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德只看见三道金光一闪,然后萨瑞拉的铁竹棒往右一偏,打到地上。欧德仔细一看,地上落着三根金羽毛。欧德和萨瑞拉不约而同的将头转过去,看向羽毛飞来的方向,赫然发现羽村正站在门口。

    欧德看到羽村样子时,吓了一跳。只见羽村胸口正下方,被打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萨瑞拉也吃惊不小,期期艾艾的说,你,你居然还能站起来。

    羽村强忍住痛说,你灭我武馆,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报仇!然后,羽村转过头,对欧德说,欧德公爵,久仰大名。

    欧德看着羽村嘴角的微笑,觉得身体里有无尽的力量,他觉得自己不该就这样放弃。欧德一双沾满了血的手,渐渐泛起紫色光芒。欧德一拳打向萨瑞拉腹部,打的萨瑞拉眼睛凸起,金星围绕。

    萨瑞拉后退两步,回过神,一口胃液吐了出来。萨瑞拉两手比成枪型,左手对准了羽村,右手对准了欧德。然后两手食指指尖红光慢慢汇聚。接着,萨瑞拉说,“红弹枪”。然后,子弹大小的红色光团从指尖射出。欧德在地上翻滚,躲过红弹枪。而羽村因为已经完全没有了躲避的能力。被萨瑞拉一连十几发的红弹枪全部击中。这些红弹枪,有的贯穿了羽村身体,有的打碎了他的骨头。

    羽村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脑海里却越来越清晰。羽村满嘴是血,回忆里全部是自己的儿子羽洋。

    而在羽村的左手里,紧紧地捏着两根金羽。突然,其中一根开始发出红光,越来越亮。在羽村眼睛闭上前,最后一刻,他看到了眼前站着一只巨大的红鹳。那只红鹳,比“赤炎”还要大一些,羽毛更鲜艳一些。

    羽村说,你....就叫.....“赤焱”了。去......。然后,羽村耗尽了最后的生命,倒在了地上。

    这只赤焱,体形明显比赤炎大,就连萨瑞拉在它面前,都成了“小矮子”。赤焱由于体形过于巨大,根本飞不起来,所以,提着翅膀冲向萨瑞拉。

    萨瑞拉却松了一口气说,这家伙终于断气了,我还以为他是个怪物。

    赤焱冲过来,用自己“靴子”形状的鸟嘴敲向萨瑞拉的脑袋,萨瑞拉侧身避过,同时铁竹棒扫向赤焱鸟头。赤焱灵巧的避过。萨瑞拉说,这家伙死了还留只鸟,真棘手。梅里米这只怪物,怎么还不过来!!

    然后,萨瑞拉大喊一声,潘德!

    潘德听见主人的命令,放下竹子,风驰电掣的奔跑过来。插到红鹳和萨瑞拉之间,一巴掌拍了过去。赤焱急忙躲过,却被划破了脖子。鲜红的血将羽毛染得更加鲜艳。

    萨瑞拉说,潘德,这只鸟交给你解决。然后,萨瑞拉提起铁竹棒,冲向欧德。

    这只“黑白熊”,看起来肥胖笨拙,人畜无害。进攻起来却快如闪电,力大无穷。很快,地上就落满了赤焱的羽毛。赤焱大叫一声,张开翅膀一跃,跳了两三米高,落下来时用鸟爪攻击。这一招一出,赤焱立即变为上风。

    就在欧德处处防御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声音说,公爵,请召唤我吧,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欧德在脑海里对那个声音说,现在你重伤未愈,即使把你通灵出来,也是叫你送死。

    通灵兽和主人可以心灵沟通。而且能互相感知到对方处于危险之中。所以,即使灵明在异界灵果山,也能感应到主人处于危险中,并和主人进行交流。

    欧德一边负隅顽抗。一边心灵回应道,灵明,我最后一次把你通灵出来,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帮我。

    灵明似乎感应到欧德赴死的决心,认真聆听着欧德最后的心愿。

    另一边,戴斯山山路上。戴肯带着羽洋、羽雪两人朝着时景安家的方向奔逃。羽雪在不断的抽泣,而羽洋一言不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父亲跟自己说的遗言。

    昨日,欧德和羽村大战时,被梅里米发现了行踪。第二天,梅里米就把萨瑞拉等人带来。萨瑞拉来后才发现欧德已经离开,但红羽武馆勾起了“血拳”的挑战欲。羽村那时已经服用了甘露之水,元气恢复,想借这一战找回面子,结果惨败于萨瑞拉手里。

    在萨瑞拉一拳打进羽村胸口后,弟子急忙把羽村抬进里屋,然后在德诺的带领下,红羽武馆众弟子和“地狱”组织发生了冲突。红羽武馆几乎被屠戮殆尽。只有羽洋,还有陪他疗伤的羽雪、戴肯逃了出来。

    接着羽洋潜入里屋,见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羽村则气若游丝的和羽洋说了一番话。

    儿子,父亲叫你失望了。父亲在这个小山村,头顶着“两河村体术第一”的称号,洋洋得意,不思进取。其实,即使没有今天和昨天的失败,父亲我也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所以,儿子,你记住,即使有一天,你成为了天下第一,也不能忘记,红羽武道的基本道义就是....就是学无止境,看清自己,超越自己。不要等到死期将至,才后悔自己曾经被狂妄自大遮蔽了双眼。

    还有....,还有一个使命,就是我们阿卡德家族和苏美尔家族的世仇。这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使命,你千万不能忘。

    羽洋满含热泪,郑重的点了点头。

    接着,羽村说,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留给你。咱们阿卡德家族,祖祖辈辈传下来十二根金色羽毛。每一根里面都有一只驭兽。我手里有五根,你的不孝大哥偷走了我两根。还有五根,都交给你了。记住,剩下的五根在......。

    然后,羽洋凑近羽村口边,听到了最后五根放置的地方。

    羽洋在昏暗的里屋,跪下为父亲磕了三个头,悄悄逃了出去,和戴肯羽雪汇合。打算下一步,去时景安处,告诉他们追兵来袭的情报。

    半路上,三个人突然看见草丛里有动静。戴肯个高,一眼就看见了梅里米。

    梅里米的“怪物”模样,看一眼就不能忘记,所以戴肯立即警觉起来。可过了一会儿,戴肯发现,梅里米只是在抽搐。戴肯胆子大了起来,拔出佩剑,剑上蓝光汇聚。戴肯提着剑,慢慢靠近梅里米,提起剑,对准了梅里米胸口就要扎下去。

    红羽武馆院子里。萨瑞拉拔出贯穿欧德胸口的铁竹棒,看着欧德慢慢倒下去的尸体。

    另一边,潘德满嘴羽毛和血,身边躺着赤焱尸体。

    萨瑞拉看着地上欧德的尸体,心中泛起了空虚感。萨瑞拉所追求的武道,就是血和杀戮。他觉得这就是武道的终极意义,可是,达到目标后的空虚感,却叫萨瑞拉对自己的追求感到怀疑。

    萨瑞拉抬起头,仰天大叫,声音响彻山村。吓得周围山民关好门窗,生怕惹上祸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