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时景安推开门,跑了出来。眼神里满是恐慌,对欧德说,公爵,你听到刚才他说的了吗?我要回红羽武馆,帮助师傅。

    欧德皱着眉头说,小王孙,你听我说。这个追杀小队,共有两个头目。除了刚才的“天魔使”梅里米。还有一个代号为“大魔使”的萨瑞拉。现在萨瑞拉应该就在红羽武馆,而且很可能已经和武馆发生了冲突。这个萨瑞拉,不是梅里米能比的。十六年前,我曾经和他有过一战,差点败在他的手下。如今,他正值壮年,实力一定大涨。这可不是你能应付得了的啊。

    时景安说,公爵,我就回去看看,保证不被发现行吗?而且,我也是红羽武馆的弟子,现在不应该躲在这里。

    欧德叹了口气说,这样吧,小王孙,我替你去看看。帮你去救你的师傅师弟。

    时景安迟疑的点了点头。

    然后,钮尼斯问,公爵,那我呢?您不带我去吗?

    欧德说,你留下来,保护好小王孙就行。

    钮尼斯见识过萨瑞拉的可怕,说,公爵,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欧德一言不发,背对着时景安。看着钮尼斯,动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钮尼斯笑着说,放心,公爵,我明白你的意思。

    欧德最终还是拄着铁棍,走了出去。铁棍敲地的声音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出门后,欧德收起铁棒,想要飞奔,却不小心一个踉跄绊倒在地。欧德爬起来,拍拍泥土,苦笑着说,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到了武馆后,从外面看,和昨日无异。可欧德进去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院子里躺了多具尸体,有武馆弟子的,也有追杀小队的。就连院子里的红鹳也都死在了池塘里。

    欧德看着地上武馆弟子的尸体。有些身体上被贯穿了一个大洞。有的脖子被扯掉半个,甚至还有的是脑袋被打了个粉碎。

    欧德紧紧捏着手里的铁棒,重重往地上一敲,将脚下大石板击为数块。

    这时,武馆大门轰然倒地,一个身躯异常巨大的男人走了出来。男人身体健壮,双手戴着护腕。额头上,绑着一条黑色头巾。头巾上有一个鲜红的“血”字。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脸上有三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男人说,公爵,又见面了。然后他扫视了一圈地上的尸体说,那些身体被打穿的,用的是我的拳头。那些脖子被扯掉一半的,用的是梅里米的獠牙。那些脑袋被打碎的,用的是潘德的手掌。公爵,你想要哪一种死法?

    欧德说,萨瑞拉,我和你不一样。我杀人只有一种方法。欧德和萨瑞拉两人面对面站着,萨瑞拉身高比欧德足足高了一倍。可欧德在气势上,却一点不输萨瑞拉。

    然后,欧德举起铁棒,猛地朝萨瑞拉打了一棍。

    萨瑞拉不躲不闪,当头迎击。一声巨响后,欧德铁棍正中萨瑞拉脑门,一行血缓缓留下来。

    萨瑞拉说,公爵,你老了啊,下手这么软弱无力吗?如果是十六年前,你的铁棍,应该能打碎我的脑袋吧。

    然后,从四周花坛里冲出一群带着恶鬼面具的人,手里拿着各种兵器,对准了欧德。

    萨瑞拉怒吼,都给我退下,这个老头,只配死在我的手里!众人立即收起武器,乖乖退下。

    萨瑞拉抬起沾满了鲜血的右手,紧紧地握住铁棒另一端,轻而易举夺过铁棒,也对着欧德当头打下。一声巨响和烟雾后,欧德旁边的石阶被打了一个大洞。

    烟雾散去后,欧德毫发未损,依旧直挺挺的站着。脸上的表情无比冷静,似乎知道萨瑞拉会故意打偏一样。

    萨瑞拉说,十六年前,你曾经将我活捉,然后关进艾伊斯国死牢。没想到,库伯陛下登基后,把我从死牢里放了出来,还任命我为“地狱”杀手组织的一把手。你知道当我知道猎杀对象是你时,我有多么兴奋吗?我把组织里所有事物都推给巴贝雷特,亲自来追杀你。刚才前两招,我之所以手下留情,就是因为太兴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杀掉你。

