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戴肯长剑将要扎下去时,突然,一块飞石打了过来,震断了长剑。

    戴肯大吃一惊,朝着飞石飞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德诺.劳。

    戴肯惊讶又惊喜的说,二师哥,你没事啊。然后,戴肯悄悄在背后,连起大拇指和小指,示意背后草丛里的羽洋羽雪不要出来。

    德诺笑着说,师哥,你也没事真是太好了。接着,德诺慢慢靠近戴肯。德诺笑着说,六师弟,你那么紧张干嘛,一身防御的架势。

    戴肯突然严肃的说,德诺,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救这个怪物?而且,你刚才的飞石技能并不是我们红羽武馆的招数!

    德诺笑的更加放肆,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说,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怕告诉你真相。其实,我的全名叫苏美尔.德诺。

    苏美尔这三个字一出,连草丛里的羽洋都大吃一惊。

    戴肯说,你...你难道说是卧底?所以....。

    德诺说,所以我才会带领武馆众弟子以卵击石,和“地狱”组织发生冲突。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暗杀羽村,毁灭红羽武馆,叫阿卡德家族永无翻身之日,再也不能对苏美尔家族构成威胁。不过....,哈哈,没想到我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有人代劳了。不过,我还是添了把火。可惜我那些没头脑的师弟们了,就这样白白送死。

    戴肯大怒,举起断剑冲向德诺。德诺将飞石附上“红光”,扔向戴肯。飞石撞上断剑,将断剑碎的只剩下剑柄。

    德诺说,六师弟,众弟子里,你聪明机智,也非常尊敬我。我不忍心杀你,可又怕你日后找上门,所以,别怪师哥狠心了。

    然后,德诺冲向戴肯,两手呈爪型。钳住戴肯双臂,生生扭断。然后,捡起地上的碎剑,割断了戴肯双手手筋。戴肯惨叫声响彻山谷,疼得昏了过去。

    草丛里,羽洋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出去。他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平时低调话少的二师哥,原来这么厉害。羽洋可以预见,即使自己和戴肯联手,也不能胜。羽雪在羽洋身边,紧紧抱着他,生怕他冲出去。

    羽洋也没有试图挣脱,只是,羽雪感觉到羽洋浑身发抖。一低头,看见哥哥深深嵌入泥土里的手指。

    然后,德诺从怀里掏出一捆绳,把梅里米捆的结结实实,扛在肩膀上,飞奔着下山了。他身上背着一个“人”,在山路如履平地的飞奔,功夫实在不浅。

    看德诺的架势,似乎不像是救梅里米。更像是要把梅里米捉回去,可是,苏美尔家族为什么要抓他呢?

    羽洋此刻并没有心情思考,冲出草丛,看着地上昏迷的戴肯,愣了一会。接着,羽洋看他的手时,发现他的手依旧是那个“别出来”的暗语。

    羽洋看着那只血手,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这一天,羽洋遭受了太多变故,直到现在,情绪才再也绷不住,眼泪鼻涕通通流了下来。

    接着羽洋背上戴肯,继续赶往时景安家。

    一推开门,院子里空荡荡的。羽洋把戴肯放在地上,推开木屋门。突然,剑光一闪,一把剑砍了过来。停在羽洋脑门前面。

    羽洋连冷汗都没来得及出,就看见用剑的原来是时景安。

    时景安讪笑说,不好意思啊,羽洋,我还以为是敌人来了。

    羽洋也不理他,走进屋里把戴肯放到床上。

    然后,屋外冲进来一个美少女,一把抱住时景安。

    时景安拍拍她的肩问,怎么了,雪儿?

    羽雪说,小安哥哥,爸爸他....被......。

    时景安心中已经明白,不再继续问下去,把羽雪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把羽雪抱在怀里,是时景安一直以来的心愿。可现在,时景安却没有一丝窃喜之心。

    钮尼斯看时景安美人入怀,很是羡慕嫉妒恨。

    突然,一个黑影从院子里枣树上落下,大喊,钮尼斯、小王孙。

    钮尼斯出门一看,站在门口的是灵明。钮尼斯喜出望外,东张西望问,灵明,欧德公爵在哪?

    灵明平静的说,公爵,已经被萨瑞拉杀害了。

    钮尼斯脸色陡变,大喊道,那你为什么来这儿?为什么不去救他?然后,钮尼斯就要冲出院子。

    灵明也不拦钮尼斯,静静的说,公爵有几句遗言,托我带给你们。

    钮尼斯停住脚步,背对着灵明。

    灵明说,钮尼斯,公爵说你是他收的最有天赋的弟子。就是天性顽皮,好惹是生非。但你知善明恶,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公爵要你用你的性命,去守护小王孙。

    时景安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钮尼斯的背影,是如此孤独。

    然后,灵明对时景安说,公爵说他见到你很高兴,他在你身上看到了陛下的影子。他希望你,继续接下来的路,到东盛岛寻找陛下。好好修习,成为一个强者。我的死,不怪你,这是必然,衰老的东西就是应该凋零,为新的生命提供养料。而且,也只有我死了,追兵才会放过你们。

    然后,时景安问灵明,接下来,你会去哪里?不如和我们一起去东盛岛,做我们的伙伴吧?

    灵明说,通灵兽,都是主人已故的亲人灵魂所化。命中注定要守护好主人。主人如果灵魂升天,那么通灵兽也会陪着主人离世。我现在之所以还能站在你们面前,是主人在吊着最后一口气。

    正说着,突然,灵明的身体开始发光。光越来越淡,渐渐的变为透明。而通灵兽灵明,也随着欧德,两个一同灵魂升天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在这阴暗中,整个小院,笼罩在绝望之中。

    时景安出门,抓了两只野兔,在院子里生火。时景安利落的杀了一只野兔后,看着另外一只恐慌的兔子,松开手把它放了。

    钮尼斯召唤出流沙,静静的看着流沙在菜地里穿梭,饕餮大吃。

    羽雪则躺在以前安娜的床上睡着了。羽洋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妹妹。

    当晚,深夜中。羽洋潜回红羽武馆,发现萨瑞拉等人都已经离开。接着,羽洋来到武馆最里面,照父亲所说的。在父亲的坐垫上方,取下那个刻着红鹳的木板。

    然后,羽洋取出小刀。沿着最外圈红鹳纹路刻下去。接着,羽洋把一整只红鹳抠出来,看到下面摆放的五根金羽。

    月光下,五根金羽闪耀着洁白的金光。羽洋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父亲和红羽武馆报仇。

    接着,羽洋的眼前浮现出德诺的样子。

    “阿卡德一族!我羽洋早晚会找上门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