄豆大小的“青旋弹”打了过来。流沙一跃,变成水膜护住二人,轻而易举的挡过了“青旋弹”。

    梅里米接着猛地俯冲下来,手中的三叉戟闪着黄光,穿过水膜,直逼钮尼斯脑袋。欧德铁棒半路杀出,将三叉戟摁在泥土里。接着钮尼斯左手一把抓住三叉戟,右手发出“斜月三星”。流沙的也瞬间回复为原样,斜月三星完全命中了梅里米。四段连击打的梅里米跌倒在地。

    梅里米爬起来,一个振翅飞上天空。钮尼斯看到他完全中了自己的斜月三星,却还能站起来,吃惊不小。

    梅里米说,我们史莱特一族,皮肤结实程度是人类的三倍。就算我的真气附体只是“筑基者”,抵御你的攻击也够了。

    接着,流沙使出御水术,将附近山泉水汇集到头顶。水越来越多,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球。接着流沙把水球往空中一推,水球飞向空中的梅里米。

    梅里米对自己的防御力很有信心,根本没想要去躲。然后,就被困在水牢笼里了。

    流沙的这一招,对付自大的对手,往往很有效。

    梅里米在“水牢笼”里,拳打爪踢就是出不去。就在钮尼斯以为要成功时,梅里米突然合住双翼,然后猛地张开,将水牢笼硬生生打破。

    流沙看到这一幕,很惊讶,它第一次见能从内部打破水牢笼的人。然后,梅里米将三叉戟掷向欧德,欧德不敢硬接,跳着避过。可梅里米紧随三叉戟后面,俯冲下来,趁机伸出鸟爪就要抓钮尼斯。流沙在钮尼斯身前一挡,接过流沙被钮尼斯鸟爪抓住,被带到空中。

    流沙缩进壳里,一动不动。

    梅里米大笑着说,你们知道我们的族人是怎么样吃乌龟吗?每次抓到乌龟,我们都会飞到高空,将乌龟投掷,乌龟砸到到硬石上后。就算它的壳再硬,也会被摔得稀巴烂。

    然后,梅里米哈哈大笑继续升空,逐渐变为一个看不清楚的小点。

    钮尼斯瘫倒在地,绝望的抬着头,毫无办法。

    屋里,时景安听到了这一切,心中愤怒不已。这种愤怒,是对于自己无能的愤怒。长这么大,时景安第一次有摔东西的冲动。

    接着,就听见晴空一道雷声,然后,就看见闪电击中了空中的梅里米。接着冒烟的梅里米和流沙开始下坠。梅里米被劈的两眼翻白,不省人事。就在离地还有二十米左右时,梅里米恢复了意识,却不小心松开了爪,接着流沙就掉了下来。然后,梅里米忽高忽低的扑闪着双翼,朝着红羽武馆方向飞了过去。

    钮尼斯扑向地上的流沙,哭着说,你为了救我,就这样被劈死了。啊..,咱们的新招数还没练熟,我可不许你死啊。

    流沙缓缓地睁开眼,厌恶的看着钮尼斯的鼻涕说,你给我离远点。

    钮尼斯破涕而笑说,你没死啊,吓死我了。

    流沙说,只要我头顶的甘露之水不干,我就不会死。现在你把我送回莲塘去,我好好养养。

    钮尼斯点点头说,我怎么忘了这茬。然后把手放在流沙壳上,念了咒语后,将流沙送回异界莲塘。

    欧德在一旁,还在想,“这道雷,真是古怪。像是自然,又像是人为。”

    而对于那道雷,时景安却有着极其奇怪的感觉,一种完全说不上来的感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