    欧德捡起铁棍说,“血拳”,萨瑞拉。艾伊斯国的S级凶犯。挑战五十一家武馆而未有败绩,你的确很强,却也很残忍。我记得你有一个习惯,每当你挑战武馆胜利后,都会将馆主残忍的杀害。

    萨瑞拉说,这就是武道的意义,失败,是应该用血来弥补的。强者拥有支配弱者生命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人人都想要变强的原因。

    欧德的铁棒上,逐渐发出蓝光,蓝光越来越亮。在这蓝光之下,欧德说,武道的意义,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所以你才会成为一个杀人狂魔。

    然后,欧德又是当头一棒。萨瑞拉这次不敢硬接。侧身避过,同时一掌推出,将欧德推的飞进院子,砸在地上。

    然后萨瑞拉纵身一跃,跳进院子。左右手合抱,打在地上。欧德向右一滚,躲了过去。而欧德身下的石板却被打的粉碎。随即欧德铁棍撑地,站起身来。接着双手一张,胸前出现一道黄色月牙形的光。然后欧德喊道,“半月斩”。接着这道黄光旋转着击向萨瑞拉。

    萨瑞拉向后半躺着避过,半月斩擦着他的额头呼啸而去。将萨瑞拉背后的竹林中的一排竹子削为两半。茂密的竹子整整齐齐的倒下,场面很是壮观。

    然后,就看见竹林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个庞然大物从竹林里爬出来。朝着欧德怒吼。

    那只庞然大物模样像熊,身上的毛却黑白相间,看起来很是可爱。

    突然,欧德注意到“熊”的两只熊掌上,沾满了血迹。

    萨瑞拉说,公爵,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潘德,我的驭兽。然后,萨瑞拉从腰间抽出一根竹棒说,这个是我的驭具,铁竹根。

    萨瑞拉对潘德说,你接着回去吃竹子去,不许插手!潘德听了这话,灰溜溜回到竹林,继续啃起竹子。

    欧德说,两人对战,无论是用驭兽或者通灵兽,都符合规矩。你这样,也太小瞧我了吧。

    萨瑞拉说,因为我只想叫你死在我手里,亲手杀掉我的对手,才是我武道的意义。

    然后,萨瑞拉手里的铁竹棒发出青光。萨瑞拉将铁竹根横扫向欧德。欧德把铁棒摁在地上挡住这一击,却被震得双手发麻。

    欧德大吃一惊,心中暗暗惊讶萨瑞拉手里的竹子坚硬程度。仅仅附上青字级别的“剑气”,居然就如此坚硬。

    萨瑞拉说,我的这根铁竹棒,生长在阿伊斯洲阿尔里斯雪山上。在没有泥土的岩石中生长,以雪水灌溉。这种竹子,坚硬程度是铁的两倍。十年前,我去阿伊斯洲处理一项任务,路过阿尔里斯山就取了一根,将里面打通后在里面灌进铁水。你死在这根铁竹棒下,也是你的荣幸。

    接着,铁竹棒上,青光变为黄光。萨瑞拉又一棒打来,欧德铁棒横在前面。挡住这一棒,这次却震的虎口开裂,血流不止。欧德双手剧痛,再也握不住铁棒。

    然后,萨瑞拉抡圆了铁竹棒,要给欧德来最后一击。欧德抬头,看着雷霆千钧的铁竹棒,似乎看到了下一秒,自己变成一摊肉泥的样子。

    欧德紧紧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欧德的脑海里,回想起这样一幅画面。在里维拉宫的棋室里,夕阳透过大窗户洒向棋子和棋盘,还有两个眉头紧锁的老人。欧德耍赖要悔棋,这时贝格尔就微笑着点点头,看着他摆棋子。

    欧德心想,就这么结束了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