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洋回到木屋,时间刚刚到凌晨。他一进院子,就看见火堆旁坐着的时景安。

    时景安用三根树枝摆成三脚架,上面系上一个铁锅。

    羽洋坐在时景安身边说,我还以为你只会烤肉呢。

    时景安说,这些是我跟三师哥学的,他可是红羽武馆里的大厨。

    羽洋眼前浮现了三师哥的模样。三师哥雷米,为人憨厚老实,他总揽了武馆伙食。而且手艺让武馆众人都非常满意。每天,武馆里起来最早的,一定就是雷米。

    羽洋问,你在做什么?

    时景安说,我在熬小米粥。山里小米可不好弄,三师哥看食材又不好偷。这些是我用一只野兔换来的。

    很快,天渐渐的亮了,铁锅里冒着热气,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时景安在火堆旁看火加柴,羽洋在院子里练剑。米粥的香气,渐渐飘散,叫醒了屋里的人。

    羽雪从屋里走出来,带出清晨第一抹美景。羽洋已经打了一桶山泉,留给众人洗漱。

    羽雪拿出碗,给羽洋、时景安各盛了一碗。第三碗则端回屋里,端给戴肯。

    时景安看着羽雪,想到了母亲安娜公主。

    她们两个,都是没有公主病的公主。

    可唯一一个钮尼斯,一直睡到中午。羽雪去叫他,摇了很久也没醒。羽雪吓了一跳,刚要喊人,就看见钮尼斯拉上被子,蒙住头。

    羽雪就在床边,开启话痨模式,告诉钮尼斯振作起来,别那么伤心,你现在还年轻之类的。其实钮尼斯比羽雪大了八岁,却被羽雪说教。

    钮尼斯最后再也受不了,即使羽雪再美。他也要好好吼两句,发泄一下。可钮尼斯掀开被子,猛地坐起来后,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

    只见时景安左手端着一碗粥,右手拿着一只香气腾腾的烤兔子腿。羽洋背着剑,双手插兜站在门口,前额的头发都已经被汗水打湿。

    钮尼斯把头埋在里面,忍不住嚎啕大哭,说一些含糊不清的话。羽雪、时景安三个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天才的字幕组却给出了答案。

    “你们两个,一个死了父亲,一个死了师傅,为什么还能笑的如此开心?为什么恢复力这么强?你们明明比我年纪都小,都应该是被我照顾的。”

    钮尼斯狼吞虎咽吃完了饭,也恢复了平静。

    钮尼斯说,小王孙,你收拾一下。后天,我们就出发赶往东盛岛。

    时景安说,没问题。那么,羽洋羽雪,你们就留下来,等我凯旋归来。

    羽洋酷酷的说,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

    时景安说,真没办法,干嘛非要粘着我。

    羽洋冷静的拔出剑,架在时景安脖子上说,我去只不过想要报仇。我知道,只要和你们一起就能找到萨瑞拉,我要亲手砍了他。

    时景安吓得一头冷汗说,好好好,你去最好不过了,你和我们一块去也多了一份战力,你那么强。

    羽洋这才收回了手里的剑。

    钮尼斯看着两人搞笑的关系,好奇的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时景安挠挠头说,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不太和谐呢。

    时景安也记不清是多少年前了,也不记得那年自己多大。只记得是秋天,母亲进山采果子,留自己一个人在家。时景安就搬个小板凳,坐在菜地旁,防着野兔偷食吃。

    秋风吹的有些醉人,时景安迷迷糊糊睡着了。眯了一会睁开眼,就看见院子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三个男孩在菜地里踢大白菜,两个在屋檐下摘茅草,就连院子里的枣树也爬上了两个孩子,在树上摇摇欲坠。时景安大叫一声,那两个孩子险些一头栽下。

    时景安大怒,像一只小野兽。冲到菜地里推到了两个孩子,然后又跑到屋檐下拳打脚踢。很快,时景安就被这群孩子围在院子里。只能抱头挨打。

    小孩子力气不大,时景安觉得疼却没受伤。但胸中怒气上涌,时景安抓起一个孩子的手,狠狠地咬住他的手腕,顿时鲜血淋漓。那个孩子抽回了手,脸上露出强忍痛的愤怒表情。男孩大叫一声,都给我让开!其余孩子纷纷让开,围成一个圈,里面站着时景安和男孩。

    围观的孩子看着愤怒的两人,有的害怕了起来。那个男孩比别的孩子都高一些,明显是孩子王。时景安就算有愤怒加持却也被打的晕头转向。在第N次倒地后,男孩不依不饶,时景安也不屈不挠,挣扎着爬起来,抱起地上的石头,砸向男孩脑袋。时景安来势汹汹,男孩也吓呆了。

    这时,时景安耳边响起母亲的声音“小安!住手!”与此同时,那个男孩也被一只大脚一脚踹飞。时景安扑了个空,倒在地上。

    其余孩子见大人来了,立即鸟兽散,各回各家了。

    母亲抱起时景安,抬手就是一巴掌。时景安第一次挨打,一脸不知所措。

    母亲满含热泪的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保护好你自己啊,我回来了我会解决,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和别人打架,那是最不绅士的事情了啊。

    时景安也委屈的哭了,问母亲,妈妈,我错了,那什么是绅士啊?呜呜呜.......。

    另一边,那个男孩被一只大手抓在半空中,揪到时景安母子面前。

    那个健壮结实的男人说,非常抱歉,我为自己孩子的行为感到非常羞愧,他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时景安的母亲擦干了泪,微微一笑说,没关系的,小孩子还小。

    时景安母亲笑的美丽大方,那男子也呆了一下。开口还要说什么却被打断。

    “先生很抱歉,我们要休息了,请你离开吧”

    这突如其来的逐客令堵住了男子的嘴,男子揪着孩子离开了。

    从那以后,连续一个星期,那个孩子都会来时景安家。修理屋顶,整理菜园。时景安的母亲怎么都拦不住,小小年纪干起活来丝毫不比大人差。每次来,从头到尾不说一句话,直到临走才蹦出一句非常抱歉。

    钮尼斯听完后说,你们两个似乎有仇一样,第一次见面就要拼命啊。不过,还真的挺有意思的。真是相爱相杀啊。

    羽洋在一旁不说话,也不发表意见。

    时景安看着羽洋背上空着的剑鞘,说,羽洋,你们先等一下。

    过一会儿,时景安跑回来,手里多了一把剑。时景安把这剑递给羽洋。

    羽洋奇怪的问,这是什么?

    时景安说,你不是用双剑嘛,你的左手剑上次不是断掉了吗?所以我把这把剑送给你。

    羽洋拔出剑,心中一震,吃惊的问,时景安,这把剑你从哪弄来的?

    时景安说,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剑,母亲以前非常爱惜的。

    羽洋说,这把剑,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剑,你舍得送给我?

    时景安说,反正我也不用剑,再好的剑在我手里也是浪费,送给你多好。不过...,这把剑真有这么好啊?

    羽洋问,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时景安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欧德公爵告诉我,这是皇帝御赐的剑。嗯......我记得,父亲名叫耶提。那这把剑就叫耶提剑吧。

    羽洋收了这份大礼,有些感动,想说谢谢可对着时景安却说不出口,只好作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